•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一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一章

        要说四大氏族,缘何屹立东洲巅峰?

        其因,还要追溯到上古时期。

        那个时候,东洲大陆的格局并非此时的阶梯状,没有门派,没有散修,完全是一个由氏族和凶兽混居之地。大大小小的氏族并居东洲,且各具异禀,百花争鸣——诸如炎族,伴火而生;诸如琴族,以音入武;兽族,可召龙凤;蛊族号令百虫,祈族预言古今,知族通晓天地,蛮族力大无穷……

        而后……

        而后是上古秘闻录中的一段空白。

        那一段历史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今无人知晓。

        相安无事的各个氏族纷纷开始了战争,整个东洲被战火弥漫,氏族相继陨落,最终十不存一。偶有幸存者远走他方,隐姓埋名成立了下梯的诸多门派。就如珍药谷,许就是消失的药族哪一个族人所创;亦如神剑门、拳宗,也可追溯到兵族后裔;再如飘渺阁,乃是承袭了琴族绝技……只是即便如此,地位也一落千丈,再不如前了。

        接下来……

        又是数万年下来。

        那些在战火中幸存的氏族,也大多伤了根本,渐渐因为各种各样的历史原因落末消失。直到今天,真正历经战火锤炼、岁月侵袭、代代更替,且依然屹立不倒的,也只有那么寥寥四个了——姬氏、裘氏、穆氏、纳兰氏。

        ——而姬氏,便是上古炎族的分支。

        ——上古炎族,伴火而生。

        ……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了这一段东洲历史,浮现出了这有关姬氏的八个字。

        他们怔怔望着下方那冲天而起的火焰。

        不是凡火,更非普通的异火,炽白泛金的火苗从那乔青的脚底倏然升起,直冲天际!赤红的身影于火焰升腾中若隐若现,伴随着某种古老而神秘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缓缓蔓延,让所有看见她感受到它的人心头战栗,血液沸腾!

        那是独属于上古氏族的气息!

        那是独属于姬氏的气息!

        “她……”

        “她、她是……她是姬氏……”

        “好可怕的气息,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族人,她是直系子弟!”

        随着一人惊骇欲绝的呢喃声,所有人都发现了。姬氏虽然神秘,可普通的氏族子弟也常常在大陆上走动,这样的气息绝对不属于任何一个他们曾经见过的普通族人!除非是……是那姬氏族长的直系子女!

        一片一片的呼吸变的粗重,他们眼中的乔青,明明是个俯视的角度,却在这火焰一出后骤然压迫了起来,便如头顶一座高山逼下,让他们双膝发软,只剩下了臣服的本能……

        砰——

        最先支撑不住的是一个玄尊弟子。

        紧跟着,上方无数势力中修为较低的人,此起彼伏地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这就是氏族的力量,这就是他们俯视东洲的原因,承袭了上古时期的血脉,血液里就有着一种该死的高贵。那些修为尚可的纷纷皱起了眉头,运起神力抵御着这种压迫感,这才好受了一些:“太可怕了,这乔青只有神王修为,便能引动这样的威压,若是那族长亲临……”

        所有人都心下一颤。

        恐怕那族长什么都不必做,只释放出火中力量,便能让他们全部伏跪在地吧。

        乔青也想到了这一茬,她刻意压住了火中的隐藏属性,便是为了让这些人感受到她的火焰。直接的证据比什么花言巧语都有用。却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应该和修为有关。自从神阶之后,每次用火都刻意隐藏了气息,啧,竟然漏掉了这么大一个作弊器!”

        这姬氏比她想象的还要牛掰!

        她收起火焰。

        上方顿时发出了一片松气的声音。

        即便这空气中让人窒息的那种气息不见了,可再看乔青的目光,不由都带上了三分惊惧七分顾忌。乔青也不说话,就那么环胸站在原地,微仰着下颔觑着他们。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必说,他们自会有无数的想象无数的猜测。过了半晌,还是之前那散修老头抱了抱拳,脸色虽难看,态度已不自觉地恭敬了下来:“乔……乔姑娘,老夫敢问,阁下可是姬氏中人?”

        乔青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哼?!?br />
        后头凤无绝和沈天衣对视一眼,不由暗笑了起来。算计人心,谁能比的上这货呢?她越是这副鼻孔长在头顶上的模样,越是让人相信,这是她氏族子弟的身份暴露了,便没了顾忌。也越是让人猜疑,这货必定是在姬氏里,都地位极高的。

        果不其然,那老头擦了擦脑门的汗,干笑两声,自问自答:“恕我等有眼不识泰山,竟将乔姑娘当成了……”

        “哼?!?br />
        老头再擦汗:“乔姑娘息怒,这实在也怪不得我等,整个东洲都如此谣传,真正是天大的误会了!”

        “哼?!?br />
        老头脸上的汗都可以浇花了,他又说了两句体面话,偏偏这货油盐不进,不管恭维的解释的无一例外就是一个“哼”??闪话涯昙土嗽谡飧鲂”才饫竦狼?,老头一跺脚,闭嘴,退后,不招惹这尊祖宗了。

        场面一时尴尬了下来。

        有了刚才这老头的先例,谁也不愿意上去找刺儿。

        想想看吧,纠结了十万多人哗啦啦赶过来拍姬氏的马屁,喊打喊杀着要把这女人毙命在此。最后却发现,人家不但是姬氏的,还很有可能属于高层??!这马屁啪一下拍到了马腿上,如意令得不着了不说,死了多少手下不说,还把人给得罪了个全乎……

        这下好了,想问不敢问,不问又不甘心。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后头深知乔青意图的非杏和无紫对视一眼,双双走了出来:“公子,这倒是也怪不得他们。俗话说不知者不怪,这些人不过是蠢了点儿,公子便念在他们无知的份儿上,饶他们一次……”

        一众人脸全都绿了。

        项七在后头暗笑:“哪有这么容易!得罪了咱们公子,还想简简单单了事?”

        无紫瞪他一眼:“你还说,当初要不是你爱惹麻烦,公子也不会在游历中遇到危险,和咱们失散?!狈切咏舾沤由希骸翱刹皇敲?,整整四年呢,公子身娇肉贵,还怀了小公子,若是出了什么麻烦,你可赔得起?!”

        项七呲了呲小虎牙,在心里把这俩丫头狠狠鞭尸,嘴上反驳道:“那人得罪了公子,自是要教训一二,以公子的高贵可是孙耀山那等下作之人可亵渎的?”两个丫头面色一厉,他顿时低下头,以大家恰恰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嘀咕着:“我又不知道后来会出了意外,让那孙耀山得知了公子的身份……”

        一边儿洛四板着棺材脸,一脚踹上项七的屁股:“还敢狡辩?!?br />
        砰——

        项七直接被踹趴了。

        他爬起来自动跪在乔青的身前,把这三个合伙儿欺负人的王八蛋诅咒了个遍,面上苦着脸道:“公子赎罪!”

        乔青一叹息,完美演出了一个流落在外的主子:“那人已经死了,起来吧?!?br />
        哗——

        一众竖着耳朵的人,顿时就将这三两句话串联出了前因后果。

        这乔青的确是姬氏千金,却在游历中碰见了那阵法大师孙耀山。两相不知道因为什么起了冲突,想必那乔青吃了点儿暗亏,于是这侍卫咽不下这口气,嘴快爆出了姬氏的身份。这下好了,那孙耀山的阴险和锱铢必较谁不知道?为怕姬氏找他麻烦,干脆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便想杀人灭口!

        于是,乔青负伤遁走。

        于是,姬氏寻不到了外出的千金,便发布了如意令。

        众人自行脑补结束,原来堵在心头的狐疑和谜团,顿时就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了:“怪不得先前那孙耀山答应前来呢,那人出了名的无利不起早,原来是有这么一出——他是一早就知道了这乔……乔姑娘的身份,赶来灭口的!”

        “怪不得乔姑娘一来,什么都不干先让饕餮吞了那孙耀山,原是为了报当日之仇??!”

        “怪不得如意令会被曲解成这个样,说不定也是那孙耀山暗中散步的谣言!”

        “怪不得现在乔姑娘公开身份了,原来是因为那罪魁祸首死了??!”

        “怪不得……”

        无数的怪不得叽叽喳喳地响成一片,就连原本想着这么忽悠人的乔青都懵了,嘴角一抽一抽地仰望上头那些摸着下巴小声嘀咕的人,那一脸的高深莫测状,那一脸的精明睿智状,都不用她继续人家已经一人一句把她的一切漏洞给填满编圆了:“高人??!”

        无紫非杏也懵了:“高人??!”

        项七从地上爬起来,和洛四对视:“高人??!”

        后头一切知道内情的珍药谷中人,全部仰着脸惊叹:“高人??!”

        若是死去的孙耀山泉下有知,说不定都得从地底下爬出来喊上一句:“高人??!”

        自然,这并非是因为那群人傻,相反的,他们每一个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精了,又岂会是真的蠢人?若是只有这一段解释,无论如何也不会尽信的,全因乔青那实实在在的姬氏火焰,血脉之力可做不了假!更兼之他们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如果这乔青不自暴身份,而是在两拨人开战之后往那一戳,那会是什么结果?

        这血脉之力一放,完全是大型战争之中的最佳辅助技能,他们一身修为被压迫到十不存七,真正打起来,鹿死谁手可又难说了。

        既然如此,那不如选择相信!

        其中一人从上头走了出来,先朝乔青拱了拱手,才斟酌着道:“乔姑娘,此事全因我等受那奸人孙耀山蒙蔽,狡辩的话咱们也不说了,只望乔姑娘大人大量,给咱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br />
        乔青心下一笑,等的就是你们这句:“哦?”

        总算是有了个回应,那人面上一喜,赶忙道:“虽说孙耀山已死,可东洲对姑娘的误解并未解除,难免姑娘回去氏族的一路上会有一些无知之人前来阻挠?!彼档秸?,见乔青戏谑地望着他,顿时咳嗽一声,低着头接着道:“是以,在下斗胆提议,不若就由我等护送乔姑娘回族,这一路上,为姑娘披荆斩棘,鞍前马后,便当做此次无礼的赔罪了?!?br />
        有心人都能明白这人的意思,说是护送,实则也是一种变相的监视——若她所说属实,那么回到姬氏之后,这一路护送之情自会得到点儿报酬,说不定那姬氏族长一开心,还能有点儿意想不到的好处;若她所说不实,那更简单了,到了姬氏再出手杀之,如意令依旧是他们的囊中物!

        那人算计的挺好,心下也忐忑,万一她不答应……

        便听乔青慢悠悠呢喃着:“唔,披荆斩棘,鞍前马后么?!?br />
        “是,是,一切但凭姑娘差遣?!?br />
        “是么,那就有劳了?!?br />
        乔青不耐烦地丢下这一句,就给他们留下了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红袍一拂,无紫非杏洛四项七顿时跟在了后面,再后头,柳飞小童带着一众珍药谷众人一排接着一排的跟上。直到那一行人完全走远了,凤无绝对原地站着傻呵呵远望夫人背影的冒险队手下们吩咐了一声,抱起眨巴着眼的凤小十,跟沈天衣对视一眼,挑着眉毛也走进了珍药谷。

        这一切来的太快了。

        以至于山头上那群人集体拱起手来准备说两句体面话,还没张嘴,珍药谷外已经齐刷刷走了个干净。众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再三将方才的一切思索了一遍,只觉他们的算计是万无一失,绝无漏洞,这才狐疑着放下了心。

        只是……

        怎么脑后一直凉飕飕的,有一种入了套的感觉呢?

        *

        “噗哈哈哈……”

        谷门大闭之后,众人没了顾忌,齐刷刷笑趴在了地上,三千弟子捂着肚子笑的肠子都抽了。这次真正是开了眼界,原本以为的生死?;?,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落下帷幕,凤公子加上她身边的一个两个三个,这些人一齐上场,绝对的全民大忽悠,一忽一个准啊……

        无紫四人齐齐一昂头,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

        小童蹦着高乐的嘴都歪了:“我说,你这凶兽不厚道啊,一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还害的小爷吓个半死!”

        乔青一挑眉:“我可没想到?!?br />
        众人都是一愣。

        她嘴角一弯,望了望沈天衣和凤无绝,再看了看久久未见的四个手下,笑的眉眼弯弯满足非常。早在之前,她还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更没想到这一次歪打正着,儿子回来了不说,还能和他们团聚。而方才的一切,也不过是临时起意罢了,当翼州的朋友重聚,她还有什么可惧?!

        漆黑的眸子里一丝金芒划过。

        柳飞观她神色,忽然一惊:“你不会是真的要去姬氏吧?”

        方才还哈哈大笑的人顿时静了下来,脸上都带上了紧张的神色。毕竟姬氏的威名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年在他们的威压之下,所有人都对四大氏族有一种本能的畏惧??醋胖谌斯匦牡S堑哪抗?,乔青笑的更暖:“不然咧?难道一直被那女人打压着躲?藏了四年了,也该轮到老子去欺负欺负人了?!?br />
        她说的简单,众人却是嘴角连连抽搐了起来:“怎么听着,好像你这四年都老老实实被人欺负?”

        乔青眨眨眼:“难道不是?”

        众:“……”

        貌似把东洲下面四个阶梯搅的腥风血雨的就是这货吧?

        柳飞还是担心:“可那毕竟是姬氏,我听说光是你说的那明霜的娘大夫人,就有两千精锐,个顶个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在这几个阶梯,不,以你的能耐哪怕去到第六第七梯,都能横行无阻,可四大氏族的话……”

        “他们有人,老子也有啊?!?br />
        “嗯?”

        乔青笑眯眯一勾凤无绝脖子,连带着他怀里抱着的凤小十一块儿揽?。骸扒谱琶?,爷拖家带口!”另一只手指头一勾,沈天衣轻笑着走了过来,朝她肩膀上一搭,就如四年前一般的哥俩好,帮她说完下一句:“乔爷还能呼朋唤友?!?br />
        乔青哈哈大笑:“知我者,天衣也?!?br />
        柳飞下意识地就朝凤无绝看去,却见这个男人翻了个白眼儿,非但毫无醋意,还满目笑意。柳飞不由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洛四、项七、无紫、非杏,已经全部靠了过去,一个搭一个站在乔青的身后,和谐地不得了:“公子还有咱们四个?!?br />
        乔青一人奉送一飞吻:“乖?!?br />
        这几人之间的气氛,让人无端端羡慕了起来,那是一种不论如何都插不进去的融洽情感。不是单纯的朋友情谊,主仆情谊,而是一种比亲人更亲密的相濡以沫、生死无悔!

        珍药谷弟子中一片静谧,就这么呆呆望着他们,只觉心头豪气顿生。小童第一个蹦了起来:“还有小爷,这么刺激的事儿,小爷必须加入!”陈吟第二个:“公子可别嫌弃我修为低,只要公子一句话,您走到哪儿,陈吟跟到哪儿?!敝苁κ宄聊艘换岫骸叭羰敲挥泄?,我这次险些酿下大祸?!狈嚼献娴懔说阃罚骸拔艺庖话牙瞎峭妨?,上半辈子除了勾心斗角别的什么没干成,下半辈子不如也来点儿刺激的?!?br />
        “不错!”

        “凤公子,也加上我!”

        “公子啊,您可别嫌弃咱们,只要你愿意,咱们都跟着你干了!”

        三千弟子纷纷叫出了声,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组着团儿集体叛变珍药谷了。柳飞差点儿没气的跳脚,你们这是让我当光杆司令??!他瞪这个一眼,又瞪那个一眼,众人全都仰头望天就是打死不悔改,不由,柳飞气的暗骂一句:“这一群吃里扒外的小王八蛋们,老子的台词都被你们抢光了?!?br />
        “噗哈哈,谁让老祖你速度慢来着?!?br />
        “说什么呢,无组织无纪律,老祖年纪大了,咱们得敬老?!?br />
        又是一阵大笑声。柳飞翻翻眼睛,心想等着老祖给你们穿小鞋。气哼哼地转向乔青,接着道:“我有一个主意,既然你要回姬氏,没有点儿储备力量是不行的。珍药谷虽然人数少,弟子修为也低,但好歹也是炼药师门派。而如今第三第四梯上正好被你搅合的元气大伤,不如就趁着这次有一群‘朋友’护送,路经第四梯的时候,把咱们放在那里?!?br />
        方老祖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

        珍药三峰上,三个老祖中数着方老祖最为奸滑,柳飞这么一说,他瞬间明白了过来:“好好好!这次珍药谷和第二梯的仇怨结下了,以后在这里相处难免尴尬。这个主意一箭双雕,一来接着这些护送的人,直接跻身第四梯;二来么,第四梯上高手较多,我们以丹药为饵,也可以给给你笼络上一批散修效命!”

        他说完,所有人都一齐看乔青。

        却见她满目笑意,笑的跟只千年老狐狸似的。

        柳飞“切”了一声:“我就知道,你这头凶兽,估计一早就想到要利用外头那些人了?!?br />
        “一半对,一半错?!?br />
        “噢?”

        乔青神秘一挑眉,远远望向了东边的方向:“两点?!?br />
        “……”他们还以为自己的主意已经够完美了,她竟然还有两点补充。顿时,大家全部都好奇地看了过来,一个个好奇宝宝一样静悄悄地望着她。乔青让这个画面给逗乐了,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既然要晋梯,何苦累死累活只升两个阶梯,要晋,就往第九梯晋!”

        噗——

        众人一口口水喷三米。

        大家瞪着眼睛差点儿让这话给吓傻了,第九梯?那是什么概念?在这里站着的,都是连第九梯去都没去过的,哦,不对,第六梯往上都没人去过了。方老祖激动了半天,忽然又皱起了眉头:“可第九梯……我听说连门派中最为普通的弟子和散修,都有神皇以上的修为。最普通的啊,我们这老祖都只有神王的去了,岂不是被笑掉了大牙?更遑论立足了?!?br />
        乔青冷笑一声:“笑掉了牙的,自有姬氏去给他们补?!?br />
        “你的意思是……”众人不可置信。

        “啧,那什么姬氏不是牛掰么,这么大一个靠山不用白不用?!蹦羌涎乖谒范ド隙嗌倌炅?,从第一次血脉觉醒开始,这就如同一个随时可能会爆炸的隐患。如今,就当是收点儿利息了:“若是没有这道如意令,我还不敢这么干?!北暇顾拇笫献謇锏娜硕嗔巳チ?,要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带一个门派上去,想也不可能:“可这如意令在前,想来只要有点儿脑子,都能想象的出爷在姬氏的地位吧?!?br />
        小童很奇怪:“你到底在姬氏是个什么地位?”

        乔青更奇怪:“我怎么知道?!?br />
        “什么?!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老子又没回去过,别说地位了,连我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呢?!?br />
        眼见着她一脸的理所当然,那叫个无辜,那叫个茫然,小童差点儿没瞪着眼睛晕过去,气的直哆嗦:“有比你更坑爹的没有,你自己都不知道,那万一是个……”他没敢说,但是意思表达清楚了,万一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呢?

        乔青叹气,一扭头:“上?!?br />
        非杏立刻走过去,拍拍小童的头:“孩子,这一百岁到底吃什么长大的,无足轻重的,用得着人正牌大小姐追在腚后头没完没了的杀么?”

        小童气的跳脚:“靠,你叫谁孩子?!”

        非杏仰头望天,那意思——谁搭腔叫谁呗。

        这姑娘跟着乔青这么久,绝对有把死人气活活人起死的本事,小童本就是个一点就着的,立马蹦起来就冲上去了。非杏温婉一笑,脚尖一点就在四下里绕起了圈子,把小童耍的团团转。

        这边众人看着那俩人直乐,心里也明白了乔青的意思。她不需要知道自己是谁,甚至哪怕真的无足轻重,那又怎样?只要有如意令在,让天下人都知道——乔青,这个人,是整个姬氏动用最高悬赏去寻找的一个族人,那就够了!——这,就代表了天下人眼中,她在姬氏的地位!

        众人不由为那明霜深深掬了一把同情泪,你说你好端端的招惹谁不好,招惹这个人干嘛呢,真以为她四年蛰伏,就成一只无爪的猫了么?那原本以为能让她跌入泥沼死无葬身之地的如意令,非但没有成为她的桎梏,反而,被她在准备崛起的一刻理所当然地作为了依仗和靠山!

        俗话说的好啊。

        ——作死,作死,不作就不会死了。

        “万一她恼羞成怒,说出真相呢?”柳飞又问。

        “真相,杀我而不是找我的真相?”

        “嗯,狗急了还跳墙呢?!?br />
        她摇摇头,很笃定。就像是凤无绝和沈天衣常说的,这世上,算计人心,她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乔青只勾着嘴角轻蔑一笑:“呵,”冷冷吐出三个字来:“她敢么?!?br />
        众人纷纷沉默。

        他们思忖良久,一时都没说话。

        这个危险实在是太大了,相应的,这个诱惑也太大了!在之前,不,哪怕是现在,他们都犹如做梦一样。谁能想的到,他们第二梯上的珍药谷,也有进军第九梯的一天?在东洲,阶梯就是身份的象征,哪怕他们实力再差,一旦能在第九梯上站稳脚跟,就对下梯门派具有绝对的话语权!

        这么一想,人人都是面色发红,激动的胸口起伏。

        半晌之后,柳飞一拍大腿:“娘的,干了!”

        乔青哈哈一笑,接着道:“其实我选择第九梯,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原因。其他阶梯的门派,全都日思夜想着去晋梯,可是第九梯呢,他们往哪晋?难道往四大氏族?这样一来,虽说是最高的一梯,可也是最为无争的一梯,相比于其他阶梯,反倒更容易接纳你们?!彼疽晕?,她说完之后会带来一片欢呼声,谁知道大家看着她的目光,写满了一种“非人类”的表情。乔青摸摸鼻子:“怎么了,难道有问题?”

        “不是有问题,问题就是太没问题了!”陈吟笑嘻嘻地,直接把她给绕晕了。见她眨巴眨巴眼,一头问号,陈吟一脸崇拜的解释道:“公子,咱们这是忽然发现,不管什么事儿你一分析,总能找到独特的角度,让难变易,繁化简,不可能也变成了可能!”

        乔青失笑:“好吧,知道你们要说我什么,爷承认了?!?br />
        冒险队的汉子们呆呆问:“说什么?”

        众人齐刷刷回:“凶兽呗!”

        冒险队:“……”

        这一群从头听到尾的汉子们泪流满面的仰起脸,这货不是夫人,这货不是夫人,夫人脾气好修养好贤良淑德知书达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一肚子阴谋诡计的千年狐狸笑面虎,对的吧,嗯嗯?

        *

        又是一阵笑闹后,柳飞这才问道:“还有呢,你刚才说有两点补充,第二点是什么?”

        “第二点,就是你们说的,跟第二梯结怨的事儿了?!鼻乔嗄@饬娇傻靥崃艘痪?,却不往下说了。她和凤无绝沈天衣对视一眼,三人的眼中齐齐划过一抹精光,只这么一眼,便各自了然了她的意思。这样的默契,让众人艳羡,也让柳飞有些黯然的叹了口气。

        凤无绝剑眉一挑:“可以试试?!?br />
        沈天衣低着头,思索了片刻:“希望很大?!?br />
        她这才勾勾手指,把柳飞唤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了两句。柳飞听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完全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想把第二梯给一锅端了!他哭笑不得地道:“你觉得有可能?”开玩笑啊,这人杀了人家四万弟子不说,还直接把百里世家给屠族了,又让他们出了那么大的丑,从头到尾一点儿便宜没捞着,剩下的全是仇恨了吧:“我说,他们恨不得把你扒皮抽筋呢?!?br />
        “所以这和事老,才让你去当啊?!鼻乔嗨仕始纾骸耙凶灾?,不去讨嫌?!?br />
        “我这一趟去,得让他们的唾沫星子给淹了?!?br />
        “啧啧,能者多劳嘛?!迸募绨?。

        “小师妹,你不是吧……”不等他仰天一声嚎,乔青已经打了个哈欠,勾着抱着儿子的自家男人的手臂,吹着口哨溜溜达达就走了。一边儿走,一边儿朝他挥挥手,那意思——不要大意地往前冲吧,我会给予你精神上的支持!

        柳飞看着她悠悠然的背影,只气的想撞墙。一扭头,刚准备找周师叔,周师叔嘿嘿笑了两声:“老祖也知道,我险些闯了大祸,现在什么任务都不敢接呢?!彼低?,撒腿跑了。

        再看方老祖,老祖捂住胸口连连咳嗽:“啊,内伤还没好,我得去养伤?!备胖苁κ逡坏琅芰?。

        再看陈吟,她一捂嘴巴:“男女授受不亲呢老祖?!辈坏攘扇ヵ咚?,陈吟第三个加入逃跑阵营。

        最后看小童,找了半天没找着,一抬头,柳飞先叹了口气:“得了,你们都忙,有事儿老祖服其劳——这他妈的什么操蛋门派!”于是这可怜的老祖就在乔青交代的任务中,耷拉着肩膀走远了,后头是一堆作鸟兽散的弟子,外加被非杏耍着满天飞的小童……

        郁闷归郁闷,柳飞也不得不承认,乔青补充的第二点,的确是一个好提议。

        很简单,劝降。

        按照她的意思是,既然要整合出一个势力,那么真正到了第九梯后去拉拢的散修,必定不如从第二梯带过去的更值得放心。一来,这些人全凭着她才能去到第九梯,不敢在那边起什么幺蛾子。二来,到了那里,他们这些第二梯的外来人,就真正是一根绳子上拴着的蚂蚱了,也能同心协力。三来,珍药谷区区三千人的人数,真正是不够看啊……

        而这个时候,乔青就把目光放到了神剑门飘渺阁那些门派上:“唔,六万弟子,不管实力够不够,最起码场子是撑起来了?!?br />
        自然了,前提条件是,要先把之前的仇怨解除。

        对于珍药谷来说,已经出过了一次大气,也从头到尾除了憋屈之外没有任何的损失,真正杀死甘老祖的罪魁祸首被屠了族,和剩下的那些门派间的仇怨,几乎不存在了。而对于那些人,乔青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没有永远的敌人?!?br />
        第二句:“只要你有足够的砝码?!?br />
        于是,活了几千年的柳飞,自然是问弦而知雅意。他一路走去了软禁那些掌门的院子,进门之后也只说了三段话。第一段是废话:“我是来劝降的?!钡诙位故欠匣埃骸氨鸺弊排?,坐下听老子说?!?br />
        第三段终于像样点儿了:“珍药谷要去第九梯,且有绝对的把握能站稳脚跟,去是不去你们自己看着办——第一,加入珍药谷,你们原本的名字不变,变门派为峰。第二,权力也不变,且有珍药三峰的丹药无条件供给。第三,对天道立誓,永不背叛——交换的条件都说完了,剩下提醒你们一点,如今你们各个门派不止实力大损,且第二梯已经成为了整个东洲的笑话,除了这一次之外,我不信你们还有晋升其他阶梯的机会——各位考虑考虑,是准备一辈子在第二梯养老呢,还是跟着珍药谷去第九梯大干一??!”

        柳飞丢下这段话,自以为很帅地往外走。

        然后,在无数掌门皱眉思索不断闪烁的视线之中,脑后一凉,打了个惊天动地非常不帅的大喷嚏:“阿嚏——”好不容易撑起来的气势,全丢光了。

        这货从地上爬起来,以一种用生命耍帅的坚持,继续昂首阔步往外走。直到走到了门口,谁都看不见了,才苦下了一张漂亮的脸:“搞什么,变天了?”

        柳飞当然不知道——

        变的不是天,是太子爷黑气缭绕的俊脸。

        凤无绝走在乔青的身边,她一边挎着他,一边牵着凤小十的小胖手,溜溜达达朝着当初生儿子的那个院子走去。那个房间陈吟每日都有打扫过,生怕她回来看见落了灰尘。乔青想着,浅浅勾起了嘴角。一路漫步在第一峰上,速度不快,这个地方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给予了两年的庇护和安乐时光,过几日就要离开了,自然也有些舍不得……

        也就没发现,身边男人一点一点眯成了一条线的眉眼:“唔,小师妹?!焙芎?,看来有必要找个时间,去找他媳妇的师兄探讨探讨人生的意义了。

        乔青扭头:“什么?”

        凤无绝微微笑:“没什么,我想着去找柳兄道谢?!?br />
        她大喇喇一摆手,完全没注意到自家男人快钻进醋坛子里把自己淹死了:“不用,都是自己人?!?br />
        凤无绝再呛一口醋。

        一边儿凤小十探出小脑袋,乖乖巧巧地补了一枪:“娘亲放心啦,干爹人很好的?!?br />
        真正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小朋友说完这句话,立刻感觉到牵着他的手一松,半空中一道黑衣身影挟持着嗷嗷叫的红衣身影一眨眼不见了。只有那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空中远远的传来:“媳妇,我看咱俩还是先探讨探讨,你研究出来的新招数吧!”

        新招数吧……

        招数吧……

        吧……

        回音缭绕之中,小朋友远目峰顶,笑眯眯挥了挥小手:“老爹,探讨愉快哦~”

        小剧?。?br />
        有气无力的乔青:“啊,不孝子啊不孝子?!?br />
        摆了亲妈一道的凤小十:“谁叫你骗伦家娘亲前凸后翘软软香香的?!?br />
        欲求很满很满的太子爷:“儿子,你真是我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