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章

        “诸位——”

        乔青眉眼一眯,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就笑着迈出了一步。这一步,伴随着她那清越含笑的一声“诸位”,顿时吸引了众人视线。那下方山谷口的一群人中,这道红衣人影站出到最前:“诸位,在下乔青,代表珍药谷和第二梯,斗胆对诸位英雄发出一问?!?br />
        一勾唇,一拱手,风流翩翩。

        于是所有人都愣住了。

        珍药谷的人想的是,凤公子何必对这些心怀不轨的人渣如此客气?外头那些人想的是,这乔青如此态度到底卖的是什么关子?冒险队的汉子们想的是,夫人果真是大家闺秀修养过人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过了片刻,上头不知是谁警惕地道了一句:“你且问来!”

        “那在下就直说了,乔某的问题是——”大家闺秀低着头,颇为为难的样子,顿时就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她也是过了好半天,像是在考虑这话中措辞,终于抬起了头,那叫个茫然又无辜:“不知各位远道而来,聚在我珍药谷外,究竟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

        这四个字在他们脑子里转了好几圈儿,只觉得头顶白光一闪,劈头盖脸就是一道旱天雷,一个个全劈懵了。这个乔青,开玩笑的吧?脚下踩着的是天劫过后的焦土,方才还开展了一出夺子大战,身边都是被你儿子给劈的一具具焦尸,后头糖葫芦串儿一样的璇光派弟子是你男人干的,嗯,你也不遑多让,那一对七的事?;谷迷勖枪思勺拍亍?br />
        这么一想,他们不由眸子一闪,盯住了场下那一家三口。

        好一对强悍的夫妻,好一个强悍的孩子!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经过了这么多,我们损兵折将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围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天,你在下头一脸人畜无害的问了一句,你们来干嘛???还有比这更让人蛋……哦不,胃疼的么?这一问,简直是灭绝人性!

        无数强者捂住了自己的胃,只觉得连肠子都气拧巴了:“乔青!”一个老头忍不住大喝出声,一边喘着大气儿一边怒发冲冠:“小子狂妄!竟敢出言戏耍我等!”

        “戏耍?”

        “那你又是何意!”

        “阁下真正是误会了,乔某就知道,这一问,必定是这样的结果?!鼻乔嗵鞠⒁簧骸爸钗挥⑿?,且听在下解释一二吧?!?br />
        她这认错态度良好,让那老头蓄积在手上的神力渐渐散开了,冷哼一声。听她又是一声叹息,摇着头继续往下说:“在下是真的奇怪啊,我珍药谷偏安一隅,远离纷争,向来不插手各方争端;收徒亦是规矩严明,全谷三千弟子淡泊明志,心如止水;谷风谦逊做人,老老实实;谷训炼药不怠,勤勤恳恳;谷号,专注炼药十万年,争创第二梯丹药名派……”

        随着乔青那一张红唇开开合合,开始大家还压着火气细细听来,到了后头让珍药谷的弟子齐刷刷低下了头,肩膀一抖一抖的差点儿没笑抽了!偷偷瞄一眼上头,好家伙,那一排排竖起来的头发,全给气成刺猬了!

        众弟子心中敬仰顿如黄河决堤滚滚而来,啧啧,就凤公子这气死人不偿命的能耐,换了别人,谁行?谁行?

        众冒险队汉子们更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啧啧,夫人知书达理文采斐然口若悬河,换了别人,谁行?谁行?

        轰——

        一道神力直冲乔青而来!

        那老头终于气的哆嗦,忍不住出手了!

        这一刻,上头那些人齐齐眸子一闪,盯着那道神力不移。要说这么几句话,就将他们气到失去理智是不太可能的,可心里也尽都憋着一股子邪火,一来想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戏耍他们的女人,二来,也是借着这老头之手,掂量掂量这乔青的斤两!毕竟,之前的比斗,还只是神识之间的,具体到神力,并未知晓……

        那一道神力,充斥着神王大圆满的威压,眼看着就在乔青的身前爆开!

        “阁下这就不对了,先前还应了要听我解释一二,如今怎么又动手了呢?!鼻乔嗨低暾庖痪?,那神力已然近到面门!电光石火,她轻轻一摆手:“大家都是斯文人,动口不动手,免得伤了和气么……”

        静!

        伴随着她话音落下,山谷内外,一片死寂!

        只见那道神王大圆满的无上神力,竟是这么轻飘飘地散开了!

        所有人都是心下一惊,越阶挑战,虽然少却并非没有,可如她这般轻描淡写化开对方试探一击的,却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难道说,这乔青在神王之中,已然毫无敌手了?

        乔青冷眼扫过他们神色,心知差不多了,终于说完了最后一句:“这就是在下的困惑了,我珍药谷一不结仇,二不结怨,三无请柬相迎,诸位如此兴师动众远道而来,可不是该有的礼数啊……”

        上头一时无人出声。

        凤无绝和沈天衣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乔青的意思。

        沈天衣笑着走出一步:“原来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乔青眨眨眼:“知道什么?”

        他耸了耸肩,满目讽刺:“第二梯围攻珍药谷,不惜付出数万弟子惨死的代价,可不正是为了那如意令么。至于其他人……”他扫了上头一眼,凤无绝剑眉一挑,跟着道:“其他人,自然也是为如意令!”

        诸人尽都面色难看。

        要如意令,这根本就是每个人心知肚明之事,可到底为了一个悬赏对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门派赶尽杀绝,且数万人围攻一个女子,说出来是极不光彩的。是以从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人把这三个字说出口提到门面上来,这围攻的目的,则是以一种“人尽皆知的秘密”的状态存在着。

        如今被他们三人一唱一和,不免尴尬了起来。之前动手那老头哼了一声,色厉内荏道:“那又如何?天下宝物,天下人争!”

        “不错,要怪,只怪你得罪了姬氏!”

        “乔青,你既敢得罪四大氏族,便该想到如今结果,怨不得人!”

        “哼,姬氏平白无故下了最高悬赏,谁知道这乔青是不是恶贯满盈之人,除去她,也算是为东洲除去一害!”

        一片吆二喝三的狡辩之中,乔青却是“噗”的一声,笑了。她靠在凤无绝肩头,笑的眉眼弯弯花枝乱颤,这姿态中带着说不尽的鄙夷。那些人渐渐消了声,不解地看了下来。听她从凤无绝的肩侧露出半面精致侧脸,凌厉的眸斜斜挑了上来:“我说,各位活下来的,也算是每一梯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光长年纪不长脑子么?”

        “你……”

        “你最好给爷先闭上嘴,省的一会儿悔不当初,还要割下舌头来赔罪?!?br />
        乔青冷笑着把插嘴的那人给堵了回去,若是从前,也未必会有这样的效果??墒谴丝?,她黑眸凌厉,这一句说的竟是言辞铮??裢浅?,让人不自觉就打起了怵来,心说别是有什么隐情,否则这乔青岂会……

        她双臂环住胸,在下方踱了两步,再抬起头来看他们的目光,便犹如看一群傻子:“我先前以为,第二梯来找的是珍药谷的麻烦,原因么,自是魔刹原上之事引起。后来看见诸位,又当是那璇光老人找来的帮手。却没想到,你们竟是为了那什么可笑的如意令?!?br />
        嘶——

        可笑的如意令?

        竟然有人,胆敢对氏族发下的如意令,如此评价。

        他们正倒抽了一口冷气,却听乔青伸出一根手指,摇了?。骸癗ONONO,如意令本身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你们自以为是自行想象;更可笑的是人云亦云三人成虎;最可笑的,还是你们这些尚且接触不到如意令真身的蠢货,只凭借只言片语谣言句句,便敢做出今日这等愚蠢之举!”

        可笑……

        蠢货……

        愚蠢……

        这些词汇就像是一根根的利刃,扎入那些每一梯上有头有脸的掌门和散修的耳里,让他们胸口起伏,脸色难看。若说方才,乔青的戏耍尚且不足以激怒他们,那么此刻,这等毫不留情的侮辱,真正让这些人怒气冲天、羞愤欲绝:“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凭什么……”

        乔青轻轻呢喃着,嘴角斜斜勾了起来。

        她凭什么,自然是凭借这四年对如意令的了解!那道悬赏,并非全民悬赏,只有第八第九梯才有资格看见如意令的真身。而下面这些阶梯的手里,也只有那一副拓印了她的画像而已。至于那如意令上,到底写着什么,他们不过是听上头的传话一层层做事而已。

        而她今天,赌的就是明霜的魄力!

        她赌她不敢正大光明在如意令上写上,“诛杀乔青”这四个字!

        她赌她前畏族长责难、后惧名声有损,做事必给自己留下退路!

        乔青的嘴角微微挑起了一点,这笃定的笑容落入一众皱眉思索的人眼中,只让他们心头战栗,忐忑不安!难道这乔青,根本不是得罪了姬氏引出通缉?就在心头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升起的一刻,众人纷纷摇起头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也就是这时!

        下方,轰的一声,火浪滔天!

        先跟姑娘们道个歉,说好万更的,神秘的某姨妈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太折磨人了……

        只能再推到明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