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九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九章

        这一声娘亲,叫的不可谓不响亮。

        以至于短暂的沉默之后——

        哗——

        三千弟子再一次齐刷刷退出了三步远,小童捂着脑门心中暗叹,果然啊果然。

        沈天衣瞪了瞪眼睛,噗一声喷了出来,整个人不可抑制地哈哈大笑:“凤兄,你也有今天,噗,娘亲……”那样子,哪里还能找到从前的一丁点儿优雅?

        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已经完全滚到地上去了,哎呦哎呦笑的肚子直疼,小公子,干的漂亮??!一见面就敢捋那个煞神的虎须,太有咱们公子当年的风范了!

        就连一早就猜测到了这个结果的周师叔和方老祖等人,也是一脸好笑,忍俊不禁。想想看吧,方才这男人的从出现到如今,一直是个什么样的形象?那犹如远古魔神一样冷酷高贵的气质,往那一戳,就是得让人膜拜的!

        可这会儿,竟然被个三岁小孩儿仰着脸叫娘亲?

        噗,又是一连串笑趴在地的。

        他们如此,更不用说后头正走过来的一群黑衣人了,一个个迈出的腿诡异地呆住,保持着一腿迈向前,一腿呆在后的统一姿势,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巴一个个就犹如见了鬼!可不是见了鬼么?他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几乎和神等同存在的老大,竟然被叫娘亲了?!噢,来个天雷劈死他们吧……

        不错!

        这一群人,正是属于冒险队!

        回想当日,名叫野狼的小子把那两幅画像送入凤无绝的帐中,他们老大整整四天没出来!四天时间,不吃不喝不见人,他们那个急啊,纷纷等在了帐篷门口??伤娜罩?,只见帐篷中一道狂风掠出,二话不说,骑上快马就飞奔出了那凶险之地!直到这个时候,囚狼才在听完野狼对那两张画像的叙述之后,激动地透露出了一二……

        说完之后,囚狼翻身上马,疯追了出去!

        这群人这才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好家伙,老大有媳妇,还有儿子?

        得知了这一消息的众人,除去某些心怀鬼胎的,自是集体激动非常!欣喜之外,也不由的好奇了起来,什么样的女人竟能搞定那个神一样的男人?眼见着冒险队里一二把手都撂挑子跑人了,他们面面相觑:“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追呗!

        于是这一追,可了不得了!

        伴随着一路上的紧赶慢赶,得到的消息也让这群徘徊在生死线上的汉子们吓掉了半条命!他们的夫人,竟然是那如意令上的乔青?!那个被姬氏家族以最高悬赏通缉,整个大陆寻找了四年之久,却连个影儿都没看见的乔青?!这个消息还没瞪着眼睛消化完,一临近了这边,又听闻了无数夫人的彪悍传说——

        诸如,凶兽饕餮随行左右、孤身单挑十万弟子、神识对战以一敌七、神王修为神识化形……

        这一个个逆天的传闻,只让他们吓着吓着突然就习惯了,哭笑不得地对视了一眼:“怪不得了,这简直就是另一个神一样的女人??!”

        众人心中急切,只想亲眼目睹一番如今这个风靡大陆的“夫人”,速度自然更快,终于赶到了这里!可夫人没见着,倒是先看见了凤小十三岁成神的骇人一幕!好在有了之前的各种惊吓,众人只站的远远发了一会儿呆,等到小凶兽渡完天劫,被凤无绝招招手唤了过去,才甩甩脑袋以一种十足扭曲的淡定,迎了上来。

        于是也就有了现在这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撅着屁股统一傻眼的场面。

        “乖乖,不愧是老大的儿子啊,够种!”这群汉子们,一想到平日里凤无绝那冷酷的煞神脸,不由为那小胳膊小腿儿捏了一把汗,啧啧啧,这才三岁多点儿吧,能不能承受的住老大的怒火???

        于是乎——

        无数的目光,齐刷刷朝着那事件中心的两个人,汇聚了过去。

        一大,一小,一低头,一仰头,一模一样的两张脸,正大眼瞪着小眼呢。一盏茶过去了,一炷香过去了,一刻钟过去了,这副诡异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久到众人都开始打哈欠了,终于——

        凤小十眨眨眼:“娘亲?”

        凤无绝眨眨眼:“娘亲?”

        “嗯!娘亲!”

        “嗯?娘亲?”

        天知道凤无绝有多想给自己一巴掌,这幅复读机的蠢样简直傻透了!娘亲两个字在脑子里滚来滚去滚来滚去,不时伴随着一声炸雷喀嚓一声响在耳边,雷的他是外焦里嫩里嫩外焦。嗯,娘亲,单独分开知道是什么意思,拼在一块儿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怎么这个环境之下被这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盯着,他就脱线了呢?

        凤无绝努力摆脱脱线状态:“咳,你……咳,我……”这笨嘴:“你……你叫我什么?”

        凤小十瘪瘪嘴,看乔青:“不是娘亲么?”

        小朋友一句问完,凤无绝顿时悟了,那张俊脸飞快的“唰”一下黑了下来,啧啧,跟锅底似的。更不用说那双鹰一样的眸子了,微微一眯,阴气森森地就瞄了过去。乔青只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这货抓耳挠腮,在一大一小一眼一眼飘过来的视线中,仰头,望天:“啊,今天的天气真心不错??!”

        很好,又是这一招。

        太子爷顿时让她给气笑了。多久了?多久没试过被一个人气到跳脚炸毛恨不得一口咬死她了?不管四年前还是四年后,不管经历了什么分开了多久,唯有这么一个人有这样的能耐啊,让他该死的淡定该死的修养该死的冷酷统统见了鬼!

        可偏偏还就是见鬼了!

        即便如此,只要一看见乔青那副无耻又无辜的表情,他就不忍心苛责她一星半点儿……

        凤无绝的脑门上,青筋一鼓一鼓蹦的欢快,就在他以为这已经是极限的时候,凤小十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仰起那张一模一样的小脸儿,眨巴着眼睛泪眼汪汪地瞧着他。小朋友这表情,怎么说呢,一点点疑惑,一点点忧伤,还有一点点被人欺骗的悲愤……

        初为人父的凤无绝,立马歇菜了!感受着大腿上那靠上来的软软小小的身子,和抱住他的那两只小胖手,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一丝一丝地融化开,将空了整整四年的心尖儿填充地满满。尤其是看着凤小十那忧郁的小脸蛋儿,跟个晶莹剔透的小包子似的,太子爷的心里立刻实实在在地抽了起来,血脉相连的感觉,让他压抑不住地想把他儿子一把抱起来!

        可他不敢动。

        他一动不敢动,全身僵硬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凤小十的小胳膊小腿儿给捏折了……

        于是继续大眼瞪小眼,瞪了好半天之后,凤小朋友吸了吸鼻子,奶声奶气地问:“娘亲?”

        凤无绝眉骨一跳,拼命忍住拍扁乔青的冲动:“唔?”

        小朋友一咧嘴,大哭:“说好的病弱美人呢?说好的细柳扶风呢?说好的前凸后翘软软香香呢?哇……娘亲骗人……”

        乔青撒腿儿就跑!

        凤无绝一把提溜住她后领子!

        这动作,又快又稳又准,一看就是不知道练习了多少年,习惯成自然了。更神奇的是,历经四年,竟然没生疏!乔青低咒一声,暗暗瞪了那边儿为了没有软软香香前凸后翘的娘亲而哭的天昏地暗的凤小十一眼,等着,小子,回头老子不揍的你屁股开花!

        一扭头,一秒钟变脸笑的那个美:“无绝~”

        不能被这货给骗了!凤无绝告诫自己。然而耳边乔青的那尾音荡漾一波三折的“无绝”,跐溜一声就钻进他耳朵里了。眼前这眉眼弯弯笑颜如花的面容,晃的他眼睛生疼生疼。他努力让声音平稳如直线:“嗯?”

        乔青继续笑,不说话,改眨眼——回去房里再说。

        这是缓兵之策!他再一次告诫自己??缮硖灞壤碇窃缫徊蕉都?,某一个萎靡了四年的部位蠢蠢欲动着竟然有要咻一下弹起的趋势!凤无绝深吸一口气,运起神力让自己清醒,瞪她——老招数了,没用!

        上挑的眼尾带着勾——真没用?

        清了清嗓子——没用!

        乔青低低一笑——有新招数。

        不准问!不能上钩!好吧,他已经对自己的告诫无力了——什么招数?

        乔青微一侧身,素手攀住了他的一边臂膀。熟悉到极致也诱惑到极致的幽冷香气顿时钻入了他的鼻端,听她以一种含笑的嗓音,低低地在他耳边说:“很新很新的招数,唔,回去房里再试啊~”

        太子爷没喷鼻血都算他定力足!

        可他不喷,不代表别人不喷。

        四下里的呼吸顿时就粗重了起来,无数人盯着乔青已经看呆了!

        要说乔青此刻的装扮,还穿着男装,加之她的样貌也非女子的柔媚,而是一种雌雄莫辩的美,双眉斜飞,眼尾上挑,带着无限的凌厉!是以若不知道她是女子,第一眼见到的第一个反应,定然是好一个绝美妖异的翩翩公子!

        可这会儿,这一挑眉,一眯眼,一弯唇,便透出了一种说不出的诱惑……

        之前见过她手段的人尚且还能闭上眼睛提醒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个女人一秒钟就能变凶兽!可那些新来的冒险队的汉子们可没这个抵抗力,半张着嘴哈喇子都快流下来,鼻下一热,小鼻血哗哗就往下淌……

        忽然,一阵小风吹来,他们背后的汗毛齐刷刷起立敬礼:“有杀气!”

        一扭头,果不其然,他们老大正微笑望着他们呢。

        一群大老爷们立马鼻血倒灌,飞快蹿回了鼻子里,低头,努力专心研究脚尖,拼命嘀咕着:“老大妻不可欺,不可欺啊不可欺……”

        “他们……他们是凶兽冒险队!”

        “我的天,他们怎么来了?难道那个黑衣男人是……”

        “什么人?新晋的冒险队么,还凶兽呢,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老兄,可别让他们听见!凶兽冒险队你都没听说过?噢,也对,你不常在凶险之地里活动,自然不知道。那可是一群疯子,一群亡命之徒!这些人原本都是亡客,四年之前才被两个神秘亡客给组合在了一起??尚⌒男?,这些人最忌讳被人讨论名字的问题了……”

        “至于么,只是个成立四年的小势力?!?br />
        “老兄,你快闭嘴吧,那些大爷朝这边看过来了!你找死可别拉上我!别看只有四年,如今的冒险队伍里,除去那些屹立不倒的老牌势力,再往下数就是他们了。这支队伍里的全是一群不要命的,若是被他们盯上,哪怕你修为再高,也扛不住那种没完没了的疯狂打法,完全就是以命搏命!”

        “是啊,尤其是那个冒险队的老大,四年之中就没有他没完成的任务!想当初那个人还只是初入神阶的时候,就曾经越级刺杀过一名神宗高手!神宗啊,整整两个阶级的差距??!”

        “我也听说了,那神宗高手临死之前,被他逼到高喊了一句‘疯子’,这一战之后,他也差点儿殒命,被同伴抬回去修养了整整三个月才下床??赡忝遣略趺醋拧?,人家三个月之后,晋升神师了!”

        “这、这……这么厉害?”

        “假的吧?那他如今初入神王,岂不是已经可以干掉神帝高手了?”

        “切,正面交锋我不知道,可听说他一年之前还是神宗大圆满的时候,就已经刺杀过神帝高手了!嘿,你们别不信,高阶梯上都传疯了,不说那冒险队的老大,就说下头那些人,你们就没听说过外界评价他们的一句话么?”

        “什么话?”

        “——除非一击毙命,否则必死无疑!”

        “嘶……”

        一声一声的惊呼和议论,来自于外围那些还站着的武者。方才凤小十渡劫,渡的也只是晋升神阶的天劫,这种天劫,对于这些人来说,并不致命。只有一开始那些人毫无准备之下,才倒霉的被雷劫劈成了焦炭。到得后来,大家以神力屏障防御着,虽然全都受了伤,但好歹也留下了一条命。那些昏迷的,重伤的,经过了这么一些功夫,也差不多能站起来了……

        是以,在这一刻顿时有认出了那群汉子的人,纷纷瞪着眼睛骇叫了起来。

        ——除非一击毙命,否则必死无疑!

        ——这就是外界对凶兽冒险队的评价。

        这是一群疯子,一群亡命徒,一群只要给他们留下一口气在,就能生生把你脖子啃断的罗刹!而凤无绝,更是这一群罗刹中的罗刹头子!乔青只听着那一句一句议论声中的惊怕和畏惧,已经能猜想到凤无绝这四年来的凶险,且没有人会想的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他神识大损的前提下做到的!

        她转过头,细细描绘着凤无绝的眉眼,尤其是听着那人说到他越两阶刺杀,躺在床上整整三个月的时候,心里不断踌躇着,像是有人拿着小刀一下一下的剜着!

        凤小十倒是没考虑到那么多,只见所有人都盯着他“娘亲”越说越是害怕,顿时也不哭了,仰着小脸儿看着自家娘亲伟岸的投下一片阴影,被笼罩在这阴影之中无端端就觉得安全,这是和“老爹”给他的安全完全不同的一种感受。

        于是——

        “疼不疼???”

        “好高大哦!”

        乔青和凤小十异口同声。

        凤无绝忽然就笑了,捉起乔青的手指在唇边轻轻啄了一下,再低头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深吸一口气,以一种无比满足的语气轻轻道:“没这么夸张,再说,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换来了今天,他们一家三口站在了一起。

        不论是乔青,还是凤无绝,这四年尽都是凶险劫难生死安危中一步一步拼过来的。说句毫不夸张的,他们相隔天南地北,各自杀出了一条血路!为的,便是这一刻,这一刻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一切都值得了!

        乔青和凤无绝相视一笑。

        这一笑,可吓坏了那边儿的一群汉子。

        他们原本听着那些声音,正洋洋得意呢,一扭头,就看见了自家老大那温柔到了极致的一个笑容。这群汉子集体仰头看了看天,发现太阳挂在正中间天气晴好没下红雨,于是齐齐一闭眼,接受了自家老大从冷面黑煞神变身温柔好相公的这一惊悚事实。

        “见过夫人!”

        上百人的齐声呐喊,顿时让山谷内外都静了下来。

        乔青看着这走来的一群人,全都是统一的黑色装束,一身适合偷袭适合作战的紧身劲装,年纪更是从四十多岁的中年到十几岁的少年不等??上嗤氖?,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透着那么一股子刀头舔血的煞气!露出在外的皮肤伤疤遍布,齐齐朝着她咧嘴一笑,那狰狞的面孔配上谄媚的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乔青很淡定的点了点头:“大家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br />
        众人又是一咧嘴,让无数围观者吓得抖了抖眼皮子,只想抓着他们的脖子求上一求,你们别笑了成么,这是要吓死谁,吓死谁?!冒险队的汉子们冷哼一声,顿时煞气冲天!这上百人一旦板起面孔来,便犹如一柄嗜血狂刀,透着种不饮血不痛快的凶煞之气!

        顿时四下里静了下来。

        听为首的一个小青年喝道:“你们板着脸干嘛,别吓着夫人了!”这小青年正是那送了画像的野狼,眉清目秀的,只耳侧一条长长的疤痕,书写着他并不平凡的亡客经历:“哎呦,夫人,您脾气真好?!?br />
        凤无绝一扶额,凤小十仰起脸,一大一小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齐刷刷看向他,那意思,你从哪看出来的?

        野狼挠头:“不是么?”

        乔青挑眉:“不是么?”

        凤无绝和凤小十顿时虎躯一震,一起点头:“是,绝对是!”开玩笑,这个时候敢说不是,乔青立刻就能告诉他们什么叫做脾气不好!同时在心里给咧嘴笑的野狼盖了一个标签:这单纯的傻帽啊……

        再一扭头,对着乔青笑的叫个温柔。

        看懂了这一切的汉子,倒是没觉得这是乔青脾气不好的原因,而是在第一时间给自家老大也盖了一个“痴情种”的标签。毕竟么,这么望过去纤瘦纤瘦的一个姑娘,还长的花一样那么美,这辈子他们就没见过比夫人更美的女人!天赋好,修为高,啧啧,为救珍药谷而孤身入险境,更不用说还有之前那些听来的传闻了,简直就是世上最完美!

        说她阴险奸诈的?那个他们没听见。

        说她卑鄙无耻的?这个绝对不可能。

        于是第一次见面且没看见乔青之前所作所为的冒险队汉子们,完全被乔青的柔弱妩媚和好脾气没架子给煞到了!同时在心里暗暗提醒,以后夫人的地位要排在老大之前,夫人说往东,他们不往西,夫人说逗狗,他们不撵鸡!

        呃,夫人如果要揍老大呢?

        众人摸着下巴想了想:“揍,必须揍!”

        乔青却是笑眯眯,演起戏来很上瘾:“可惜如今珍药谷还在?;?,只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再给大家好好接风洗尘了?!?br />
        汉子们:“啊,夫人好客气!”

        凤无绝、凤小十:这一群单纯的傻帽啊……

        一众人寒暄完毕,再一次回归正题。剩下的,就如乔青方才所说,如今珍药谷还在?;?!别看这个时候,那些活下来的武者和势力,统统站在外头不出声也不动作,可那些人不也没走呢么?

        现在这个形势,便如同一个无解的局。

        一方面,乔青这边的帮手越来越多,不说那六万因为誓言被迫无奈的弟子,就说沈天衣,非杏四人,凤无绝,冒险队,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而那些人之间,却是阵营各立,每一个势力都生怕冲上来当了出头鸟,拼死拼活损失了大半兵力,再被后头等着的人捅了刀子,那才真叫为他人做嫁衣呢。

        另一方面,对方的人数和整体实力,却是远远胜过这边的,若是那些人一旦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暂时合力一拥而上,乔青这边也是绝对讨不了好。更不用说,此刻在路上的,想必还有不少呢。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如今这个胶着形势。

        ——两方人马,一方不能走,一方不让走,可短时间之内似乎也打不起来。

        ——一句话,死结!

        明天万更!

        有多少姑娘在等肉的,在期待冒险队汉子们觉悟的,哇咔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