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八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八章

        “哈哈哈哈,乔青,来看看,老夫手里有什么!”

        这一声恶毒的大笑来的突然,顿时让喧嚣的山谷内外静了下来。

        山谷外一座座小山头上,被各种各样的势力占据着。远远望过去,一片片的帐篷排列到老远,既是按兵不动,也是包围合拢之态,呈扇形将珍药谷严丝合缝地围了起来。

        而这大笑声便是来自于一支方方赶来的千人队伍。

        那千人队伍,穿着统一的门派弟子服,一个两个脸上写满了恨意。领头的乃是一个老道,周身泛着高手的威压,手中抓着个三岁多的孩子,满目癫狂,凶光灼灼!

        “嘶,那不是璇光老人么!”

        “那老道怎的变成了这个样子?满身都是死气,难道是大限将至了?”

        “快看,他手里的孩子是谁,啧啧,真正是漂亮,跟个小仙童似的。诶,不对,璇光以这个孩子喊那乔青,此孩童莫不是……”

        像是印证了这些武者的猜测,话音没落,山谷前已然响起一声熟悉的轻笑:“呦,老东西,你还没死呢?”

        “是那乔青!”

        “嘿,估计有好戏看了?!?br />
        果不其然,璇光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凤九!乔青!你看我手里的是谁?!”

        凤九就是乔青,如今早已经不是秘密了。手中的孩子被他拎小鸡一样,一把拎了起来,凌空在那山头上悬着。四下里顿时静了下来,听柳飞小童周师叔和三千弟子齐齐大惊失色!

        “小十!”

        “干儿子!”

        “小太子爷?!”

        各种各样的称呼,惊骇欲绝地脱口而出!

        可想而知的,最后那一声,自然是来自于瞪圆了眼睛的非杏四人,就连棺材脸洛四和素来优雅的沈天衣,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纯窗?,对面那小鸡崽儿一双小剑眉,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双唇,刀削斧刻的轮廓,完全就是凤无绝的翻版!只有那皮肤瓷白,瞳仁儿乌黑,跟两颗大大的葡萄似的眨巴眨巴,又能瞧出独属于乔青的精髓和神韵……

        说他不是乔青和凤无绝的种,谁信?

        见鬼!

        见鬼!

        乔青竟然闷声不响地生了一个孩子?

        “公子,那是小小小……小主子?”非杏和无紫瞪着眼睛都结巴了,好么,她们和公子分别四年,这小主子都三岁出头了!那岂不是说,公子在一到东洲的时候就怀了?在躲藏如意令的通缉中,就有了小主子?

        沈天衣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不由心中升起一抹浓浓的心疼,她这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几乎是可以想象的,初临异界,实力低微,?;姆?,东躲西藏,跟无数不怀好意之人斗智斗勇,保命,修炼,且还要经历怀孕产子……

        好在,他们来了!

        好在,她再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沈天衣想到此,缓缓眯起了眸子,从来温润的气质在望向那璇光老人之后,骤然冷厉!

        同样冷厉的,还有柳飞和小童等人,经过这些日子,他们也从周遭一些武者的谈话中,听过了她在魔刹原上的所作所为,了解了她和那老东西之间的仇恨。而这会儿,小十竟然落在了他手里!一颗颗的心,呼的一下,全部提了起来,纷纷紧张地朝乔青看去——

        然而所有人认为中的惊骇和软弱,统统都没有。她甚至连嘴角的笑容都没变上一下,只有背在身后的手,在不为人所知的地方,死死攥?。骸袄隙?,直接说出你的条件!”

        璇光老人更加的癫狂,他仰天大笑了起来,足足有好半天的时间,才猛然收住。死死盯着乔青,咬牙切齿道:“你知道老夫要的是什么!”

        “可以?!彼?,自然是那玉山周围的天材地宝。

        “还有,”他又是一笑,在充满了死气的脸上显得极为诡异:“你的命!”

        “放屁!”小童破口大骂:“老东西,你都快八千岁了,拿一个三岁孩子来威胁,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天下人的耻笑?哈哈哈哈……”璇光老人摇着头鄙夷了起来:“当真是个孩子,别说老夫都快死的人了,那些虚名早已经不放在眼里。就说这会儿,你当真以为来的这些人会因为此举而不耻么?小家伙,你还嫩了点儿,且看看你们的凤公子,可曾说出这等可笑的话?”

        小童一愣。

        后头那惊怒交加的三千弟子也是一愣。

        璇光老人这么一提醒,他们这才发现,附近那些山头上的各个散修武者,各个中小型势力,非但没有因为此举而发出声援,反而人人眸子闪烁,目露精光??醋潘掷锉兆叛劬Ψ路鸹杳怨サ姆镄∈?,就像是看见了一块儿肥肉!而这,也正是乔青根本就没跟璇光老人讨价还价的原因,那些人,只恨不得冲上去和璇光老人对调身份,以此来要挟乔青获得如意令……

        “把这个孩子交出来!”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握紧了手里的兵器。

        “璇光,你修为是高,可耐得住我等围攻?!”

        “诸位,稍安勿躁?!辫饫先死湫σ簧?,环视一周,看着那些虎视眈眈之人:“老夫今天可以立下承诺,只要方才说的那两样东西,这乔青和老夫有深仇大恨,不毙其命老夫实乃食不下咽寝不安枕!可那如意令,老夫却是没兴趣的……”

        “哦?”

        “不错,老夫有自知之明,我璇光派一门,又岂能争的过天下英雄?”

        “璇光老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速速道来!”

        璇光老人也不恼,只眼中乍冷,笑呵呵地道:“这乔青的尸体老夫绝不打主意,到时候,诸位再各凭本事,如此可好?”他一顿,原本还算和气的语声顿时一转:“不过么,如果各位连老夫这么个小小要求都不满足,硬是一点儿面子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不给,老夫大限将至,也不怕跟各位鱼死网破!”

        四下里一片寂静。

        这些人纷纷在心里打起了主意。

        乔青并不出声,冷眼旁观着他们商量着如何瓜分自己,听完璇光那软硬兼施的一番话之后,她知道,这群人必会同意。就如同开始的散修和第二梯,这些人之间也阵营各立,都想得到她且都不会让对方得到她,那么不论是谁当出头鸟,都将在和珍药谷六万三千人对抗之后,再一次面对其他所有人的一哄而上!

        而璇光,揽下了出头鸟的位置,却不要如意令,岂不是正合他们心意?

        果不其然——

        “好!”

        “成交,记住你所说的!”

        “哼,若是你敢反悔,可小心咱们手中兵器!”

        待到那些人短暂达成了共识,璇光老人也在他们的监视之下立下了誓言,天空中云层一闪,誓言生效,众人才纷纷放下心来,看起了热闹。璇光老人也再一次提起了手里的凤小十,激动万分:“到距离我十丈的位置,把老夫需要的东西交出来,然后立刻自裁!”

        “凤公子,不可!”

        “乔青……”

        乔青一摆手,压下他们的焦急劝阻,见她面上神色,也知道她决定的事情,谁劝都没用了。柳飞等人急的脸都拧了,谁都没想到,前几日才打下的一片大好态势,如今竟然碰上了这样的事儿!眼见着乔青一步一步走过去,方老祖一咬牙,心说先打晕了她再说,总不能看着她去送死!方一运气,便见沈天衣一把拦住了他。

        沈天衣一刻不离地望着乔青渐渐走远的步子:“我们能做的,只有相信她?!?br />
        一旁柳飞一愣:“那如果她……”

        这一次,却是非杏四人异口同声:“那就为她报仇,不论天上地下,至死不休!”

        在场的,俱都被这五人的说法给惊住。不理解的有,觉得可笑的有,然而更多的,是皱着眉头深思了起来。柳飞便是其中之一,他怔了半晌苦笑着摇起了头:“怪不得,她从来没对你有过任何的怀疑,哪怕是最难的那时候——哥们,我服了?!?br />
        沈天衣只炸了眨眼,便明白柳飞这是误会了,把自己当成了凤无绝。沈天衣也跟着苦笑起来,他倒是想,可那姓凤的不声不响播了种,竟然连孩子都生了!这进度,直接甩了他九条街!沈天衣摸摸鼻子,没解释,重新看向乔青,据他的了解,乔青从来不是个甘心受人摆布之人,她必有办法……

        远处——

        乔青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

        无数双眼睛闪烁着盯在她的身上,她的步子却始终缓慢,只双目盯着凤小十,透出一种极其耀眼的母性光辉。她这个速度,璇光却是急了:“快一点!你儿子不想要了?!”

        乔青目光一冷,加快了步子。

        一边走,她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形势,暗暗计算着要在哪里出手。

        哪怕是满足了璇光的要求,凤小十他也必定不会放过!这一次,是不成功,便成仁!她需要绝对的速度,绝对的出其不意,且凤小十绝对的安全!她已经做好了受伤甚至是重伤的准备,眼眸每一次扫过,伴随着的都是大脑的高速运转,那就如一方精密的仪器,在脑中精准地计算出了每一个方位的每一步动向……

        然而哪怕一切都算无遗策,她的手却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一刻,她不只是乔青,她还是一个母亲。

        乔青猛然站定在原地,深深闭上了眼睛,那睫毛在风中微微抖动着,诉说着和她脸上的笑容相比较,并不平静的心!这一举动,让四下里纷纷焦急,璇光更是急不可耐!这个行将就木的疯子,已经没有时间了。他不断催促着,一声比一声嘶哑,一声比一声焦急,却见离他已经十丈的乔青,殷红的嘴角忽地一斜……

        就是这样的笑!

        这样胸有成竹的邪气笑容!

        璇光大惊失色,脑中不期然的浮现出数月之前的情景。自以为一切唾手可得,却杀出了乔青这一个程咬金!那时候,那座玉山消失不见,也正是这么一个该死的笑容!璇光的脸色猛然扭曲了起来,整个人被这一笑容刺激到疯狂:“老夫就先断你亲儿一条手臂,看你还敢?;ㄕ小?br />
        一把揪住凤小十的衣领子,手起刀落,寒光一闪!

        乔青霍然睁眼!

        就是现在!

        飞刀片片,迅如闪电!

        同一时间,红衣一浮,如鬼魅、如疾风、如出鞘的利剑,凛冽的刀锋,以一种想象不到的速度腾空而起,眨眼功夫,横亘在了天地间!而此刻,在场所有人都处于一种呆滞中,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而璇光老人,他手中的刀,距离凤小十还有一尺距离!

        一尺,够了!

        乔青在半空中黑眸笃定,闪烁着凛冽的寒芒,一瞬不离自家儿子的小脸儿!

        前方的飞刀眼见就要击中那落下的刀锋!

        却见斜侧方一声狂风呼啸!

        那是一把通体乌黑的重剑,充满了凶煞凛冽之气!隔着老远,只听那重剑发出一声声仿若龙吟的啸叫,随着一路破风,冰冷卓然的寒意渗人心肺!而乔青,早已在感受到这熟悉的气息一刻,呆住了。

        铿——

        铿——

        接连两声兵器交接的铿鸣!

        璇光老人手中的刀毫无悬念被修罗斩击碎,喀嚓碎裂!后方重剑紧随而来,趁着璇光大刀脱手,惯性后仰,那剑尖就如长了眼,快准狠地稳稳戳中璇光咽喉!噗的一声,利刃穿透了皮肉,飚出一线血柱,从瞪着眼睛的璇光后颈穿骨而出……

        又是一声巨响——

        砰——

        糖葫芦一样一连串儿地串过了他身后十数名弟子的脖子,深深插入了山壁之上!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以至于璇光轰然倒地,弟子同声惨叫,剑柄深埋山壁,四周惊呼连连,完全是在同一时间里同时发生!而终于从呆滞中反应过来的乔青,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

        那边珍药谷的方向,响起了一连串的尖叫。

        “凤兄!”

        “是太子爷!”

        “我靠!哪来的黑衣男人帅毙了!”

        不错,哪来的黑衣男人,帅毙了!这是此刻所有看见那男人的武者,心中的想法——只见那男子遥遥站在乔青的侧面山头上,一袭黑色劲装将身形衬托的尤为挺拔傲岸,五官英俊,面目冷沉,周身都透着一种让女子疯狂的男人气概!——英如高山仰止,傲如苍鹰击天,冰如三九严寒,煞如利剑染血。好像周围的一切一切都入不得他的耳,进不得他的眼,他站在那里,就是俯视苍生的远古魔神!

        然而似乎有一个人并不。

        有一个人,他始终深深凝视着,一眨不眨,一动不动。

        他就那么望着乔青,那一双方才还锐利逼人的鹰眸中,竟是藏起了淡淡的惧怕,似是怕这一切是梦境,怕他一眨眼这红衣人就消失不见。他的双腿双脚全部僵硬麻木,射出那一剑已经用了他全身的力气。凤无绝深深地望着乔青,描绘着那每一日每一夜出现在梦中的眉眼,看着看着,一滴眼泪,从睁的老大老大的鹰眸里砸了下来……

        真的是砸。

        砸到地上,让乔青心里发出了砰一声钝痛。

        她动了动嘴唇,发不出声音,想象中她应该十分潇洒地溜达过去,勾住这人下巴来一个深吻,嘴里各种各样的调戏张口就来??烧娴搅苏庖豢?,乔青忽然发现,自己比以为中的想念更要想念——嗯,这男人,比印象中的,变了一点儿,成熟了,沧桑了,也帅了……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似要看到天荒地老??菔?。

        直到那边珍药谷中发出了一声尖叫:“小十公子!”

        小十公子?

        小十?

        小十!

        “凤小十!”乔青霍然扭头,紧跟着凤无绝也一个激灵扭过头去,看见的,就是让两人睚眦欲裂的一个画面!随着璇光老人的一死,被他提到了山头外的凤小十自是没了支撑点,正飘飘悠悠地往下落呢!这一对爹妈,竟然在重逢之下,把他们亲儿子给生生忘去姥姥家了……

        两人同时腾空——

        同一时间,因为呆呆望着他们神情凝望而没反应过来的众多武者,也顿时冲向了凤小十的所在!

        亦是同一时间,“昏迷”中的凤小十在下落中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抬头看了看天空,又转头看了看扑过来的所有人,然后小腿儿一蹬三两下飞上了山头上。终于,站定的一瞬乔青和凤无绝同时送了一口气,然后就见那娃呆呆望着凤无绝,眨巴眨巴眼,向那边冲去的凤无绝也眨巴眨巴眼,凤小十再眨巴眨巴眼,凤无绝跟着眨巴眨巴眼,凤小十不眨眼了,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老爹,娘亲,快退!”嗯,那个跟小爷长的一模一样不过没有小爷帅的应该就是娘亲了吧。

        凤无绝完全呆??!

        这辈子第一次被人叫“老爹”的太子爷,老泪都差点儿流下来……

        他当然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儿子,不,虽然知道,可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当日野狼把那副画像给他带来的时候,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强大的接受能力呆呆盯着乔青的画像整整一夜后,转而盯向那张缩小版的凤无绝画像整整三天三夜!然后十分淡定的点了点头:“唔,老子有儿子了?!闭庵峙で牡?,让他一直持续了数月时间,直到赶来这第二梯,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凤无绝只想仰天长啸,老子有儿子了!

        凤无绝还想仰天长啸,儿子叫我爹了!

        然而乔青没给他一丁点儿机会,眸子一转,在看见了凤小十那狡黠的目光之后,一把拉住从头到脚都飘着一种得瑟情绪的男人,霍然后退!后头沈天衣眸子闪烁,眼见凤小十和乔青如此想象的神采也发出了一声大喝:“退!”

        无紫非杏洛四项七,想也不想就跟着退,开玩笑,公子的儿子那是好相与的么?

        柳飞小童周师叔陈吟紧随其后,开玩笑,那小仙童的恶魔属性真以为咱们不知道么?

        三千弟子亦是一个激灵,潮水一般往后倒卷了起来,开玩笑,凤公子都退了,谁敢不从?

        于是乎,整个珍药谷外出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场景,在无数扑向凤小十的人群中,但凡珍药谷之人全部哗啦啦朝着反方向疯跑而去,眨眼功夫,凤小十的方圆百丈中只剩下了那些心怀不轨之人。众人方方站定,尚且不明白这小恶魔为什么让他们后退,只听天空中一声巨响——

        轰隆——

        扑向凤小十的第一波人,便毫无预兆地被一道狂雷给劈成了焦炭。

        死寂。

        一瞬死寂。

        “雷……雷劫?”

        “有人渡劫?我的天,有人在渡劫!”

        “跑啊,快跑!老子还不想死!”

        那些冲向凤小十的人,猛然就在半空刹住了车,惊恐地望向了天空中那厚厚的云层,和里面犹如龙蛇笔走一般的噼啪电光。惊呼连连,他们猛然退后,向着四面八方夺路奔逃,然而晚了!雷劫的覆盖范围方圆百丈,渡劫的人在哪里,哪里就是雷劫的正中心。尚且没反应过来是谁渡劫的人,只见一个小屁孩在各个山头上跑来跑去,一边嗷嗷叫着满地跑,一边所过之处尸骸遍布,焦炭满地……

        “??!”

        “救命啊,到底是谁在渡劫?!”

        “是这个小孩儿!是他!是他!不可能,怎么会是他?!”

        无数的声音喊着不可能,然而凤小十不愧为乔青的娃,再一次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什么是不可能中的可能!眼见着一个三岁多的小屁孩儿笑眯眯迎面而来,那雷光就迎面一击,哗啦啦劈晕一大片,众人就算再不相信,也只能口吐白沫发出一声悲愤欲绝的崩溃嘶吼:“三岁成神,天理何在……”

        不错!

        三岁成神!

        凤小十这个凶兽和妖孽的结合体,终于在三岁多的这一刻,成神了!若是平时,以他的身体强度断然不可能渡过这一次雷劫,可天都帮他,就让这雷劫生生在一群“好朋友”的帮助之下,分散了威力……

        一片一片的嘶吼声,一片一片的吐血声:“凤小朋友,不是,凤前辈,您是我大爷,求您了,别过来!”

        小朋友鼓起腮帮子:“那你们要叫我老爹和娘亲什么?”

        “你……好一个卑鄙无耻的……啊,别过来,叫奶奶,叫爷爷!”

        小朋友点头:“乖?!?br />
        乔青:“……”

        凤无绝:“……”

        于是,莫名其妙给两人认了一堆孙子的凤小十,再一次扑向了另一边逃窜的人流之中了:“别跑啊,帮个忙嘛,哎呀你们真小气?!?br />
        ……

        和那一边撕心裂肺的嚎叫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这一边一片目瞪口呆的死寂!

        无紫非杏双双张大了嘴,简直能塞下一个鸭蛋。项七呲着小虎牙笑倒在了地上,捶着地嗷嗷打滚。洛四的棺材脸终于破功,眼皮子一跳一跳的。沈天衣的嘴角也跟着他一抽一抽,这辈子第一次没绷住自己的优雅形象。天知道,乔青和凤无绝到底生了个什么小怪胎?!三岁成神就不说了,那小子的卑鄙无耻不要脸简直比乔青还要乔青!

        沈天衣扭头,看乔青和凤无绝。

        乔青很满意,眉眼弯弯摸下巴:“这小混蛋,刚才差点儿把老子吓尿了?!?br />
        凤无绝还在发呆中,完全没注意到他家儿子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儿!这远古魔神在凤小朋友那一声“老爹”之后一秒钟变鹌鹑,这会儿一会儿皱着眉毛想糟糕忘了给儿子准备见面礼,一会儿又弯起了嘴角笑的跟个大茶壶似的,嗯,儿子叫我爹了。

        于是,想的眉开眼笑满面春风的太子爷,也就完全没注意到他家媳妇这会儿心虚地闪开了两步远,更没注意到小童等人默默扭过去的后脑勺……

        终于——

        雷光成柱!

        雷光贯空!

        渐渐地,天地间一片耀眼的白色,天际延伸出无数张牙舞爪的闪电,青光赫然,已达到极致的威势,那处被天雷击中的一切瞬间焦黑化为粉末,连燃烧的机会都没有,已然成为了一片废墟。

        当天色重新亮起,当云层倏然散去,还站着的武者们,已然十不存五,且人人带伤。而他们的正中间,那一道小小的身影正屹立于青天白日之下,满身初入神阶的威压!

        凤小十深吸一口气,远远地往这边瞄过来,挥小拳头:“老爹,娘亲,小爷是大功臣哦!”

        乔青再一次心虚地闪开两步。

        太子爷望着自家儿子真真实实的眉眼,只觉得从未有过的舒坦和满足,弯弯绕绕的肠子都在这一声“老爹”之后捋顺了。他尽量放柔和了眉眼,不让自己四年来在生死?;辛肪偷囊簧砩逼蜕菲诺秸庑∽?,招招手:“过来,再叫一声?!?br />
        哗——

        三千弟子齐刷刷退后三步,以免发生某些血溅三尺事件。

        小童把捂着脸就想溜的乔青给一把逮了回来,往凤无绝身上一推。

        凤无绝条件反射地张开一臂,就如四年前一般将乔青揽在了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叫个满足。眼见着凤小十像一只小凤凰一样凌空就飞了过来,那叫个更满足。凤无绝嘴角一勾,第一次跟儿子面对面,有点儿局促:“咳,你叫小十?”

        凤小十很乖巧:“回娘亲,我叫凤小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