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

        而相比于护谷大阵之内,外面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密密麻麻的弟子就这么少了三分之一,那士气必定是低落的可以。那些大佬们死死盯着前方,孙耀山一死,这半透明的一方大阵,看上去就像是一面窗户纸似乎一捅就破,可实际上,却是挡在他们前面无法逾越的一堵高墙!

        让他们看不见,摸不着,也得不到!

        以神剑门主为首,所有人都是恨恨咬着牙,满心满肺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屈辱:“你们倒是想个主意,这么干等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有主意,你倒是想啊,谁不想进去一刀宰了那个女人!”

        “哼,那女人傻的么,大阵破不开,咱们又围在外面,这个时候不走反倒进去?”

        “什么?你是说,她已经走了?”

        这些掌门们凑在一堆儿,讨论了已经几天几夜,说来说去都是那些陈词滥调,不免言辞上都带了怨气和怒气,互相看不顺眼了起来。倒是百里家主的一句话,让他们齐齐一惊。听百里家主黑着脸道:“你们想想,如今这个情况,城镇里但凡是商铺哪里没有咱们的眼线,他们在里头想补充个物资都不行!若是咱们围上个三五七年,难不成那女人还傻乎乎地陪着?”

        玉姬顿时一拂袖:“该死,眼睁睁看着如意令飞了!”

        她压下心头的火气,不愿把自己心里那点儿妒忌给表露出来。这次清点过后,七环玉峰是损失最少的,然而她却是这些人里最为难堪的!当日他们都被风刃伤到狼狈不堪,她也不例外。那些风刃让她身上的衣衫一缕缕破碎了开,酮体暴露在这些臭男人的眼里,简直让她羞愤欲死!可更加让她恼恨的,却是那个人。那个人竟是从头到尾看也没看她,根本没从帐篷里出来过,她事后拷问了那人身边的小丫头,她们却说:“公子在帐中饮茶,而且……而且……听着外面的动静,眉宇间颇有轻松欣喜之意……”

        难道他们是认识的么?

        还是说,他也被那贱人的妖精模样给吸引了?

        “好一个贱人,哪怕天涯海角,我也定不会放过她!”玉姬冷冷吐出这句,越想心头越是难以下咽,正要再试试强行冲击护谷大阵……

        却听——

        一声轻笑突兀响起:“呵,天涯海角啊……”

        这种标准的乔青式语气,顿时让恨她恨到了骨子里的众人集体一惊,下意识就朝着那边望了过去。只见就在玉姬那一道神力射出的一瞬,护谷大阵猛然散了开来,露出了后方无遮无拦的一片清晰天地!

        三千弟子并排而立,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害怕和惊惧,反倒一个个精神奕奕,杀气腾腾!

        而最前方,一把极为显眼且拉风的巨大椅子上,那红衣人没骨头一样的倚在里头,一手支颊,觑着他们的戏谑目光犹如一群跳梁小丑;一手拂袖,那道神力便轻飘飘消散了去,连个屁都没留下……

        “是你?!”

        “乔青?!”

        一片一片的异口同声。

        对面的红衣人却完全无视了他们,只上下扫视了玉姬两眼,红殷殷的唇一勾,别有深意地吐出了那该死的让人上火的声音:“玉姬姑娘这么念着爷,天涯海角都不放过呢?啧啧,这可怎么办好——本公子身边的两大丫鬟个顶个的貌美如花,大胸大屁股S形曲线,就连爷养的猫都比你丰满柔软有弹性——你这样的清粥小菜,恐怕是要失望了……”

        一边儿说,一边儿极其惋惜地摇了摇头。

        “贱人,受死!”玉姬俏脸铁青,双目喷火,这样的侮辱,是个女人就受不了!更不用说,她生的高挑纤细,配上清冷的性子被众人视为女神,向来自傲。她一个箭步向前冲去,倒也没傻的自己上:“还等什么,一起上,杀了这个女人,如意令的封赏就是我们的!”

        众人被她一喝,陡然清醒!

        一道道身影如箭蹿出,直奔乔青而去!

        谁也没想到,这乔青不只没走,反倒撤下了大阵以这么一种高调的方式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不动不躲,窝在椅子里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眼中一抹得逞的精芒飞快掠过……

        神剑门主猛然倒退:“不好,退后!退后!”

        那些射出的利箭,又如倒流一般哗啦啦退了回来,就连玉姬都是心下一惊,被飘渺阁阁主一把扯住朝后退来。轰的一声,他们集体落回远处,如临大敌地望向对面。

        然而——

        一息……

        两息……

        时间静静流淌,四下里静的一丝儿声音都无,却什么也没发生。

        唯有乔青的一声喷笑:“噗,诸位,这是表演杂耍给在下逗闷子么?”

        和她身后一片看的目瞪口呆的三千弟子,见了鬼一样望着这群冲上来又退回去的傻鸟。三千弟子顿时爆发出冲天的大笑声,前仰后合好不痛快!玉姬等人一个个羞红了脸,猛的扭过头:“钟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神剑门主只盯着乔青。

        刚才她眼中那一抹得逞,他看的清清楚楚,绝不会错!而现在,这乔青虽然在笑,看似占了上风,他却敏感地发现此人有些慌了,就像是摆好的陷阱却被人识破,突然就没了主意。他的视线再转,这乔青也许能演戏,可那三千弟子能么?那一个个人何来的自信何来的轻松?

        刚才分明就是有问题!

        他这么想着,冷笑着分析了出来:“玉姬,你险些酿成大祸!”

        “那里就三千人,岂会有什么诈?绝对的人数差距放在这呢,怕她作甚?”话虽这么说,玉姬也没有再冲动,其他人更是心头打起了鼓。绝对的人数?这可不见的。几天前这个女人不也是以一人之力对抗他们十万弟子?非但全身而退,还让他们损筋折骨,元气大伤!他们齐齐看向对面的乔青,她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窝的歪歪扭扭骨头全无,饶有兴致地等着他们商议,不插嘴,也不催促。

        越是看,越是笃定了心下的猜测。

        里面,必定有诈!

        可是这个时候,对方和他们人数悬殊,且无遮无拦就在眼前,他们却不敢上前?这也太让人憋屈了!就在众人犹豫的时候,玉姬先笑了,白衣一拂,清冷的面上尽是鄙夷:“差点着了这女人的道儿!乔青,你不必在那唱空城计!”

        啪啪啪——

        乔青连连抚掌三下:“好!”

        “玉姬姑娘此言深得我心,我今天就把这话撂在这里,这一出,的确是空城计,整个珍药谷中除了三千弟子一切都无,且看你们敢不敢上前一步?!彼腿徽玖似鹄?,盯紧对方跃跃欲试又满面忐忑的人马。

        黑眸凛冽,铮铮有声:“有诈没诈,一试便知!”

        八个字,响彻天地!

        紧跟着——

        铿——

        一声齐刷刷的巨响,三千弟子集体亮出兵器!

        憋屈了整整数月的悲愤全部化为了寒光一闪,剑指苍天!

        乔青就这么站在他们身前,冷眼看着对面反倒越发犹疑下来的掌门,心下一声冷笑。她一点都没说错,今天唱的就是一出空城计!若是没有之前的那些事,这些掌门也许真会试上一试,可到了如今,这些人完全被她之前作为吓破了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他们敢试么?

        他们不敢!

        在所有人的心里,乔青已经是诡计多端的代名词,她越是这么说,越是让他们心如打鼓两面犹疑了起来。乔青嘴角一扯,牵起一抹不屑的笑意:“不敢么?其实这有何难,你们那么人多,十几个门派出来一个两个炮灰,死了也不心疼?!?br />
        她话音一落,众掌门眼眸集体闪烁。

        他们纷纷对视了起来,暗含着警惕和撺掇之色。虽然不信这乔青会这么好心出主意,可这话真正是说到了点子上。一个门派起码五六千人呢,随便拉出一两个当先锋,那乔青纵有三头六臂,也会暴露在他们眼前!

        “不过么,这到底是谁上,啧,是个问题?!鼻乔啾湎贩ㄒ谎?,变出一把薄如蝉翼的飞刀,悠悠然锉起了指甲:“不如就百里世家吧,实力最弱,让他们当炮灰,最适合了?!辈淮倮锛抑鞅┨缋灼瓶诖舐?,她立刻又摇摇头:“不行不行,百里家主这次牛逼啊,灭了我谷一个老祖不说,还是最早得知我身份的人,这等大功臣,炮灰不得,炮灰不得……”

        后头小童唱双簧一样凑上来:“那换谁?”

        乔青一吹指甲,翘起来对着日光欣赏:“要不,飘渺阁和七环玉峰一起上?”

        小童摸下巴:“为什么?”

        “这个啊,飘渺阁以音为长,阁中弟子吹拉弹唱样样精通;那七环玉峰全是清一色的女弟子,那叫个一水儿的水灵灵啊……这样的两个门派,说不得以后就得翻脸无情背后捅刀子,早早解决掉也算是以绝后患?!?br />
        “呃,这又是为什么?”

        这两人一唱一和跟说相声似的,小童捧哏,乔青逗哏,外面的人明知道接下来不会有好话,却止不住那两人一张一合的嘴!只得站在原地气歪了鼻子!偏生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忽然远远一声催促传了过来:“乔姑娘,你倒是说啊,这又是为什么???”

        哗——

        所有人都是一惊!

        只见远方这山谷之外,六万弟子的更后方,竟然零零散散站了不少的人!那些人,应该是刚刚才来,一个个风尘仆仆一脸疲惫。乍一看去,应该都是散修,三三两两地聚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一起,树枝上,高峰上,大石上,饶有兴致地望着这边。

        只那么一数,竟是有上千之多!

        “什么人!”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这些人……难道是消息泄露出去了?”

        这些掌门不明所以,却也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乔青可是心下明白的很,她放出了消息,那么最先赶到的必然是附近阶梯的散修。这些人倒是未必全部都是因为“如意令”而来,更多的,却是实力不足来看热闹的。谁都知道,这里将会产生一场大战!一场大门派之间抢夺“乔青”的激烈博弈!

        而这些散修,正是在刚才她和对方对峙的时候来的。第一时间发现了两边形势,六万对三千,多的那边却不敢上前,不明情况之下就在外当起了观众:“乔姑娘,快解释解释???”

        “是啊,咱们可等的心痒痒呢?!?br />
        “怎的七环玉峰和飘渺阁的就会背后捅刀子呢?”

        对被人喊姑娘反应了半天才适应过来的乔青,摸摸鼻子,仰回了椅子里:“一个是卖弄风骚的女子门派,一个是吹拉弹唱专业队,啧啧,诸位可听过那句话——”

        外头齐齐问:“哪句话?”

        乔青邪肆一笑,红唇轻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么!”

        噗——

        一片喷笑声中,众人可算认识了这耳闻多年的女人!

        真正是一个妙人??!

        如意令上她的画像,谁没见过?如今见到了真人,可真正是比那画像更要美上三分,邪上七分!尤其这张嘴,啧啧啧,这姑娘是怎么以一副懒洋洋的语气,把对方给气到脸都绿了的?柳飞站在后头深深看着她,眼里盈满了笑意;小童憋笑憋到肩膀一抽一抽的,陈吟捂住了嘴喜不自禁,就连方老祖和周师叔,都眉骨一下一下的跳,忍俊不禁。

        更不用说后头的那三千弟子,全笑趴到地上去了……

        瞧瞧吧,那七环玉峰的玉姬,一个如此清冷的人,生生被气到脸色扭曲,胸脯起伏。两相一对比,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凤凰与鹌鹑的差距。

        神剑门主猛的一拍玉姬肩膀:“别冲动!”

        他没说错,刚才可以冲动,他们犹豫了。此刻真正是要冲动都晚了!只看乔青对这些人的到来一丁点儿的惊慌和意外都没有,众人便猜到了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如今,这还只是最早来到的一波,接下来,恐怕用不了三五七日,这里便会被数之不尽的人蜂拥而至!而那个时候,这乔青可会是他们的?

        就连现在,他们也动弹不得了!

        万一冲上前去打生打死,后头这些合起伙来捅刀子,岂不是为人作嫁衣?

        好一个乔青!

        好一个狠辣之人!

        用自己的性命作为对付他们的依仗,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

        他们猜对了,这就是乔青的依仗!

        她做了这一些,都是让对方看清楚如今的形势——不论是他们,还是那些散修,互相之间都是防备着对方的,人越多,阵营越多,可“乔青”只有一个!他们先机已失——这盘棋要最终是个什么结果,真正能做主的,只有她!

        她支着脑袋慢悠悠转向了一群气急败坏的老家伙:“看清楚了?”也不等对方恼羞成怒,接着道:“既然看清楚了,那下面老子说,你们听。对了,千万别插嘴,万一插了嘴惹老子心情不爽了,老子做出点儿什么自己都想不到的事儿,你们……啧啧啧,竹篮打水一场空啊?!?br />
        她这是在威胁他们!

        以“自己”来威胁他们!

        一旦她玩儿个自爆什么的,所有人都得瞪眼抓瞎百忙一场。到时候,那些后头赶来的人怒气怎么发泄?一群掌门一想到这种可能,哪怕是气歪了鼻子都不敢插嘴半句!只有活生生把一肚子的鸟气憋在心里,憋死他们算了!

        乔青很满意,摸着身边饕餮的脑袋,就跟在摸他们一样:“很好,那爷就说了——这会儿还在路上的,嗯,我算算,少说也得有个十万八万吧,反正人家高等阶梯上的,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个玩儿你们三个还是可以的。那实力甩你们几条街就不用我多说了,现在爷大发慈悲,给你们一个机会?!鼻乔嘌垌涣?,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如今这个给他们的“机会”!看着那些人皱起的眉头,她接着道:“很简单,别说爷欺负你们,你们每个掌门都有一次机会,来跟珍药谷比上一场神识!只要赢了一场,爷就归你们了,但是么……”

        她说到这里,顿住。

        神剑门主等人心思连连闪烁了起来。

        虽说珍药谷俱是炼药师,神识比他们强上不少,但是那也要看谁比!他们这些掌门,也许单个比不过柳飞和乔青,可是一共十多个,珍药谷才有几个能拿的出手的?那方老祖至今伤势未恢复,只凭柳飞和乔青二人,对他们十几人么?!

        &nbsp“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乔青真正是傻了吧?

        此等买卖,稳赚不赔!

        神剑门主当即大喜:“好!”

        乔青却笑了:“别答应的太早,如果你们输了呢……”

        他们根本就没有输的可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br />
        很好,非常好,太好了!乔青仰头望向天际,云层中有什么轻轻一闪,这誓言就算是立下了!

        到了神阶往上,很多时候并非要郑重立誓,一旦两方郑重定下了什么协议,有人旁观,有人作证,那么天道便会自动裁定为誓言生效。是以,当天空中那代表了天道制约的一闪划过,外头那些围观的散修才算反应过来,此时此刻,却是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了……

        “凤公子?”三千弟子也是大惊失色。

        他们完全没想到,乔青会定下这么一个协议,一个以自己为诱饵的协议。两个人,对十几个人啊,他们又惊又急,眼圈顿时就红了。乔青却是无所谓地摆摆手,扭头看向了同样深深望着她的柳飞:“我说,师兄啊,敢是不敢?”

        柳飞看了她良久良久:“哈哈哈哈,你都敢,老子有何不敢?”还有他没说的,你完全可以不回来,却来承担了这一切,我又有何可推脱?只是小师妹,这下子,你师兄本来就没放下的那点儿心思,更是这辈子都别想跑了。啧,难办啊难办。

        乔青让他看的慎得慌,翻翻白眼,扭过了头。

        对上那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掌门们,她冷笑一声,一扬下颔:“你们,谁先来送死?”

        “呵,好大的口气!我来会会你!”一道白影越至天际,脚尖一点,已然落如了大阵之前。

        这中间大概有方圆十丈左右的空间,如今正好就留给了比试神识所用,成为了一个比武台。比试神识,没有那么多的花样,两人只要站在原地以神识相撞便可,可神识这东西的重要性无须赘述,否则乔青也不必花大力气只为给凤无绝寻找恢复的办法了。乔青眸子一闪,想到了凤无绝,不由开始期待,如今“乔青现身”的消息满城风雨,那个男人,想来也会知道吧……

        不止如此。

        恐怕这个东洲大陆上,她许久未见的亲朋好友们,会有不少可在这里团聚吧。

        乔青的眉眼立刻弯成了月牙,这幅模样让四下里看着的人全都心下摇头,心说这人真正是不知死活,自以为修为高深天赋高妙,便小瞧天下武者了么?倒也有不少大喊着给她加起了油的,不管怎么说,人大美女一个啊,唔,就是不知道,这美女有主没主……

        “乔姑娘加油!”

        “乔姑娘,实在不行我加入你们珍药谷吧?”

        “对啊对啊,老子也加入,乔姑娘对老子笑一个,我立马加入帮你揍这帮第二梯的……”

        乔青此刻心情好到不得了,也不介意四下里都喊什么,无差别赠送了一个笑眯眯的飞吻。顿时,那边一片呆若木鸡完全傻眼了,似乎还有砰砰砰的声音从树枝上一头栽下的。场正中的玉姬眉目更冷,嗤笑着蕴上了杀气,一个四处献媚的婊子而已,“他”必定不会对这样的女人入眼。玉姬心下一紧,可万一,“他”真的就……

        不行!

        玉姬看着乔青,嘴角一点点勾了起来,一旦这女人在比试中伤了神识,她就不信那个人,会要一个神识大损的废人:“乔青,来受死!”

        乔青正要上前——

        柳飞正要代她第一个出战——

        却听这时,一道清润的嗓音那么突兀,又那么和谐的,从对方六万弟子中响了起来:“第一场,珍药谷,沈天衣出战!”

        明天万更。

        表急表急,高潮的铺垫没的省,现在进入正题鸟。

        咱无绝哥正速度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