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四章

        吞、吞……

        吞了他?

        反应过来这五个字的意思,所有弟子都被当场震在原地。待看见那红衣女子似笑非笑的神色,和眼中毫不作伪的冷厉寒光之后,终于明白,她说的是真的!他们如此,更不用说那些大佬们了,真正是怒发冲冠,暴跳如雷!

        “住手!”

        “乔青!尔敢?!”

        “快!快!拦住她——”

        他们速度更快,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然而又岂能比得上饕餮的快?四只巨大的森然之眼中倒映着孙耀山惊恐的神色,透出一种绝对的无情!孙耀山这时候,感受到了几千年来唯一一次真正的生死?;?!在他的心中,对于乔青的估计比那些掌门更要轻视……

        当初的那乔青,修为才到哪里?

        玄尊?

        对了,是玄尊!

        只有他才知道,这个在他眼里毛孩子一样的女人,并非四年三阶,而是四年整整四个境界的恐怖飙升!且其中,还有那低等武者到神阶高手的质的跨越!孙耀山一个激灵,神魂都在颤抖着……死亡的阴影飞快地笼罩了他,那张开的森然大口黑黝黝地逼近,就如同一条通往地狱之路!他猛的发起狠来,颤抖的手在地上以一种奇快的速度眼花缭乱地结着印记,激发起了之前留下的攻击阵法:“乔青!你敢杀我老夫跟你同归于尽——”

        这一句威胁,他并未说谎!

        他这些年来不论碰上何种高手皆能全身而退,所依仗的就是自己的阵法造诣!眼见着饕餮的速度竟然微微慢了下来,它背上的那红衣女子更是眉眼一眯,望着他结印的手思索着什么——孙耀山就知道,自己赌对了!天赋高,又怎么样?老夫比你多的是几千年的智慧和经验!

        一秒!

        只要再给他一秒时间,这攻击阵法就能成形!

        到时候,不但可以保命、报仇、那如意令更是唾手可得!伴随着这阵法大师的意淫结束,孙耀山手指终停,兴奋抬头,看见的,却是乔青眼中的玩味光芒——她的眼尾朝着正逼近而来的掌门们轻轻一扫,浮现一种智珠在握的成竹笃定……

        随后,陡然凌厉!

        同一时间,饕餮速度激增!

        这大起又大落,真的只在一秒钟之间。待到孙耀山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瞪大了眼睛的时候。这一辈子所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便是乔青俯视着他的目光。不是鄙夷,不是讽刺,甚至不是取笑。而是以一种全不放在眼里的漠视,发出了一声轻笑:“跟我同归于尽,你够格么?!?br />
        腥风逼面,拦腰一咬!

        这一代阵法大师,就这么生生化作了一代凶兽的下午茶。

        从下方往半空中仰视,只见那张巨大的口中,孙耀山半个身子被卡在饕餮的牙缝中,跟个被拦腰斩断地韭菜叶似的,双腿在外迎风飘舞。饕餮使劲儿一吸,在半空中卷起一阵巨大的狂风,那半截尸体便整个投入了它的食道中,咕咚一声,咽下去了。

        咕咚——

        和饕餮一起吞口水的,还有下方密密麻麻的弟子们。

        他们脸色惨白,被这恐怖的景象骇破了胆,实在不敢相信,那之前还颐指气使让他们掌门都要忌惮三分的阵法大师,在这个女人的手中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更没有人能想到,那如神祗一样踏凶而来的翩翩美少年,竟然摇身一变,化为如此凶残的一代嗜血修罗!

        “毒妇,受死——”

        此起彼伏的干呕声中,那些掌门也飞快到了眼前。孙耀山已死,大阵却未破!他们的眼睛一个个猩红无比,带着让人心惊的杀意!这些高手同时击出一道神力,正对护谷大阵之前的乔青而去!同时他们步伐不停,一个个飞冲而来!

        然而却见乔青,不慌不忙一勾嘴角,她脚下的饕餮亦是大嘴一咧,双双以一种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们一眼……

        乔青陡然后退!

        饕餮瞬间变??!

        这一人一兽稳准狠地落到了之前孙耀山所在之地,与此同时,身后的护谷大阵光芒大盛,发出了一种让那些大佬心惊胆战的恐怖气息!不好,中计了!这是大佬们心中一瞬浮起的想法。然而来不及了,他们速度太快了,快到使出了全力根本停不下来!以至于那光芒大盛的地方,陡然放射出了一道道凌厉狠毒的风刃,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而掌门们,正对着发射来的风刃,飞蛾扑火一样找着死就冲过去了。

        “啊——”

        “该死!该死!”

        “咱们全都中计了!快挡住这些东西!该死的孙耀山,该死的蛇蝎毒妇!”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想不通这事情的前因后果?恐怕这些攻击阵法全部都是那孙耀山留下的一个退路。却没想到,完成阵法之后非但没来得及?;に?,还被洞悉了这一切的乔青给废物利用了!偏偏那个罪魁祸首,言笑晏晏地接了一句:“啧啧,既然大家这么给面子,若是我这毒妇不毒上一把,哪里对得起诸位的赞赏呢……”

        给面子?

        赞赏?

        正被一道道铺天盖地几乎形成了幕布一样三百六十度无差别扫射的风刃,给削的衣不蔽体头发满地“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狼狈大佬们,一听见这一句险些没当场吐血怄死!他们一边狼狈抵抗着,一边扭头看去,这一看,真正是一口血就喷了出来,生生被气到了头晕目眩,浑身颤抖……

        只见这阵法之中,唯一一个空门也是生门所在,正是那孙耀山之前呆的地方了。而此刻,那地方被一人一兽快准狠地霸占了,那些该死的风刃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打着弧就绕过了那个地方,让里面站着的合共六只眼睛含着幸灾乐祸的笑意欣赏着他们的狼狈惨状——那叫个悠然,那叫个淡定,那叫个衣衫光鲜,满身亮丽,还他妈连头发丝儿都没乱上一乱!

        而他们呢?

        别说身为掌门的他们,虽不至于被这风刃致命,也抵挡地千般狼狈,万分艰难。就说那些低阶弟子吧,多少人只一个罩面,就在风刃的侵袭之下变成了一缕亡魂,含恨九天……

        什么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叫对比?

        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

        什么叫出师未捷他妈的身先死?

        那些大佬们的脑中,只剩下了三个让他们咬牙切齿的句子,毫无预兆地就飘了上来:好精准的眼力!好狠毒的计策!好毒辣的手段!

        当然了,这个还不足以让一群掌门口喷鲜血。

        这个时候,修罗斩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乔青从里面一堆多少年没用过的杂物里头,扒拉出来了一双纸笔,临空一抖,宣纸便被她两指捏着竖在了半空。随着她一边猥琐不已地上下扫视着神剑门主,一边执起狼嚎悠然作起了画:“啧啧,我说那汉子长的是人高马大,貌似某处有点儿袖珍???”

        神剑门主下意识地一捂某处。

        咻咻咻——

        无数风刃顿时没了阻挡,在他身上切出一条条深可见骨的纹路:“啊——”

        惨叫声声,悲愤欲死!

        “你看,你叫出来我才知道你不想当模特,你不叫我又怎么知道呢?”乔青笑眯眯地掏耳朵:“不过你叫的这么销魂,到底是想当呢还是不想当呢,唔,这是个问题?!?br />
        回答他的,就是神剑门主的两眼一翻,倒地昏迷。

        “这就被气晕了?心理素质也太低了吧?”乔青撇撇嘴,那满脸的嫌弃好像是觉得此人不够有挑战度。一边儿饕餮吞着口水就差在地上打滚儿了,只有它知道,这女人根本什么都没画,拿着毛笔在这摆障眼法呢!这种阴损的招数,也只有她能想的出来了,看看这会儿的情况吧,但凡她黑锃锃的眸子盈盈一转,被扫视到的人尽都一个哆嗦,响起一声因为分心被风刃重伤的惨叫……

        原本抵挡着还不算困难的大佬们。

        现在几乎人人带伤,人人黑脸,人人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死了算了!

        乔青笑眯眯收起了纸笔,轻抚着饕餮的小卷毛:“五哥,差不多了?!?br />
        她站在阵眼处,比起那些外面的人更能感受到这阵法的强弱。此刻,这阵法的力度正在一点点的减弱下来,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消失了。乔青自然不会认为,孙耀山的一个区区简易阵法,就能让这些人给全军覆没,真正要对付这群人,还得想别的主意??墒科系拇蚧骶砸日嬲纳撕κ栈窀蟮男Ч?!

        她环视一周——

        剩下的那不到九万弟子,真正被卷到了阵法之中,也不过一半左右。剩下的那些,还站在外围心惊胆战地望着这边的一切,不敢进来,也不敢动弹。粗粗算下来,风刃之下大概又死了两万多数,这十万大军,此刻只剩下了六万出头。而那些大佬们,长老们阵亡了不少,掌门一人未死,重伤数个,轻伤数个。

        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惊喜之中的惊喜了。

        乔青和饕餮对视一眼,神识一刻不停地在阵眼上感知着,待到那些风刃骤然停下的一刻,她脚尖一点,猛然抱起了饕餮凌空而去……

        “哪里跑?!”

        “想逃,没那么容易!”

        一道道神力追击着射上天空,然而他们的反应怎么比的上阵眼之中的乔青?等到他们发现阵法已经失去作用的时候,乔青也犹如一只赤红的凤凰,迅如闪电地飞出了他们的攻击范围!那些神力在她的后方烟花一般爆开,便如那火凤的尾羽在天际洒下漫天莹莹白光,伴随着她的狂肆大笑,美的惊心动魄!

        无数狼狈的高手,只得红着眼睛睚眦欲裂,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天际头。

        唯一剩下的——

        只有她那狷狂的邪肆笑声,带着说不出的睥睨之感,四面八方轰隆响彻:“穿好了衣服等着爷,哈哈哈哈,IWILLBEBACK……”

        ……

        “什么声音?”

        珍药谷中,所有人都聚集在一方议事大殿内。他们从早晨,感应到外面的护谷大阵将要被破,就已经自发性的聚集到了这里来。这一方大殿,容纳了三千多的弟子,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哭叫,哪怕有弟子怕的发抖,都死死捂着嘴不露出丁点声音,生怕这一哭,就带着整个大殿都痛哭起来。

        压抑却坚定的气氛,笼罩着这里。

        这三年——

        珍药谷的变化,太大了!

        自从当年乔青坐镇此地之后,三个老祖虽然各有不甘,也无可奈何的握手言和,珍药谷真正是进入了千年来最为和谐的一年。待到她离开之时,甘方两人心中那不甘也在誓言的制约之中,化为了别扭而已。而待到乔青真正的离开了,剩下的两年里,那两位连心里的别扭都渐渐消失了,眼见着珍药谷越来越好,越来越融洽,三峰弟子不再有争端,一心修炼,一心炼药,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呢?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因为乔青的存在,好不容易将千年来的矛盾化解开了的珍药三峰,又再一次因为她,而陷入了意想不到的艰难境地!

        甘老祖身死,珍药谷被围。

        自建谷以来,从未有过的生死存亡,那一股子悲愤,一股子惊惧,全部都在甘老祖毅然决然的自爆之中,化为了一种誓与三峰共存亡的斗志和坚定,意想不到的,竟成全了珍药谷真正的团结,拧成了一股绳!

        “老祖,外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怎的那大阵好像又……”周师叔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瘦削了下去。这些日子以来,他多次想自裁谢罪,但是只要一想到甘老祖的死状,便咬牙挺了下来,他要等着破阵的那一刻,多杀几个罪魁祸首!哪怕是死,也要多拉上几个垫背!

        柳飞坐在上首,淡淡品着一杯茶,望着下面这样的珍药谷,嘴角含着一种既欣慰又苦涩的笑。他的神识比起其他人都要高,自然能感觉到方才差一点破开的大阵,竟然无缘无故又回复了原状:“恐怕那孙耀山出了什么错漏吧,只要那人不死,阵法破开,也只是早晚之事?!绷梢欢?,环视一周,又问:“你们真的不离开?”

        珍药谷万年基业,怎会没有几条地道,直通外面?可这样一来,从此珍药谷便会背上临阵脱逃缩头乌龟的名号,从此抬不起头,从此过街老鼠,从此被人追杀……

        这不是他们要的!

        众弟子纷纷摇头,满面坚定:“誓与老祖共存亡!”

        柳飞和痊愈的方老祖对视一眼,双双叹了一口气,忽然两人耳尖一动,柳飞那漂亮的眉眼顿时瞪了起来:“什么声音?”

        一边小童在白玉阶梯上走来走去:“什么什么声音?”

        一时所有人都朝他看来,下意识地以为是大阵破开了,不由全部起了身。柳飞却不回答他们,耳朵尖儿一抖一抖地,越听那脸色越是难看,直到渐渐地,连众多弟子都听见了那含着九天之怒的一声大吼:“乔青,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这……是神剑门主!”

        “他他……他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你们也听见了,他说乔青,哈哈,他说乔青,哈哈,哈哈,可是凤公子回来了?”

        这压抑的气氛,在神剑门主醒来后的一声悲愤大吼之中,让大殿之内珍药谷的弟子们顿时激动了起来。乔青就是凤九,他们当然知道。眼前不由浮现出那人风华,那人眉眼,那人一次次创造的奇迹,尽都带着一种看见了希望的期待。陈吟直接捂住嘴哭了出来:“是凤公子回来了!凤公子没有抛下我们!”这个姑娘,在珍药谷被围的时候,没有哭;在害怕到了极点的时候,没有哭;却在这一刻,骤然听见了乔青的名字的一刻,放声大哭起来。

        这哭声,带起一片哽咽之音。

        柳飞却是脸色难看,一会儿是期待,一会儿又狠狠摇了摇头:“他妈的,这个时候,回来送死么!”

        下方一静。

        是啊,这个时候,回来送死么?

        即便乔青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可是事情能怪她么?若非有她,珍药谷又何来这样的团结局面?就连还没痊愈的方老祖,都咳嗽着淡淡摇了摇头,他这个时候,已经没了当初的奸猾之色,脸上是一种极为沉稳的悲。从前他挂心利益,一心想把珍药谷据为己有,甘老祖的死,对他打击太大,震撼也太大!如今剩下的,更多的是愧疚。

        即便是他,也没想“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过,要把乔青给交出去。

        那方方才升起的激动,就在柳飞一句话后,重新沉默和压抑了下来。陈吟哭着呆住了:“不行,我要出地道,去看看凤公子是个什么情况。与其让她来送死,不如等她以后给咱们报仇!”

        沉吟说着就往外冲。

        小童一把拉住她,狠狠挠了一下头:“你们先别激动,其实,也不一定情况就那么坏。刚才神剑门那老匹夫那么喊,肯定是吃了什么亏了,你们得相信那头凶兽,她厉害着呢?!?br />
        “放你师傅的屁!”柳飞跳着脚破口大骂,那些大佬全都是神王级的强者,乔青她就是蹦着高修炼,这会儿能修炼到什么程度?更不用说是外头还有十万弟子,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丫的。妈的,妈的,在外头好好活着就好,回来干什么!柳飞急的脸都绿了,在大殿里走来走去,手里的杯子被他气的一把丢了出去。

        砰——

        杯盏在空寂的沉默之中,狠狠砸到了大殿门外,溅起一片碎碴子。

        所有人都低着头,谁也没注意到,有一只脚被那杯子给砸到步子一顿,呆了好半天,才迈过碎片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摸着鼻子无语道:“搞什么,这是不欢迎老子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