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一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一章

        鬼域的凌晨冰冷刺骨,一种阴幽的气息混在寒风中,像是直接连通了黄泉。

        乔青就在这阴幽之中极速狂奔!

        她不知道自己飞了多久,寒风扎在身上,像是一根根细长的毒针,让之前受的伤全部都反了出来。伤口周围笼了薄薄的一层冰,她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完全冻住,从内部开始腐烂!她的呼吸渐渐困难,一种类似深度低血糖的恶心和乏力充斥着她的胸口。

        速度越快,寒风越厉,就越明显!

        可她不能停,也不能慢!

        和身体坏到不能再坏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她的双目!那双眼睛亮极了,犹如璀璨的星亮在这天光将明的灰夜之中,亮的人无法逼视:“没有时间了!”这五个字就像是一条鞭子,在后面啪啪抽打着让她整个人犹如闪电,赤红耀眼地穿梭于空空荡荡的鬼域!

        再快一点……

        更快一点……

        直到四下里的灰色天光又森白了几分,离着天亮已经不远!

        乔青耳尖一动,似乎听见了一些微弱的声音,像是极致的速度之下的风声呜呜,也像是有什么隐在寒风里挣扎着叫嚣着想冲破桎梏!她压下心底不好的感觉,不敢往深处思考,这些会影响到她的速度!慢慢声音越发清晰,在自己的身边徘徊游荡着紧紧跟随,更远处亦是嘶嚎诡笑飞快临近……

        甚至有一刻,有一道声音紧紧贴着她的脸!

        背后的汗毛一瞬间立了起来!

        ——是鬼脸!

        ——那些鬼玩意儿想出来!

        ——想冲破这鬼域夜不能现的枷锁,出来阻止她继续前行!

        “那就证明,老子猜对了!”否则这些玩意儿不会如此激动如此疯狂!她顿时以一种神奇的心态完全自愈了,在无数看不见的魑魅魍魉上上下下前后左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包围中,一根根竖起的汗毛慢悠悠熨帖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冷笑:“草,唬弄谁呢,真有办法就不用在这瞎鸡吧鬼叫了!”

        鬼叫更加疯狂!

        凄厉的声音,轰炸着她的耳膜!

        乔青笑的更开心:“有本事就现个形给老子瞧瞧啊,玩儿这些虚的有什么意思,赶紧的,回家洗洗睡……吧……吧……吧……”乔青磕巴了,还没完全成形的笑就这么僵在了嘴角。

        因为她的眼前,正有一张鬼脸于灰白天色中显现了出来,开始还是朦朦胧胧,若隐若现。随着一线如光破云而出,这鬼脸渐渐凝实,清晰无比地放大在她的瞳孔宗,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死死盯着她……

        也可以说,是死死地贴着她。

        她很庆幸自己的脸已经被寒风吹到麻木失去了知觉:“那个,哥们儿……别、别冲动,真的……”

        啪——

        话音没落,她一巴掌把鬼脸给拍上了天空!

        手掌中的天级火沾染上鬼脸,顿时呼啦一下燃烧了起来,那脸像个火球一样惨叫着飞上云层,砰一声炸成了一堆粉末!同一时间,乔青一咬牙把速度又提了一倍,忍受着神力枯竭的干瘪经脉发出的抗议,和刀子一样割在脸上的阴风,咻一下没了影子……

        后头一阵阵噗噗噗的声音,掩映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无数张鬼脸方一显出影子就轰隆一下追了上来。乔青咬牙飞奔,这速度让寒风压迫着她心脏都像是要从心口跳出来,耳边动脉跳动的声音强烈急促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

        快了,快了!

        快回到鬼街上了!

        所有的注意里都放在前方,她甚至不敢耽误一丁点儿的时间回头看看那些玩意儿离着她到底有多远,双腿麻木地变换交替着,早已经空了的神力再压榨抽出,剧痛到脸都扭曲了起来!

        这个时候,乔青看见了一点光。

        漆黑的眸子迸射出惊喜的光亮,她心下却不敢松下一口气,生怕泻了这紧绷的精神整个人都会瘫软下来。那光,极淡极淡,正是擂台前的那一座石碑散发出来。她的眉毛微微一蹙,原本她想的,那脉应该正是那一座被这些鬼东西每天包围着的擂台,赭衣人和女侏儒死了又复活,正是因为在这擂台上!

        &n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难道是那石碑么?

        她没有功夫去思索为何之前这石碑全无光亮,后头鬼脸越来越近,尖叫声越来越大,它们疯狂了!

        此刻真正是——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nbsp;生死时速、争分夺秒!

        乔青张口大喝:“五哥!五哥!快来掩护我!”

        最后一个字落下,石碑已经近在眼前,乔青几乎是用饿虎扑羊的凶猛姿态扑上了那座石碑!指尖一触到石碑的边缘,白光乍然涌入了她的脑子,轰鸣一片,她一时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耳边听着饕餮的哇哇大叫:“我靠我靠,老子就睡了一觉天就亮了?要是来的再晚点儿你得被它们爆了菊花!啊,别啃老子的屁股,这些东西疯了么……”

        饕餮的声音越来越遥远。

        她的眼前景色变幻,像是穿越了时空,落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里?

        环顾一周,这像是东洲大陆上某个阶梯的大门派,这个阶梯,她没来过。四下里有穿着弟子服的武者们走来走去,她的神识放出去,便感觉到这些弟子们的修为尽都不低,整体实力在神宗神王之间,也有不少她看不清的修为。而这些人,好像统统都看不见她,当做空气一般把她无视了过去。

        难道说,这是幻觉?

        之前还在鬼域里,这记忆她自不会忘。

        乔青不动声色,四下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只听远方,嗡——钟鼓嗡鸣,响彻天际。所有人都是猛地抬头看去,然后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活计腾空而起,奔向了远处那钟鼓之地。兔起鹘落,几个呼吸之间视野中已空空如也。她仰起头,那里是一座山巅殿堂,远远地在云层之中露出了巍峨一角:“那样的地方,应该是门派中的议事大殿?!?br />
        她只这么一想,眼前的场景又是一变。

        她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方庄严肃穆的大殿之内,两侧弟子有序而立,正前方几个大佬模样的人正含笑说着什么。黑眸一凝,是他?!她认出来了,站在那些人最中间享受着众人恭维的,正是鬼域中的店小二:“难道这是那店小二的记忆?”

        她自然不相信自己是穿越回到了两万年前!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风玉泽曾说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后一段记忆,那会不会是那些记忆被那石碑给抽走了呢?而她触碰到了石碑,正在读取这些人的记忆!乔青神色一震,眯着眼睛看了起来……

        “追阳兄,没想到咱们兄弟几个,最先踏破那个境界的人,还是你??!”

        “可不是?追阳兄百年成神,又是短短千年就达到了神尊巅峰,神阶之后这修炼速度,真正羞煞我等啊……”

        几个大佬纷纷对那店小二称颂着,言语间尽是巴结姿态。追阳,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乔青霍然抬头:“赵追阳!”她来东洲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知道不少历史上有名的高手和天才,那赵追阳正是两万年前的其中之一!

        没想到那店小二,还真正如他所说曾是第八阶上一个极为有名之人!

        百年成神,千年神尊巅峰。

        她想到店小二曾说过,自己入了神阶之后修炼如有神助。的确如此,相比于百年成神,后面快的不可思议了!那赵追阳明显也有些飘飘然了起来,拱着手笑道:“哪里哪里,赵某人今日冲击那等境界,究竟是福是祸是死是活,还是未知之数呢?!彼渥髯徘纷颂?,可眼中的志得意满是掩不住的。

        那境界是何,乔青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想必是整个修炼的巅峰境界!

        她皱起了眉头,恐怕这赵追阳是在冲击那境界的时候,出了什么变故,否则这一介天才人物,不会变成了那等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她看着此刻还完全蒙在鼓里的赵追阳,红光满面的和那些大佬又聊了几句什么,就在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众人追捧之下走下了大殿台阶。

        紧跟着场景一变,乔青站在了这大殿之外的一方广场上。

        广场修建在山巅,云雾缭绕之中,一仰头,似乎能伸手触摸到云。头顶天光渐渐暗下,云层聚拢,阴霾翻卷,开始有雷电蕴入其中:“应该是天劫吧,那赵追阳今日冲击最后那一境界,正在渡劫?”

        轰——

        粗壮的雷电,让人心心惊!

        雷电劈在广场正中的赵追阳头顶,一道,接着一道,声势浩大,让四下里围观的大佬和弟子们齐齐后退,屏息凝目紧张的鸦雀无声。乔青也跟着紧张起来,她知道,这里她会得到一个答案!关于那鬼域的答案!

        时间渐渐过去。

        赵追阳接连接下了数道雷劫,整个人狼狈不堪,然而他周身的神力似乎发生了改变,从无色圆融一点一点向着一种金色蜕变!那等炫目的金色,一点一点融入到了无色之中,耀眼不凡!

        “成了?”

        “哈哈,哈哈,成功了么?”

        “恭喜赵兄,贺喜赵兄,乃是我第八梯第一个迈入圣者境界的……”

        这些大佬的恭喜声还没落下,只听空中又是轰隆一声,最后一道天劫也降了下来!这天劫和之前威力差不了太多,那些大佬纷纷闭上嘴,都知道,只要接下这一道,这“圣者”就是板儿上钉钉了!乔青却知道,问题应该就出在这最后一道上了……

        她睁大了眼睛,一眨也不眨。

        只见那雷兜头而下!

        地砖轰隆飞起,烟雾弥漫,沙尘眯眼,那边的情形完全被遮蔽住了。众大佬带着弟子再退百丈,待到阴云散了开,天空大亮,飞扬的沙尘也渐渐压了下去,才一跃而起齐齐冲向了前:“恭喜追阳兄,贺喜追……追阳兄!”那人面色大变,不可置信地僵在了原地……

        ——那赵追阳,死了。

        乔青站在原地,看着那几个大佬完全呆愣住,弟子们抱头痛哭,整个门派因为赵追阳的渡劫失败,陷入了一片失控之中。脑中有什么闪现着,不待她想个清楚,自己已经离开了这惶乱广场,出现在了一个山巅之上。

        这一次,她看见的是那赭衣人。

        ……

        场景不断变幻着。

        乔青不知看了多少的画面,多少的人生,粗粗数来数百上千都有了。如她猜测的,这些人全部在鬼域之中,他们的年代从十数万年到几千年前应有尽有,皆是当时的巅峰人物,也是她在东洲风云志上曾看见过的一些记载中人……

        遥记当时翻看,大多的记载都只是四个字:渡劫失败。

        历史上渡劫失败之人可比天上繁星,在神阶那一关就挂掉了数不清的武者,这样简简单单也普通之极的四个字,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墒谴耸贝丝?,亲眼看见了这些画面的乔青,却是心下大惊,有一种拨开迷雾又深陷谜团之感!

        他们尽都是天赋奇高,尽都是越到后面,修炼的速度越是快的诡异,尽都是在渡劫之时说不清道不明地陨落在了最后一步。细节上少有不同,可大概是殊途同归——可是什么人能做到这一步?什么人可以横贯整个历史长河,让这些高手全部死于离奇?看似再正常不过的死亡,里面隐藏着什么样的隐情?

        除去这些,她还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

        她忽然就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在不知不觉之中四年晋升了整整三阶还多!回想当初,她从一介废物到达神阶,用了整整十八年时间!而神阶往上,一阶也如登天,想想看吧,柳飞也算是一代高手了,创建了柳宗的开山祖师爷,天赋自是没的说。

        可他呢?

        数千年时间,也不过是个神王境界!

        乔青的眸子越皱越紧,她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深的漩涡之中?;叵胝馑哪甑氖奔?,太多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一切都似乎是自己在生死?;衅床?!可是真的这么简单么?那些机遇真的是偶然遇见,而不是有什么一步一步引着算计着让她陷入其中,得到生死关头的晋升么……

        乔青不知道。

        天空上阴霾散去,天光炙烈耀眼,她却生生打了个激灵!

        远处那鬼域中最后一个武者,在烟尘散开之后静静躺在了地上,面容上没有不甘也没有绝望,他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之人,在眨眼之间死于非命,死的无知而安然……

        她回想着这武者渡劫之前的志得意满,回想着鬼域里那扭曲的青面獠牙,一种冷意从脚底板传到四肢百骸。这是最后一个武者,她没有立刻被传送到另一个人的记忆之中,而是亲眼看见了最后一幕!

        ——这个武者的身体之中,飘出一个淡淡的影子。

        “是残魂么?”乔青的神识放出去,不确定道。

        此残魂,非彼残魂,并非是由高手于死前的一刻由修为自主凝聚出来。而是自动生成。这一道残魂,来源于这高手的莫名之死,死去的那最后一刹那,无辜惨死的怨气和戾气,久久不散,凝成了这么一道不完整之魂……

        乔青看着不同于尸体的安详表情的凶戾残魂,看它淡淡的影子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随即冷漠地飘走了。它在东洲大陆上飘着,乔青就这么尾随在后面,时间不知过去了有多久……

        一月两月。

        一年两年。

        乔青跟着残魂,几乎走遍了东洲大陆,各色风景,映入眼帘,人生百态,感悟良多。她的心境也在这跟随之中,有了少许的升华,一种说不出的豁达!她忽然发现,不论自己进入这鬼域之中,到底是什么人所为,到底有什么样的隐情,但是似乎,非但到目前为止没失去什么反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诸如——

        她知道了自己修炼过快的弊端!

        她也在这跟随之中,心境升华!

        乔青正想着,只见遥遥远方出现了一方大门!这大门她太熟悉了,并非第三梯,可同样的,大门开启了一道缝隙,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走进去——那残魂犹如寻到了归宿一般,飞蛾扑火样的一头扎了进去!

        她站在大门外,有了一个初步的猜测。

        恐怕最开始,是第一道残魂在大陆上游荡。时光流逝,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越来越多的高手死于非命,这些怨气和戾气在大陆上无形地凝聚了起来,便形成了这么一方鬼域,成为了这种残魂的收容之地!

        她跟上去。

        鬼域之中,并非是她熟悉的装潢,这和那店小二所说差不多,这个地方在东洲不断漂移着,到了哪里,就变成了那个地方的模样。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乔青走在萧条的街道上,看着那残魂迷茫地飘在她的前方,一直到了鬼街的尽头处,唯有那一方擂台和台前石碑亘古不变。残魂淡淡的影子中,似乎有什么被吸入了那石碑,石碑白光一闪,恢复了原装。

        乔青知道——

        被吸入的,应该就是它最后这一段的记忆了。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基本明了了,乔青站在后面,正想着怎么才能回去?就见那残魂猛然转过了头来,人影变成了一方扭曲的鬼脸,伸长了獠牙逼面而来!同一时间,四下里空气扭曲,无数的鬼脸出现在四面八方,饕餮的声音在耳边哇哇大吼:“搞什么,老子的菊花都快被啃残了,你发什么呆?!”

        好吧,我估计错误,没写完,还剩下一个小尾巴。明天开头就差不多结束了。

        还有姑娘们淡定,表被今天这章吓到,咱从不虐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