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六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六章

        夜色静谧,星子满天。

        乔青枕着脑后的手臂,大喇喇平躺在荒郊野外,仰望着黑丝绒一般的柔和天空和闪烁的星光。她心情不错,当然了,如果忽视掉旁边儿唧唧歪歪没完没了的噪音,就更完美了:“我说,你能闭嘴么?”

        篝火噼噼啪啪地烧着,上面正架着一只金黄焦脆的烤兔子。饕餮半蹲在火前,四眼不离兔子腿:“你让饕餮闭嘴?闭着嘴我怎么吃东西,怎么享受美食?噢还没熟,真是香啊,兔子肉最好吃了,最好吃最好吃了!”

        乔青扭过头来:“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上次也是这的?!暗谖逦难?”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我说了什么?”

        “你说——狗肉最好吃了!”

        “噢,天哪,真的么?我竟然背弃了美味的兔子?”饕餮摇头如拨浪鼓,让一身小卷毛在夜风中摇摇摆摆,重新盯上篝火上方香飘十里显然已经熟了的烤兔子,郑重道:“我发誓,以凶兽饕餮的尊严发誓,我最爱的还是你,真的?!?br />
        “请在发誓的时候,考虑一下兔子的感受?!鼻乔嘁哺曳⑹?,这被饕餮嗷呜一口吞进了肚子,仰着大脑袋吃的吧唧作响的兔子,绝对不会想听见刚才那句表白。她从草地上爬起来,遥望着前方一片荒芜:“那小鬼头搞什么,这么久?!?br />
        要问凤小十去了哪里?

        实乃再一次被他亲妈给当成童工奴役了。

        从第四梯的手里脱身,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饕餮的速度真是没话说,同样的一段路,她带着凤小十进去,足足用了小半年,换了这货直接缩短了一半。这里,正是魔刹原和第三梯的交界处。按照乔青的估计,那璇光老人必定不会一被刺激就嗝儿屁,第四梯也不会白白吃了那么大的一个暗亏,她们被通缉已经是可想而知的了。

        是以——

        到了这第三梯之前,自要先去打探情况。

        最好的人选当然是饕餮了,可那货两腿儿蹬,直接赖死在地上嗷嗷喊饿,打死都不愿意动弹一步。乔青没办法,暗骂了一句“老子这是求了个祖宗回来”,只得一脚踹上一边儿捂着嘴笑的凤小十屁股,把三岁大的她家儿子给打发出去了。

        “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没回来?”乔青眉头紧皱。

        一边儿饕餮吃完了它最爱的兔子,挺着肚子打饱嗝,对她的担心表示嗤之以鼻:“你这绝对是吃饱了撑的,那小家伙鬼精鬼精的,担心他不如担心碰上他的人?!?br />
        乔青正要反唇相讥,忽然眯起了眸子,迸射出凛然的寒芒!

        “什么人!”

        她豁然扭头,厉声大喝。吓的饕餮一个哆嗦,正打出的半个嗝噎在喉咙里差点儿没憋死。它爪子捶胸飞快跟着看了过去,那边一片夜色之中,黑茫茫的草丛幽深,夜风穿拂过去,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在地面晃出了一片婆娑的影子。四下里幽静的很,乔青和饕餮都不动作,只眯着一共六只眼睛盯着那边。

        不多时,夜影一晃,于地面投下了一道长长的人影。

        影子一点一点展现在乔青眼中,极为高大,那人也从一片漆黑中走到了月光之下,让乔青看清了他的脸:“是你?”

        那人面无表情:“好久不见?!?br />
        “认识的?”饕餮只看了看他的修为,初入神宗,便放下心来继续上一边儿躺着去了。管他是敌是友,都只有被那女人秒杀的份儿!乔青回到草地上坐下,拨弄了一下篝火,让火光更盛了起来:“九指,的确好久不见。啧,四年时间,从神阶到神宗晋升了整整一阶还要多?!?br />
        这人,正是四年前的九指。

        当初那种情况,他自然不可能再回神剑门了,如今出现在这里倒是并不让她意外。不过——明明当初跟她的修为差不了多少,如今仅仅四年,竟也成为了神宗?不怪乔青这么说,想想看吧,她的天赋和她一路上的奇遇,根本是可遇而不可求。而这九指呢,明明在神剑门只是个外门弟子受人欺凌之人,却隐藏了这样的天赋!

        乔青从篝火明灭中抬起脸来:“你倒是不简单!”

        “若这么说,你岂不是更不简单?!本胖缸吡斯?,在她对面盘膝坐下,深深看了她一眼:“神宗大圆满!”

        乔青懒懒一勾唇:“一眼就看出我的修为?”

        九指却不说话了。

        他恢复了那张扑克脸,面无表情地坐着,似乎不怕任何人的任何探测。乔青也没有去打探的意思,谁还没有自己的隐私?只看他那九根手指和这种逆来顺受的性子,也能猜到那些回忆恐怕不怎么美好。而通常,分享了回忆,也等同于分享了责任:“老子没有揭人伤疤的爱好,也没有揽事儿上身的闲心啊……”乔青伸个懒腰:“说说,你怎么在这,第三梯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br />
        九指奇怪地看她一眼:“你不知道?”

        乔青更奇怪:“我应该知道?”

        他盯了乔青老半天,盯的她后背发了毛,才很慢很慢地问道:“那你可知道,现在从第二梯到第四梯,整整三个阶梯都因为你产生了大乱?”

        “哥们儿,你这顶帽子可太大了,别逮着谁都乱扣?!?br />
        “你真的不知?”

        “嘿,我说,老子到底应该知道什么,你一次性说完了怎么样?”

        乔青简直让这人的慢性子给磨的浑身发毛。九指又是半天没说话,只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待发现她真的是在很真诚的询问,真的是一脸无辜全不知情,不由连那张万年不变的脸都破了功,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狠狠抽了两下嘴角:“好,你听我慢慢说??峙履阏馊鲈露济挥信黾税??”

        乔青点点头。

        魔刹原上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别说凶兽了,连个兽毛都没有,又怎会还有历练的武者呢?就连那只兔子,都是费了好大的功夫,从魔刹原外的野外抓来的:“不错,我从第四梯横渡过来,刚到这里没多久?!?br />
        “怪不得了。我劝你这段时间哪里都不要去,先避避风头为好。你自己干了什么事儿,想来比我道听途说要清楚的多,就不用多加赘述了。现在的情况是——”九指抬起头,十分郑重地看着她:“三梯全部都在找你!不是寻找乔青,而是凤九!第三第四梯因为魔刹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你所想象不到的损失,不怕说句夸张的,这两梯的整体实力,倒退了足足有万年不止!而你——”

        乔青听着,已经猜到了某种可能性。

        果不其然:“你的画像挂的满大街都是,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两幅画像挂在一起,几乎十步一张。第四梯的璇光老人放出了消息,魔刹原一事正是你一手策划,为的是让第二梯能够崛起,挤进更高的阶梯。你的手中有足以让大陆疯狂的天材地宝,拥有一种古怪的异火火种,还有凶兽饕餮!”九指看了一眼一旁挺着肚子呼呼大睡的某只,移回了眼睛:“每一个门派都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

        咕咚——

        乔青狠狠吞口水:“没这么夸张吧?”

        她自然知道,自己必定会被第四梯通缉,却绝没想到,此事会发展成为如此恐怖的一个局面!

        “是吧,是吧,没这么夸张的,嗯嗯?”她望着九指垂死挣扎,气若游丝地弱弱问道。九指的眼中掠过一丝笑意,全不理会乔青颤巍巍的小心肝,砰砰两下,干脆利索地补了两枪:“事情绝对超出你的想象!”

        砰——

        乔青倒地不起。

        “有寻仇的,有觊觎你手中之物的,更有想得到饕餮成为玄兽的——这种情况下,我敢打赌,只要你的脸一出现在这三个阶梯之中,不论被任何人看见,将面临的都是数之不尽的武者围捕!”

        噗——

        乔青口吐白沫。

        “璇光老人!”乔青冷冷吐出这四个字。她不知道璇光老人的寿命已经趋近于零,更不知道自己的一个举动,直接导致了他唾手可得的生命化为泡影。自然也就不会想到,那老杂毛已经完全没有了希望,唯一一个剩下的念头,就是要拉着她一块儿死!不惜一切代价,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过了老半天——

        她终于以打不死的小强一般极其强大的内心接受了此刻的现状:“有什么建议?”

        “还能易容么?”

        “不能,易容的东西太过复杂,是原本在修罗斩里的。东洲倒是也有,只不过按照你说的情况,现在售卖药材的店铺必定全部被监视起来了,一旦有人去易容的材料,必定惹来麻烦?!?br />
        “那么……”

        “什么?”一骨碌爬了起来。

        九指幽幽看了她一眼:“洗去易容,换回‘乔青’的脸?!?br />
        乔青:“……”

        哥们儿你真的不是在耍我么?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她自然知道九指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相处时间不长,可这人的性格沉闷鬼都看的出来。他这句话,也是在变相地告诉她,在第二梯到第四梯这三个阶梯之中,即便是那张被如意令通缉的脸,都比现在这张凤九的脸要安全的多!

        乔青很郁闷,非常非常之郁闷,即便她心下已经相信了凤九的话,可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认为他也许夸大了那么一点?等等——

        乔青霍然抬头:“凤小十!”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此刻被打发去打探情况的凤小十,岂不是要危险了?!

        乔青脚尖一点,几乎立刻就要腾空而去——

        九指飞快拦住了她:“不要动用神力!”

        即便不知道原因,她也相信这个时候的九指不会害她!几乎是立刻的,她想都不想飞快将方要调动起来的神力给压下,气息一岔,脸色猛然惨白了起来。九指一怔,全没想到自己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会得到这样的效果。他万年冰封的眼中浮上了一抹暖意,解释道:“现在第三梯的四周有高手留下的神识感应,一旦有神宗大圆满在外动用神力,必会第一时间被这些高手的神识探查过来?!?br />
        乔青点点头:“陪我去一趟?!?br />
        “可以?!?br />
        ……

        一脚把吃饱了就睡的饕餮给踹了起来,那货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被乔青揪住小卷毛逮住就朝那处飞奔。饕餮嗷嗷叫着发起了牢骚,乔青和九指完全无视了它。直到发现两人的面色尽都凝重,饕餮才住了嘴,缩下头上双角,收起腋下双目,老老实实把自己幻化成了一条瘦巴巴的卷毛小土狗。

        不能动用神力,一路只能用跑的。

        这中间就不必多加赘述了。

        直到两人一兽到达了第三梯的边界之外,这里是一个犹如万里长城般的巨大护墙,百丈之高,从西到东横亘过去一眼望不见尽头?;で街?,一方巨大的铜门紧紧关闭着,远远地,乔青不敢离着那边太近,她能感觉到城上有人,正以神识不断扫射着城下方圆百丈之地,感受着任何一丁点的风吹草动!

        乔青站在百丈之外,暗暗骂了一句三字经。

        真正如九指所说,每隔十步就有她和凤小十的画像一张。

        只从这里遥??慈?,那巨大的城墙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她们母子俩的画像,各个角度,各个姿势,应有尽有。这他妈的,得雇佣多少的画师,真是下的血本儿了!心中升起一股扭曲的快感:“貌似,老子制订的前两个目标,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做到了??!”

        饕餮从她怀里仰头问:“第一个是什么?”

        “赚钱?!?br />
        “那第二个呢?”

        “出名?!?br />
        好吧,你真的是做到了!何止是做到了,简直没有人比你做的更好!二三四梯上现在还有谁比你名气更大?饕餮摇晃着大脑袋,眼见乔青一脸苦逼,它幸灾乐祸的嘴欠道:“恐怕这么大阵仗,四五六梯也收到风声了吧?”

        乔青真正是一脸苦逼——有谁比她更悲催,两张脸全上了通缉榜,两个名字全让人垂涎欲滴咬牙切齿:“对了,九指?!?br />
        九指扭头看她,听她问道:“你听说过一支冒险队没有,三年多前在东洲崛起的?!?br />
        他想了想:“你是说……凶兽冒险队?”

        噗——

        饕餮差点儿没喷出来:“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也太没档次了吧?”

        然而它吐槽完这话,却见乔青整个人愣住了,不,那并不是惊讶之后的呆愣,而是一种沉浸在感动和追忆中的状态。她定定地站着,漆黑的一双眼倏然就盈上了晶莹的光色,夜色下美的惊人!那殷红的嘴角,一丝一丝,那么缓慢的勾了起来,不同于平日里的邪气,带着一种极难得的真挚味道:“你说,凶兽冒险队?”

        她的嗓子,有点儿哑。

        九指没说话,知道她其实听见了,这不是询问,不过是下意识的重复而已。

        乔青也没等待他再次重申,她当然知道,这样的名字是出自谁手,这样的名字代表了什么人还用再说么?一听见“凶兽”这两个字,她就确定了那是凤无绝无疑!那个人,想到了和她相同的办法——出名!以一种另类的出名,来达到寻找的目的。

        脑中又浮现起了当日客栈里面,一提起那冒险队的名字,诸多武者那种忍俊不禁的反应。就连那小二包皮子都不愿把这名字挂在嘴上,两次三番地忽略了过去……

        就是这么一支,人人取笑的名字。

        那个男人,就是背着这么一个可笑到不行的名字,在一片诸如“啸天”“霸世”“赤焰”等霸气非凡更能带领士气的名字之中,成立了冒险队,立世于东大陆!她甚至可以想到,成立之初,那男人会受到多少的不满多少的白眼儿和多少的不信任——来自于并不忠心的属下不满,来自于其他冒险队的取笑和白眼儿,来自于发布任务之人的不信任!

        而这一切,却没有让他退却和改变,只因为始终幻想着——

        不论在东大陆的哪一个阶梯哪一方角落里,总有那么一日,这两个字可以口口相传偶然落入她的耳中吧……

        乔青深吸一口气,再望向那边的两张画像。怎么看都觉得,好看极了!怎么想都觉得,刚才还悲催无比的现实,顿时就成为了她梦寐以求的结果!不就是他妈的通缉么,不就是他妈的围堵么,老子连如意令都躲过来了,还怕你三个小小阶梯上的小小门派?“娘希匹的,不怕你不通缉,就怕你通缉的声势不够大!”

        “这货是……疯了吧?嗯嗯?”卷毛小土狗,努力伸出自己瘦巴巴的细溜腿儿,想从这不怎么正常的女人怀里逃命。反倒被乔青抓的更紧,小卷毛嗷嗷的疼。乔青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下的狠手,她正回味着那“凶兽”两字,眉眼犹如两弯小月牙一样弯了起来,笑眯眯地:“唔,这两个字我听见了,这两张画像你又看见了没有?”

        极具温柔的语气,轻飘飘地散在了风中。

        远在第六阶梯上——

        某个黑衣男人倏然就抬起了头:“囚狼,你听见了什么没?”

        这是一个巨大的帐篷,犹如古时候行军打仗时的军帐。帐篷内的一切都极为简单,只有正中地面上放置了一方羊皮地图,显示着某一处凶险之地。数个煞气凛凛的汉子围在那地图之前,正研究商量着什么。其中一人极高极壮,上身披着一方兽皮,眉目带着点儿异族人的深邃,正是囚狼!

        “你听见什么了?”

        “老大,是不是有敌袭?他妈的,难道是那些‘烈焰’的龟孙子,打过来了?!”

        “不可能,烈焰又不知道咱们这次的任务!是不是碰见凶兽狂潮了,这地方的凶兽可厉害,一个不好咱们都得全军覆灭!野狗,出去看看?!?br />
        各种各样的讨论声,在那黑衣男子的一句话后,在帐篷中炸起了锅来。那名叫野狗的稚嫩小子被派了出去,半晌站在帐篷口摇了摇头,众汉子扭头看向黑衣男人,却见他一句问完,整个人傻在原地,平日里那双犹如鹰隼的锐利之眼,正呈现着一种呆滞的情绪:“老……老大?”

        囚狼一皱眉:“无绝?!?br />
        这个男人,正是凤无绝!

        可是——

        此时此刻,相信就算是凤太后在这里,也未必能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凤无绝的身上,从前是一种内敛的贵气,一举手一投足,皆是凛然深沉的高华风姿。而如今,贵气犹在,可更多的,是一种刀锋血雨的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煞气!他那一身黑色的华袍,换为了更易于战斗也更容易在危险之地穿梭的束身铠甲,眉宇之间,是一种刀头舔血的狠辣决然!

        他看了一眼囚狼。

        见囚狼的眼中尽是狐疑,不由心下失望,竟然听见了他媳妇的声音,真他妈是魔怔了!骨节分明的大手抚上了胸口,那里,铠甲之内,心口跳动的地方,正放着一张画像,正是从如意令上拓印下来的。掌心抚上的一瞬,凤无绝满心的失望全部消失化为了一种安定……

        他摇摇头,呆滞不再,转眼满目锐利:“没什么,继续?!?br />
        ……

        帐篷内,足足商讨了一夜时间。

        清早时分,众人纷纷散去,帐篷的布帘被拉了开来,险地带着?;牧葙绻瘟私?,吹过他凝视着那一方画像的俊脸。囚狼站在身边摇摇头:“我说,你到底听见什么了,后面的一夜都不对劲?!?br />
        凤无绝抬起头:“能看出来?”

        “切,那怎么可能?!奔幢闶且碇荽舐降姆镂蘧?,也从来不是个能让人看清的男人!更何况,是在东洲大陆上生死徘徊中走到了今日的他?!最为恐怖的还不只如此。囚狼暗暗吞了吞口水,直到如今,恐怕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个强大到不能再强大的男人,竟然神识大损相当于神阶中的废人!

        “你那种表情,让我很想杀你灭口?!狈镂蘧纳粼谝慌韵炱?。

        囚狼立刻干笑两声,走了出去。

        他步子停在帐篷门口,又道:“对了,野狗那熊孩子刚才跟我说——”

        “嗯?”

        “去第四梯出任务的一个兄弟,前天传过来了两幅画像,说是务必亲手交到你手上的。野狗本来想看看,结果那信封上封了火漆,好像挺严重。后来咱们不是碰见点儿麻烦么,他就把那信封的事儿给放下了,刚才想起来?!?br />
        “什么东西?”

        “谁知道呢,可能哪个兄弟仰慕你,想找你搞基?”

        轰——

        一道神力凌空就飞了过来,囚狼猛的向后一仰,趔趄倒地的一瞬只见帐篷外面的地上飞沙走石,轰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囚狼狠狠吞了吞口水,后背出了一身冷汗,这他妈的,差点儿小命就得交代了??!眼见着后面凤无绝那剑眉冷冷一挑,那小杀气,噼里啪啦就压了过来……

        囚狼连滚带爬就爬了起来:“操!以前被你媳妇虐,现在被你虐,老子倒霉催的碰上你们俩!”

        外面,不少汉子走到门口,脑中正想着,二哥又被老大给虐了啊,恐怕也就只有他敢去触老大的霉头,还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了?;涣伺匀恕瞧胨⑺⒋蛞桓隼湔?,忽然又愣住了。这些汉子们集体呆在了门口,瞪大了眼睛望向囚狼:“老子没听错吧,刚才……”

        “老……老大有媳妇?”

        “假的吧,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老大???”

        “格老子的,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老大看不上那……咳……原来是早就有媳妇了???快快快,跟咱们说说,夫人现在在哪儿呢?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一众人把囚狼给拉扯了开来,远离了凤无绝的帐篷,才轰隆一下子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囚狼的脑中浮现了某个女人的影像,眼中也盛满了笑意和温暖,多久没被她虐了,真正是想啊……这么想着,囚狼差点儿没抽自己一嘴巴子:“女人?”

        他丢下这意味深长的两个字,大摇大摆地就走了。

        女人?

        嘿,那可是条真汉子,纯爷们儿!

        等到以后见了她,那女人的天赋手段卑鄙无耻绝对吓死你们!想到此的囚狼哈哈大笑,痛快之极,走过凤无绝的帐篷补了一句:“刚才忘了说,野狗那小子一会儿给你把信封送过来,你可别又板着个棺材脸跟人欠了你银子似的,把那孩子给吓尿了裤子?!?br />
        凤无绝摆摆手,继续凝视起了手中画像。

        ……

        而此时此刻——

        囚狼口中的真汉子纯爷们儿,凤无绝手中那画像的真身,正隔着整整三个阶梯,站在那巨大的护墙之外百丈远,摸下巴。

        一边饕餮见她沉默了半天,问道:“你倒是想想办法,咱们这样寸步难行?!?br />
        乔青扭过头:“我在想别的?!?br />
        “什么?”

        “凤小十去哪了?!?br />
        的确,从魔鬼刹原过来,再到这护墙处一路都是直线,也没看见凤小十的影子。城楼上有高手把守着,小不点儿凭一人之力,必定穿不过去。那么问题来了,她儿子去哪了?是暴露了被抓了起来,还是发生了什么让他拐弯去了别的地方?乔青的性子,越是紧要关头,越是冷静。而如今,她这幅表情只能说——冷静到可怕!

        九指沉默着。

        饕餮不敢说话。

        一人一兽都知道,这幅冷静之下藏着的是暴风骤雨电闪雷鸣!

        ——悲催的,她儿子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