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七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七章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这一句问话落下。

        整个一楼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咳嗽声。

        不少人抖着肩膀憋着笑意,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之事被饭呛住。小二的目光在楼内一扫,大家立马低头扒饭,吃的那叫个认真。乔青去没注意那些,或者说,这一刻心中的急切让她根本就无视了周遭的一切!别说是这么点儿小状况,哪怕现在有人死在她身边,都不足以让她从这冒险队中分出一丝一毫的心!

        她死死盯着这店小二。

        以一种压抑的语气,很慢很慢地,又问了一遍:“那个冒险队,叫什么名字?”

        亡客和冒险队都是亡命之徒,不是常年混迹于险地中的武者,大多都不了解,这很正常??扇绱酥醋庞谒嵌业拿?,就不太寻常了!小二上上下下打量着乔青,不由想到了一直以来关于那人的一些内部传闻——据说他们最初成立冒险队的初衷,乃是寻人!

        难不成瞎猫碰见了死耗子,还真就这么寻到了?“嘿,聊了这么长时间,还未请教——”

        小二立刻闭嘴!

        只因,他感觉到了身前这红衣人身上迸发出的杀气!

        那是一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杀气!他毫不怀疑,自己再扯上那么两句的皮,就会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扒下一层皮!小二心下大惊,这红衣人不过神宗的修为,怎会有如此浓重的气势?!让他都险些站不住脚!眸子忽然奇异的一闪,他道:“阁下,跟我来?!?br />
        余光之中,四下里的人都满面古怪地瞧着这边,乔青知道,自己过于冲动了,深吸一口气,换上一副稍显轻松的神色:“走走走,屋里聊!”跟着小二迈上阶梯,一路往二楼转去。

        后头被忘了的凤小十瞪了瞪眼,迈着小短腿儿跟了上去。

        上到二楼,一路沿着回廊向前走着……

        乔青并未放松警惕,神识向着四周蔓延开来。刚才的一举,是她在得知有可能遇见故人的时候,压抑不住的一种感情??傻搅苏飧鍪焙?,她已经清醒了。从小二的口中得到的一些消息——那支冒险队伍,三年前崛起于东洲,最初只是两个亡客,后来渐渐吸纳了几个同样的亡客之后,组成了一支人数不多的冒险队。再到后来,这支冒险队吞并了东洲另一支极有名气的队伍,啸天,从此才开始发展壮大……

        四个月前,这支队伍以绝对的强势攻下了此处这补给地,直到如今。

        而她知道的这些,其实还有另外两种可能——

        第一,巧合。

        第二,明霜。

        是的——

        也许,这时间点只是一个巧合,那个冒险队和她丁点关系都无。若是轻举妄动,说不得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引来觊觎如意令之人的围攻;也也许,这根本就是明霜布置下的一个陷阱。一个三年前,很容易引起她和跟她有关之人的注意!

        “客官,稍等片刻?!毙《T诨乩鹊淖罹⊥?,一间厢房门口。

        “嗯?!?br />
        一声应下,小二立刻推开门,飞快地钻了进去。从打开的门缝中,乔青窥了这厢房中一眼,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背影——不是凤无绝!也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个人!即便分开了三年多,即便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背影,她也能在第一时间分辨出那些印刻在心里的人的影子。

        只听小二唤了声东家,这门就关上了。

        “老爹,你不开心?”

        凤小十抬着小脑袋,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黑葡萄样的大眼睛里不知在骨碌碌转着什么主意。乔青一直知道,自家儿子似乎有点异于常人,最起码,那鬼精鬼精的智商可不仅限于一个两岁半的小屁孩儿!揉揉这娃柔软的头发,说不上是不是失望,在偌大的东洲寻人,运气的成分占了极大的比例。

        经过了方才的激动,她一早已经冷静了下来:“不算,本也没抱太大希望?!?br />
        “啧啧?!?br />
        “呦,小十公子有何见教?”

        凤小十摇头晃脑:“还说不算,要是不失望,你会这么文绉绉的说话?”

        乔青顿时乐了:“那老子该怎么说?”

        一甩小脑袋,小脸儿风骚,学着乔青那吊儿郎当的语气:“靠,这辈子能让老子不开心的,都下了阴曹地府陪阎王开心了?!?br />
        乔青哈哈大笑,还真是,只这么一点儿端倪都让这小子看了出来。唔,自家儿子,哪里来的小怪胎?吧唧——一口亲在他溜光水滑的小脑门儿上。小朋友很嫌弃地擦了擦,乔青一瞪眼,他立马笑眯眯:“啊,怎么这么长时间???”

        吱呀——

        似乎听见了小朋友的牢骚,房门就在这时打了开。

        走出了刚才门缝中一窥的男人:“阁下,里面请?!?br />
        小二一路小跑着出了门,朝楼下跑去。乔青没什么意见地跟着走了进去,忽然眉梢一挑,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这男人在厢房里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厢房,可房间里不知道装了什么样的机关,似乎墙缝里连通了细细的管子,可将外面的一切声音都传达进来,且无限放大。就如同这会儿,小二下楼梯的脚步声,极为清晰地响彻在房内,还有一楼大厅中各种各样的谈话声,有男有女,不一而足。

        这间厢房,就相当于一个中央控制间。

        不论这客栈里发生的一切,全部清清楚楚地传达到了这里!

        换句话说,方才她和凤小十的谈话,已经被他一丝不漏地听进了耳里!

        走在前头的男人,正转过身子,在首位上坐了下来。一身黑色劲装熨帖地穿在健壮的身上,头发紧紧地束在头顶,手不离刀,散发着一股阴狠利落、刀头舔血的味道!面对着她的洞悉一切,此人只倨傲一笑,横贯整张脸的一条疤痕跟着扭动起来:“阁下目的不明,在下必要有所防范,请坐?!?br />
        乔青不置可否,一屁股歪了进去。

        凤小十也原地一蹦,蹲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眨巴着眼睛看着两人。

        这母子俩一副毫不客气的悠闲模样,比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对面那主人家还像主人家:“闲话不多说,你是这客栈的东家?”

        “不错?!?br />
        “也就是说,那冒险队的老大是你,你就是那两个亡客其中之一?”

        “阁下,问这一些之前,不妨先报上你的名字?!?br />
        “凤九?!?br />
        乔青紧紧盯着这人的神色。

        方才,他似是没想到,承认了自己身份的同时,她还会继续刨根问底。那一道蕴着浓浓煞气的眉毛,几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疤痕也跟着一动,显得狰狞不堪。然而在她报上凤九之后,他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这足以证明一点,即便这是凤无绝的人,也绝对不是他的心腹!乔青心念电转多留了一个心眼儿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着她,可看来看去除了一派悠然自得之外,什么也不会得到。

        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并不剑拔弩张的对话,藏着两方浓浓的猜疑和忌惮。

        她并非孤身一人,还带着凤小十的情况下,在确定安全无虞之前绝不会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对方也似乎有什么隐情,一番话说的不明不白,藏头露尾。漆黑眸子中浮起一丝厉色:“这人眼睛不断闪烁着精光,应是在算计着什么。很好,老子怕穷怕死,偏偏就是不怕玩儿阴的!”

        嘴角斜斜一勾,乔青不动声色地陪着这人逛花园:“阁下的冒险队倒是好大的手笔,从第四梯的手里抢下这补给站,可不是个容易的事儿?!?br />
        男人皱眉:“是费了一番周章?!?br />
        “我说……”凤小十刚要说话,就被打断,只得继续看着这两个大人——一个刀不离手,警惕浓浓;一个轻抚手腕,笑意懒懒——直看的他眼皮打架,哈欠连连:“我说……”

        男人试探:“阁下艺高人胆大,只带着小小稚童也敢闯入这魔刹原,可是有什么要事?”

        乔青耸肩:“是有那么点儿事?!?br />
        “我说……”

        “不知这所谓的周章,大概如何?”

        “又不知阁下的私事,方便道来?”

        砰——

        一声巨响。

        两人齐齐扭头,就看两岁半的小朋友蹲在椅子上鼓着腮帮子,收回捶桌的小拳头:“听小爷说!现在开始,小爷问,你们回答!”肉乎乎的小手指,葱段儿似的指向一头问号的男人:“嗯,先从你开始——”

        却见那男人,怔怔望着他,完全愣住了!

        他开始可没注意到这还不到他大腿高的小不点儿,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应付和试探乔青上??墒钦饣岫?,这小孩儿蹲在椅子上,剑眉微蹙,眸子微眯,竟恍然间似让他看见了另一个人的翻版!男人心下大惊,脸上的刀疤也跟着扭曲,从凤小十的小眉毛大眼睛一路下移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方位无死角三百六十度反过来复过去看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

        直到乔青怀疑,这男人开始隔着裤子研究她儿子的小鸟儿的时候——

        终于——

        砰——

        霍然起身,单膝跪地:“见过夫人,见过小主子!”

        乔青:“……”

        凤小十:“……”

        母子俩大眼瞪小眼,全懵了。

        那男人还跪在地上,他紧紧盯着凤小十眸中尽都毫不作伪的激动和雀跃。再看向乔青一眼,换上了狐疑的神色。扭头又看一眼凤小十,再看一眼乔青,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个面貌普通到丢人堆儿里都捡不出来的,就是那人要寻找的人?

        乔青翻个大大的白眼儿:“你那是什么眼神儿,老子易容了好么!”

        男人恍然大悟:“夫人赎罪,属下彭森?!?br />
        “唔,先起来?!鼻乔喟诎谑?,看他站了起来,这才端起一边儿的茶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似乎松了一口大气:“早知道都是自己人,爷就不用试探来试探去了?!敝皇悄嵌似鸬牟枵嫡谧〉?,是她眼中森凉的冷意!

        彭森自然是看不见的:“真是没想到,竟然让属下寻到了夫人和小公子!”

        乔青放下茶盏:“的确是巧,他人呢?”

        “夫人稍安勿躁,听属下慢慢说来?!?br />
        ……

        客栈之外,渐渐入夜了。

        武者们也都忙碌了起来,足有十人高的栅栏被支在土丘之前,将整个客栈四周?;ぷ?。顶部削尖,其上插上倒刺,用以抵御偶然逛到附近的大型凶兽。至于小型凶兽,有人在栅栏之外又洒下了一些粉末,那是类似于驱蚊香一类的东西,散发着大多数凶兽不喜的气味?;褂胁簧俚奈湔?,不知是自发性的还是有人统御,举起了武器站在土丘上警戒着。

        乔青一边看着,一边听彭森讲了个清楚。

        依照他的说法——

        他是一年多前加入了冒险队的。

        那是一次集多个冒险队和众多亡客组成的一次任务,却不想众人伤亡惨重。只有凤无绝的那支队伍,人数少,个个狠辣,反倒保全了下来,一人未伤!非但如此,他趁机将多个小型冒险队伍吞并了下来,包括了当时已经小有名气却元气大伤的啸天。而彭森,便是啸天里的一名普通成员,重伤垂危时被凤无绝所救,从此誓死效忠。

        至于这个补给站,则又是另一次偶然了:“你是说,当时你们接到任务偶然路过,却发现这补给站里驻守的弟子极少?”

        “是,夫人?!?br />
        “这倒是奇了怪了,这么大的一块儿肥肉,难道不怕易了主么?”

        “当时咱们也是奇怪,四下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补给站是由两个门派共同驻守的。至于那第四梯上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些常年在魔刹原里历练的武者,就不清楚了。只说是忽然的,就发现驻扎在这里的弟子们,少了那么多!当时啊,咱们就觉得是个机会……”冒险队本就是刀尖上行走的职业,这肥肉装盘儿端到眼前了,岂有不吃的道理?当下,他们就放弃了之前的任务,连夜攻打起这补给站:“也是没想到会那么快,几乎没费什么功夫,这地方就夺下来了!这么算下来,若是抓紧时间,原本的任务也差不多能完的成?!?br />
        乔青点头:“于是,你便被留下驻守着这里,大部队则继续前行了?!?br />
        彭森拱手:“夫人大才!”

        乔青顿时眉开眼笑:“不敢当不敢当,那这么长时间,那边儿就没有再来夺回去?”

        彭森笑容一僵,只眨眼又恢复了过来:“这属下也奇怪呢,本来都准备好了一旦有人来抢,就丢了这补给站,先把命给保住要紧!当时老大也是这么吩咐的,这地方,本来就是意外收获,没必要为了银子丢了命!结果……”他耸耸肩:“这都四个月了,那边儿也没反应?!?br />
        乔青低着头想了片刻。

        这件事儿,她相信这人说的不假??烧獗旧砭图谎俺?,这个补给站说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如果不是第四梯上出了什么问题,就是那些门派有更紧要的事儿,才暂时放下了这里!会是什么事儿呢……心中一动,想到之前那宋远帆和郑佩,难道跟他们两人一行的目的有关么?

        压下这个想法:“不说这个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说不准?!?br />
        “说不准?这都四个月了,在哪里出任务,地点总该知道的吧?”

        “这真的不好说,夫人也知道,做咱们这一行的,那都是哪里有生意就赶去哪里,赚一日的银子都不知道有没有第二日!再说老大也并非单独一人,下面那么多兄弟都等着养家糊口……”眼见着乔青的眉目黯淡了下来,凤小十也跟着在一边儿瘪嘴,彭森心下冷笑,面上劝慰道:“夫人也别急,属下这就给老大传个消息去,想必知道夫人在此,兄弟们都会尽快赶过来的!”

        “只能这样了,老子先在这等他?!?br />
        “是是,夫人就在这住下先?!迸砩酒鹕?,眼中雀跃更甚,立刻朝外面吆喝着:“包皮子,上来!”

        噗——

        乔青一口口水喷了凤小十一脸。

        小朋友皱着小眉毛:“老爹,咱能干净点儿不?”

        “能,能,必须能!”乔青随口应着,边给儿子擦口水,边探着头往回廊下瞧。就见那开始的小二在一楼应了一声,厢房里的机关顿时传来了他蹬蹬上楼的声音:“啧,没文化真可怕!”取个啥名不好,叫这名,跟闹着玩儿似的。

        彭森明显也是个没文化的,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包皮子一直是跟着属下的,原先也是啸天的人,不过那小子是个没出息的,不求大富大贵,好容易保住了小命便在这里当起了小二。让他先带夫人去住下,属下这就给老大送个信儿去?!?br />
        乔青溜达到门口,彭森又道:“咱们出任务的地方都是险地,那信鸽能不能过去,还是另说?!?br />
        “成,爷先住下?!?br />
        “是,属下多发几个,务必保证那边儿能收到信儿!”

        两人这一来二去,底下那小二包皮子还没上来。房间中他的脚步声忽然顿住在一半的位置,不动了。那机关传进来的声音也骤然大乱,男男女女的武者纷纷惊呼起来,一片一片的尖叫声几乎听不清了他们在说什么,极为刺耳!

        这突发状况,让乔青和彭森皆是一顿。

        两人齐齐赶到回廊口,看着下面几乎是一片大乱,武者们惊叫着往里跑的往外冲的,没个章法。那包皮子正冲去了客栈大门口,整个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东家,东家,出事儿了!”

        他像是吓傻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乔青和彭森对视一眼,转去房间的窗子处。乔青顿时皱起了眉毛,凤小十在地上急的蹦高,乔青无意识地提溜着他的衣领子,把儿子给揪了起来。顿时,小家伙的嘴巴张的老大:“凶兽开大会么?”

        可不是凶兽开大会么?

        从窗子往外看去,几乎入目所见全部都是凶兽!

        她路上杀的那种八脚赤蝎,成群结队打着先锋,巨大的钳子挥舞在土丘外架起的栅栏上!这么会儿功夫,就有不少的栅栏拦腰被钳断!轰隆轰隆地倒下,除了伤到凶兽,还有更多的武者被那倒刺刺伤!而更后面,还有极多极多的大型凶兽,夜幕之下遥遥望去,那是一片片黑压压的乌云,铺天盖地地朝着这边汇聚着……

        “老天!凶兽,凶兽袭击!”

        “快来人啊,哪里来的,这到底是哪里来的!”

        “救命啊,我不想死!补给站的人呢,怎么还不出来,咱们这么点儿人根本就顶不住??!”

        一片惊呼咒骂声中,这片刻功夫,已然轰隆轰隆倒下了更多的栅栏。眼见着后头越来越多的凶兽,几乎都数不清了,更有甚者那些原本看着入夜才朝着这补给站赶来的人,没有了那些巨大栅栏的?;?,一旦落了单,转瞬就被凶兽吞入了肚腹之中!尖叫,鲜血,尸体,残肢断臂,整个画面恐怖到了极致!

        乔青现在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悲催感,当初用九凶毒蝗去对付姬氏之人,这会儿不知道什么人把这群玩意儿给引到了这里!不错,引到这里!她可不相信,魔刹原这些凶兽都吃饱了撑的,跑到这补给站来吃点心了。视线在下方不断搜索着,忽然:“老爹,你看——”

        白嫩嫩的小胖手,指着远处仓惶而来的一队身影。

        乔青跟着看过去——

        夜幕之下那些人一身土色,实在太过狼狈,在人群中不仔细看很容易就忽略了。小家伙这么一指,反倒让从栅栏外向内冲的他们,和原本就躲在里面的武者清晰地区分了开来!那是五个人,打头的男人头发散乱,血迹斑斑,正是那宋远帆!后头郑佩跟掉了毛的土鸡一样,吓的声声尖叫,再后头是三个守护武者,全都受了重伤。

        “是他们?”

        “夫人认识?”

        “是第四梯上的门派弟子,那行人开始有十多个,想来死了不少!”

        “他妈的,是他们!一定是他们引来的凶兽!”一边彭森破口咒骂着,脸上那道横亘的疤痕,“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如同蜈蚣一样扭曲着,整个人显得极为狰狞:“难道他们得知了补给站换了东家,所以把这些凶兽引过来,想借刀杀人?!狗日的,老子去杀了他们!”

        彭森毕竟是亡客,不论平日里怎么样,关键时刻,就暴露出了亡客的粗俗阴狠和杀人不眨眼。他抓起大刀就往下冲,乔青一把拽住他:“等等,不管怎么说,凶兽已经引来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br />
        女人就是女人,妇人之仁!彭森不以为然,面上应道:“是,夫人说的有理!您先带小公子藏起来,属下组织那些武者去抵挡上一阵。不知道能不能挡住,这还只是陆地上的凶兽,魔刹原上有一种极为罕见的飞行凶兽,是一种极凶的鸟,若是它们也来了,恐怕栅栏根本就拦不??!”

        “那怎么办?”

        “若是不行,属下就掩护你们离开,务必保证夫人和小公子的安全!”

        “不可,万万不可!”

        “夫人……”

        “不用说了,这种时候,哪有让兄弟们冲锋,老子反倒躲起来的道理?甩下兄弟们临阵脱逃,若是被他知道——”乔青一摆手,满面大义,彭森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想再劝一劝,还是敌不过她的坚持:“哎,既然夫人这么说,属下也不固执了。那咱们现在就下去,跟那些凶兽拼了!”

        彭森脱窗而出,手中大刀出手无回,鲜血飙溅!

        一只在乔青手里只有靠修罗斩才能解决的八脚赤蝎,就这么被他一斩两半!有了他的加入,凶险的状况缓解了少许,四下里顿时一阵欢呼之声。补给站里也跟着出去了不少人,包括之前那小二包皮子。乔青眸子一闪:“这彭森,身手了得?!?br />
        小鬼头从她怀里叹气:“可惜是个傻逼?!?br />
        “嗯?”

        “那些话连小爷都骗不了,怎么能骗一肚子黑水儿的老爹?”凤小十摇头晃脑,红润润的薄唇撇了撇,满是嫌弃:“还有刚才他那表情,啧啧,竟然小瞧咱们父子俩的智商?!?br />
        “啧啧,那咋办?”

        “有人找死,咱们还能不让他死么!”

        “臭小子,你才两岁半!少给老子摆出这种冷笑的表情!”

        小恶魔一秒钟变天使,那变脸的速度,绝对让乔青咋舌。只见这小鬼看了看窗子下面,小嘴儿一撅,小眉毛一皱,眨巴眨巴眼,小脸儿满是无辜:“老爹,这些凶兽好牛逼的样子哦!”

        乔青跟着眨眼,那人畜无害的模样,比这小鬼还无辜:“唔,的确是好牛逼?!?br />
        一大一小相视一笑,贼兮兮的无耻奸诈!这幅表情若是给了解乔青的人看见,必要虎躯一震,麻溜溜的抱头闪人,不然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自然了,下头众人是不了解的,那些打生打死的武者们,只听一声大义凛然的高呼:“兄弟们,老子来帮忙了!”

        一抬头——

        便见一大一小两道火红的影子从二楼跃出了窗子!长虹贯日一般加入到了他们抵抗凶兽的行列之中……

        嗯,她们来“帮”忙了!

        只是得到了消息而已,见面早着呢,姑娘们淡定。、

        话说,前面有预告过啊,见面要几年后,这才过了一年半,哪有这么快???,不过后面的时间跳的蛮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