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六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六章

        轰——

        随着一声凄厉的兽鸣,巨大的赤红的蝎子天女散花般分尸倒地。

        乔青收起修罗斩,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擦汗:“他娘的,这魔刹原果然不是现在的修为可以进的,外围一只小破蝎子都这么牛逼!——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老子帅不?”一扭头,懵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哎……”

        还没她大腿高的小不点儿,摇头晃脑叹出一口长长的大气:“我说老爹,最大价值,最大价值懂不?”

        乔青眨巴眨巴眼:“嗯?”

        小朋友迈着小短腿儿,蹬蹬两步跑了过去,苦着小脸儿嫌弃扒拉:“八脚赤蝎的腿是铸造的好材料,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缺了这么多的口子,价钱是要减半的!”一边嘀咕着,凌空一跃,接过丢来的修罗斩开始收尸:“一条腿十块上等玄石,这里只有四条半,还都是次品。哎,银子本来就不多了,有个这么笨的爹,小爷我命苦啊……”

        耳朵顿时被挟持。

        凤小十暗道不好!

        怨气横生的小脸儿一秒钟换上一个大大的笑容,甜腻腻的谄媚:“爹爹好辛苦!”

        乔青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小鬼,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快要两岁半的小家伙早就褪去了那红红皱皱的小猴子模样——肤色瓷白,唇红齿亮,柔软的头发带着微微的自来小卷儿,可爱的不得了!若不是那滴溜溜转的黑葡萄样的眼珠子,透着满满的狡黠之色,真正是活脱脱一个小号太子爷:“收完尸了?”

        肉乎乎的小手儿奉上修罗斩:“搞定!”

        乔青一挑眉:“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干的不错?!?br />
        小鬼头舔嘴唇:“老爹……”

        “嗯?”把儿子丢到背上,继续向着魔刹原的深处走去。一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她一边儿带着儿子一边儿走遍了第二梯和第三梯。只要过了这?;刂氐哪苍?,便能抵达第四梯了。只不过,相比于二三两梯中间的摩罗森林,这魔刹原的外围,都让她感觉到了吃力!乔青不敢怠慢,行走在一片土色之中,警惕提到了最高。

        小鬼头就这么乖乖巧巧地趴在她的背上:“晚上有肉吃么?”

        乔青步子一顿,这小吃货!

        “小……小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怜见的,小爷已经连着一星期,没吃过肉了:“嗯嗯?”

        某人的脸上浮现了几分尴尬之色,咳嗽一声,严肃道:“老子是怎么教育你的?!”

        凤小十掰着小手指:“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二,当对方太过强大还占不了便宜的时候,要采取谄媚政策,小命要紧!三,等到长大了,强大了,玩儿死那狗日的!四……”

        “啊,天气真不错?!鼻乔喽偈毖鐾吠?,一脑门的汗。

        靠,又是这招!小爷就知道,今晚又吃不上肉了。凤小十瘪着小嘴儿,为可怜的肚皮和修罗斩里所剩无几的玄石深深哀叹了一把,忽然眸子一亮:“老爹,那边——”

        远处极远极远的地方,有不少的人声传来,似乎是碰到补给站了。

        补给站,是每两个阶梯之中的凶兽遍布之地上,极为特殊的一个地方。当日走迷幻之域,因为人数众多,又带了足够的装备和干粮,并没多加注意。从她带着儿子孤身入摩罗森林开始,才知道有这么样的一处补给之地——也许是客栈,也许是酒肆,也有可能只是一方小小的交易所,专供险地中历练的武者休息采买之用。

        乔青算了算还剩下的玄石:“走,瞧瞧去?!?br />
        ……

        这个补给站修建的位置极好。

        干涸贫瘠的几个高高土丘围城了一方谷地,站在土丘之外,只能听见人声鼎沸,却不见补给站的全貌。离着不远,有溪流淙淙的声响,直到绕了进去,入眼便是一片久违的绿色和繁华!

        这一方两层客栈,竟是临着魔刹原上唯一的一条细细溪流而建,斑驳的草皮上,带着微微的湿意反射出灿烂夺目的日光。走入其中一看,这几乎就如同一个小型黑市了!不少武者在魔刹原上打到的战利品,就靠着这客栈摆起了摊子,人来人往,穿梭不息。

        进入魔刹原半个月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人,乔青深深吸了一口人气儿:“老子这会儿才感觉,世界没被凶兽统治?!?br />
        小鬼头从她背上药箱蹦下来,拉起她的手,眸子闪亮地看哪都新鲜:“快快,小爷今晚要睡床,睡床!”

        这一大一小的“父子”组合,在这武者汇聚的地方,说不扎眼那是不可能的!

        顿时——

        不少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一片绿意之上,两人都是赤红的衣袍,大的那个五官普通,可通身的气质却是极慵懒不凡的。小的那个更是让人眼前一亮,犹如小仙童下了凡间!那白皮肤,那黑眼睛,那红嘴唇,剑眉,挺鼻,肉乎乎婴儿肥的小脸儿,几乎让所有看见的人都化了:“快看,哪里来的小公子,真是英??!”

        “嘿,有点儿古怪啊?!?br />
        “怎么的?”

        “那当老子的,才是个初入神宗???”

        一片窃窃私语之中,有人这么一提,一道道的神识全部落在了乔青的身上!的确,经过了这一年多的时间,乔青晋升了一阶,一月前方方成为了神宗。如果是闭关修炼,自不会有这样的速度,可她这一年多,都是带着儿子在第二第三阶梯上跑,途中那摩罗森林,就耽搁了有小半年之久!和凶兽的对战,?;姆械纳谰龆?,正正是获得提升的最佳途径!

        众人这会儿奇怪的,可不是乔青的修为太高。

        正相反,是太低了!

        这魔刹原中历练的武者,大概也都是这么个水平,乔青算是个中等偏下吧??伤胝庑资薇椴贾?,不是成群结队?最不济,也是个三五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抵抗着凶兽??汕乔嘁蝗耸歉錾褡诰桶樟?,竟然还带着个孩子?这不是找死么!

        “哼,要本小姐看,说不得那孩子根本就不是她的!看看她那个模样,生的出这样玲珑剔透的孩子么?可别是个人口贩子,从哪拐骗来的这么个小仙童,不然,谁会带着自己的亲生子在这种地方冒险呢?”

        这一声突兀的女音,顿时让乔青和凤小十停了下来。

        两人同时扭头看过去。

        说话的女子,正站在一个卖凶兽尸体的武者摊子前,温柔可人的俏脸上尽是悲天悯人的圣母表情。只那倒吊的双眼中,深深藏着一种盛气凌人之色。一旁,还站着一个俊朗的男人,后面跟着几个守护武者模样的跟班儿。她这么一说,四下里的武者纷纷恍然大悟,再看向乔青不由得就带上了深深的鄙夷和警惕。

        那女子似乎很满意自己一言引动了众人的情绪,柔柔一笑,蹲下身来:“小公子,不用怕,告诉姐姐,这个人可是你父亲?如若不是,姐姐定会为你做主!”

        乔青低头,凤小十抬头。

        母子俩对视一眼,双双叹气:“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br />
        那女人嘴角的笑容就这么僵住,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四下里也是一静,紧跟着就是一阵扑哧扑哧的喷笑之声。女子顿时面红耳赤,一跺脚,转向了身边的俊朗男人:“宋大哥……”三个字说完,眼中连泪花都蓄上了。这种柔弱到了骨子里的模样,换来周遭一片怜惜,那些笑声也跟着消失了。

        乔青和凤小十虎躯一阵。

        啧啧,这女人,也不是那么傻么。最起码,懂得运用自己身为女人的两大利器——柔弱,和眼泪。

        甩掉一身的鸡皮疙瘩,乔青拉着儿子往客栈走,一边走,一边教训着:“看见没有,以后长大了,碰上这样的给老子避开点儿!好男不能跟女斗,咱斗不起,躲的起!”

        “遵命!”凤小十严肃点头。

        “乖儿子?!?br />
        “这位公子!”后方,却听一声男音,忽然唤住了她。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宋大哥”那里。乔青步子一顿,真他妈的,老子这是个什么体质,上哪都能碰见这种没完没了的傻逼。她不耐回头:“有何指教?”

        那宋姓男子明显修养不错,先报上了自己的名讳:“在下宋远帆?!?br />
        哗——

        “宋远帆?!”

        “他是宋远帆?那个第四梯上第一大门派的首席弟子?!”

        “我靠,假的吧?听说那人还不到百岁,已经开始冲击神王境界了!啧啧啧,这样的人物,竟然让咱们碰见了?”

        没想到这宋远帆,还是个挺牛逼的人物。这名字一报出来,四下里就是一片哗然骚动,不少武者都瞪大了眼睛,讨论起这人的百年修炼史来!只不过对乔青来说,这辈子打交道的——不论对手如明霜,还是男人如凤无绝,朋友如沈天衣,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就连她自己,也不是这区区宋远帆的天才指数,能相提并论的。

        乔青淡淡点头:“久仰大名?!?br />
        宋远帆一愣。

        他全没想到报出了名讳,对方竟还是这种毫不掩饰的不耐烦。那什么久仰大名,分明看起来就是个敷衍态度而已。这种情况,若非对方身份太高,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一次将神识在乔青的身上转过一圈,得出的结论依旧是神宗而已。

        “不知阁下……”

        “无名小卒?!?br />
        “既然阁下不愿多说,宋某也不强求?!笔俏廾∽?,还是深藏不露?宋远帆性子谨慎,乔青越是如此,他越是拿不准了。他微微一笑,拱手道:“没什么,出门在外,相见便是有缘。宋某见阁下孤身一人,想来也是要穿越魔刹原去往第四梯的,若不嫌弃,倒不如一路同行?也好有个照应?!?br />
        这男人眼中的算计,乔青一览无余。

        在东洲的时间,算下来也有三年了,自然了解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她还没说话,那郑姓女子已经先一步叫道:“宋大哥!”她满目不可置信:“你要带着这么个人?别说她修为平平,就那孩子,也是个累赘呢!”

        “佩儿?!?br />
        “可是咱们要去——”

        “佩儿!”

        宋远帆眸子一厉,郑佩顿时咬住下唇,不言不语了。

        乔青心下一动,那郑佩明显有话没说完,而那个话,似乎牵扯了他们这一行的目的?乔青不再多想,懒得跟这群人唧唧歪歪,一句话敷衍过去:“在下还在等一个朋友,想来并不方便……”

        她和凤小十,大手牵小手地朝客栈走去。

        后方可就没这么淡定了。

        郑佩也不是个无名小卒,四下里又是一阵子讨论之声。乔青听着后面的声音,大概了解了这两个人的身份。宋远帆就不说了,那郑佩是第四梯上另一个门派的掌门之女。似乎两人自小便有婚约,可直到现在也未成亲。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一行不到十人,竟然最少包含了两个门派!

        乔青将这些声音甩在背后,带着儿子走进了客栈。

        顿时——

        有小二迎了上来:“咱们客栈的规矩,客官可了解?”

        一听这规矩,乔青的脑门就青筋直跳。她当然了解!当初珍药谷得了不少的玄石,虽然不算巨富,可到底也不至于如今穷成这副德行。这一切,都源自于这补给站中该死的规矩!其实可以理解,凶兽遍布之地,一方补给站,甚至可以说相当于武者的二次生命。这种情况,要是乔青当老板,她也得可了劲儿的坐地起价,不宰死这些送上门来的肥羊,都对不起自己!

        很明显——

        她就是送上门的肥羊:“了解,一万两玄石一夜么?!?br />
        小二却是摆了摆手:“那是从前?!?br />
        我靠!乔青差点儿没吐血,听这意思,是要涨价?想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玄石,肉疼地脸都白了。刚想果断转身出门,一低头,看着自家儿子期待的小脸儿,乔青吞下涌上喉头的一头血,泪流满面:“那现在呢?”

        小二一扬手,先引着她在一楼坐了下来。

        这客栈是个中规中矩的装潢,一楼用膳,二楼住宿,上方中空环绕着一个回廊。乔青看着一楼之中,零零散散坐了不少的武者队伍,皆是三五成群。这会儿都以一种同病相怜的幸灾乐祸望着她们母子俩,一脸扭曲的快感。

        “成了,糖衣炮弹什么的,你可以省了?!?br />
        小二也不尴尬,笑眯眯道:“客官有所不知,咱们这补给站,换了东家?!?br />
        “哦?”

        “客官您想啊,这补给站都是肥肉,谁也想要,可到底归谁,还得看谁的拳头大不是?”

        四下里的人纷纷低头用膳,恐怕这套说辞,他们都听过了。乔青却是饶有兴致,几乎每一个补给站,都是由较高那一梯中的大门派掌握,是他们敛财的一个手段。如今换了东家:“你的意思是,第四梯上变了格局?”

        “非也非也——这补给站,已经不归第四梯管了?!?br />
        “好大的手笔!”乔青一挑眉:“你也不用绕弯子了,直说吧?!?br />
        “好咧,那小的就长话短说?!?br />
        小二也在一旁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开始讲:“客官可听说过,三年前,这东洲上出现了一支冒险队?”

        冒险队,顾名思义,乃是专门在每一梯的凶兽遍布之地游走的队伍。

        这是东洲特有的一种职业,有各种形态——单人的,可称为亡客,多人组队的,便叫冒险队了——他们接受任何人的任务,不论是猎捕凶兽,或者寻找凶地深处的珍稀之物,更或者对抗凶兽狂潮,只要出的起银子,付得起代价,便能委托冒险队做一切的事儿!——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拿别人不敢拿的钱,出手必是生死一线,到手必是富贵无双!

        这是一个,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职业。

        而小二所说的,正是三年前崛起的一支冒险队伍。

        那支队伍,最早只有一名单人亡客,后来极为凑巧的,那亡客和另一名亡客凑成了双。要知道,这种一接任务就看不见明天太阳的职业,除非是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经验,才会让亡客和亡客之间形成信任。否则,谁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于一个菜鸟队友的手中呢?可这两个人,却是那么巧,皆是三年前从东洲崛起,凑到了一起。

        接下来——

        这支队伍更是以想象不到的速度,在这二人的手中飞快壮大了起来。直到现在,已然成为了冒险队伍之中,小有名气的一支虎狼之师!

        乔青听着这店小二天花乱坠的讲述着,大多说的那支冒险队的一些事迹。这一些,她之前并不清楚,此刻越是听下来,越是有一种极为古怪和激动的情绪在心头乱蹦着!这种情绪,让她整个人黏在了椅子上抓着凤小十的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小朋友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乖乖巧巧地仰头望着她,也不出声。

        直到这小二说完了。

        “客官?”

        “客官?”

        他一连叫了好几声,乔青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她霍然起身,死死盯着他:“那支冒险队伍,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