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二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二章

        这红衣人影——

        还用说么,正是乔青!

        而此时此刻,一片愣怔之下,所有人只见她身前测识塔上刻度飙升!不错,的确是飙升,相比于之前所有人飞快攀升到30后便缓慢下来的成绩,她这个飙升,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咻一下蹿到了50!

        50?

        这是什么概念?

        35分过关,40分普遍成绩,而50分,已然到达了此次所有人中的前三名!

        第一峰的刘江也是50,而那个时候,已经是他的最后成绩,可这凤九……?广场上几乎是在一瞬间哗然四起!哄乱的声音险些要炸开了天幕!那些不可置信的抽气,全不相信的惊呼,汇聚成一股子风暴嗡嗡作响!

        然而——

        没完!

        还没完!

        刺激远远没结束!

        刻度跳跃到了50之后,终于变慢了下来,以一种极为平稳的速度持续上升着——51,52,53……几乎所有人都跟着念了起来,那光柱每每过了一线刻度,便让众人的心都跟着跳上一下:“57,58,59……”

        已然60!

        这次的赌约是什么?乔青成为第一!

        而之前的第一名,正正是61的高分,剩下这刻度的一下提升,明明并不算慢,却让众人的心都似是被什么给狠狠攥??!一秒钟,犹如一个世纪那么长!此刻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跟着齐刷刷念出了“61”,更不用说那些大佬们,到了这个时候要是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懵了,他们也就妄为那活了几千年的老东西了!

        七大门派掌门苦笑着摇起了头:“幸亏啊,幸亏退出了赌约,要不真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br />
        甘方两个老祖脸色发青,死死盯着那缓慢上升的刻度,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双手猛然攥成了拳头!而此时此刻,巨大的紧张之下,场内也完全没有了声音,形成了一片死寂!

        真正是——

        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然而,那刻度,却久久停在了61上。

        “?!A??”

        “那……那是不是说明……平了?”

        “平了的话,算是并列第一吧,到底谁输,谁赢?”

        久久的寂静之后,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开始讨论起这赌局的输赢。那些弟子们不明白,大佬们又岂会不明白?若只是几人之间随意一打赌,那这结果算作平,倒是还勉强混的过去??傻笔?,那柳飞怎么说的,凤九必是第一,谁若不服,尽管来比!这样的一句话下,天道规则之下,柳飞就算是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甘方两人齐齐松出一口大气:“哈哈,柳老祖,承让了!”

        柳飞只笑吟吟摊了摊手,下颔朝着广场上一指:“看——”

        看个鬼!他们就不信这上万个人眼巴巴的盯着之下,那测识塔还能又蹦一下不成?两人笑容满面地看了过去,这一看,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似乎是不信邪,他们双双揉了揉眼,待看清了那边的情况之后,双目顿时充了血,浑身颤抖,瞳孔缩紧,死死盯着那测识塔如遭雷击!

        柳飞啧啧有声:“大白天的,见鬼了不成?”

        可不是见鬼了么?

        那已然停住的61,却在不知何时还真是又蹦了一下,活生生就变成了62!

        “这……这怎么可能?!”

        可怜甘老祖一把年纪,竟然差点儿蹦了起来,踩了尾巴的耗子似的。他抖着颤巍巍的胡子不断重复着不可能,方老祖更是连连倒退三步,身上大汗淋漓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你……不对,不是你……凤九!是你!”

        方老祖死死盯着乔青。

        这一言,顿时让所有人都朝着乔青看了过去。

        的确是她,测识塔绝不可能作弊,柳飞此时在外,又如何能当着他们这么多高手的面将神识打入其中?唯有那一手始终不离测识塔的凤九!唯有她,才能控制住自己的神识收放!想通了这一些的众人,看着那测识塔前一手斜斜撑着,一手捂着红唇打哈欠的红衣人,只觉得从没有过的颠覆!

        那个凤九——

        太无耻了,太奸诈了,太腹黑了!

        你说你明明能一下子弄出个62来结束赌局,直接给那两个老祖死个痛快?;狗且瓤刂粕袷杜龈?1来,在那俩可怜人得意洋洋胜券在握的时候给他们重重的致命一击!

        这这这……

        这也太贱了吧?

        看看那两个老祖吧,估计他们活了这一辈子,都没试过如此的大起大落。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一瞬天堂,一瞬地狱,喜怒哀乐全部掌控在了那凤九的手里。此时那俩人,从天堂骤然跌落地狱,才真正是生不如死啊……

        一众人的视线瞪着乔青,明明白白透露出了俩大字:禽兽!

        乔青打完哈欠捶了捶后腰,笑的一脸无辜:“不好意思啊两位,在下方才神识放到一半儿,腰有点儿疼,就休息了片刻?!?br />
        砰——

        众人齐齐绝倒。

        砰——

        那甘方两人,直接倒头气晕了过去。

        一席话气的两个老祖七窍生烟,干脆的,直接晕倒算完。一瞬间,大呼“老祖”的声音此起彼伏,有第一第二两峰的弟子将两人扶了下去,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乔青默默摸了摸鼻子,心说老子可没说谎,这怀了孕的人哪经得起这么个累法?某个准娘亲自动自觉把自己的无耻全部归咎到了亲娃的身上,脸不红心不跳就走向了青玉台阶。此刻整个广场无比的混乱,所有人的心思都被那晕倒的两个老祖给牵动了起来,却见乔青不知做了什么,只眨眼功夫……

        ——桌案上,空空如也!

        不错!

        桌案,就是盛放着那契约和铸造上品和滋养神识的宝贝的桌案!此刻空空如也,一片空白,那干净程度,连一丝儿灰尘都没有!少数看见了这一幕的人,全都惊呆了!

        他们的脑中也是空空如也,一片空白:“赌注呢?”

        乔青很好心地扭头解释:“唔,爷收起来了?!?br />
        收起来了?

        你收起来了?

        你他妈竟然收起来了?

        这么卑鄙无耻不要脸的话,你怎么能以如此淡定的口吻上下嘴唇一碰就说出来?!

        神医凤九,当日在杀域中造成的轰动可是不小,那些专门派人去查过弟子消失一事儿的门派掌门们,这会儿顿时就想到了一样东西——空间系铸造品!七个掌门对视一眼,这凤九的身上有极为珍稀的空间系铸造品,此事果然属实!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而是她她她……

        她竟然把那些大手笔到连他们都眼红的一堆玩意儿,趁人不注意给——一锅端了?

        他们惊悚,也只是惊悚而已,毕竟那些东西虽然珍贵非凡,却到底不是他们的??闪烧馐焙?,却是整个人炸了毛,就差没冲上来掐着乔青的脖子让她给吐出来了!他现在是无比的羡慕那甘方两人,幸亏一早就晕了,要是眼睁睁看着这女人把一箩筐的好东西全收走了,还不得生生气死!

        柳飞深吸一口气,一根手指颤巍巍指着乔青:“你……”

        “不用谢,老子知道帮了你一大忙?!?br />
        “你……”

        “嗯,我明白,这些东西里面有我一份儿功劳,我这不把自己的拿着了么?!?br />
        “你……”

        “成了,咱俩啥关系,不用谢,再客气就见外了?!?br />
        乔青摆摆手,连续三次把柳飞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只让他目瞪口呆泪流满面,谁客气了,谁他妈跟你客气了!现在他才算明白了之前自己忽悠人的时候对方那悲催又郁卒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崩溃感!柳飞只差以头抢地:“爷,算小的求你了,给我留一份儿??!”

        乔青一挑眉,大喇喇应下了:“不是给你留了么?”

        “什么?是什么?”

        “他??!”

        柳飞四下里看着,没见那桌面上有一丝丝儿的灰尘,却见乔青手一指,正是那之前他问甘老祖要来的白飞鹤!此刻那白飞鹤脸色无比难看,整个人似乎在乔青的神识冲击下受了极大的打击,也没了之前傲慢的模样。柳飞直勾勾看了他一会儿,又眼巴巴看一眼乔青,待见到乔青郑重一点头之后,白眼儿一翻,生生步上了两位老祖的后尘,气晕了。

        乔青顿时后退,闪开他三米远。

        砰——

        可怜的柳飞倒地不起,脑子里最后听到的,是某人那没良心的风凉话:“你的小白鹤不是在这么——你拿人,我拿东西——啧,多公平?!?br />
        继两位老祖之后,第三位老祖也晕了过去。

        这下子,广场上更是一团乱麻!

        谁都没想到,这个新晋弟子的测试大典,竟然会以如此戏剧化的方式作为谢幕。第三峰的弟子们颤巍巍地绕过乔青,转了好大一个弯儿,才提心吊胆地抗走了自家老祖。整个广场上三峰负责人全部歇菜,只剩下了乔青,七个掌门,小童周师叔陈吟等人,和一系列惊在原地嘴巴张的西瓜大的弟子们。

        乔青看一眼那些若有所思的掌门:“诸位,还有事儿?”

        七人此刻,想的却是她的身份。

        不错——

        经过了这整整一日一夜,谁还不明白这其中的猫腻呢?这什么狗屁的赌约,根本就是那柳飞和这凤九两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而结果是什么,是不论那第一峰还是第二峰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是他们七人原本想要的真相,完完全全在天道规则之下的那一句“一笔勾销”中从此蒙尘,再无水落石出的可能!

        再后来呢,似乎那柳飞还被这凤九给黑吃黑了?

        他们的视线在乔青的身上来回寻索着:“看那柳飞对她的态度,难道此人,根本不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是什么普通弟子,也不是四大氏族的获罪子弟,而是真真正正的氏族公子?”

        ——那她的目的是什么?

        ——她又为何要帮那柳飞,夺下了整个珍药谷的大权?

        因为姬氏族内的种种,也因为明霜的私心,她自然不能把乔青的信息写的太过明确。是以,整个东洲大陆,对那如意令上的“乔青”一人,唯一的印象也只有“女扮男装的女人”和一方画像而已了。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不会有人把随便看见的某一样貌全不相同之人,就和那“乔青”联系在一起。另一方面,以己度人,如果他们得到了“乔青”,又岂会不去姬氏领取那逆天悬赏,而是把她放在了门派里当一个普通弟子呢?

        如此一来。

        这些门派掌门们,倒是把乔青的身份给想岔了另一个也说得通的方向——氏族公子,有一个他们所不知的目的留在了此地,选择了柳飞作为同盟:“凤小友神识不凡,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诣,真是令我等见猎心喜??!”

        神剑门掌门的一句话,无疑是在和乔青套关系,缓和之前的矛盾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不过是运气罢了?!?br />
        “哈哈,修炼一途,不正是天赋,努力,再加上少许运气,才能最终登天么!”

        “啧,掌门此言,甚是精辟?!?br />
        “哪里哪里,小友见笑了?!?br />
        “不敢不敢,掌门谦虚了?!?br />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两人一来一往,什么话恶心说什么,一番寒暄之后成功让四下里的弟子们全数脸色惨白,鸡皮乱滚。如此,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外交了。眼见着差不多了,又唧唧歪歪了两句,乔青便转身告辞。小童和周师叔等人飞快跟了上去,一行人在众弟子齐刷刷让开的一条宽敞大道儿上,拉风离去……

        神剑门掌门望着那道簇拥在一众人前的红衣身影,久久不语。

        身后,有人问道:“怎么不趁机试探一二?”

        “呵,试探?”

        “难道你有所顾忌?这凤九,哪怕是四大氏族中人,此时要伪装成普通弟子,定然不敢当众驳了咱们的意?!?br />
        “你们看不出来么,她的神识远远不止如此!”

        这个自然,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生生就停在那62分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儿?只能说,她的神识还在62往上,说不得根本游刃有余!可是:“那说明了什么?”

        神剑门哈哈一笑:“这还不简单?说明了此人心思诡诈睚眦必报呗!”他笑声一顿,粗犷的眉目中隐隐显出几分深藏的老谋睿智:“那甘方两人这次算是栽了,此人太过记仇,如此小事儿上都要玩儿一把阴的!说她是个真小人,也不为过!这样的人——一个有背景,有天赋,有谋算,有能耐的真小人,今后前途必不可限量!”

        “你是说……”

        “自然是四大氏族之中!”

        身后六人沉吟片刻:“这评价是不是也太高了?说不定她只是在虚张声势,也说不定她的确是个获罪驱逐之人?”

        “想想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不管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算真是个戴罪之身,只要她想,恐怕就有回族翻身的可能!至于到底对是不对,那要以后再看了,如今不管是四大氏族,还是那消失的一千多人,都不是咱们能过问的了?!鄙窠C耪泼排す?,向着第一峰的山下走去。后面六个掌门跟了上,听他粗哑的嗓子轻声道:“这一趟,也不算白走,一来知晓了那凤九,二来——好在啊,还有那甘方两人的丹药弥补……”

        类似的对话——

        周师叔也在问:“凤公子,那些人白走了一趟,后面可会再来找麻烦?”

        乔青摆摆手:“那神剑门的老东西,看样子可不是个傻的,其他人为他马首是瞻,这七个门派不足为虑?!?br />
        “那么甘方两个老祖……”

        “那就更不用多想了?!蹦橇礁鋈苏獯问サ?,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损失。先不说第一峰那万年灵物可能存在的价值,第二峰那条极品灵脉的让出相当于奠定了第三峰弟子修为的崛起!只说他们答应给那七个门派的,那么多的丹药,每天光炼药就够他们受的。最起码,在她家娃健健康康生出来之前,是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这一次,真正是一劳永逸!

        乔青没解释那么多,后面众人只听她说不用多想,顿时就安安心心放下了这些个顾虑,反正凤公子在,神鬼皆退散!正想着,却见乔青步子一顿,回头看了后面一眼,那里远远的山巅上,那白飞鹤和第二峰名叫阮丹彤的女子,正站在两个地方,分别注视着他们这一行人。乔青只看了那白飞鹤一眼,便冷笑一声转过了眸子,落向了阮丹彤。

        那女子遥遥望着她,眸子里闪动着一种志在必得的情绪,朝她微微一笑。

        我靠,这是看上老子了?乔青心情不错地摸了摸自己普通的易容:“唔,真正是气质由内而外,长什么样都挡不住桃花朵朵啊……”

        众人顿时见鬼:“凤公子!”

        这齐刷刷的尖叫,让乔青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好吧,这会儿跟在身后的,全是当时迷幻之域那群人,知道她的老底儿!乔青不爽地撇撇嘴,叹息一声:“可惜,老子有孕在身?!?br />
        众人:“……”

        你要是没怀孕,还能有那功能不成?!

        眼见着她失落地飘远了,小童回头也朝着后面山巅看了一眼,看的却是那白飞鹤。小童心头滴血,那见鬼的师傅竟然要了这么个人,到底是要来干嘛的!他妈的,凭白丢了那一桌子宝贝,看小爷不回去狠狠揍你!小童越是想,越是觉得万分悲催,偏偏周师叔还传音给他:“凤公子也是咱第三峰的人,谁拿了不是拿呢?!?br />
        小童苦着圆圆的脸,传回去:“你是不知道小爷都快穷成孙子了!”

        “没办法,老祖不靠谱,凤公子手贼快!”

        “实在不行,小爷去跟她商量商量?”

        “……你想死么?!?br />
        “嘶——”小童倒抽一口冷气,想起乔青那阴险无耻不要脸的为人,也跟着打个抖:“算了,小爷活的滋润润的,还不想死?!?br />
        这俩穷的叮呤当啷响的,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神识传来传去默默吐着槽。等到一路慢悠悠回了第三峰,却见乔青忽然停了下来,转头深深看了两人一眼:“老周,小童——”

        两人茫然:“嗯?”

        乔青摸下巴,笑眯眯:“话说你们应该知道我神识很牛逼的事儿吧?”

        两人心头咯噔一下,硬着头皮拍马屁:“凤公子神识过人,真真乃是神阶中的神阶,高手中的高手,公子中的公子……”

        乔青一摆手,笑的更开心:“在我面前传音,胆儿够肥???”

        两人一头冷汗:“……”

        乔青眉毛一挑,懒洋洋一挥袖,顿时地上稀里哗啦一大片:“当时那种情况,多少眼睛盯着这些玩意儿呢,谁能保证那七个掌门不会动手来抢?我的身份成谜,换了抢老子,他们还得掂量掂量。那,爷也不亏你们的,这些丹药你们拿去——”

        众人大喜,眸子放光。

        “等等——”乔青又是话锋一转:“老子缺钱,丹药你们负责去卖,得了玄石三七分账。嗯,我七,你们三!”乔青笑盈盈看一眼小童和周师叔:“其实本来是五五分的,谁让你们背地里说老子坏话……唔,你们老祖的兵器,拿走,其他两峰的契约,我留着也没用,至于那滋养神识的东西,爷留下了?!?br />
        话落——

        不顾小童遍地哀嚎,甩手走人。

        ……

        接下来的日子——

        的确如乔青所言,风平浪静,一劳永逸。

        柳飞的千年不回,让周师叔在管理谷中事务上,的确是一把好手。那些丹药飞快送到了拍卖会去,自然是被各大门派一抢而空。乔青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免去了穷的叮当响的命运。虽然不至于和之前从风玉泽地宫中得到的相比,好在她暂时不需要用到大钱的地方。

        银子一事,算是暂且解决了。

        原本接下来的事儿,是迅速的出名,寻找凤无绝沈天衣忘尘等一系列让她挂心的朋友??捎辛诵〔坏愣诙亲永?,这些反倒要往后搁置了。柳飞和小童帮忙去第二梯各个门派打探,带回的结果却不尽人意。乔青虽然失望,倒是早有心理准备。毕竟东洲实在太大太大了,要寻找那么几个人,本就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再加上那些人,哪一个也不是傻子,不是省油的灯!

        既然明霜在找,他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们就定会用各自的方法,避过任何人的打探:“算了,这事儿你暗暗留心着,等老子生完了孩子亲自去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娃的到来,倒是让她从前的冒进稍稍收敛了。唔,要是那男人知道他教育老子这么长时间,还没个小不点儿来的有用,那脸色估计很好看!乔青的手指在渐渐隆起的腹部上轻轻敲着,满面柔和的笑意:“话说,这么敲,敲不坏吧?”

        “嗯?”

        “我说孩子!”

        柳飞顿时惊悚,一点儿消息没打探回来,这女人竟然还冲他笑?!

        一蹦三丈远:“搞什么,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没悬念,这货得到的结果,就是被她一脚给踹了出去!打着转儿地飞在半空,柳飞揉着屁股,总算是找回了一点儿这女人曾经的狠辣:“幸好,幸好,老子还以为又要倒霉了?!?br />
        对此,乔青只翻个大大的白眼,暗骂一声找揍,就关门回房,继续养胎。不错!你没看错,就是养胎!乔爷也开始养胎了,还有比这更惊悚的么?整整数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修炼和炼药等一切事儿都放下了,她全心全意在第三峰里过上了混吃等死的母猪生活,悠闲地不能再悠闲。

        这样的结果,就导致了凤九在珍药谷的消失。

        当日一鸣惊人夺得了新晋弟子测试第一的凤九,把三个老祖活生生气晕了的凤九,让七个掌门热络相待的凤九,令白飞鹤屈居第二的凤九,让阮丹彤放出话来“定要拿下”“非君不嫁”的凤九,似乎就是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下来。所有盯着这传奇人物的弟子们,只能从每日里从第三峰中某个房间高空飞出的柳老祖,来判断那传奇凤九尚在人间,且依然呆在珍药谷内!

        可是那人到底怎么了?

        没人知道。

        日子一天天过去,当凤九的传闻不但没有消失,且越来越神话,越来越神秘的时候……

        某一天,似乎是在五六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忽然众人便发现,第三峰上的弟子变了。他们似乎极是焦虑,一点儿小事儿都能引动的大惊小怪;他们也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见谁都是一脸愣样嘿嘿傻笑着;他们还好像有点儿害怕,时常能听见某些类似于“要是真生了个凶兽,是送去迷幻之域还是搁谷里养着……”这样的古怪说辞。

        甚至于——

        “不如就叫凤三峰?代表了咱们第三峰!”

        “啊呸,要我说,绝对是个女娃!叫凤如花,貌美如花!”

        “俗气不俗气???”

        “那你倒是来个不俗的??!”

        “不俗的,那还不简单,直接凤十?简单又好记?!?br />
        “切……”

        这样的对话,时常在第三峰某些弟子的口中,鬼鬼祟祟地讨论着。最后的结果,也大多是意见不统一,口头辩论升级为拳头肉搏??刹宦墼趺囱?,最起码都说明了一点:第三峰,似乎即将要发生一件大事儿!

        没错——

        这件大事儿是——

        乔大爷的预产期,快到了……

        话说,要是这娃叫凤十,我会挨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