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章

        虽然早就想到这乔青必非寻常人“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可这一等,就足足等了有七天,就连他都意外的很:“啧啧,七天时间啊,快要赶上老子当年的进度了?!?br />
        一边众人早已焦躁不耐,对着这满地的血腥,莫名其妙等一个通缉犯泡泉水,谁也不会心情多好。尤其是那九凶毒蝗貌似还没死心,隔个一时半刻就会钻出泥沼试探一二。他们这不到百人面对那数以亿计的玩意儿,还不够人家一顿点心。周师叔几次想催促老祖离开,闻言先是一愣:“老祖,当年你泡了有几日?”

        这男人亦是来自翼州,珍药谷中的老牌弟子们大多都知道。

        男人撇撇嘴,不情不愿地道:“九天?!?br />
        “哦,那也不过两天的差距?!?br />
        “两天?!你知道什么?!”男人差点儿蹦了高,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爽两字:“大多数人,五天时间便是极限!哪怕天赋好的,也不过是七天。到了临界点之后,几乎每多呆上一天,那都是天与地的差距!你们以为这玄灵泉是好泡的?时间越长,遭的罪就越大,老子多的这两天,可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可逾越的巨大鸿沟!”

        珍药谷弟子齐齐扭过头去。

        周师叔嘴角抽了两抽,心说这老祖他也只见过一次,但是上头师叔们的传闻到底是没错,这么迫不及待地彰显自己的牛逼,哪有一点儿高手的风范。

        “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这一句,是整整七天没说话的九指问的。

        男人诧异一挑眉:“小子,你倒是问到了点子上。那一个,却是老子无法逾越的鸿沟了,风玉泽?!?br />
        他说出风玉泽三个字,本没指望有人能知道,毕竟那人当初便如流星乍现,只风光了百年便销声匿迹,距离如今,几千年都过去了。而这里的,除了他之外年纪最大的也只有那四百多岁的周师叔。却没想到,九指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重新闭上了眼睛。男人看了九指一眼,意外地挑起了眉毛:“有意思,这个小子倒是不知哪里来的?!?br />
        玄灵泉畔,再次回复了沉静。

        有了之前老祖的解释,原先急不可耐的众人倒是也纷纷静了下来,不由开始好奇起,这乔青的浸泡时间。

        七日,八日……

        九日时间很快过去……

        “怎么可能,难道比老子还牛逼?靠,这不科学!”老祖不信邪地在泉水边走来走去,抓耳挠腮急气的就差没打滚儿了。小童靠在一边呼呼大睡,睁开眼睛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又重新睡了过去。

        十日,十二日……

        当时间到达第十五日,整整半月的时候,老祖终于忍不住了:“靠!不会是死在下头了吧?”

        众人望着那一片寂静的泉水,整整十五日来,这泉水就似是发生了静止,犹如平镜一般。若不是早就知道那乔青在下面,谁会想得到,此刻那底下正有一人在洗髓伐骨?这么安静,不会真是出事儿了吧?

        正想到这里,便听一旁有个弟子眼尖地叫道:“看那底下!”

        “咦?”

        泉水上方有大片的水草缠绕覆盖着,原本倒也没怎么注意??烧獾茏右惶嵝?,众人纷纷发现,底部似乎并非他们以为的那么平静,而是有一个又一个细小的涟漪,正朝着某个方向有规律地荡漾着。泉水清澈,涟漪亦是清澈无色,若不仔细观察还真是看不出问题:“这是怎么回事儿?”

        漂亮男人皱了皱眉:“等着,我下去看看?!?br />
        话音一落,整个人已然跃入水中。

        水温极为凉爽舒适,老祖沿着这些细小的涟漪一路向下潜着。他当日泡的玄灵泉并非这一汪,也远远没有这么深。越是往下,他皱着的眉毛越是拧成了一个疙瘩,四下里的涟漪到达幽深之处,波动越来越大,几乎形成了滚滚的浪涛!

        而这些浪涛,全部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

        “我靠,该不会是……”老祖二次入泉,自不能再吸收泉中玄气,可他却能感受到这浪涛中的玄气波动。想到了某种可能性的男人,不自觉地张大了嘴,泉水一涌而入,呛的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终于——

        他潜到了泉底。

        心头那个匪夷所思的想法,也在眼前的画面中被证实了下来。

        只见泉水的底部足有百丈深的地方,正盘膝坐着一个红衣人影,而她的四周,已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带起这些涟漪浪涛的哪里是泉水?根本就是水中的玄气!这乔青……

        ——她几乎是将整个玄灵泉的玄气,都给引来了!

        瞳孔骤然缩成一个小点儿,老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乔青的周身就似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洞,无数让人垂涎欲滴的玄气不要钱似的纷纷涌入她的身体!而那漩涡,正在不断壮大,壮大着,犹如龙卷风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一个初入神阶的小子,竟能引动如此大的阵仗!

        无怪乎,那姬氏疯了一样通缉她了,这样的人,值得那四大氏族之一,下上血本:“他娘的,这乔青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她的经脉就不会撑爆么!”

        乔青自然不会撑爆!

        在传承之地的第二关中,她的经脉已经被无限度的拓宽。修为是初入神阶,体内神力的容纳度却等同于神宗甚至神王!接近三个月的修为停滞,体内的神力无法在东洲获得补给——她就似一个如饥似渴之人,在玄气的包围中亟待补充,憋足了一股子劲头胡吃海喝,吸收上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吸收归吸收,她也没封闭五感。

        毕竟东洲于她?;刂?,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任何的意外。有了当日庄菲儿的那次意外之后,对于修炼,她的警惕和重视程度已经提到最高。乔青能感觉到一道视线死死盯着她。片刻之后,发现这目光除了惊悚之外没有任何的恶意,倒也听之任之,不再理会了。

        和她的淡定形成鲜明对比的。

        是梦游一样费了老鼻子劲才游回了水面的漂亮男人。

        一出水,这明显被吓着的老祖,几乎是飘上岸边的。众人纷纷围上来询问水下情况,老祖过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瞪着眼睛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样蹦了起来:“变态!那个变态!那就是个变态!”

        一连三个变态,足以证明了这可怜的男人,被乔青给刺激成什么样了。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欲再问,漂亮的男人只颓丧着脸,挎着双肩,一脸怨念缭绕地投奔小童的肩头,两眼一闭睡大觉去了。

        待到第二十天的时候……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二十天了啊……”

        “啧啧,要是真照老祖所说,那乔青岂不是牛逼到不行了?”

        “可不是,二十天了啊,比老祖整整多了十一天!这样的成绩,也幸亏大陆上没人知道,不然绝对引起一股风暴!”

        “嘘,小声点儿,没看老祖的脸都黑的要下雨了么?”

        一群人探着头望着水下那一片平静下的暗潮汹涌。一边啧啧称奇着,一边小心翼翼瞄一眼那边儿被乔青甩下三条街的男人。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小童在一边幸灾乐祸:“哈哈,还说自己多牛逼,弱爆了,简直弱爆了!”

        他们之中,只有那老祖来自翼州,其他人虽然也惊奇,到底没有那么深的切身体会,是以还不至于如老祖那般大受刺激。

        可待到整整三十日过去——

        当众人已经完全麻木,却在这时,水下出现一阵巨大的波动!平静的水面水花四溅,一道红衣身影破水而出,凌空点水跃出泉畔,站在了他们面前的时候——

        岸上的人才真是被吓掉了半条命:“神阶大圆满!”

        这里的人,修为几乎全都比乔青高上那么一些,自然神识一扫,便看得出她的修为。而一月之前,这才只是个初入神阶,此刻已经是神阶大圆满,半步神师,怎么这么快?!众人目瞪口呆,这才算明白了老祖那“变态”的意思。

        ——不是变态是什么?

        ——这他妈蹦着高晋阶,都没这么快的好么!

        人家要死要活百年一进阶,你丫的水底泡泡温泉洗个澡就晋升了?许久地呆滞之后,老祖才深深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个箭步冲到乔青身前!这速度之快,乔青几乎毫无招架之力!若非知道他似乎并无恶意,修罗斩都要祭出了!

        这男人的手,在她脸上摸来摸去。

        乔青一挑眉:“这老家伙,是要弄掉她的易容么?”

        却听对方一脸崩溃地喊了一句:“快把这人皮脱下来,你这条凶兽!”

        众人齐齐点头。

        白皙的两指摸了摸鼻子,乔青心下一阵好笑。在翼州大陆,被称做“披着人皮的凶兽”她早就免疫了。没想到来了东洲,还是逃脱不掉这个命运??!

        他们却不知道——

        她此时已经可以闭关突破神师这一阶了!只是心境上还没跟上,需要闭关领悟才行,也就是说,只要给她一个安逸的环境闭关上几日,神师修为,妥妥的!为了不吓死这些人,这话她果断吞回了肚子里:“唔,老子还是很善良的?!?br />
        要是知道她心里这想法,众人必须一口老血喷她一脸!

        当然了,他们是不知道的。

        四下里渐渐静了下来。

        众人都知道,接下来便是关于这乔青的处置问题了。这人可是个大麻烦,一个不好,便会招致整个珍药谷的覆灭!可另一方面说,这人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六品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炼药师,吞噬威压,铸造神品,玄灵泉中浸泡一月,还有她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如妖心智——如果这样的人被放走了,也绝对是珍药谷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沉默之中——

        还是老祖率先发了话:“先离开这里,满地的小爬虫真是要了命了。找个地方休息一夜再说?!?br />
        乔青没什么意见地耸耸肩,真要让她现在逃跑,也跑不了??!这老祖看着笑盈盈的人畜无害,实则那神识已经锁定住了她:“正好,老子都快累残了?!?br />
        ……

        夜空高远,一片锃亮的黑色犹如缎带一般横在天幕上。

        出了那玄灵泉向第二梯的位置移动了一日时间,待到夜幕降临,众人便寻了一处地方安营扎寨。老祖的气息扩散出去,倒也没有不长眼的凶兽前来挑衅。去时的路,就不似来时那般争分夺秒了。乔青躺在篝火之前,头枕双臂,百无聊赖地看着那缎带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心里却是小九九打的响亮。

        来了东洲这三月时间,几乎没有一刻放松过警惕,前头两个月的一切都在为了这玄灵泉奔波筹谋,眼见着终于可以继续修炼,她的踪迹除了这些珍药谷众人,也没暴露出去。下面最重要的,便是赚钱、出名、寻人!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寻找一处安逸的信得过的地方,给自己一个属于东洲的身份:“不过这珍药谷,到底靠不靠的住,还是个问题?!?br />
        鼻子使劲儿吸了吸:“什么味道,真他妈的香!”

        老祖递给她一串烤肉。

        乔青笑眯眯接了过来,一口啃下去,差点儿没把牙给崩掉了:“我靠,什么玩意儿?”

        众人纷纷大笑,经过这一日相处,他们才算看明白了。这乔青之前的什么四大氏族公子派头,全他娘的是装的!真正相处起来,却是嘻嘻哈哈混不吝的紧:“这是凶兽的肉,迷幻之域里不算厉害的一种狼,闻着香,那肉可是又柴又硬?!?br />
        怪不得了!乔青撇撇嘴,爬起来把狼肉撕成一条一条:“老子就不信了,爷这牙口还搞不定个它?!?br />
        小童嘿嘿一笑:“这叫同类相残!”

        乔青斜他一眼,懒得跟这圆脸小孩儿计较。殊不知,她口中的小孩儿,也就是长的嫩,实则快要一百岁了。真正算起来,如她这个样,二十四岁就历尽千帆一肚子阴谋诡计的,在哪都是频临绝种:“对了,那些尸体处理了没有?!?br />
        她问的,自然是当日那千多人和二十高手的尸体。在她下了玄灵泉的时候,就有人去把尸体就地掩埋了。想起当时看见的那大片大片的血泊,一具具人干的惨状,众人顿时犯起了恶心。再看手里这硬邦邦的烤肉,纷纷干呕:“我说你这变态,别在这种时候,说这事儿成不?”

        乔青哈哈大笑:“活该!”

        一顿饭吃的倒是气氛热络,待到酒足饭饱,连续忙碌了三月的疲累和紧绷,便在这安逸的夜幕下涌了上来。身体上的精神奕奕,倒是敌不过心里的累了。乔青打了个饱嗝,正要钻回帐篷去睡个好觉。一爬起来,却见老祖正笑吟吟地望着她,眸子里小算计一览无余:“别急着跑啊?!?br />
        &nbs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p;“有话明天说?!毖鎏齑蚋龉?。

        “我倒是想等明天再说,就怕明天一睡醒,你人已经不见了?!?br />
        “嘿,你可瞧得起我!”乔青咂了咂嘴巴,视线在篝火旁聚着的百人身上一扫,这百道目光顿时缩了回去。乔青嘴角一勾,泛上一丝冷笑:“就你这神识贴身警惕的,就你们这百多人哪个修为不比我高,这会儿一双双眼睛都盯着我呢。实话告诉你,我想跑,可跑得了么?”

        老祖不吃她这一套:“我可不想重蹈姬氏覆辙?!?br />
        那些人,又何尝不是一根手指就能碾死她?

        可最后呢,什么结果?

        不得不说,这乔青也算是给他们上了一课,有时候绝对的武力值,在绝对的头脑之下,似乎也并非那么的战无不胜。一个不好,真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两个人相对而立,目光灼灼盯着对方,若是细细看来,那老祖的眼中还存着少许的忌惮。这样的画面,若是给不明就里的人看了,想破了脑子估计都是一脑门的问号。

        可是在那边百人的眼里,却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乔青叹一口气,知道休息恐怕还得再拖拖了,她正要说话,却忽然眉峰一皱!

        老祖虎躯一震,心说她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却见她脸色顿时变的惨白,整个人就似个软面条一样仰倒了过去!

        这变故来的太快!

        眼见着乔青突然就晕了,老祖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手下的人温度低的惊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纷纷聚集了过来,那九指皱着眉头担心地看了一眼:“她怎么了?”

        “是啊,老祖,你动手了?”

        他动个屁的手!老祖只觉得天大的冤枉!他一脸狐疑地一探她脉象,忽然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头上天雷滚滚,耳边嗡嗡炸响,嘴角一寸寸龟裂开来,化作了一具石雕。脑海中唯一飘来荡去的一句话,只有:“他妈的,这女人就是个疯子!”

        哪怕早就知道了乔青是个女人,可眼见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哪一个不是?;刂?,火中取栗?说她是女人,真心是亏了她了,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还有比这更纯的爷们儿么?

        ——性别问题早就被他们给无视了。

        可是这会儿,在摸完乔青的脉象之后,似乎这个问题才如一道炸雷般惊爆开在这男人的脑中。被雷劈了的状态足足维持了有一盏茶的时间,众人不敢说话,只狐疑地等待着……

        终于——

        老祖深吸一口气:“她怀了小凶兽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