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六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

        偌大的幽暗石室内。

        一方石台上,年约三十岁的男子盘膝闭目,犹如老僧入定,久久不动。忽然之间,他凌厉如刀削的五官微微抽动了起来,一丝丝变得阴冷扭曲。直到“噗”的一声,一口猩红狂喷而出,霍然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双毫无温度的眸子,显得阴戾非常。

        “沈天衣!”咬牙切齿的三个字从喉咙间磨砺而出,像是恨不得把沈天衣活活刮了!这个男人,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三圣门主!虚身被毁,他修为未变,实力却大不如前了。无尽的屈辱,让他森冷的眸子浮上了滔天的怒火,仰头爆发出一声疯狂的嘶吼:“五年的心血啊……本主不甘心,不甘心——”

        砰砰砰砰!

        神阶一怒,让整个石室都颤抖了起来。

        烛灯,木台,暗柜,小榻,无数的东西在这怒气滔天的嘶吼中爆烈而开,轰隆轰隆的爆炸声传出去外面极远极远。不一会儿,就有接连不断的脚步声匆匆而来,小心翼翼地候在外头:“门、门主?”

        隔着一扇厚重的石门,门主不怕他们看见自己的狼狈相。

        他站起身,不理会外面的人,不断在一片狼藉的石室内走来走去。

        如今大陆七国局势已毁,三圣门受到天道制约百年才可出世一次,再过一个月,这机会就会消失。再等百年么?谁知道那时候乔青凤无绝沈天衣会成长到什么样的程度?这屈辱之仇,他要让整个翼州为那三人付出代价!鸣凤,柳宗,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不怪他如此自负。

        想想看吧——

        三圣门作为翼州的顶级势力,并非浪得虚名。

        一神阶,四玄尊高级,八玄尊中级,十六玄尊初级,下面的玄帝玄王更是多如牛毛。这样的实力,只拿出十分之一,就足以横扫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一个宗门!想到此,门主低低笑了起来,极其畅快,好像已经看见了翼州在他手下颤抖的一幕!

        “呵,沈天衣啊沈天衣,本主要怎么报答你才好?”门主深吸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体内翻腾的重伤也不能阻挡他即将施展报复的好心情:“去,把四大供奉叫来?!?br />
        门外迟迟没有声音。

        门主不耐一皱眉:“谁在外面,没听见本主的吩咐么?”

        砰——

        外头传来齐刷刷的跪地声响:“回门主,属下七圣使?!?br />
        心中一抹不好的预感升起来,门主还没问,他们犹豫的声音已经回禀了来:“您……您闭关期间,四大供奉以下犯上顶撞少主,已经被……被……门主,此事乃是您首肯过的,交由他全权处置,是以我等不敢违背!”

        &nbs“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静默。

        石室内一片静默。

        只有门主渐渐急促了起来的呼吸,一下一下,那么清晰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这消息的突如其来,让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好半天,才青白着脸色勉强吐出两个虚弱的字眼:“……死了?”

        “门主息怒!”言外之意,自然是死了。

        或者你还不知道,四大供奉在三圣门中代表了什么。

        一神阶,自然就是门主本人。再往下,那四个玄尊高级,就是三声门的四大供奉,八大圣使,是包括了已经落在乔青手里的莫圣使和外面跪着的那七个在内的玄尊中级。也就是说,除了门主之外,四大供奉,相当于整个三圣门中的至高修为,地位可与沈天衣持平。

        一少主,四供奉,同时代表了这万年宗门的第二把手,又岂会没有勾心斗角?尤其是沈天衣被封印了七情六欲,正是四大供奉受到他的命令联手所为。那之后,他抛却了从前的少许温厚,在门中施展了一系列的举措,雷厉风行,冷酷无情,更是直接危及到了四大供奉的地位!

        一时,剑拔弩张,针锋相对!

        对于这个,门主是喜闻乐见的??醋潘枪芬Ч?,既是他闲暇时的消遣,也是他平衡制约的手段??墒窍衷?,他都听见了什么?他霍然起身,挟着不可置信的怒意一掌打碎了石门!

        轰隆一声,石门被一掌打碎。

        外面七个圣使便暴露在了眼前:“说!怎么回事?!”

        七人面面相觑,一人跪着诚惶诚恐地复述了一遍,他这才想起来,还真真是亲口首肯过的。只不过当日沈天衣在石室外请示的时候,正是他凝练虚身的最紧要关头。他谅沈天衣不敢对那四个门中肱骨做绝,便以一句“随你处置”打发了:“好,好,好!好一个沈天衣,好一个白眼儿狼……”

        一句话没说完,怒极攻心,一口腥甜涌上喉头。

        他猛的咽了下去,只觉浑身都燃烧着屈辱的大恨:“去!掀翻了翼州,也要把沈天衣给抓回来!”

        这七个圣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在门主的长年威压之下自然不敢多问。只是一听这句话,他们齐齐一惊:“门主不可,再有一月就是阵法开启的日子,门中尽都为了此事准备着。若是分出一部分人去寻找少……沈天衣,唯恐耽误了阵法的开启??!”

        &nbsp“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门主皱起眉毛,沉吟道:“这次先不开了?!?br />
        “不开了?”七人大惊失色:“门主三思!”

        “哼,如今圣门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她那边一个百年不送,又有什么关系?!闭庹蠓?,就是连通东西大陆的桥梁。三圣门每百年,都会以巨大的人力物力开启一次,将门中的神帝高手输送到东大陆一批。百年一次,已经形成了传统。门主说到这里,七人犹豫道:“可是若她怪罪下来……”

        门主不耐地一拂袖:“这些年来,咱们为她做的还少么,那乔青就是当初那死了的女人之后吧?”

        想到乔青,不由又想到了万年前那一次预言的劫数。若真是她,三圣门必要做好万全之策!骤然得知失去了四个玄尊高级的他,此刻已经身心疲累,他的手不着痕迹地捂住胸口:“照本主的吩咐,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沈天衣给抓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可……”

        “退下!”

        “是,属下遵命?!?br />
        待到七人退下了,门主强撑着的脸色倏然难看,紧抿的嘴角一丝猩红血线,压抑不住地逼涌出来……

        ……

        同一时间,寻找沈天衣的还有乔青和凤无绝。

        神阶虚身的爆炸,那场面自是毁天灭地。天际头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便是大地的撼动,灼灼刺眼的炽芒。乔青不敢怠慢,当即和凤无绝循着那爆炸的方向一路飞去。

        两人的速度比不上门主,也不算慢了,到达此地用了小半日。

        乔青腾在半空,几乎被这画面给震到目瞪口呆:“啧,神阶啊,果然牛逼?!?br />
        可不是牛逼么,映入眼帘的,简直是一片犹如人间炼狱的狼藉!一眼望去,方圆数百里高低起伏的山脉全部被夷为了平地,群山支离破碎化作了大大小小的石堆散落遍地,草木几乎绝迹,偶有断裂的树干冒着烟气,散发出烧焦的味道。感知散出去,一路覆盖着方圆数百里直到尽头……

        眉梢倏然皱了起来:“没有!”

        ——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自然也没有沈天衣!

        凤无绝拍拍她的肩头:“别急,他是玄尊高手,最多被这爆炸波及受伤,性命不会有危险?!?br />
        乔青点点头:“你左我右?!?br />
        话音落,一黑一红的两道身影,分开两个方向,腾空而去……

        这可说是地毯式的搜寻,足足进行了三遍,他们将速度放慢下来,不漏过任何一处地方。反反复复了三周之后,过去了数个时辰,两人回到开始的地方碰头,皆是一无所获。别说人了,这一片地方连个蚂蚱都被炸到了灰飞烟灭,空中还有不少被炸出的空间乱流,细细密密的分布着,一个不好就会被卷入其中,落的个陨落的下场。

        今后的百年时间,恐怕这里都会成为一片不毛之地。

        几个时辰,也让后面比他们慢的华留香等人赶到了。

        得知了这个消息,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华留香一把揪起乔青的领子:“都找过了?全找过了?会不会有遗漏的地方?”

        他是真心为沈天衣着急,乔青自然不会动怒。她松开华留香的手,凝重地点点头?;粝愣偈痹匾换?,脸色惨白了起来。众人皱着眉头,不解地看向他,还从未见过吊儿郎当的花蝴蝶这个模样。他们虽然担忧,却不至像他如丧考妣。最起码,对于沈天衣的修为和心智,他们都是有信心的。

        乔青眉峰一动,急切地向前一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华留香苦笑一声:“我能知道什么,就连他背叛了圣门,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br />
        “那你……”

        “你可知道天衣的身份?”

        “预言师?”

        没想过乔青真的知道,华留香意外地看她一眼,无力道:“既然你知道预言师,那也该知道每一次预言的代价是什么。我不知道天衣为什么没有被封印,或者说他被封印了多少,解开了多少。但是今天这一切,你不觉得太巧合了么?这五年,就好像是他一早算出,一路埋下的一条线……”

        以乔青的心智,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沈天衣的预言,早早便做出了这些准备,那么他也必定已经承受了预言的代价——生命力的大量流失。

        乔青脸色一变,听华留香接着道:“他生而不足,后受过重伤,这些年心力交瘁,如果一生只有两三次机会的预言都施展过一次,那么——”那么恐怕,沈天衣这个玄尊高手,根本早已经外强中干?;蛘咚?,徒有玄尊修为,却没有玄尊堪称铜墙铁壁的防御了:“门主虚身消亡,他会不会跟着……”

        “不会!”

        “不会!”

        斩钉截铁,异口同声,来自于乔青和凤无绝。

        华留香诧异地望着他们,微挑的眸子染上了期望。

        乔青没说话,这一句不会是她对沈天衣的相信,他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地陨落。从前不知道这些就罢了,如今她心中坚定了信念,一旦寻到天衣,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将他的病症治好!

        凤无绝则开口道:“在将一切对乔青解释清楚之前,他不会让自己死?!?br />
        是的,不会让自己死。

        带着疑问,带着误会,带着没有和乔青正面解释清楚的遗憾,就这么轻易的死去,沈天衣拼尽一切都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凤无绝拍拍明白过来的华留香:“放心,他就是爬,也会爬到乔青的面前!”

        华留香失笑道:“你真大方?!?br />
        他大方个屁!这要是换了别人,别说是出来寻踪迹了,说不得他都要悄么声地把那人干掉!可是谁叫那人是沈天衣呢,这个情敌的爱不比他少,甚至在某一方面来说,这爱让他感激让他震撼——是包容,是付出,是无条件的祝福。

        对于拥有这么一个情敌,太子爷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仰头默默望苍天了。

        “可能他受了伤,为防门主本体不惜重伤的代价杀个回马枪,暂时躲了起来?!狈镂蘧幕?,没有人会不相信。世界上最了解你的,往往都是你的敌人。嗯,情敌也算是其中一种吧。

        众人点点头,重拾信心,朝着原路返回。比来时慢了许多的速度,又将这一条路以感知搜寻了个遍,依旧是一无所获。

        回到白头镇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

        离着老远,就能看见各色的玄气光柱升上半空,炫目多彩,耀眼非常。

        乔青眨眨眼:“咦?这么多人晋阶了?”

        “嘿,炼药师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绷旎γ忻写穑骸胺凑际侨分碌牡ひ?,柳宗弟子没什么事儿,走前我吩咐他们帮忙炼制。省的你后头忙不过来?!?br />
        “吆,老狐狸也拔毛了?!?br />
        瞧着乔青似笑非笑的戏谑模样,柳天华摸摸鼻子,硬是挺住了:“祖师叔有事,弟子服其劳?!?br />
        祖师叔……

        乔青果断一脚踹上他屁股,把他凌空踹进了城镇里。

        于是可怜柳天华一把年纪一宗之主,就这么在数万人的瞩目之下,横空飞来,砰砰落地?;拐嬲闪?,城镇中无紫非杏和柳宗的弟子设了个案几,正分发着低阶丹药。长长一条队伍长龙样的排出老远,柳天华就这么落到了众人之中,结结实实的。

        “好!好一招五体投地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跟着他后面施展轻功优雅落地的乔青,嘴欠的高声大赞。柳天华差点儿没把自己的脑袋插地里去。乔青笑眯眯瞧热闹,一点儿心虚都没有,却没听见四周有什么声音。

        她一抬头,吓一跳。

        好家伙,此刻不论是等着无紫非杏分丹药的,还是在一边观望着等她回来亲自炼制的,尽都齐刷刷盯着自己呢。那眼巴巴的小目光,呼呼放着光,就跟一群色狼瞧见裸体大姑娘一样,直把乔青看出了一头汗:“放心,放心,少不了大家的?!?br />
        乔青一边说着,一边倒退,脚底抹油咻一下溜了。

        后面忘尘等人笑着跟了上去。

        回去驿馆,凤无绝去调派人手出去寻找沈天衣,乔青看了他离开的背影一会儿,暗暗念叨了一句“真帅”,一扭头,叫住了准备走人的华留香和忘尘:“别急,有点儿事儿你得给解释解释?!?br />
        “什么事儿,老子困死了?!?br />
        乔青逮着这花蝴蝶,一把揪进了房,忘尘抱着琴很淡定地走了进来,在一旁坐下。他大概知道乔青要问什么,修长的手抚摸在琴身上,显得有点儿紧张。乔青把华留香摁在椅子上,他给自己倒了杯茶,呼噜呼噜喝了个精光,狂打哈欠。

        乔青关上房门,坐到忘尘的身边。

        这样一来,一张圆桌便变成了乔青和忘尘一边,华留香和两人面对面:“什么事儿,问吧?!?br />
        乔青牵住忘尘苍白的手:“当初,他是怎么进去的三圣门,又是怎么出来的?”

        华留香眨眨眼:“谁?”

        乔青斜他一眼:“装?!?br />
        “没装啊,咱俩现在是一条船上的,我闲着没事骗你干嘛?!被粝愦蠛霸┩?,忽然眸子在忘尘的面具上一顿,指着道:“等等,你的意思是,他进过三圣门,后来又出来了?这个……面具……摘了看看?!?br />
        面具下的眉毛一皱。

        忘尘没动,他不习惯在不熟的人面前暴露自己。

        乔青拍下华留香的手指:“没什么好看的,跟我一个样?!?br />
        忘尘被老祖接到柳宗的时候,是十五年前,那时候还只是个孩子。过了十五年,哪里还会有当初的模样,是以华留香就算是第一次见乔青的时候,也没觉得眼熟。他见两人的神色不似说谎,不由沉吟了一会儿,比划着问:“你小时候……是不是很漂亮?”

        忘尘浑身一僵,杀气骤显。

        只见他这反应,原本不确定的华留香,也立即确定了。

        他神色古怪地瞪大了眼睛,看一看乔青,又看一看忘尘,想到如今这些人这些事的发展,又回忆到当年的那一群孩子,不由一个高蹦了起来:“我靠!我靠!有没有这么巧?”

        万更后遗症~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