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三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这一刻,没有人能够阻止一个玄尊的自爆!

        可是太多的人看着天空上相拥的一黑一红那两道身影,情不自禁地脚下暴冲,企图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改变点什么。一道道身影暴喝着漠然冲出,流星赶月一般朝着天空中狂追而去:“阻止他!”

        “快!”

        “一定要阻止那个家伙!”

        ——可是枯骨老人已然疯狂了!

        他阴森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猩红猩红地盯着凤无绝和乔青,疯狂的嗜血的像是毒蛇吐出的信子!那犹如枯骨一般佝偻干瘪的身躯完全膨胀到了不可想象的程度,各色的玄气爆射到他的身上,他连躲都不躲,喷着血不管不顾狂扑向了两人:“哈哈哈哈……乔青你找死,老夫不介意多拖一个进黄泉!死吧……一起死吧!”

        这一切只在眨眼间。

        就连冲到了一半的老祖都没有办法阻止分毫。

        伴随着恶鬼呼号般的疯狂大笑,所有人都只能无奈又无力地死死盯着枯骨老人即将爆开的身躯,眸中染上寸寸绝望……

        电光石火——

        唳——

        一声嘹亮之极的凤鸣,蓦然响彻在白头原的上空!

        其声清越激昂,离着似乎尚有千里之外,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是脑中一醒,浑身一颤!余音未绝,已见一团黑色的火焰出现在了天际头,快如电光流星,惊天长虹!蔓延,扩散,浓郁且炫目的小小焰火团铺天盖地地膨胀扩大,瞬息之间已遮蔽了头顶的日空,让所有人的眼前犹如黑夜!

        直到此刻,众人才看清了那是什么。

        一只鸟!

        一只纯黑之色的鸟!

        头似锦鸡、身如鸳鸯、鹏之翅、鹤之爪、鹦嘴、龟背、孔雀尾!

        “这是——”

        “是凤……凤……凤凰!”

        “老天,真的……真的是一只凤凰??!”

        接二连三的惊呼,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

        凤凰,圣德祥瑞的化身,自古和神龙拥有着相等同的地位,被无数人所推崇所流传着。然而这些上古乃至洪荒级别的神兽们,一早就已经在翼州大陆消失殆尽了,从来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身。却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一只,还是如此奇特的一只!

        不错,奇特。

        一只伸展开足有几十丈大小的黑色凤凰,遮蔽了一整片天空停驻在白头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原的上空。它布满了黑色翎羽的巨大羽翼,在半空划过一道火焰灿然的幽亮弧度,烧灼着,升腾着,霍然拍向了已经爆裂开来的枯骨老人!

        轰——

        一声巨响。

        “不……不……”那可怜的枯骨老人,就这么不甘地瞪大了眼睛,被一巴掌扇去了天边,流星一样爆裂在了天际头……

        直到他连渣子都没剩下,白头原的上空似乎还回荡着他绝望又凄厉的嘶吼。

        静。

        太静了。

        所有人都怔怔仰望着,看着那巨大的凤凰凤目淡淡一扫,在心头升起一股颤抖的情绪。尤其是三圣门等人,莫圣使不知道这凤凰是哪里来的,更不知道为何要帮助凤无绝和乔青,他的怒意还没升起来,一对上这双带着怒意和威胁的俯视凤目,顿时心底浮现出一种大为忌惮的颤抖感觉来。

        只听那凤凰优雅一仰颈,再一次发出了一声清越的凤鸣。

        众人欣喜若狂又惊悚万分,还没开始热烈的议论,便见它的身躯蓦地缩小。没了遮蔽的天空重新大亮,日光之下它一寸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了一只小乌鸡的模样,扑棱着翅膀欢快地哼哼着俯冲到了凤无绝的肩头:“主人?!?br />
        砰——

        这巨大的反差,顿时让城楼上下跌倒一片。

        还没从大凤凰变身小乌鸡的惊悚中回过神来,这一声稚气又娇嫩的主人,便把正在爬起来的众人给叫懵了。

        它它它……有主了?

        看向凤无绝的目光,这下子羡慕嫉妒恨全齐了。有个拥有神龙睚眦的媳妇不说,连自己的玄兽都是上古神凤?我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众人舔着嘴唇泪流满面扭过了头去,不能再看那人比人气死人的“夫夫俩”,省的脑子一热冲上去掐死那两个变态,那可就不划算了。

        凤无绝松开紧紧抱着的乔青。

        两人一齐看向停落在他肩头上,不断拿小鸡头蹭他脖子的这黑不溜丢的货:“大黑?”

        没错,这只方才还优雅又强悍的大凤凰,此刻娇小又可人的小乌鸡,就是已经离开了六年之久的大黑。这货在万宝楼的拍卖之后,百战林的魔鬼训练之前,拍拍翅膀飞走了。一走六年,一回来就如此拉风的干掉了自爆中的枯骨老人,怎能不让两人欣喜?

        大白扭着屁股甩着尾巴,两只小爪子抱着凤无绝的脖子蹭了又蹭,哼哼叫着果断卖萌:“主人,是我,是我回来了?!?br />
        这软软糯糯的小声音,让乔青眨眨眼:“母的?”

        小凤凰飞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傲娇地拿屁股对着她:“哼哼?!?br />
        ——言外之意,我不和你说话。

        乔青摸摸鼻子,很有自知之明,这货当初差点儿被她给烤着吃了,人不待见她太正常了。不过……眼见着一个异性生物这么磨蹭自家男人,乔青撇着嘴巴不爽的小情绪翻腾着,坚决不承认自己吃一只母鸟的醋!凤无绝兴味盎然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瞥着自家媳妇,换来乔青狠狠一瞪:“该死的,你刚才竟敢让我站???!”

        这是要秋后算账了?

        太子爷立刻蔫儿巴了:“咳,一个死总好过两个死不是?!?br />
        这绝对是六年前剑峰上准备跑路的某人心声,此刻被凤无绝这么说出来,难免有点儿心虚的情绪。乔青一把捏上某男的俊脸,整个人靠上去,眯着眼睛色厉内荏:“回去爷再收拾你!”

        太子爷在舌尖琢磨了琢磨这个“收拾”,只觉意味深长……

        于是他舔舔嘴唇,一脸向往:“遵乔爷令?!?br />
        乔青哈哈大笑着吧唧啄他一口:“乖?!?br />
        两人劫后余生,自然是你侬我侬幸福的不得了,可怜的功臣被夹在中间挤成了一只鸟片儿,被完全的无视了。

        对于“大黑”这个名字,众人已经吐槽无力。有了神龙睚眦是只肥猫且叫大白的坑爹先例,这神凤变成个小乌鸡并有一个如此苦逼的名字,抖啊抖的也就接受了。老祖等人见他们叙旧完毕,纷纷腾上了半空,抱拳道:“恭喜凤太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太子爷真真是好福气,这玄兽真正可遇而不可求啊?!?br />
        “哈哈哈,无绝,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或者陌生的,或者熟悉的,一众人将两人一鸟围在中间,纷纷真诚地道贺着。间隙处,不由自主地悄悄瞄着蹲在凤无绝肩头舔爪子的小黑鸟,艳羡不已。宫琳琅一拳捶在凤无绝的肩头:“妈的,老子让你吓死了!”

        姑苏让亦然,捏着玉笛的手上全是汗:“下次可别再玩这种心跳,兄弟受不了啊?!?br />
        刚才那一瞬间,他们迫切地冲出来却根本毫无用处,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绝望,真正是这辈子都不愿再经历了。两人默默对视了一眼,努力,修炼,不求能追上这天赋变态的步伐,只愿在关键时刻,不拖累他,在生死一瞬,能拥有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能耐!

        凤无绝望着这两个兄弟,那满目的担忧还没散去,化为了深深的坚毅!他伸出两只手掌,停在半空。两人同时一掌击上,三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浓浓的兄弟情,萦绕在三人之中。

        乔青静静看着,嘴角噙起一抹笑容。

        还没说话,已经被忘尘和邪中天,一边一个给摁住了肩膀,危险地瞪视着她!

        乔青一缩脖子,嘴角的笑容渐渐扩大,幸福之极。这些人啊,这些亲人朋友,全部和宫琳琅姑苏让一般,在经历了刚才那一刻,那无力回天的一刻之后,在心中默默坚决了修炼的决心。整个白头原的上空,被一种融融如春的温情和喜意笼罩着,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的,自然就是气氛冷窒犹如寒冬的城楼之下了。

        没有人注意到沈天衣被冷汗浸湿的衣衫,和他终于松开的在背后的一双手,日光下反射出泠泠的水光。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又输一场的战局上??莨抢先艘阉?,到如今已是四比四!孙重华也是一头的汗,却不是后怕,而是被这结果给吓的!

        他摇晃一下急切走到莫圣使身边:“大人,这可怎么办是好,只差一局,若是……”

        他说到一半,发现莫圣使根本没在听。

        三圣门中人,如今都沉浸在一种极为悲愤后悔的情绪上,谁会想的到,这原本十拿九稳的一次比斗,竟然他们连失了两元大将!两个玄尊高手啊,哪里是城楼上那十八个玄王能比的?就算是一百八十个,也比不上!莫圣使死死瞪着半空中的那两道人影,只觉从未有过的后悔!

        悔!

        大悔!

        后悔的不甘的悲愤的情绪席卷着他,让他眼眸狠辣,连身躯都微微颤抖着。身边孙重华不断说着什么,他霍然扭头,一个字,阴冷如毒蛇:“滚!”

        孙重华完全被骂懵了:“大……大人?”

        “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的目的,别以为三圣门的人都是傻子!这一次,要是胜了,三圣门也不介意帮衬家门口的蝼蚁一把?!蹦ナ鬼潘哪抗?,真真是在看一只不自量力的蝼蚁。他冷笑道:“你还是回去想想,我三圣门因你失了两个玄尊,此事你要怎么向我门主交代吧?!?br />
        孙重华倒退一步。

        这是三圣门翻脸不认人了!

        这是他们要把这战局的损失,一股脑的扣到万象岛身上了!

        阴柔狭长的眼睛,一瞬瞪了个滚圆,惊恐地望着冷酷无情的莫圣使。之前多次打交道,他一直认为这人算是三圣门里较为耿直忠厚的,最起码在面对他的时候,其他人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德行,只这个还算和气??纱耸贝丝?,孙重华真真是明白了什么叫与虎谋皮!他的心中飞快地转,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大人,这些都是后面的事了,三圣门此次出兵,也算是守望相助不是么?”

        “守望相助?”

        莫圣使冷冷看他一眼:“呵,你也配?”

        这毫不客气的羞辱,让孙重华捏紧了拳头。片刻后,他硬着头皮笑道:“万象岛自然不敢高攀三圣门,可要是咱们覆灭了,对您也没什么好处。至于贵门的损失,孙某也是忧心如焚啊,咱们如今好歹是一条船上的……”

        “你的意思是?”

        “孙某只觉得,可别对方还没赢了,咱们先自乱了阵脚可就不美了。大人先消消火,为今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那一场比斗?!?br />
        “你下去吧?!卑诎谑?。

        “大……”

        孙重华还欲再说,已经被莫圣使一皱眉,打发了下去:“老夫自有考量!”

        他的确有考量,对孙重华也不过是发泄而已,活到这一把年纪,自不可能内讧起来让对方看了笑话。莫圣使没注意到退下后系怀鬼胎目光阴狠的孙重华,只重新看向天空中的乔青,下一场,就是他和乔青的对决!

        先前那睚眦已上场比斗了一次,自然不能再用,那么只有她一个玄尊初级的小子……

        莫圣使冷冷地笑了起来:“诸位,最后一场,莫要再浪费时间了?!?br />
        乔青一低头,和他的目光一对,几乎预见到了这老东西打的什么主意。刚才命令枯骨老人自爆是感知传音,抓不到把柄,这一次,毫无疑问他是要亲自动手了!这赤裸裸的杀意,任谁也不会忽视。

        乔青啧一声,看着身边一个个凝重下来的脸色,猛的捶上他们的肩:“怕什么,别忘了老子是谁?!?br />
        &n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bsp;某个女人很得瑟,等着一众人齐声呼喊“乔爷”的范儿。

        哪知道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流了一个笑盈盈的小眼神儿,齐声道:“披着人皮的凶兽!”

        真正是齐,七个大字席卷在白头原的上空,连带着城楼上那些没飞上来的,都是一阵哄堂大笑。呃……乔青眨眨眼,也跟着笑了,原本是准备安慰他们的,没想到这些孽畜明显对她信心十足。心中一股豪气冲天,趁着他们不注意,伸出腿一脚一个齐刷刷给踹下了空中战?。骸肮龉龉?,别让老子看着你们?!?br />
        一个个下饺子一样,头尾相继地被她踹了下去。

        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骂娘的弧度:“靠啊,你踹到老子菊花了……”

        只剩下了凤太后和凤无绝,乔青踹的正爽,一脚还没出去,就听老太太危险地“嗯”了一声。那腿立马在半空中打了个弯儿,飞快收了回来,狗腿笑:“奶奶,请,您请?!?br />
        凤太后揉了这货头发一把:“丫头,加油!”

        脚尖一点,在各种气哼哼的目光中,成为第一个以轻功自己飞下去的。乔青转向了凤无绝,伸手把赖在他肩膀上吃豆腐的贱鸟给扯了下来,一丢,小凤凰嗷嗷叫着在半空打了个卷儿,扑棱着翅膀哼哼两声,落了下去。没了电灯鸟,乔青搂上凤无绝的脖子,一脸匪气:“放心,看爷怎么干死那个老秃驴!”

        等着甜言蜜语的太子爷眼前一黑,差点儿就这么掉下去。太子爷稳定了身形,避免了自己成为第一个被媳妇给气掉半空的丢人货色,瞪着乔青哭笑不得:“这就是传说中的不解风情?”

        乔青哈哈大笑,在他下巴上新长出的淡淡胡渣上啄了一口:“这样解了?”

        太子爷勉强满意,摇头笑了一会儿,渐渐淡下来:“我不担心那老家伙?!?br />
        乔青眉梢一挑:“你是说……天衣?”

        他沉默片刻,没多说,这话说多了有诋毁情敌的嫌疑。他朝下方看去,莫圣使已经急不可耐地连连皱眉,他身边的沈天衣,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静静站在一侧似乎在等着什么:“你自己小心?!?br />
        “会的?!?br />
        没有多余的情话,一句嘱咐,一句保证,其他的浓情蜜意早已经长在了骨头里,流动在血液里,镌刻在八年并肩的生命里。不需说出口,就如同方才的那一幕,生死相随,不离不弃,他们都懂。乔青靠上前,在棱角分明的唇边印下一吻,凤无绝加深了这一吻……

        片刻后,唇分。

        什么也没说,黑袍一动,落到了城楼上。

        四下里再一次寂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天空中唯一的那一抹烈火般的身影上。

        ——红衣浮动,发丝飞扬,邪气凛凛,满身风流。

        不论是哪一方的阵营,看着那凌于半空的红衣男子,都不得不说一句:风华无双!不知是谁猛然高呼了一声:“乔爷加油!”紧跟着,城楼上不断有这样的声音高喝着,一双双的眼睛狂热万分,好像只要有那个人站在上面,即便接下来的对手是比她高上一级,比她多了百年不止的战斗经验,并且在玄尊这一修为上一级一天地的莫圣使,也没什么好怕。

        听着这些激昂之声,乔青顿生一股豪气。

        她低下头,朝着下面的莫圣使一挑眉,笑声若狂:“还不上来送死?”

        今天很得瑟地出去剪头发,话说八个月没剪过头发已经长成了野草这么丢人的事儿我会说咩?

        然后吹了个美美的发型,很得瑟地出了发廊。

        倾盆那个大雨啊,兜头那个落汤鸡啊。

        于是我貌似感冒了,头有点小疼。

        于是上面这一段其实是某坑爹货的解释:所以今天才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