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章

        城楼上下静悄悄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乔青的一个答案。

        她想到此,和凤无绝对视了一眼,又深深看向了沈天衣。后者和从前真正差别太大了,那双从来清润且清透的眼眸里,似乎有一层雾气遮挡了所有的情绪,就向那雪白的发丝一般,给人个苍白空洞之感,任你怎么瞧也瞧不出个子午卯丑。

        乔青收回目光,嘴角斜斜一勾:“好,就这么办!”

        这一句话落,对方才刚刚放下了心,就听乔青一个大喘气儿道:“不过……”

        松出去的气又被他们瞪着眼睛给吸了回来,他妈的,说话不会一句说完么!对莫圣使等人来说,如今是真真怕了这卑鄙无耻的货色,他们就纳闷儿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小年轻,怎么就能老谋深算到如此程度?眼见着乔青话锋一转,眼珠子也滴溜溜地转了起来,众人心里都是一阵翻腾,这腹黑阴险不要脸的小子,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啧,别紧张?!鼻乔嘈σ饕饕话谑郑骸澳憧?,两方的差距这么明显,显然这赛制不算公平?!?br />
        她这话倒是没说错。想想看吧,哪怕是没有了唐门的蜀中,比起大燕来也不是那么轻易好对付的。如果这两方可以勉强一战,那么柳宗和鸣凤这边,就差的太多了。柳宗除了一个老祖撑的上场面外,就连柳天华都不是孙重华的对手。再说鸣凤,只有她和凤无绝这两个玄尊,还尽都是初入玄尊的初级阶段,比起对方的四名玄尊,尤其是已到了玄尊中级的莫圣使,真心不够瞧的。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对方的阵营一听她应了,集体松了一口气的原因。

        没别的,胜券在握!

        “那你想怎么样?”莫圣使皱起眉头,只看他先前对那二十余俘虏的态度,就知道这人属于较为耿直忠厚的。

        “也没什么,加一个附属条件?!毕讼傅闹讣饽笞畔掳?,乔青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很简单,你们选出比试的人选来,谁先上场谁后上,由我决定?!?br />
        这条件听起来还真没什么过分的,实力在那里,谁先谁后又有什么区别。莫圣使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这乔青今天是转了性子?怎的这么好说话?他却是不知道,乔青打的主意简单也不简单,若是放在现代恐怕是三岁孩子都明白的“田忌赛马”??墒腔涣苏庖碇荽舐?,打起架来都是玄气对轰,哪里有什么策略呢?

        这里的人讲究个武者精神,往好听了说,那是公平公正;往不好听了说,那就一群傻鸟!就连这接近十万人的如此大规模的大战,也只是轰隆一群人往那一戳,逮着不如自己的就猛放玄气……

        ——真正是没有技术含量??!

        这事儿没少让乔青狠狠撇嘴,要是什么三十六计孙子兵法的搁这个世界,还不吓死这群一根筋的二百五土包子!眼见着对方想破了脑袋没想出个一二三四,乔青直接道:“没意见了是不?没意见可就开始了!”

        这下子是真的开始了。

        定下了规则,接下来就是选派人选。

        待到日头升到正空,茫茫平原上被日光映照的金灿灿的,萎靡干枯的草尖儿都似是染上了一层金光,亮丽耀眼。两边也都准备完毕,各有一组共六人出列在阵营之前,斟酌地扫视着对方。

        第一组,自然是大燕和蜀中。

        大燕派出的,是玄云宗二长老林寻,胖三长老,还有乔文武。

        这三人的修为也依次递减,玄师初级,知玄巅峰,知玄中级。

        乔青开始的时候想的好,可看着玄云宗的整体水平,顿时就是一阵心下无力。她这些年一直在外,给自己这手底下的宗门的好处实在是太少了。再看看对面那三个人,一个玄师中级,两个玄师初级。

        ——这一场,有法比么?

        “哈哈哈哈……”

        “早就听说玄云宗没实力,却没想到竟然这么的……”

        “上头站着的那个,可是玄云宗的宗主吧,嘿嘿,连个长老都比不过,一头撞死算了!”

        对方阵营中从这三人走出,便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城楼上的一众人有些下不来台,纷纷朝着他们三个瞪过去。三人明显也是羞愧难当,一脸的尴尬之色。就连林寻的玄师初级,还是因为吃了乔青的丹药才一举晋升的。乔文武已经有了一宗之主的风范,在众人窃窃私语之下,硬是渐渐淡定了下来。

        他仿佛不经意地看了一眼乔青身后的无紫,脸上泛起一丝苦笑。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这七年,他不是不努力,可天赋本来就不高,也只从绿玄晋升了四级而已:“对不起,家主,给你丢脸了?!?br />
        “成了,已经这个样了,不用有负担的打。与高手对决,是提升自己实力的最佳方法?!鼻乔嗯呐乃缤?,安慰了两句。她不怪乔文武,倒是有些责怪自己的疏忽了。这次之后,定要想着给玄云宗整体提升提升实力,有她这么个六品炼药师在,这还不是玩儿的个事儿?

        这心思一升起,乔青扭头看向对方的蜀中三人,指着那个玄师中级道:“第一场,就你了?!?br />
        再一推乔文武:“文武,你上!”

        “家主?”

        “乔公子?”

        乔文武和林寻同时一愣,本以为该有三人中最强的林寻去打,他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想到上的竟然是乔文武。城楼上也是一阵交头接耳,只有凤无绝眸子一闪,似乎明白了乔青的用意,划过一丝了然的笑意:“去吧,不用计较输赢,专心感受对战的乐趣?!?br />
        凤无绝还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么长的话,乔文武受宠若惊地点点头,看着两人毫不担忧的笑容,深吸一口气,迈了出去:“兄台,登空吧?”

        这种比拼约战,因为是个人与个人的对决,为了不误伤到观战之人,也不被其他人的言语和行为所影响,大多都会选择在天空中进行。好在到了知玄往上的层次之后,长时间运用轻功保持着空中战斗,已经不是难事。

        他话音一落,便脚尖一点,腾上了半空所有人的仰视之地:“兄台,请?!?br />
        对面那玄师中级,目中一抹不屑,冷笑着消失在了原地,空中波纹一闪,已经出现在了乔文武的对面。这并非瞬移,而是他的速度太快造成的效果,一开局,就给了乔文武一个狠狠的下马威。

        底下众人纷纷出声叫好:“好??!这一场根本没悬念嘛!”

        “兄弟,狠狠给玄云宗那小子一个教训!”

        “给咱们漂漂亮亮的赢一仗!”

        城楼上几乎无人出声,个个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和下面的一片叫好起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玄师中级得意洋洋地朝乔文武送去一个冷笑,挑衅之极。乔文武却破天荒的一改乔青对他的印象,除了最开始表现出少许羞愤之后,几个深呼吸就平稳了下来。

        乔青意外一挑眉:“这些年,他成长不少?!?br />
        凤无绝笑笑,朝着她身后的无紫一扬下颔:“最大功臣在那里?!?br />
        乔青还记得当初的乔文武,就是个没自知之明的富家公子,整天半瓶子水瞎逛荡。如今修为虽然不高,可是那风范,已经隐隐有了大家气度了。她点点头,跟着凤无绝朝后扭头,此刻上方那两人已经开始了比斗,无紫站在城楼上紧紧凝望着,眼中一抹担忧极其明显,竟然连自家主子调侃的目光都没发现。

        乔青吹一声口哨:“我是不是也太不称职了?连自家丫头春心动了都没发现?!?br />
        凤无绝上上下下扫视着她,好一番打量:“唔,当媳妇称职就成!”

        乔青笑眯眯伸出手,勾住他精壮的腰,指甲隔着黑衣的布料猫爪子一样挠了两下,感觉到某人瞬间紧绷了起来,她笑的像偷了腥的狐狸。凤无绝一把攥住她手腕,狠狠瞪:“老实点儿!”

        乔大爷从善如流地收回手,笑眯眯看比武。

        可怜太子爷被勾起了一腔狼血,眼睁睁看着这货还真老实了,顿感无比悲催。他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拼了老命压下心头的悸动,跟着朝上方看去。乔文武不敌对方是明显的,可是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几乎过了有小百招,他还在拼死抵抗着,似乎隐隐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境界,眼见着就要倒下,偏偏对方一掌一拳他都能在电光石火间堪堪避开……

        凤无绝剑眉一挑:“他……”

        乔青嘴角的笑意更浓:“果真爱情的力量大啊?!?br />
        ——乔文武,这是要晋阶的前兆了!

        不过总归是差距过大,对面那玄师中级气的脸都绿了,本以为是一场由他主导的威风表演,没想到竟给这小子当了踏板!他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狠辣,憋着一股子劲儿把乔文武给打下去!又过了小片刻,乔文武终于被对方一掌拍下了半空,噗的一口血喷出来,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着。

        乔青还没去接,身边已经飞快蹿出一抹紫色的纤影,凌空将乔文武半抱了下来。

        乔青伸到半空的手,就这么又缩了回来,摸摸鼻子嘀咕着:“难道老子要开始准备嫁妆了?”

        正落到城楼上的无紫,听见这句话,手一抖,俏皮的脸涨了个通红。

        砰——

        可怜的乔文武顿时俊脸朝地,大字横躺。

        无紫嗷一声把他扶起来,城楼上一片哈哈大笑声。

        众人调侃的玩味的祝福的笑容,让傻愣愣看着无紫的乔文武完全懵了,鼻端两行鼻血哗哗往下流,擦都顾不得。众人笑声更大——这一场,虽然输了,可收获远远大于胜局!

        乔青笑意盎然地看向底下的沈天衣:“恭喜?!?br />
        沈天衣淡淡点头:“侥幸?!?br />
        “下一场,你——”乔青以感知对那两个玄师初级评断了一番,选了较强的那个,又朝胖三长老招招手:“争取和文武一样,看看能不能摸到晋阶的契机?!?br />
        “好咧!”胖三长老听着弥勒佛一样的大肚子,软呵呵地一笑,腾空就冲了上去。一抱拳:“兄台可莫要手下留情,在下能不能晋阶,全靠你了!”

        下面发出一阵哈哈大笑,有了刚才乔文武那一幕之后,城楼上的众人即便知道不敌,也渐渐放松了下来。敌方那边可就没什么好脸了,刚才即便是赢了,却赢的太过难看!一个玄师中级,对战一个知玄中级,差了整整一个阶层,却硬是让对方周旋了数百招,还在最后给人家当了嫁衣!这种感觉,太憋屈了!

        胖三长老也的确不负众望。

        有了前头乔文武的刺激,再加上没了压力,他胖胖的身躯在那玄师低级的身边周旋着,越来越轻,越来越飘,竟然还真的隐隐有了晋升的迹象!

        这副模样,再次换来了己方一片欢呼鼓掌之声,让对方的脸色愈加的难看了起来。直到胖三长老被打下了半空,胖乎乎的脸被对方揍的一片青紫,还呵呵笑着站在城楼上朝对方一鞠躬:“兄台,在下感激你八辈儿祖宗!”

        噗——

        爆笑声几乎要掀翻了整个城楼。

        那玄师初级差点儿没破口大骂,被莫圣使一言唤了回去:“够了,下来!”

        丢人够了,如果再输了风度,那才真真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待那人悻悻然回了阵营里去,莫圣使才冷笑一声,朝着乔青一抱拳:“如今是二比零,阁下还是小心些的好?!?br />
        乔青一耸肩:“阁下也别笑的太早?!?br />
        “哼,第三??!”

        莫圣使冷冷一招手,那最后一名玄师初级,也是三人中最弱的一人,便腾上了半空中。同时林寻不用乔青吩咐,已经腾空到了他的对面。这一场,才是真正的势均力敌,两个玄师初级的对决!

        不少人呼吸都紧了起来。

        凤无绝扭头看乔青:“你就这么确定他能赢?”

        他刚才就猜到了乔青的策略,可实力的差距太明显了,即便是以弱对强,剩下了林寻对上对方最弱之人,两人也只能算是旗鼓相当,胜负难分。乔青原本笑眯眯的脸,在看向林寻之时倏然脸色板了下来!和方才对待乔文武和胖三长老的鼓励不同,她冷冷盯着林寻嗓音如冰:“这一次,只准赢,不许输!”

        林寻一怔。

        众人都是一怔。

        只有凤无绝明白了她的意思——有时候,压力也会化为动力。

        林寻是玄云宗那些长老里,嘴最笨的,最耿直的,也最努力的,早在当初的玄云宗上乔青便将他们了解了个透彻,自然知道,什么样的反应会给他最大的激励!在这样的一个时刻,前面连续输了两场的时刻,在面对一个相当的对手之时,这巨大的压力必会化为无限的动力,让他死死挺过这一??!

        果不其然,林寻怔怔望着乔青的冷面。片刻,重重一点头:“若输,林寻自裁以谢公子!”

        “很好,我不用你自裁,若你输了,玄云宗再无林寻此人!”

        林寻在半空一晃,这些年来在玄天死去,乔文武成为宗主之后,他们这些长老一早就绝了那篡位的心。玄云宗更是上上下下犹如一心,朝着越来越好的局面发展着,乔青这一句话,让他比死还不愿。

        林寻的眼中迸射出绝对的信念,什么都没说,倏然冲向了对方!

        这是三场之中,最为激烈的一场。

        也是三场之中,最为惨烈的一??!

        足足打斗了一天一夜还要多,当天色暗了下来,又亮了起来,又重新暗了下来。那两个人在半空中一身是伤,一身是血,最后拼的,就是毅力!

        待到两人同时连施展轻功的力气都无,同时“砰”一声砸落到地面,挣扎在血泊里爬不起来的时候,不少人都不忍地转过了头。乔青一眨不眨地看着林寻,莫长老便一眨不眨地盯视着她,到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还看不出这“田忌赛马”的战略?若是按照正常的比斗进行,大燕一场都别想赢,可这么下来,不单单让对方晋升了两名高手,更是隐隐有夺得一赢的机会……

        莫长老眸子闪烁,看着上方那红衣飘然一身风流的男子,不禁为自己先前的轻视皱了皱眉。

        眼见着林寻挣扎着,两手在枯萎的草地上不断地抓挠,莫长老飞快开口:“平——”一个局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林寻已经死死一撑,猛的撑起了半个身子。

        “起来!”

        “起来啊……”

        “林长老,你可以的,起来??!”

        一声声急切的呼唤,让人眼泪都快掉下来。更不用说后面站着的林书书了,看着那垂死挣扎死命想要爬起来的摇摇晃晃的人影,哭的已经不成人形。场内渐渐没有了声音,一道道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视线紧盯林寻,乔青低头苦笑了一声,猛然发出一声大喝:“给老子爬起来,就差那么一步,别让老子看轻你!”

        林寻浑身一震。

        抓着草地的手一个用力,连青筋都崩了起来,一片枯草被拽离了地面,哗啦啦漫天飞扬。他就着这个力道一个趔趄,在对方阵营瞳孔一缩的不可置信中,真正爬了起来!

        没错,他站起来了。

        虽然摇摇晃晃,虽然东倒西歪,虽然鲜血满身,虽然下一秒就有可能重新趴下??删驮谇乔嗄且簧蠛戎?,他的确是站起来了。林寻晃晃悠悠转了个身,死死望着乔青,想说点什么,口一动,就一滩血涌了出来。乔青嘴角一勾,绽开了一道极美极美的笑容:“谢谢?!?br />
        谢谢你站起来了。

        谢谢你用半条命换来了这一场。

        谢谢你再一次让我对翼州大陆,产生了一种不可言喻的归属感。

        莫圣使叹息一声:“二比一?!?br />
        砰——

        伴随着接过的揭晓,林寻重新倒下。方书书冲出去把他搀了回来,红着眼睛对乔青抽噎道:“公子,我爹没有让你失望!”

        乔青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给林寻喂了下去,一股玄气以她的指尖朝着他周身游走而去。这个时候,她后面还要参与比斗,给林寻灌入玄气其实并不明智??梢幌虼缶治厍伊贡∽运降那乔?,却觉得——他值!

        片刻后,乔青拍拍林书书:“带你爹好好休息?!?br />
        看着方展迎了上来,从林书书的手里将林寻接过去,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两人相视一笑,同时红着眼睛慢慢远去,乔青的心里也满满的,像是被什么填充了进去。她扭头靠上凤无绝的肩:“等翼州的事平息了,咱们去看二伯吧?!?br />
        凤无绝摸着她的头发:“好,你喜欢就好?!?br />
        乔青低低嘀咕一句:“真没原则?!?br />
        太子爷的耳朵竖的老长,这么小声也让他听见了,换来一声咬牙切齿的轻笑:“碰上你,老子原则早让狗吃了!”

        这副画面太美好,美好的让人不忍心打扰,沈天衣静静仰望着他们——那一黑一红的身影在城楼上半依偎着,夜色下一方犹如黑夜的延伸,一方便如夜中一抹跳跃的烈火——红黑相应,红黑交缠,如此和衬的一对儿。

        他静静凝望,久久不语。

        一边莫圣使扭头看看他,见他半天没发话,便走出一步:“二比一,接下来,是柳宗对万象岛?!?br />
        柳宗对上万象岛,几乎可说没悬念。

        乔青“田忌赛马”的策略很好,老祖以玄尊的修为将对方最强的一人秒杀,第二强的孙重华让柳宗最弱的莫长老出战,自然落败。原本的想法是,柳天华对付对方最弱的那一个万象岛长老,本应是十拿九稳。

        这样下来,便是二比一重新扳回一局。

        可乔青没想到的,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刚才蜀中那边不论输赢都丢尽了脸面,他们狗急跳墙了——当初唐门覆灭之时,没少被蜀中的其他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宗门搜刮,那些动作快眼力佳的也没少得到唐门的一些至宝,包括和匹练鎏金梭一个级别的一些至毒暗器!

        柳天华作为最后一场,和万象岛的一名黑瘦长老对战之时——

        眼见着就要胜出——

        那长老虚晃一枪,一个拧身,无数毒针天女散花一般飞射而出!

        作为当初的七大宗门之一,唐门的至宝可是好相与的?漫天毒针,将漆黑的天幕耀的一片幽蓝,带着重重让人心颤的寒芒直逼柳天华而去!

        “柳宗主!”

        “柳宗主小心啊——”

        “啊,万象岛,你们好卑鄙!”

        各种各样的惊喝大骂,一瞬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柳天华的感觉最为直观,这几乎躲不过去的一片毒针,让他心惊肉跳瞳孔连缩,方方运起一片玄气屏障,细微之声连响,那毒针竟然穿透了厚重的玄气直入体内!

        噗——

        柳天华猛的喷出一口血,浓黑的血落到草地上,发出嗤啦嗤啦的腐蚀声音,可见这毒之剧!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夜幕下泛起了黑气,他勉强支撑着没倒下,死死瞪着对面那得意洋洋的黑瘦长老,还要再斗,乔青已经一拧眉,冷喝一声:“我们认输!”

        “乔爷不可!”柳天华赶忙扭头。

        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的唇已经变成了绛紫色,整个人透着一种毒发的诡异。那黑瘦长老面对着众人鄙夷,嘿嘿笑道:“事先也没规定比斗不可用毒,在下光明正大的用,胜的也是光明正大?!?br />
        “不错,谁也没说过不可用毒,要说败,也只怪柳兄弟大意了?!彼镏鼗⒓醋叱隼瓷?,阴柔狭长的眸子里是赤裸裸的窃喜。

        噗——

        柳天华又是一口黑血,乔青二话不说飞上半空,冷冷瞥了一眼那黑瘦长老,把柳天华给带了回来:“无妨,四比二而已?!?br />
        “可是……”不待他说完,乔青抓出一瓶解毒药,一股脑地塞他嘴里。唐门之毒博大精深,连她都不敢怠慢,一时判断不出成分只能病急乱投医了。好在她炼制的解毒丸也不是吹出来的,片刻之后,柳天华的面色稍有好转。乔青松口气:“还有三场,只要剩下的三场我们全胜就行,没什么大不了?!?br />
        柳天华靠着城楼,在柳依依的搀扶下苦笑了一声:“全胜啊,哪有这么容易?!?br />
        没错,哪有这么容易?

        想想看吧,对方还有四名玄尊,随便扯出来三个,对上的却只有乔青和凤无绝两人。

        玄尊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到了这个境界,一级一阶一天地,哪怕是身为玄帝高级的凤太后上场,都只能说——不堪一击!

        这也是对方阵营的想法,除了沈天衣之外,另外三个玄尊高手包括莫圣使纷纷对视了一眼,心中想的都是一样——看看你们两个玄尊,如何跟我们三个斗!他们此刻是信心满满,几乎已经预见了即将到来的毫无悬念的胜利。其中一个玄尊长的极为高瘦,衣衫挂在身上就跟个晾衣架似的,他嘴角一勾,飘飘摇摇走了出来:“如何,乔公子,下一场怎么比?”

        乔青扭头看他一眼:“阁下是……?”

        “老夫史天南!”

        哗——

        城楼上下响起了一片议论之声,明显曾听说个这个名字。

        三圣门之所以能成为大陆上的顶级势力,便是这翼州世俗界的高手不断有人挤破了头往里进。为何三圣门经久不灭?可以这么说,整个三圣门中,万年前原先留下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至多一两个,剩下的,全是这一万年来陆陆续续从大陆上崛起的天才高手们,蜂拥而至撑起来的。

        史天南听着这些议论惊呼声,不由抬了抬下颔,明显很受用。

        乔青扭头问向同样面色带着凝重的老祖:“什么人?”

        老祖叹息一声:“牛人!”

        只这两个字,乔青就差不多明白了,定然是她还没出生之前,在大陆上风生水起后来没了音讯的老一辈高手。想来也是,能够到达玄尊这一层次的,也不可能是滥竽充数的,哪一个不是千万人中的佼佼者?

        乔青扭头看了眼凤太后,恐怕这看上去不过四十岁左右的史天南,比起她的辈分都要高了,称一声老夫也不为过:“好,这一场,就由阁下来?!?br />
        翼州大陆,以武为尊,她和这史天南年纪差的远,修为却相同,是以也用不着以前辈相称。史天南皱了皱眉,想是极为不习惯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子平辈论交,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修为在那里。

        他没什么意见地问:“我的对手呢?”

        话是这么问,可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乔青的身上,跃跃欲试。如果能打赢了这小子,对久久不在大陆上行走又注重名利心的他来说,必是声明的又一次顶点!

        乔青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晃了摇晃,啧啧有声道:“抱歉了阁下,你的对手不是我?!?br />
        史天南一皱眉,转向凤无绝:“那是你?”

        凤无绝剑眉一动,微笑道:“也不是我?!?br />
        这样的话,不只让史天南不爽了,觉得两人在戏耍他,更让城楼上下的人一头问号。接下来的三场只要输了一场,那就代表了整个阵营的失败。难不成这乔青和凤无绝,放弃了?眼见着史天南脸色难看,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同时神秘一笑:“阁下的对手,已经登空了?!?br />
        登空了?

        史天南抬头看去。

        所有人都抬头看去。

        于是,一只圆滚滚肥嘟嘟白嫩嫩胖的球一样漂浮在半空中的肥猫,哦不,其实是仰视角度中肥猫一颤一颤的三下巴,就这么映入了一双双呆滞的眼帘。

        一片目瞪口呆接受不能之中,猫爷纯白的绒毛迎风飘舞,几乎被肥肉遮盖住的圆圆的猫眼在夜色下锃亮锃亮,滴溜溜一转,抬起小爪儿,一挥:“喵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