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九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九章

        一方城上,一方城下。

        和三日前的那一场大战那么的相似,却又有了截然不同的区别。这一次,满面憋屈的是站在城下的万多人,一个个低着头忐忑不已,皆不知道三圣门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而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城楼上的人。数万人齐刷刷站在乔青的身后,以她马首是瞻。他们俯瞰着下面乌压压的人头,直觉半年来憋着的一口鸟气一扫而光,扬眉吐气!

        这样的对峙只有片刻。

        乔青便将视线定在了为首的白发男子身上:“沈少主,三日已至?!?br />
        三个字,让沈天衣随意放至身侧的手一紧。他知道她的意思,这时候,不谈私交,代表的是两方阵营的话事人。然而即便如此,那修长而苍白的手依然微微颤抖了一下。片刻,沈天衣展颜一笑:“三圣门,不会退兵?!?br />
        哗——

        这云淡风轻几乎可说没有抑扬顿挫的一句话,造成了上下两方迥异的反应。

        下方阵营中爆发出轰然的惊喜声,就连孙重华都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隐在一旁满面窃喜。同样的,城楼上一窒,欢欣的气氛有片刻的凝滞。忽然有人冲了出来,站在城头大喝出声:“沈天衣,你要至自己的门人于死地么?”

        “没错,什么三圣门,什么少主,也不过如此!”

        “哼,没想到三圣门中情义薄弱至此,二十多个玄王,说弃就弃,只为满足你们的一己私欲!”

        后面众人纷纷应和着,吼出声的汉子一指城楼上挂着的二十余名玄王——他们的玄气被暂时封住,此刻绑缚着双手吊在半空中,一个个脸色颓然恨不得找个地缝塞进去。他们不愿拖累三圣门,大多是因为害怕门主的处罚,如果沈天衣硬是要救人退兵,说不得也会集体自裁,算是死得其所??纱丝?,却从未想到会听见那白发男子如此淡漠无情的一句话。

        端的是寡情薄意,麻木不仁!

        他们还在愣神中,便见乔青似笑非笑地走了上来。

        纤长的指尖,一抹寒光乍亮!

        ——修罗鬼医的标志性飞刀,就这么在日光下明晃晃又寒凛凛地出现在这二十人眼前。

        “三日前我说过,若你执意不退,这里便是他们的埋骨之地!”她的步子很慢,捏着飞刀慢悠悠地锉着指甲,红唇一吹,散落淡淡的飞灰。说出的话就犹如这飞灰,轻飘飘的似乎没什么重量,犹如只在做戏一般??墒且欢陨纤岷谥写派沟难劬?,他们便是齐刷刷一个颤抖,没有人会不相信她口中的话,没有人会不相信乔青会真的动手!

        死,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等待着死亡的滋味!

        眼见着刀尖一点点移动到最首一人的脖颈处,轻轻的,凉凉的,徐徐滑动着……

        那人毛骨悚然,把绳索摇晃地哗啦作响,感受着脖子上那犹如毒蛇一般的冰凉刀尖,不甘的眼睛死死瞪着沈天衣。沈天衣不为所动,他看着他,他就遥?;乜醋潘?,眼中是一片漠然之色。刀尖一寸一寸,割破了皮肤,深入到喉管,血珠一滴滴渗了出来。巨大的惊恐骇然中,这些细小的声音被无限放大,犹如死亡的丧钟……

        那人渐渐绝望了起来:“沈天衣,你好狠的心!”

        “少主!咱们好歹为圣门出生入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你们有什么可兴奋,想想看吧,今日他能这么对我们,他日也能这么对你们每一个人!”

        面色颓然的二十余人,不由愤愤喊了起来。

        乔青就这么欣赏着他们的狼狈状,眼尾的余光若有似无地掠过沈天衣身旁的莫圣使。她还记得当日沈天衣的淡然,对于他的决定丝毫也不意外??赡ナ姑飨院驼庑┤私磺椴磺?。

        乔青在等,她看着莫圣使挣扎犹豫的模样,手中霍然发力!

        嗤——

        飞刀割破喉管,鲜血飙溅而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莫圣使大叫出声:“住手!”

        乔青轻笑着擦去面上点点猩红,素手伸出,将这被她亲手解决的一名玄王死不瞑目的眼睛闭上——这是对于一个高手的尊重——这人几乎可说和她个人没有任何的冲突仇怨,可惜,立场不同。乔青不愧疚,从今早的那一刻开始,她的肩膀上背负着的是柳宗上万弟子的信任,是柳天华和老祖和忘尘和柳依依等一切她所关心的人的性命……

        她扭过头,俯视着下方睚眦欲裂的莫圣使。

        一耸肩:“抱歉,晚了?!?br />
        这副模样,直让莫圣使恨的牙痒痒:“你——”

        “不必如此,这人到底是谁杀的,你比我更清楚。在下不过是一柄被逼到绝路的刀,真正握刀的人是谁呢——沈少主?”眸中闪过一丝黯然,转瞬便被似笑非笑的神色所取代。事已至此,不论沈天衣的目的是什么,不论他是好是坏,她不能拿着这城楼上的人来赌!心中掠过这些,那些人的面孔她没有回头去看,也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一个一个,生死之交,患难亲朋……

        乔青拍拍手,走到另一个抖的筛子一样的玄王身前:“唔,下一位,可望莫圣使这次别再晚了才好?!?br />
        忽而肩头一重。

        ——是凤无绝!

        他的手,宽厚沉定地扶在她的肩。乔青扭头瞄他,凤无绝灿然一笑,带着一丝调侃:“乔爷辛苦了,休息会儿?!?br />
        乔青眨眨眼,凤无绝二话不说接过她手中的飞刀,抚住她肩头的手渐渐用力,那锋锐的鹰眸,犹如一片有容乃大的深海:“我来!”

        她当然明白他的心思,是不愿看着她和沈天衣沙场对簿,不愿看着曾经同生共死的一双好友到得如今这步田地,更不愿看到她眼中一丝丝落寞和难过。乔青忽然就觉得满足到溢出,森凉的心似乎被他温暖的手捧着,小心翼翼珍而重之……

        没有人注意到,下方沈天衣看着这一幕,垂下的眸中一丝安慰划过。

        乔青深吸一口气,笑着朝莫圣使眨眨眼:“嘿,想开点儿,这不才死了一个么?!闭饣案杖媚ナ挂汇?,心说这小子是在安慰?就听她接着凉丝丝道:“现在就这么颓丧,接下来二十人的死你打算怎么面对?”

        胸腔里一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口血涌上来,莫圣使死死咽了下去。

        乔青心情很爽地抱着手臂站到了一边儿,看凤无绝以和她截然不同的手法,跟切西瓜似的比划着小小飞刀,照着一个玄王的脖子就砍下去!莫圣使这次是真急了,正如乔青所说,沈天衣或许被封印了感情,可他却是和他们一同呆了一个又一个的百年。莫圣使迈出一步,死死瞪着那下落的飞刀,这一下下去,那玄王的脖子都会搬家:“住手!住手!等等——”

        凤无绝顿住手,离着那满头大汗的玄王,只差毫厘。

        “你……”一个字,像是用尽了莫圣使的力气:“给老夫时间……”

        话音没落——

        一声惨叫,玄王人头落地。

        凤无绝回过头,面对着旁人,可没有对待乔青时候的那种温意,直叫人冰冷的彻骨的目光:“时间……”

        “你们……老夫只是再要……”

        “要时间嘛,老子知道?!鼻乔嘁话谑?,打断他。她低头拉过凤无绝的手,用自己的衣衫给他把血渍细细地擦了,才抬起头对上几乎要气的喷血的莫圣使和三圣门那一群人。面色一变,倏然冷厉:“老子没给你们时间么?三日三日又三日,这么屁大点儿事儿唧唧歪歪没完没了,你们三圣门还有个带把的没有?——一句话,痛快了来!”

        痛快了来,快了来,了来,来……

        回音不断响彻在白头原空旷的上空,让人耳膜震荡,心头乱颤。

        乔青这番话,着实不好听,也着实让人畅快淋漓!这半年来,他们压的太狠了,在乔青出现之前,无时无刻不沉浸在担忧和惊惧之中。生怕三圣门何时动作,生怕不知哪天早晨白头镇就被对方破城而入??墒?,似乎从这个人出现,一切又变的不一样了??纯聪旅娴娜ッ湃税?,被她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面红耳赤,一个个恨的什么一样,却硬是碍于这二十玄王而不敢回嘴一个字。

        这简直是——太他妈爽了!

        这真正是——跟着乔爷有肉吃!

        一片片人压抑着激动着,狂热的目光朝那一对“夫夫”望过去。

        自然了,这可不包括城下的人。

        眼见着莫圣使动摇了,孙重华不由极度紧张了起来。莫圣使知道他心里打的那些小九九,看也不看他,只望着沈天衣,斟酌又急切:“少主,不如……”

        沈天衣眸色一动:“乔青,容沈某片刻?!?br />
        乔青耸耸肩:“十分钟,哦不,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之后,每十个呼吸,我杀一人,杀到没的杀死光了为止,可行?”

        “可以?!鄙蛱煲碌愕阃?,和莫圣使等人交流了起来。他们并未发出声音,而是以感知说着什么。莫圣使神色焦灼,一边孙重华修为不够,根本加不进去,更是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乔青看着他们这模样,无语地摸摸鼻子,嘀咕了一句:“老子刚才那句话,咋那么像变态劫匪呢……”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只从字面,也差不多能明白她的意思,众人齐齐点头:“乔爷果真自知啊?!?br />
        乔青狠狠翻了个大白眼:“老子这都为了谁?”

        众人哈哈大笑:“乔爷啊,长长心吧……”

        这边气氛不错,感受到了希望的众人,褪去方才的凝滞说说笑笑了起来。乔青扭头勾上凤无绝脖子,两只手没骨头样的吊在他身上:“啧,刚才那一刀,帅呆了!”

        凤无绝一拍她屁股:“站好了,也没个首领相?!?br />
        乔青嗷一声蹦起来,眨巴着眼睛:“光天化日,你就调戏老子!对了上次神棍咋说的来着,难道我要伪装个太监,还得把小JJ割了不成?”

        太子爷深深看着自家媳妇,那意思——你确定自己真的有的割?

        乔青叹气——这辈子没希望有了,必须得生个有的!

        凤无绝跟着她眨巴眼,这还是这货第一次提起到这方面的事儿。两人并未特意去避忌,可这么多年还真的是没一点儿动静。他几乎以为自家媳妇爷们儿的把这功能自动剔除了。此刻见乔青这模样,不由心下软的一塌糊涂。凤无绝靠上去,搂着她的肩头,呼吸喷吐在白皙的耳侧,悄声道:“儿子女儿,我都喜欢?!?br />
        乔青斜眼瞧他:“这话让奶奶听见,可不得打断你的狗腿?!?br />
        那老太太,盼曾孙子可是盼的眼都直了,得着机会就眼巴巴瞧着她。乔青和凤无绝一齐扭头看,果不其然,凤太后正紧紧注视着这边儿的动静呢。两人相视一笑,双双望天,看的老太太一头问号的同时,满心满肺的欢喜——瞧瞧,瞧瞧,就这默契,连抬头的时间和弧度都是一样的,曾孙子还会远么?

        “乔青?!?br />
        这一声,来自于沈天衣。

        让四下里顿时静寂了下来,齐齐朝着他看过去。包括乔青:“唔,可是有结果了?”

        沈天衣淡淡一笑,唇角的弧度几乎不可察觉:“不错,不妨你我皆让一步?!?br />
        乔青眸子一闪:“怎么个让法,先把道儿给划出来?!?br />
        他低头沉吟了片刻,似乎对两人这样的交流,极为不惯。片刻后,沈天衣抬起头,面上的苦意一闪而逝。随着这一动作,雪白的发丝垂荡在膝后,依稀间让乔青神色一恍,听他不见温度的声音,淡淡道:“上面还剩十八人整,三方阵营,九次比斗?!?br />
        这很好理解,一边是大燕、柳宗、鸣凤,一边是蜀中、万象岛、三圣门,正正是三对三!每一方阵营,出三个人比试,加起来便是九次。而十八个人,一次两条命。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知道这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九次之后呢?”

        “看胜负?!?br />
        “怎么说?”

        “若我方胜,那么战事继续。若汝方胜,沈某带人退出?!?br />
        这怎么听来,都公平的很??刹恢趺吹?,乔青总觉得他在拖延时间,在等着什么?是人,还是事?乔青猜不透,如果沈天衣真如大白所说乃是一个预言师,那么可不可以说,他一早预言到了这一幕,也预言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终于回家了,今天一天都在飞机和出租车和大巴上过的。明天会回复之前所有没回的留言,姑娘们放心哈。AND感谢姑娘们这段时间的担待,今天三千明天四千的,我各种羞愧ING~

        后面的更新可以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