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七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七章

        &nbs“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茫茫平原,腾腾杀气。

        一方,是以沈天衣为首的强攻阵营,正向着白头镇寸寸逼近。一方,是以凤无绝为首的坚守阵营,并立城头蓄势以待。

        两边的人马都可以数万计,一眼望去,不见尽头的平原两侧都是乌压压的人头。轰隆,轰隆,对面的阵营步子犹如闷雷炸响,越来越近,越来越响,议论声,叫嚣声,喊杀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天地间,连天际都似乎颤抖了起来!

        直到离着百里之?!?br />
        沈天衣若有所觉地一抬头,就那么和凤无绝的目光对撞在了一起!

        轰——

        狂风平地起,枯草四面倒。

        这两个人,一个是白发飘摇,白衣浮荡。一个是黑发狂舞,黑袍翻飞。不同的气质,不同的风姿,激起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风暴,以视线交锋处向着四面八方悄无声息的席卷蔓延……

        漫天的草屑飞卷,乱了视线,迷了人眼。

        两边的阵营里爆发出了轰然的叫好声。对他们而言,这是两方的领头者所进行的第一次对决!不少人揉着眼睛捂起口鼻,只有两个男人的目光,穿透了迷雾样的模糊空气交汇在了一起,就那么眯着眼睛对视着,带着若有似无的打量、衡量、较量……

        片刻后,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时移开了视线,同时幽深了眸色,意味不明的。

        莫圣使站在沈天衣的身边,眸色带出两分狐疑,半晌斟酌着问:“少主,您和凤无绝……”

        “旧识?!绷礁鲎纸馐土怂堑墓叵?。

        莫圣使是三圣门的老人了,忠于三圣门,忠于老门主。如今门主对沈天衣信赖有加褒赏有加,在闭关期间沈天衣就如半个三圣门的主人。是以莫圣使对于他,也是忠心耿耿。心中的狐疑只片刻便消散了,都已经被封印了七情六欲,还有什么好担心呢:“少主,对方似乎在……虚张声势?!?br />
        沈天衣朝着远远的城头上看去,白头镇并不繁华,却极大。那城墙自左向右足足延伸了数百丈,一排排一列列的武者有序而立,实力不及这边,人数却比他们多了数倍。乍然那么一瞧,真正是密密麻麻杀气腾腾!

        可似乎上一战的一些熟面孔,都未出现。

        修长的手顿到半空,大部队缓缓停驻了下来,带起一片烟尘弥漫。他站在最前方,寒风拂过月白的衣角:“凤兄,好久不见?!?br />
        声音透过极远,清晰地传到了城楼上。

        老祖一皱眉:“这沈天衣,竟也晋升了玄尊!”

        上一战沈天衣带着三圣门人出现,却并未直接参与战斗。是以这会儿一个突然多出来的玄尊,不由让老祖头疼了起来:“这么算下来,对方是四个玄尊!”而他们,只有两个。

        真正到了这种大战,实际上还是高手的对决!就如那日乔青一人,可以一举解决那二十多个玄王一般。修为上的差距,已经不是人数可以弥补。他和凤无绝牵制着两个玄尊,那么剩下的两个,绝对可以横扫这边一大片!

        听见老祖这句话的柳天华等人,脸色齐刷刷难看了起来。

        只有凤无绝依然淡定:“沈兄,上次还说找个机会叙叙旧,没想到再见时会是这种情形?!?br />
        “沈某也没想到,鸣凤的野心竟然这么大,妄图吞并万象岛,独霸一方!就是不知道,若是没有此一役,万象岛之后,鸣凤和柳宗的手会伸向哪里……大燕?或者姑苏宗门?哦对了,柳宗的实力自是比不得鸣凤的,凤兄如今和柳宗老祖修为持平,若是鸣凤反手一刀,不知柳宗是否能接得住呢?”

        沈天衣淡淡一笑,依稀间竟有几分从前的飘渺无痕。只那双眼睛中的冷酷无情,昭示着他的不同。

        这诛心之言一落——

        城楼上,霎时发出了一阵惊疑之声。

        各色视线汇聚到前方的凤无绝身上,却在他古井无波的淡定中渐渐平息了下来。受到挑拨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还是怒从心起,冲到城墙根儿上高声吆喝了起来:“你说什么?!”

        “哼,好一个卑鄙无耻的三圣门,以为这样我们就会内斗么?”

        不错,沈天衣不会以为这么两句话,就会引起这边的内斗吧?老祖和柳天华对视一眼,只觉此事蹊跷!沈天衣不强攻,却在第一时间挑拨了起来,这对于稳操胜券的他来说并不明智。两人似乎有一种感觉,他在等什么……

        这种感觉不止他们有,孙重华也皱了皱眉,刚想说点儿什么,就听对面城楼上的凤无绝冷笑一声:“证据呢?!?br />
        “何须证据,唐门的覆灭不正是前车之鉴么?!?br />
        当初之事凤无绝做的隐秘,可碍不住时日久远,五年多过去了,再多的秘密也透出了墙。好在本来他就是个敢作敢当之人,凤无绝也没有特意去压下此事。此刻,这句话顿时激起了蜀中那些游勇散兵的愤慨。沈天衣的身后阵营极为明确,从左到右分别是蜀中,三圣门,万象岛,左边那稀稀拉拉的一大群人足有万余还多,顿时齐刷刷地叫嚷了起来。

        “没错!你们可得小心了?!?br />
        “嘿,鸣凤的野心之大,唐门就是前车之鉴?!?br />
        “哼,你鸣凤敢做又不敢当了么,咱们今天就为唐门报那灭宗之仇!”

        有挑拨离间的,也有愤而大怒的,甚至有人举着长刀站了出来,直指对面城楼,像是想和凤无绝一较个高下。凤无绝身后的人亦是不甘示弱,纷纷回嘴。一时唇枪舌剑,乱作一团。纷纷乱乱的叫嚣声中,凤无绝眸子一闪,对后面陆言打了个眼色。

        陆言会意,摇着扇子走上了前:“这有什么不敢当的,只不过嘛……”

        “什么?”

        陆言文质彬彬的一笑,羽扇轻摇,俯视着那人:“想报仇,你还不够格!”

        “好一个狂妄小儿!”

        那人勃然大怒,霍然腾空!这是一个威武大汉,看上去就属于冲动易怒的类型。见他举着大锤就冲了上来,这下正中陆言的下怀。他飞身迎上,一柄长剑被陆峰丢了上来,陆言一把接住,和大汉的铁锤斗在了一起。

        半空中两个身影纠缠着,不断发出兵器相接的吭鸣声,乒乓作响。

        “好啊,杀了他!”

        “一个侍卫也敢嚣张,给他点儿颜色看看!”

        “你们说什么?!陆侍卫,把那蜀中的孙子给杀回老家去!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一双双叫骂的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半空中的身影,这一场打斗虽然突然不在预料之内,却不妨碍两方阵营的杀气越来越浓。陆言跟着凤无绝自然也不会少了乔青给的好处,早已经不是八年前的那小小侍卫。他玄气比这大汉高了不少,可却不急着取胜,而是在半空中逗乐子一般的躲闪着,引得大汉手忙脚乱。

        这幅模样,顿时让城头这边发出一阵阵大笑声。

        白头原上却是面红耳赤,不由纷纷在心里大骂,实力不济就莫要上去丢脸!孙重华眸子阴冷,见陆言脚尖在半空一点,正要施展轻功,一道玄气暗暗射出,直取他腿弯而去!

        陆言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着这一道玄气若中,他不死也残!对面那大汉眸子一亮,举起大锤就轮了过来!

        “陆侍卫,小心——”

        “啊,你们卑鄙!”

        前有偷袭,上有重击,陆言几乎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电光石火间,一道黑影自后而来,带起一股凛冽的寒风。陆言心下一松,只要主子来了,他就没什么可怕!凤无绝衣袖一挥,陆言顿时闪离了那玄气攻击之处,与此同时,大汉抡起的大锤再也动不了分毫,只有凤无绝一声不屑冷笑,响彻天际。

        冷笑落下的一瞬,那大汉的铁锤竟变的极为脆弱,轰然爆裂而开。大汉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卷而去,被腾起的沈天衣一把接住,向后一丢。

        同一时间,沈天衣迎上凤无绝,两人掌风一对!

        轰——

        衣袍鼓荡,发丝飞扬,那一黑一白的两个男子的一接掌,交锋处一股股的热浪排山倒海,四下里的众人只觉巨大的压力逼面而来!让他们的脸都扭曲了起来,纷纷大叫着后退,一片混乱!

        凤无绝眸子一闪,撤掌而退。

        沈天衣眉峰一动,便见他一道身为玄尊至高修为的玄气,带着足以穿云裂石的威力轰然朝着四散的人群而去!那炫目的光芒照映着扭过头来的一张张惊恐的脸,让他们几乎听见了死亡的丧钟……

        “啊——”

        “救命啊——”

        “跑啊,快跑,我还不想死——”

        绝望的惨叫弥漫在白头原上,城墙上的人几乎全懵了。

        谁也没想到,凤太子爷这一举竟是存了这样的用心!先是以救陆言为名对那大汉出手,实则当时每个人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大汉虽卑鄙,但一代玄尊高手对个无名小卒出手,实在也不怎么光彩。他们却没想到,凤无绝的目的根本就不在此。

        ——而是沈天衣!

        以和沈天衣的对掌,在敌方阵营造成混乱,然后关键时刻发出这致命的一击!

        这一举,别说他们没想到,就连莫圣使等敌方阵营的另外三个玄尊都没想到。于是当他们瞳孔骤缩,准备抵抗的时候已然晚了!玄气屏障只来得及形成了半个,凤无绝的那道攻击已然落下!

        轰隆——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个方圆丈许深的坑洞,伴随着蘑菇云一般的烟雾腾腾而起,伴随着残肢断臂鲜血四溅,伴随着惨叫声声不绝于耳,白头原上几乎变成了一个人间炼狱!

        狠!

        太狠了!

        这是每一个人脑中浮现出的惊骇评价。

        世人只知卑鄙无耻者如乔青,又怎么知道凤无绝也是个腹黑的鼻祖?!

        当他飞回城墙上负手望着那边一手制造出的惨境,那张英俊到了极致的面容上,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沉定。不骄傲,不自满,不悲戚,也不怜悯。似乎没有人能从他那古井无波的面容上,看出一丁点内心的情绪。他们望着他的背影,只觉一股子心惊肉跳和狂热的尊崇,萦绕心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

        “太子爷万岁!”轰然的叫好声几乎要捅破了天!

        凤无绝却只微勾嘴角,转过了头来,眉心处的图腾在日光下带出三分神秘三分妖异。身后遥遥远处就是那一片炼狱样的惨状,仿佛成为了他的背景。

        “杀!”一个字,铮铮如铁!

        反应过来的众人集体沸腾了:“杀啊……”

        “杀了那帮龟孙子,冲??!”

        一道道人影多如过江之鲫,兔起鹘落从城墙上朝着那边冲去,大片的颜色各异的玄气,炫目缤纷地远远射入那处混乱之地。犹如一道道光柱,几乎可与日月争辉!刚从凤无绝那一击中幸免于难的敌方阵营紧跟着迎来的就是这样的一片攻击,他们惊恐骇然地爬起来,招架的手足无措。

        孙重华只打眼一扫,已经发现这一次死伤的十之六七竟全是万象岛的人!孙重华睚眦欲裂,他怎么都没想到乔青不在,自己竟也会蒙受这样巨大的损失:“起来!杀!杀!杀!”

        孙重华的眼睛都红了。

        莫圣使等人亦是大喝出声:“三圣门人听令,杀——”

        这种程度的大战,低阶武者之间是混乱不堪的,高阶武者却清楚明白自己的对手是谁。柳天华和孙重华这两个宗主打在了一起,忘尘和华留香打在了一起,沈天衣和凤无绝,莫圣使和柳宗老祖,这两对第一时间升上了天空,遥遥对立了起来?;故O铝肆礁鋈ッ诺男痦右簧?,集合起其他三圣门中人,倏然飞向了白头镇。

        老祖豁然回头:“不好,他们要毁城!”

        不错,这正是三圣门人的想法。

        方才凤无绝的一击让他们蒙受了损失,实则还是因为太过突然,真正算起来,两方若是没日没夜的打下去,最终会输的依旧是对方。只要毁了白头镇,他们就没了退路!

        眼见着老祖要冲过去,莫圣使飞快缠住了他。

        沈天衣的眸色变了变,也动手拦住了凤无绝。

        这两对儿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缠斗着,眼睁睁看着那边三圣门人已经接近了白头镇的城墙,集合出一道玄气就要朝着那处射出。两个玄尊数个玄帝十数玄王的合击,可是好相与的?这一击若成,白头镇必毁!

        电光石火,这一击就要发出——

        却见一道火红的身影,倏然出现在了遥遥城楼上。

        那一道身影,就似是长虹贯日,破云而去,挟着一声悠然的大笑腾上城墙的最顶端,轻飘飘立于巅处:“诸位,你们可看好了,冲动是魔鬼啊……”

        熟悉的音调,标准的乔青式调侃,让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时一顿,霍然扭头。也几乎让白头原上所有的人都住了手。不同的情绪萦绕在他们的心里,惊喜的自然是凤无绝这边,惊慌的却是万象岛那方。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

        修罗鬼医,乔公子,乔青,来了!

        那人,站在顶峰处,红衣翻飞,发丝飘摇,一手摸着下巴笑眯眯望着即将动手的三圣门人,一手里还扯着个不知是什么人的人。那一身风流,那一身慵懒,那一身悠然的气质,不是乔青,又是谁?

        凤无绝原本冰冷的眼眸,就这么一瞬间染上了暖意,染上了笑意,问问软软地看着她,一丝丝描绘着她的一颦一笑眉眼如画。这火辣辣的目光,让乔青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子,嘀咕一声:“这男人,打着仗呢,回屋再看不成?!?br />
        她的声音是小,可此刻白头原上寂静一片,自然飘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众人不由纷纷一个趔趄,果然是乔公子啊,竟然就直接在战场上打情骂俏了起来。啧啧啧,除了她,谁能干出这事儿?

        沈天衣的眼中,一丝落寞一闪而逝。

        凤无绝低低笑起来,远远望着她:“好,回屋再看?!?br />
        乔青扭头狠狠瞪他一眼,心说回屋就不只看了,老子不把你正法了爷就不姓乔!两个人旁若无人,小眼神儿藕似的连在一起,离着老远浓情蜜意了起来。直到不知谁惊呼了一声:“那是……那是玄真大师!”

        这下子,众人才看清楚——

        她手里拎小鸡一样拎着的,可不正是玄真么?

        这惊讶还没完,城墙上又出现了一道道的身影,凤太后,邪中天,卫十六,凤无双,万俟风,姑苏让,宫琳琅,囚狼,无紫,非杏,洛四,项七……一个一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个,不约而同的笑意盎然,不约而同的手中提着一个狼狈地恨不得把头插地里的人??辞辶四切┤说拿婵?,知道内情的大惊失色,不知内情的一头雾水……

        但是这么一来,白头原上又再一次恢复了寂静。

        三圣门中人睚眦欲裂:“你就是乔青?”

        莫圣使更是直接冲了上去!

        乔青一把捏住玄真的脖子:“上前一步,他就死!”

        谁也不会认为她在说谎,莫圣使不敢再动,乔青看都不看他,直接望向沈天衣。她的眸子复杂无比,在进入传承之地之前,从未想过她和这朋友会有一日沙场对决,站在你死我活的对立双方。片刻,乔青耸肩一笑:“不用我说了,你懂的?!?br />
        沈天衣当然懂!

        这样两难的选择,他还没说话,孙重华已经急了。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三圣门就此撤离,那么万象岛必灭无疑!想到唐门的结局,想到乔青的手段,想到刚才在凤无绝的一举中死伤无数的万象岛,孙重华急的脸色惨白:“沈少主,三思!少主三思??!”

        所有的人,都看向沈天衣,似乎明白了什么等他的结果。

        谁都没想到,乔青不止从那传承之地里出来了,还一出现就给这一场大战带来了如此颠覆的一幕。沈天衣的眸色一点点变冷,背在身后的手一丝丝收紧:“给我时间考虑?!?br />
        “考虑……”

        乔青摸下巴:“可以,三天?!?br />
        “三天太短……”莫圣使话音没落,乔青已经一挥手,不耐打断:“老子说三天就是三天,那什么使,睁大了你的眼睛给老子看清楚了,现在的决定权在谁手里!”

        “你……”

        莫圣使下意识地上前一步,只说出了这一个字,乔青素手一动——

        轰——

        她手里的玄真大师,已经轰然爆裂了开,血肉飞溅,连一具骸骨都没留下。她动作太快,谁都没想到,竟然招呼都不打就干出如此狠绝之事!莫圣使怒发冲冠,乔青已经素手一吸,又一个俘虏到了她的手中,听她冷笑道:“你最好站住了,老子一向说话算话,刚才玄真已经被你害死了,怎么,又想弄死一个?”

        明明是她杀的人,生生变成了被他害死?

        莫圣使气的脸色涨红,乔青笑盈盈瞥他眼:“这就对了,老老实实的站在那,别跟老子整什么幺蛾子。你倒是试试,是你的腿快,还是老子的手快!”

        静。

        四下里一片寂静。

        即便是此刻正处于敌对中,也没有人真的对三圣门的人如此无礼。乔青的脸颊上,还沾着玄真的血,一抹猩红极其妖异。不少人的眸子里闪过惧怕和骇然,凤无绝却是温柔的要溢出水来,怎么看怎么欢喜。不论是哪一面的乔青,在他眼里,都只是一个身份——他媳妇!

        莫圣使就没这么舒坦了。

        他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对待,当即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死死压抑住心中的愤怒,好歹退了一步:“那你先把人放了!我们给你三日时间缓冲,三日后,不论是打是离,三圣门必给你一个结果?!?br />
        莫圣使想的好,即便是对战双方,三圣门的威名依旧震撼着翼州大陆。他说给一个结果,那的确是真的,站在什么样的位置做什么样的事儿,莫圣使自不是出尔反尔之人……

        却没想到,闻言的乔青眨眨眼,以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嘿,老东西,到底是我看起来像傻逼还是你是个傻逼?”

        噗——

        一声喷笑,抑制不住的响起。

        紧跟着就是大片大片的喷笑声,就连万象岛那边都面红耳赤了起来。三圣门莫不是太久没出大陆,竟然会对乔青提这样的要求。其实不论换了谁,若是三圣门人这么说,恐怕都会答应。毕竟他们万年来的声名在那里,买卖不成仁义在,一战归“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战,若是侥幸幸存了下来,谁也不愿继续得罪三圣门。

        可惜,乔青一早就知道——

        她和三圣门,将会对立!

        “你——”莫圣使差点儿没气歪了鼻子。

        沈天衣一摆手:“好,就三日?!?br />
        乔青微微一笑,和她犹如灿花一般的笑颜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她红唇里吐出的狠戾的话语:“天衣,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三日后,若你执意不退,这个城门,就是这些人的埋骨之地!”

        沈天衣什么都没说,落到了地面,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一场,从清早开始,到此刻日头正烈,正正半日时间。沈天衣的背脊挺直,影子于脚下晃动,却无端端多了几分落寞和孤寂之色。映入乔青的眼中,让她眼角发酸。

        ——他们真的开始对立了么?

        身边凤无绝飞了过来,搂过她的肩,也不介意她脸上的那一抹血,深深抱住了她。乔青把头埋在凤无绝的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让她安定的气息,真好啊,真好啊……

        两人双双朝着远方看去。

        沈天衣走在最前,华留香第一个跟了上去,莫圣使其二,后面三圣门人,孙重华……这一次抱着胜券在握的心而来的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几乎可说是没悬念的一战,一个凤无绝,一个乔青,竟颠覆成了这样一个结果?

        和来时的气势汹汹不同,暂时退兵的他们,一个个低着头弓着背犹如斗败的公鸡。

        踩着满地同袍的残肢断臂,真正赔了夫人又折兵!

        后方的众人更是云里雾里,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只是三日时间的缓冲,那结果还不一定会怎样,但是今天的一切就犹如在做梦。原本以为必死无疑,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接下来的一切,便顺理成章了。

        狂热的目光,轰然的叫好,有武者留下打扫战场,有人上到城头警戒,乔青则和凤无绝和众人回去了白头镇内。已经走远的莫圣使忽然回过头来,原本是阴狠的眸子,却在看到她身侧现出身形的残魂时,若有所思……

        残魂没注意到这一束目光,乔青也没注意到。

        她和众人回去了白头镇里,许久未见的一一叙旧,些许难过的心情渐渐好转了起来。一直到把凤无绝扯回房间,笑眯眯搂着他的脖子,危险地一丝丝靠近他:“唔,你知道我在路上想什么了没?”

        她想的,当然是睡他个八百次回回本??伤?,凤无绝以比她更危险的嗓音,慢悠悠卡主了她的腰肢,隔着薄薄衣衫细细摩挲:“我只知道,某人说过——吃多了一种口味,会腻的……”

        乔青眨眨眼,懵了。

        凤无绝微微一笑:“还有宫琳琅那样的美人儿,更符合乔爷的口味?”

        后面是分量很足的那啥,你们懂的??墒鞘奔淅床患案牧?,审核神马的真心伤不起,明天继续和那啥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