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五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

        夜色浓郁,鸦雀无声。

        在玄真那一声大吼之后,整个徐州城都静了下来。

        &nbsp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倏然,那无数道身影几个兔起鹘落,分别向着徐州城的四个方向逃窜而去,带起惊鸟扑翼,嘎嘎作响。不明就里的人全都蒙了。这副画面太容易理解,玄真一句大叫,就有隐藏在福林客栈四周明显是刺客的黑衣人逃离。而这些人的修为之高,只可能是三圣门之人!

        他们不可置信地瞪着玄真:

        “玄真大师?”

        “大师,你……”

        玄真却不顾四下里的询疑质问之声,他花白的胡子上还沾着血,已经明白自己今天栽了,可好在端倪发现的早,三圣门的人还有离开的机会。他正想到这里,却听身前一声轻笑,来自于乔青:“大师似乎轻松的太早?!?br />
        玄真看着她,对面的红衣男子抱着手臂似笑非笑,一点儿紧张的情绪都没有。仿佛那些即将要逃离开的黑衣人,根本就是在垂死挣扎!玄真的心中不好的预感刚刚升起,便听噗噗噗之声连响——福临客栈内摇曳的身影破窗而出!

        窗纸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被寒风一卷,打着旋儿地飘舞在半空中。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几乎就是眨眼间的事,这两方人马已经在半空中缠斗了起来。乒呤乓啷的打斗声中,各色玄气耀眼缤纷,将漆黑的天幕染的五彩夺目!

        “凤太后?”

        “还有邪中天?”

        “那个是……是万俟宗门的下一任宗主继承人吧?”

        不错,这些从福林客栈内破窗而出的人,乍一数来足有千人,一片人影激斗中几乎眼花缭乱??捎心敲匆恍└錾碛?,却是显目的很,让人一眼就能瞧见。庄家的年轻人们还没从得道高僧竟然是奸细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已经激动地指着那些个人影惊呼了起来。

        别说他们激动了,就连乔青都没想到,那些人——

        奶奶,师傅,万俟风,姑苏让,宫琳琅,囚狼……

        乔青每看见一个,嘴角的笑容就勾起一分,漾起欢喜之极的笑意。那双漆黑的眸子,越来越亮,犹如天幕中一颗最为闪亮的星钻!

        今日这一场,乃是她给玄真下的套。既然三圣门的人悄悄潜入这边阵营,诛杀一切落单的支援队伍,那么这么一支足有千人汇合的队伍,他们又怎么会放过?早在玄真去给他们消息的那夜,她也让卫十六将消息传回了白头镇,布下天罗地网将来到这边的三圣门人一网打??!

        可是她千想万想,却绝绝没想到,等在这里的人,竟然是他们!

        让她熟悉又想念的亲人和朋友……

        “乔青,好久不见!”万俟风,姑苏让,宫琳琅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一个爽朗,一个温润,一个浪荡,三个不同类型的男子在夜幕下犹如三道耀眼的风景。

        “怎么样,臭小子,惊喜不惊喜?”邪中天一把骨扇玩的天花乱坠,间隙处还有功夫笑眯眯扭头朝她飞了个眼儿。

        “嘿,哥们儿,不用太激动?!鼻衾撬W拍前寻倭肚?,银亮的枪尖在半空舞出凌厉的弧度。

        乍然看见他们,乔青说不激动是假的!这个时候,不论他们每个人,都和几年前所“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见的修为有了极大的提升。乔青成了炼药师,自然不会亏待自己的朋友,每次炼出什么好东西都命人送去给了他们。他们也的确是够朋友,这么重大的消息一个字都没漏给别人,是以就如万俟风这些年玄气突飞猛进,身为他父亲的万俟流云,却只能满腹狐疑地被懵了个一头问号。

        乔青低低地笑起来,在那传承中的心魔里,她已经明白,这些人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多么深的印记!她远远望着他们,一个个深深地看过去,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么清晰地浮上了心头。不管过去三年,还是五年。

        看着邪中天的妖孽,老太太的银发,姑苏让的玉笛……

        低笑转变为开怀大笑,乔青朝着他们摆摆手:“好大一个惊喜,老子想死你们了!”

        这无疑就是默认了她的身份了。

        刚才听他们喊出乔青两个字,徐州城内就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打斗的声音乒乓作响。被这两个字完全给震懵了的庄家人,还有半空中得到命令前来却不知缘由的众人,此刻纷纷瞪大了眼睛差点儿没被吓掉半条命!尤其是那庄菲儿,她不可置信地死死瞪着乔青,在她一个慢悠悠的转眸之后,一个哆嗦,吓的赶忙躲到了众人之后。

        咕咚——

        一声齐刷刷的吞口水声。

        “老天,我和乔公子一起出任务??!”

        “老天,我竟然和乔公子一路,走了七天!”

        “老天,偶像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啊,是活的,活的啊……”

        乔青摸摸鼻子,心说至于么。她却不知道,她的身份一揭开,半空中厮杀的人都似乎有了动力,一种生怕被偶像看轻的情绪充斥在心间,一时玄气轰轰对撞着,一个个仿佛打了鸡血一样,把三圣门的人给逼了个手足无措!

        “她就是那个乔青?”玄真的眸子不断闪烁着。他潜伏在朝凤寺多年,只为了在关键时刻临阵倒戈,起到决定性的重大作用。所以,当他得到的第一个命令竟然是去柳宗查看那乔青获得传承与否之时,玄真不是不气愤的。一个二十三岁的小子而已,能有什么能耐?

        可是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一个高手并不可怕??膳碌氖钦飧龈呤置髅髂昙蜕星?,却拥有着不可估测的城府!可怕的是这个高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根本不将什么高手的尊严放在眼里,竟肯低下头来扮演一个懦弱小子,一路被嘲讽,一路被讥笑……

        玄真看着乔青,心中萦绕的是从未有过的后悔!

        看看半空中的三圣门人吧,这次来到这边阵营的,足有近百人,每几个万象岛的精英弟子,就有一个玄王等级的三圣门人带队。也就是说,上空只三圣门的玄王,就有二十多人!想想看吧,柳天华万俟流云那几个宗主,才是玄王。这一下子二十多个玄王,是一股多么强悍的队伍!

        此刻他们每一个人的周围都有几乎五十的人围攻着,在打斗的空隙手忙脚乱地朝乔青瞄去。

        ——该死的,这什么见鬼的乔青,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这些人都疯了么?!

        “擒贼先擒王,杀了她!”忽然,其中一人眸子一闪,发出一声大喝。同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三圣门人竭力摆脱掉围攻他们的人,齐齐直逼乔青而来……

        “乔青!”

        “乔公子!”

        “孙媳妇!”

        各种各样的惊叫几乎是异口同声!同时被二十多个玄王围攻,只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同为玄帝,就连凤太后和邪中天都不认为自己可以毫发无伤!

        “去死吧——”伴随着这句充满了快意和狠意的一声嘶吼,一双双眼睛骇然地朝着那边看去,二十多把闪亮的剑尖萦绕着恐怖的玄气,在月色下气势汹汹,煞气凛凛!离着乔青只有毫厘!而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原地不动地站在那里,嘴角噙笑,发丝飘摇,没有做出任何反击的动作!

        凤太后满目惊痛。邪中天妖孽的笑容荡然无存。宫琳琅面色苍白。姑苏让握着的玉笛几乎要被捏碎。万俟风在半空一个摇晃。囚狼深邃的眸子里布满了焦虑和担忧……

        不少人猛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电光石火,本应出现的声音诸如闷哼,痛叫,剑尖入肉,鲜血飚飞,一切都没有。

        天地间似乎就这么静了下来。他们赶忙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乔青依旧淡定的悠然模样,那嘴角斜斜勾起的戏谑弧度纹丝不动,让人几乎以为是在做梦!哦不,真正做梦的是她对面的画面——那二十几个玄王像是被施展了定身咒,还保持着剑尖前伸的动作,古怪地停顿在她的前方,那一柄柄凌厉的剑在她周身毫厘之地,一寸也入不得了。

        静。

        无比的静。

        这诡异的画面,几乎让人惊掉了眼珠子。

        “格老子的小混蛋!晋升玄尊了不会吱一声??!吓死老子了!哈哈哈哈……不愧是本公子的徒弟,好,好,好!”直到邪中天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恼怒的一句破口大骂响彻徐州城的上空,连房子都被震了三震之后,众人才猛的反应过来。

        什……什么?

        他说什么?晋升玄尊了?

        乔青得得瑟瑟一摆手,玄尊的无上威压继续如泰山压顶一般逼在这二十几个玄王的头上。让他们不止动弹不得,连冷汗都渗出到了惨白的脸上:“诶,老子向来低调,你知道的么?!?br />
        “……”

        大家回给她的,只有一个字:“呸!”

        不过呸归呸,了解她的也都知道,乔青还真不是个高调的人。这取决于她的性格,喜欢扮猪吃老虎,背地里阴人。堂堂一高手不走名门正道儿,怎么腹黑怎么无耻怎么来!啧啧啧,姑苏让、宫琳琅、万俟风,三人对视一眼哭笑不得。于是这二十几个玄王就被她一个人搞定了?于是他们都是来串个门子看个热闹的?

        卫十六和凤无双更是被吓的不行,怪不得她敢想出这么大胆的计策:“一声不响就成了玄尊,真真是吓死人啊……”

        众人齐刷刷点头,那叫一个整齐。

        乔青哈哈一笑一挥袖,这已经被威压压迫到力竭的二十多个玄王,便稀里哗啦地掉到了地上:“哥们儿,还戳着干什么,动手!”

        接下来的一切,几乎没悬念——这些三圣门人手无缚鸡之力地被拿下,剩下的近百万象岛弟子也全部缚住,当带着人分守住四个城门的项七、洛四、无紫、非杏把一两个漏网之鱼给绑回来的时候,这一场瓮中捉鳖终于以完美的结果落下帷幕。

        “乔公子,怎么弄,杀了他们?”

        “不错,杀了他们!他们潜入这里多日,不知道杀了咱们多少武者!”

        看着这一个个三圣门人,众人纷纷大叫出声。庄家是被救下了,可是到底有多少是没有这个运气,抱着一腔支援战局的热血却含恨死在了他们的偷袭上。越是想,众人就越是恨,恨不得现在就把他们扒皮抽骨,碎尸万段!

        自然了,也没有人真的动手,全部都等着乔青发话。

        她摸着下巴慢悠悠扫过这群人,这玩味又奸诈的小笑容一出现,了解她的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邪中天果断想到了自己被徒弟奴役的生涯,凤太后顿时浮现出这小丫头把她骗的团团转的日子,姑苏让满脑子都是当年初见时那一杯嫁祸的茶水,囚狼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山寨里被人一屁股压在地上的狼狈相……

        一阵风吹来,众人齐刷刷打了个激灵。

        果不其然,乔青笑眯眯伸出根手指,左右晃了晃:“不不不?!?br />
        “不杀?”

        “不是吧,乔公子,好不容易抓到他们,难道就这么算了?”

        “呵,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鼻乔嗦朴圃谠仵庾挪?,不时似笑非笑扫过玄真等人一眼,让他们惴惴不安起来:“不过嘛,杀也是不能杀的。物尽其用的道理大家都明白,这人又怎么能浪费呢……”

        “那——”

        乔青又是一笑,一拳抵着下巴,红唇妖娆:“唔,就是不知道三圣门的选择是他们,还是退兵了——啧啧啧,真是难办啊,要是退兵,这半年的功夫全白费了,要是放弃了他们,损失了二十多员大将不止,那军心嘛……”

        话音落下,徐州城内一片静谧。

        众人张大的嘴巴,简直能塞下一个鸭蛋!

        尤以庄老爷子为甚,想起这一路上庄菲儿的所作所为,老爷子的心里就砰砰直跳。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个年轻人的城府之深,他这个活了一辈子七老八十的都要甘拜下风!庄老爷子只盼望,这年轻人根本不把他孙女当盘菜儿才好。庄菲儿早就躲到人群里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在知道了乔青的身份之后,这大小姐被庄家所有的人狠狠瞪视,差点儿吓尿了裤子。

        自然了,这会儿也没人顾得上她,所有人都沉浸在方才那一番话中。

        这这这……

        太奸诈了,太无耻了,太腹黑了!

        明白过来的人尽都是浑身汗毛倒竖,为眼前的俘虏和三圣门狠狠鞠了一把同情泪。不止一举擒下了他们,还要榨干他们的最后剩余价值!可怜的三圣门,在军心动摇和百忙一场之间,我们太期待你们的选择了……

        玄真等人,直到这时候,才真正明白了乔青的可怕!

        直到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了绝望……

        乔青欣赏着他们垂死挣扎的表情,心情不错地吹一声口哨。忽然四周人轰然冲了上来,把她一把捞起来,抛上了天空!

        “乔公子万岁!”

        “乔公子万岁……”

        人群中爆发出了轰然的欢呼,乔青被众人举在头顶,一下一下朝天上抛去。一旁,凤太后邪中天等人含笑望着,眼中是足以照亮夜空的欣喜笑意。忽然,凤太后板起脸来:“成何体统!”

        众人一愣,纷纷停住了。乔青正要感叹一句还是奶奶好啊,就见老太太话锋一转,笑眯眯道:“好歹也是功臣一个,怎么扔的这么没水准?差不多再个把时辰就行了啊?!?br />
        哗——

        有了老太太的发话,原本还有些束手束脚的人立马放了开。纷纷狞笑出声:“哈哈哈,再抛一个狠的!”

        “乔公子啊,你可别记咱们,这可是凤太后的命令,咱们不敢不从??!”

        接下来的一晚,可说是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乔青被以各种角度各种姿势变着花儿的扔到半空,头发都要炸起来了。她欲哭无泪地瞄向老太太,果不其然看着她连一根根银白的头发丝儿都荡漾着幸灾乐祸的解恨气息:“小混蛋,再让你晋阶了也不说,老太婆心脏都要吓出来?!?br />
        邪中天妖孽一笑:“活该!”

        姑苏让温润一笑:“恭喜!”

        万俟风豪迈一笑:“兄弟……”宫琳琅和囚狼对视一眼,互拍一掌,大笑接上:“你也有今天啊……”

        乔青一边儿飞着,一边儿泪流满面无语问苍天:“老子这是交了一群什么孽畜损友!你们等着——”

        夜,还在继续。

        可冰冷萧瑟的气氛,完全被兴奋和欣喜所取代。

        这绝对是开战以来,所取得的最大的一次胜利——以零伤亡的代价给了对方的阵营狠狠一击!

        一双双眼睛在夜幕下被染的极亮极亮,众人不禁都期待着,当三圣门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之后,当乔青站上了那个战争的舞台之后,战况将会因她的出现,而发生怎样的改变……

        明天万更。

        PS:推荐个朋友的现代文:《上错竹马:萌妻来袭》

        作者:长袖扇舞

        片段: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nbsp;悄无声息的午夜,一抹娇俏的身影从三楼阳台顺着水管灵巧的翻下。

        终于落地,战荳荳轻舒一口气,一转身,却顿时看到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夏非寒!你干嘛!”没摔死也被他吓死。

        夏非寒皱眉,握紧了手中的戒指:“你干嘛?”

        “我打算跟你私奔!”战荳荳眉开眼笑,扬了扬手中的小包裹:“虽然你没夏致哥哥好,可是我还是喜欢你?!?br />
        夜色里,夏非寒一向冷漠的脸色慢慢柔和,桀骜的留下一个侧面:“我比夏致还难追,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