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

        在这战事焦灼的时候,一个陌生人无端端隐藏在周围,谁知道是人是鬼,是好是歹。别忘了他们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搏斗呢。是以即便乔青喊着“自己人”,在场的人也没有一刻放松下来。

        倒是这个声音,让卫十六和凤无双同时一顿,赶忙朝着连滚带爬的那个红衣人看去。

        她像是极为惊慌,一个趔趄险些栽到树干上,好不容易扶稳了,那左右不断摇晃的手还在抖来抖去,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文文弱弱的小白脸儿。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放下了一半的心,说不得真的只是个过路人吧。

        倒是那个玄真:“抬起头来?!?br />
        他皱着长长的白眉,手中的玄气一点儿也未消散。这人名为高僧,实则是个猜疑心极重的人。乔青心下冷笑,抬起自己吓的惨白的脸,眼中都泛上了打着转的泪光:“大大……大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我只是路、路过……”

        嘶——

        四下里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

        那庄家人纷纷瞪直了眼睛瞅着她,眼中染上了惊艳之色。

        美,实在是美!

        这红衣男子一手摇摆,一手惊慌地抱着树干,精致的五官因为惧怕皱到了一起,镶嵌在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上,真真是我见犹怜!就算是个男子,也顿时就激起了庄家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的?;び?。

        自然了,这抽气声中还有那么一部分,不是被震的,而是被吓的!

        卫十六脸上的肌肉僵的一抽一抽,凤无双的眉骨一跳一跳的。两人对视一眼,哭笑不得,还真是她??!包括和两人同行的几人中,也有见过乔青的,这会儿都被她这模样给吓了个半身不遂!搞什么?明明是头凶残大野狼,硬是伪装成了无辜小白兔,这幅模样真真让他们见识过这人彪悍一面的接受不能。

        “乔——”有人脱口而出。

        被反应过来的卫十六飞快截?。骸扒谱诺故遣幌窀龃跞??!?br />
        那人一愣,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们组着团儿去柳宗寻乔公子,此刻人就近在眼前,怎么又伪装起来了?这人识相地闭上了嘴,不管怎么说,乔公子不愿意暴露身份,他们也不敢逆其鳞:“不错,看着也没什么修为?!?br />
        玄真却是犹自不放心。

        他死死盯着乔青,上下打量着:“诸位不可掉以轻心啊,这人古怪的很,荒山野岭独自上路,还这么巧就出现在这个时候。说不准她是对方的奸细!”

        奸细?知道内情的都是一阵好笑,谁是奸细她都不可能是!不说一个高手中的高高手跑出来当奸细,就说那白头镇上己方领头的凤太子,还正正就是她男人呢!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一场大战的引线,可不就是她本人么?

        乔青自然还不知道,她的一切消息都是从药城守兵那里打探出来的。他们身份低微,也没直接参与大战,当然不明白其中内情。这一次,万象岛在开战之初,打出的讨伐名号正是柳宗和乔青两相勾结,在雪山和药典上几次三番残害万象岛弟子和大陆闲散武者。乔青也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导火索,其实也只是一个小人物,一群莫名死去的弟子,一张毁尸灭迹的字条,一只惊惶逃窜了的鸽子……

        此刻,她心里转着的,还是对这玄真的怀疑:“大师,冤枉啊,我是去白头镇帮忙的!”

        “哦?”

        “我……我玄气不高,前头那些人不愿意带着我,只能自己上路。不敢走官道,怕碰见万象岛的人,只好从树林里绕过去?!彼∩止咀?,一脸委屈:“这不是正看见你们,这么多人,这么多血,我一害怕,就不敢出声藏起来了么?”

        “你刚才说——”玄真眸子一闪:“前头那些人?”

        说起这个,乔青似乎极是气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回大师,前些日子我正巧碰见了一群人,都是去白头镇支援的,说是听说有万象岛的人埋伏在路上,所以聚在了一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br />
        “多少人?”

        “好多队伍聚在一起,游勇散兵有,家族宗门也有,加起来将近千人呢!”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千人……他们人呢?”

        玄真极力想要掩饰他的急切,可眸子里不断闪烁的精光出卖了他。乔青见他如此,暗暗和卫十六凤无双交换了一个目光,更确定了她的想法:“我不知道啊,那些人说是小心为上,但凡加入到里面的,都是高手。我……他们不带着我,这会儿估计要比我快个四五天的行程吧……”

        她说着,似乎想到了当时的屈辱,整个人都气的发起抖来,连眼圈儿都红了!

        这幅精准的演技,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语气,简直是出神入化!分明就是个不通世事的小年轻,就连早就明白内情的人都不由揉着眼睛心下骂起娘来,一个高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没节操的高手!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乔公子,你一披着人皮的凶兽活生生变成了一只迷途小羔羊,这是要闹那般???

        乔青看一眼玄真,见他不知在盘算着什么,暗地里朝着一脸苦逼的一群人暗暗瞄去一眼,顿时众人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一片沉默中,乔青抖的更厉害,忽然一拍手掌,惊呼道:“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众人一齐看向她。

        见她咬牙切齿地道:“那些人怕人数太多,目标太大,所以分为了三股走不同的方向。说是要在徐州的福临客栈汇合呢!”

        卫十六和凤无双顿时明白了她的想法!好家伙,果真是无绝看上的人,这腹黑程度连他们俩都要甘拜下风!她她她……她这八个月不现身,一出现,就是准备把潜入到这边的万象岛和三圣门人给……一锅端??!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卫十六瞪着眼睛差点儿没晕过去。

        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修为?那带队的人只今晚看见的就有接近玄帝的实力,更不用说那些没看见的。一群这样的高手,她就想一锅端了?和这弟妹呆在一块儿,真真是锻炼心脏的承受能力。

        凤无双冰冷的美目中划过一丝异样的神采,看着乔青扬唇一笑:“小兄弟,我们信你。反正咱们要回白头镇。你就跟着上路吧。中途路过福临客栈,咱们也去接上那群人,也好有个照应?!?br />
        “什么?他也跟着?”

        这一声可以算是尖叫的不满,来自于庄菲儿。

        这个女人从刚才起就没说过话,躲在庄老头的身后,乖乖巧巧的模样。但是一听到要带着一个累赘上路,顿时不满了。庄老头回头怒斥道:“菲儿,放肆!这里没你说话的地儿?!?br />
        庄菲儿低着头:“我们凭什么要带着她,不认不识的,万一再有敌袭,她不是拖后腿么?!?br />
        乔青不由心下冷笑,果真脑残到处有。要不是她,庄老头刚才也不会差点就命丧此地,要不是卫十六等人,他们整个庄家都要玩完。谁也没规定说,路见不平就得拔刀相助,更何况是送他们一路去白头镇了。庄老头倒是个汉子,根正苗不红啊……

        庄老头脸色难看,没想到自己宠爱的孙女,在大事之前竟会宠成了这么个模样。不由摇摇头,对凤无双抱起拳:“大公主,老朽教孙无方,还请见谅?!?br />
        凤无双应了:“无妨,大家收拾一下,先把伤口包扎好,一会儿就启程吧?!?br />
        “阿弥陀佛?!毙嫠坪鲜骸按蠊?,既然咱们不去柳宗了,也不必这么急。现在天已晚了,众位施主都受了伤,倒不如歇息一夜,明早再行出发?!?br />
        凤无双微微一笑:“甚好?!?br />
        夜半三更,众人包扎完毕,将几个庄家的仆人掩埋了,终于各自睡下。

        冬夜寒凉,不时有冷风袭来,卷的林子里叶片摇曳沙沙作响,飞鸟受惊,扑翼四散?;炻乙《挠白永?,掺杂着众人疲累的鼾声,忽然,一道人影悄悄坐起,四下里看了看,无声无息不见了踪影。

        沉睡着的乔青,卫十六,凤无双,同时睁开了眼睛。对视一笑,又闭了上。

        月亮从阴云中缓缓漂浮出来,一点点黯淡了颜色,隐入放晴的天际。一线日光破云而出,照亮了这座并不算大的林子。众人纷纷打着哈欠爬起来,早醒的庄菲儿看一眼还倚在树干上呼呼大睡的乔青,暗自翻个白眼,冷笑道:“出力轮不上你,享乐倒是可以?!?br />
        乔青睁开惺忪的睡眼,还懵着呢。

        茫然的目光四下里扫过一周,拍拍屁股爬起来,幽魂儿一样飘去了河边。

        “你……”庄家分属柳宗的势力范围,不算大的家族,却因为庄老爷子的为人仗义而广受美名。是以,作为庄老头的掌上明珠的这个女人,还从来没遭受到这种待遇。绝对的无视!庄菲儿气的咬牙切齿:“什么东西,一个跟着混吃混喝要人?;さ?,也敢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

        知道内情的集体翻白眼。

        不把你放在眼里你才偷着乐吧,等乔公子啥时候不玩了,露出本来面目,有你哭的时候。

        其实这倒是他们误会了。事关重大,乔青三人并未对他们说出内情,也没有说的机会,是以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还没有旁人对玄真产生怀疑。不错,怀疑,昨夜那个人影,正是玄真!

        在河边洗了把脸终于清醒过来的乔青晃悠回来,正看见卫十六笑眯眯问玄真:“大师,昨夜睡的可好?”

        “阿弥陀佛,出家人没那么多讲究?!?br />
        卫十六面上笑呵呵,心下泛起冷笑,老东西,差点就被你骗过去!若非这次事发突然,连他和凤无双都没发现端倪。玄真此人,在辈分上连神棍玄苦都要喊一声师兄。他却是一心修佛,从不过问世俗事。其他人对这个高僧早有耳闻,自然不会怀疑。

        可乔青就不同了,她到鸣凤时间尚短,昨夜才是第一次见他。即便在翼州已经十七年,骨子里的凉薄依旧不变,从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

        也正是这个不相信,让她发现了问题。

        白头原位于大陆正中方,呈长形环布,将整个翼州横亘出东西两带。这一条平原以西,乃是鸣凤,柳宗,大燕的阵营所在。以东,则是万象岛和三圣门的阵营。战事持续了半年之久,阵营分布明确,把守自然严明??赏蛳蟮壕褂胁簧偃四芡黄剖匚?,潜入到西边的阵营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有内应。

        昨天黑斗篷人欲要逃离时的那一声大喝,更是让乔青确定了,这内应也许就在那群人之中?;褂兴恢赖?,便是最先提出去柳宗查探的人,就是玄真。

        ……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一百多人便一同上了路。

        乔青每天看着那庄菲儿以一副大小姐姿态耍宝,再看越是临近徐州玄真的情绪就越是隐隐的兴奋,又想到白头镇里凤无绝正在坐镇,心情好的不得了。这是她和凤无绝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八个月,唔,乔青摸着下巴,还挺想他。

        “别思春了?!辈谢甑纳粝煸谒浔叨?。

        这货被她勒令隐身了一周之久,怨气越来越重,每天在她耳边聒噪不已地抱怨着。不过已经两天没听见他声音了,乔青心情不错地懒得跟他计较:“你这两天倒是安静?!?br />
        残魂沉默良久:“我害怕?!?br />
        “怕什么?”

        “不知道,越是靠近你说的白头镇,我越是怕……”残魂形容不出这种感觉,随着一日日临近那边,他越发的紧张不安起来,似乎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潜藏在潜意识里。乔青想了想,眨眨眼问:“对了,睚眦对你们魂体有威胁么?”

        残魂使劲儿翻了个白眼,想起她看不见,又翻了一个:“我是修为凝聚而成的神念,又不是鬼魂?!?br />
        “差不多吧,反正都是飘来飘去的玩意儿?!?br />
        残魂气哼哼地不再出声了,不知道躲去了哪个犄角旮旯里生闷气去。乔青咧嘴一笑,便听见一边一道刺耳的声音:“整日里自言自语,神神经经的?!?br />
        这种有事儿没事儿都要找点儿事儿的,自然就是那个庄菲儿。这女人似乎是大小姐当惯了,这么一群人里又全是她招惹不起的,于是有点儿什么不痛快了就想找她发泄发泄。乔青耸耸肩,小声道:“庄姑娘,在下可不是自言自语?!?br />
        庄菲儿一愣:“那你跟谁说话?”

        乔青还不待回答,庄菲儿已经明了地一撇嘴,满目鄙夷:“原来你是故意的!想以这种方式引起本小姐的注意?”乔青睁大了眼,心说这女人哪里来的自信?卫十六和凤无双都是一脸惊奇,果然人傻没的医啊。庄菲儿还在犹自撇着嘴:“我劝你别再动这心思了,以为长的漂亮点儿本小姐就会看的上么?哼,本小姐最讨厌的就是没用的花架子!”

        乔青眨眨眼,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庄姑娘误会了?!?br />
        “哼,你继续装。不是这样,那你跟谁说话?”

        她小心翼翼地竖起根手指,抵在唇边:“佛曰,说不得?!?br />
        “你……你什么意思?”庄菲儿大怒,以为乔青在戏耍她,正要上前一步。却见乔青的视线落在她的肩膀上,飞快闪了两闪,移开了。视线恍惚着不敢朝她这边看,庄菲儿四下里看看,此刻太阳方方落山,官道两侧枯树摇曳,洒下一地斑驳的影子。她正害怕着,忽然感觉肩头一沉,像是有什么站在了上面!

        庄菲儿哇一声大叫起来,跑到庄老爷子身边去:“爷爷!”

        庄老爷子摇摇头,朝乔青拱拱手:“小兄弟,菲儿年纪尚小,若多有得罪,还请见谅?!?br />
        乔青赶忙也拱拱手。

        这个时候,肩头的重量又消失了。庄菲儿脸色煞白,几番解释,庄老爷子都是一脸疲累的很。一旁走着的人尽都摇着头,这大小姐咬着嘴唇一瞬脸色涨红,狠狠瞪向乔青:“你说……你到底对本小姐做了什么?”

        乔青嗤笑一声:“傻逼?!?br />
        “你……”

        乔青却不再搭理她,看向一直盯着自己,充满了疑惑探究的玄真:“大师?”

        玄真微微一笑,尽显得道高僧的姿态:“阿弥陀佛,这些天一直看施主背着这个包袱,从不离身,想必是极重要的了?!?br />
        乔青将背上的包袱紧了紧,好像那包袱里是什么宝贝一样的紧张,玄真见她不答,也不好再问。

        他扭过头,看向官道的尽头处,远远的,徐州的城门已经能看到一个虚影了。原本一路上的兴奋,到了这里,反倒忐忑了起来。好像将有什么不可预计之事,会发生。玄真想了一路,这唯一一个不在预计之内的,便是这个年轻人了。先前得到了那群人的消息,他反倒忽略了这个年轻人。

        什么修为?

        哪里人士?

        姓甚名谁?

        到了这会儿,他才猛然想起,竟然对这年轻人一无所知!玄真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巧合,还是从一开始就都在她的算计之内,先前不问,此刻要是再问,反倒容易引起怀疑。他想着这年轻人一路上偶尔自言自语的古怪,似乎现在看来和之前初见时又有少许不同,没了那等怯懦的样子。玄真的目光落在她背后一人高的包袱上,不由心头直跳:“这个时候,可别出什么岔子?!?br />
        “大师你说什么?”乔青猛然靠了过来。

        玄真眸子一缩,干笑两声应付了过去,眼底一丝阴狠闪过。说不得,进城之后,想办法先把这个异数给杀了!

        这阴狠之色,让一旁的乔青冷冷勾了勾嘴角。尽数落在了庄老爷子眼里。再看时,那边两个人,又是一个慈眉善目,一个懵懂无知。哪里有什么阴狠,有什么冷笑?庄老爷子布满了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狐疑的深思。一边庄菲儿挎着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恨恨鄙夷道:“带着那个没用的东西,咱们连行程都慢下来了?!?br />
        庄老爷子一皱眉:“菲儿,你当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br />
        庄菲儿一愣,还从没听过爷爷如此严厉的语气。即便是那日给了她一巴掌,都不似此刻这么郑重:“爷爷?”

        “你若再如此娇蛮下去,总有一日要吃大亏!”

        “爷爷,你为了那个没用的东西,这么骂菲儿?”

        见她犹自不知悔改,庄老爷子叹口气,不再多说。庄菲儿死咬着唇,努力扯开笑脸儿道:“是是是,菲儿知错了,爷爷放心,菲儿再也不说那没用……那公子了?!彼浜罅讲?,回头狠狠瞪着乔青,都是她,都是那个没用的累赘!等到安全去了白头镇,不需要卫十六和凤无双的庇护的时候,有你的好看!

        凤无双摇摇头,庄老爷子一生威名,可别毁在了这么一个蠢货上。

        望山跑死马。

        即便远远已见到了徐州的城门,等到真正到了城门脚下的时候,也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城门正要关闭,在地面上刮擦出沉重的闷响声。遥遥见着一群人走来,守城的小兵大喝出声:“什么人?城门要关了?!?br />
        卫十六取出一方令牌。

        守城的士兵细细看了,躬身道:“原来是鸣凤驸马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驸马爷赎罪?!?br />
        “无妨,是咱们来的晚了。最近几日,可有大批的支援队伍进城?”

        “有的有的,就这几天,从好几个方向来的好几拨人,数量极多,最后一波还是今天上午才到呢,这会儿还都停留在城里,估计是要明天才出城呢。驸马爷可是寻他们有事?”守兵拉开了城门,指着几乎无人的一条宽长街道:“咱们徐州是棋盘格局,从这里一直走,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有一个福临客栈,是咱们这边最大的客栈了,那些人哪,就在那里落脚?!?br />
        卫十六谢了,带着大部队进了城。

        待到百多人全部走在了街道上。

        那小兵关闭城门,落了锁,扭头盯着最后一个红衣身影,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两颗闪亮亮的小虎牙。

        乔青若有所觉地回过头,朝他一挑眉,满面欢喜的笑意。

        夜幕降临,街道上几乎没了人影,只有这百多人越走越是紧张。越是靠近白头镇,气氛就越是紧窒,可也不至于,像是一座死城一般的。要不是刚才城门口有那小兵,他们还当真会怀疑,是不是落进了什么陷阱里来了。

        “怎么总觉得有谁在盯着我一样?”一个庄家的年轻人,四下里看着,摸了摸手臂。

        这话一落,众人更是紧张起来。

        卫十六皱起眉头:“大家小心些,有些不太对?!?br />
        玄真的眼中一丝异光闪过,很快在夜幕中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渐渐地,终于有了吆吆喝喝的说话声,响在远方。福临客栈不愧为徐州第一大,占地足足有四层之高,离着老远就看见了那一方巨大的匾额,极为显目。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映照着里面灯火通明人影晃动,总算是有些人气儿了。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周边栽种的大树上,响起一长两短的鸟叫。玄真眸子一闪,心下已经没了顾忌——这是暗号!他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乔青,手中蓄积起玄气缓缓抬了起来。忽然不知谁叫了一声:“咦,怎么没有小二出来迎客?”

        玄真的手一顿,玄气消散了去。

        就在这个时候,乔青忽然回过头来:“对了,大师,你刚才不是问我背上背着的包袱么?”

        玄真的心思,还停留在刚才那人的话上。不错,没有小二出来迎客,他们百多人的动静可不小,可客栈里的人就似乎没有发现一般,喝酒的喝酒,说话的说话,凌乱的人影晃动在窗影上。玄真的心下升起个不好的预感,随口应了句:“阿弥陀佛?!?br />
        乔青靠近他,羞涩一笑:“不瞒大师,这包袱里,是在下一位恩人的骸骨?!?br />
        玄真皱着不断跳动的长眉毛:“施主真会说笑?!?br />
        “大师你怕?”

        “……”

        “想来是不会怕的,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大师乃是得道高僧,常伴青灯古佛,一心慈悲为怀,又怎会怕一副区区骸骨呢?!鼻乔嘣俳徊?。

        “……”玄真猛的倒退了一下。

        就这一下,他倏然反应过来,眼前这红衣人周身的气息完全变了!还是那副模样,看上去并不像一个高手,可她就似突然成为了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那漆黑的双目陡然凌厉起来,就这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让他对上的眼睛刺痛非常,从头到脚,一下都动不得!

        两人间的情景很快引起了四下里人的注意。

        有不明就里的人赶忙问道:“大师,你怎么了?”

        “大师?”

        玄真浑身颤抖这,脸色已经憋成了紫色,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面一身红衣悠然抱臂的乔青。乔青有多悠闲,玄真就有多沉重。他满面骇然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呐喊:“走!快走!噗——”

        三个字,让他猛然喷了一口血。

        同一时间,四下里的树木上屋顶上这整个徐州城内飞掠起了无数道身影,他们想都不想飞快向着城外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