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三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三章

        白头镇,位于柳宗和蜀中的接壤处,因毗邻白头原而得名。

        而白头原的名字由来,却要追溯到几万年前的上古时期了。那时尚未有三大圣门,更没有七大宗门,乃是一个势力割据、家族横行的年代。武者比现在有血性,也有野心。大大小小的势力层出不穷,纷争不断,随时都能演变为一场涉及全大陆的战争。

        处于整个翼州中心位置的战略要地,白头原,便成为了一个马革裹尸的地方。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啊?!?br />
        “什么意思?”

        “这么高难度的事儿,你就别纠结了?!?br />
        看着残魂一脸的好奇,乔青摆摆手,没什么解释的兴致。玄尊的速度,几近瞬移。若是毫不停息的一路飞行,不用两日的时间,便能抵达白头镇之外。这会儿天色正暗下来,临近黄昏,她已经脚不沾地地飞了有大半日了。

        寒风凛冽地刮在脸上,忽然带来了远方的一阵吆喝声。

        像是有两方人马在对峙。

        现在这个世道,翼州已经乱作了一团,乔青一路碰见了不少这样的情况。大多都是赶着迁离对战中心处的小家族小势力之间的争道争执。她急着赶去白头镇,自然没什么兴致去搀和。感知下意识地朝那边一扫,正要离开,倏然停了下来:“一个玄王?”

        “玄王怎么了,小角色?!?br />
        “对于你,的确是小角色?!倍杂谡飧黾且浠雇6僭诩盖昵暗牟谢?,玄王高手真正再普通不过了??墒侨缃竦拇舐缴?,玄王已算是一方霸主。心神一动,她微转了方向,越过重重树林急速飞行过去。

        几个起落,便悄无声息到了那些人的眼前。实力差距太大,即便是玄王,也不能轻易发现现在的她。

        隐在一片暗处,乔青将这里的情况,看了个明白。

        这是两方人马,一方人数众多,老少皆有,看上去百人不止簇拥在一起如临大敌,像是一个小家族。这家族的领头人乃是一个七旬左右的老人,正死死瞪着对面:“你们……你们是……”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对方不过寥寥数人,打头的中年男人罩在一个黑斗篷里,正是那个玄王高手!看上去气息极盛,想必离着晋升玄帝也要不了多久了。他桀桀怪笑着,尖锐的笑声在夜幕初升的林子里面,极为骇人。

        老头的后面渐渐有女孩子哭出声来:“爷爷,我们回去吧,菲儿不想死?!?br />
        “说的什么话!我庄家人没有贪生怕死之辈!”老头一看便是极硬气的人,闻言顿时怒喝出声:“好啊,好一个万象岛,竟悄悄潜入了我方阵营埋伏在这里!”

        “废话少说,上!”黑斗篷人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一群尸体。

        “你……你就是那个神秘势力的人?”

        老头只来得及惊问了一句,万象岛的精英弟子已经冲了上来。小家族立即被几人冲的四散开,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中,转瞬就有不少仆人模样的,死在了万象岛的手下。黑斗篷人笑的更开心:“这么多天,才碰见他们一波人。不急,好好玩玩儿?!?br />
        万象岛的弟子狞笑了起来。他们下手更快,却不再致命,而是戏耍样的在这家族中的年轻男女身上划下一道又一道伤口。听着他们的惨叫惊呼,纷纷享受着哈哈大笑。

        血腥气很快被狂风卷起。

        “士可杀不可辱,你们好生卑鄙!”老头眼见这一切,老泪纵横发出了一声悲凉的长啸:“大丈夫死得其所,拼了,跟他们拼了!”

        “是,爷爷!”

        激斗声中,那名叫菲儿的女孩子转身想跑,被黑斗篷人一眼瞧见。他五指一抓,那庄菲儿立刻便被无形的力量猛然向后拉去,她死死抱住一棵大树,尖叫着,哭泣着,挣扎着,让黑斗篷人发出一阵痛快的桀笑。

        乔青皱起眉头,大概明白了过来。

        “这庄姓家族不知属于哪国,这老头儿倒是个有血性的,旁人都在撤退,他反倒带着一家子去白头镇支援?!倍夂诙放袢?,想必就是三圣门的一个了。带着万象岛的几个弟子偷偷潜到了这边,专门对这些小势力动手:“从他的话里听来,应该已经在这里埋伏了不少时候了。这样的人,三圣门高手打头,万象岛弟子辅助的偷袭队伍,想必有不少……”

        “你不救人?”残魂飘在她身边问。

        “那边有人来了,再等等?!鼻乔喽馕⒍?,远方正有一阵玄气波动,朝着这边飞快的来:“万象岛的想玩,庄家这边只是受伤,还能再抗一阵子?!?br />
        “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乔青没回话,脑中飞快地转动着。这些跟残魂没多大关系,他也无所谓地靠在一边儿托着下巴瞧。只这片刻功夫,那庄菲儿的哭喊愈加尖锐:“爷爷,爷爷救我啊,救救菲儿……”

        乔青的眼中闪过丝厌恶之色,这只知道哭的女人,老头儿这时候上去救她,必死无疑!

        果不其然,庄老头儿的眼中泛上抹无奈的心疼,冲上去的老眼里尽是绝望。黑斗篷人眼见玩的差不多了,一掌蓄积了慑人的玄气,正对着他远远击出!由玄气组成的一道掌印破体而出,从黑斗篷人处轰然朝着老头儿的天灵飞去!在半空中绽放着犹如白昼一般的冷冽光芒!

        他悲凉和破釜沉舟之色愈加明显,拼着最后一点儿时间扑上去护住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庄菲儿。

        乔青眸色一暗,暗骂一句蠢货,就要救人。

        就在这时——

        那赶来的玄气波动已经到了眼前,乔青准备出手的动作一顿。

        电光石火,掌印即将落到庄老头的天灵,被两道猛冲而来的身影飞快打了个散!那是一对男女,两人的配合极为默契,一个救人一个杀人。男子救下庄老头儿后立刻后退,将他们带到安全范围后,猛冲上去支援起和黑斗篷人缠斗在一起的黑衣女子。

        这二人——

        一个娃娃脸喜气洋洋,打斗的时候都笑嘻嘻的。

        一个面无表情冰冷无双,整个人透着种冷酷的气质。

        明明是极不相称的两人,一举一动却透着无上的默契。两个低级玄王硬是将那快要晋阶玄帝的斗篷人给逼了个措手不及!后方跟着他们的人也到了,立刻加入到战局中,将万象岛那几个弟子给纠缠住。有了他们的到来,庄姓家族明显松了一口气,不少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充斥着劫后余生的欣喜。

        “爷爷!”庄菲儿爬起来扑进老头怀里,哭个不停。

        啪——

        &n“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老头一巴掌狠狠扇在她脸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掌?。骸胺贫?,你太让我失望!我庄家没有你这样的孙女!”他苍老的手哆嗦着朝远方一指:“你滚,滚——”

        “爷爷,菲儿不敢了?!?br />
        庄菲儿爬上去,抱着他的腿大哭不止。几个兄弟姐妹纷纷给她求起了情,无外乎年纪尚小,一时糊涂之类。老头望着她梨花带雨的脸上那清晰的一个巴掌印子,不忍地叹了口气。乔青懒得去看那边的一出闹剧,只牢牢盯着和黑斗篷人打斗的两人,嘴角一勾,露出轻松的笑容。

        “笑的这么风骚,你认识?”残魂眨眨眼。

        顶着张中年脸,摆出这种懵懂表情,乔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巴掌把他拍开:“我男人他姐和姐夫?!?br />
        不错,那二人,正是卫十六和凤无双。骤然见到她们安然无恙,乔青沉重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一边残魂让她吓的尿都快出来,指着她结结巴巴:“你……你……你……男人?”搞什么,大陆上的风气已经变成这样了?残魂一脸接受不能地消失在原地,隐身了起来,只留下他神神叨叨的懵懂声音,一遍一遍在耳边嘀咕:“世界真可怕……”

        乔青眼睛一瞪,耳边顿时消声。

        她重新看向战局,这会儿,黑斗篷人适应了卫十六和凤无双的合作默契,渐渐占到了上风,两人月打越吃力了起来。修为越是往上,每一级之间的差距就越是明显。如果今天换了其他两个没有任何合作经验的低级玄王,恐怕早就已经死在那黑斗篷人的手下。

        万象岛的几个弟子,终于被缚住了。

        有了多余的兵力,立刻补上帮衬起了凤无双两人。

        黑斗篷人眼见对方人多势众,眸子一闪,以一种极高的声音大喝道:“好,改日再战!”

        “哪里跑!”

        “追!”

        卫十六和凤无双齐喝出声,两人正要追去,忽然一阵心惊肉跳的危险感觉骤然袭来,有一股子威压悄无声息地压在了他们身上,一下都动弹不得!这威压只是一瞬间压下,便消失了??筛呤侄哉?,分秒必争,只这么一顿的功夫,黑斗篷人已经逃了个无影无踪。

        “大公主,怎么了?”有人急切问道。

        “刚才……”凤无双站在原地,还沉浸在方才的骇然中。如果有一个那样的高手在附近,随时可以取他们姓名,为何迟迟不动手?如果是自己人,又为何助那人逃脱?凤无双沉着冷如寒霜的面目,话音没完,卫十六已经摆摆手,无所谓地笑道:“我想了想,穷寇破追,算了,饶他一命?!?br />
        两人之间的默契,足以让凤无双发现端倪。

        她眸子一闪,见卫十六盯着这出声之人的眸子里暗藏玄机,似乎明白了什么:“不错,既然已经逃了,就饶他一条狗命!”

        “可是刚才……”那人还想再问两句,似乎不怎么相信。

        凤无双却板下了脸,冷笑道:“玄真大师,此话可是信不过本宫?”

        那出声之人是个和尚,想必是朝凤寺之人。听凤无双的叫法,应该和玄苦同属一辈。乔青细细观察了片刻,月色下,那玄真一掌合十,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看上去比玄苦那神棍靠谱的多了,白眉白须,更有一种高僧的气质。乔青冷笑起来:“朝凤寺身在鸣凤,大多都是老熟人了,尤其是玄苦那一辈的。这人我却没见过?!?br />
        “老衲并非此意,若是唐突了大公主,还望恕罪?!?br />
        凤无双不言不语。

        卫十六笑着搂过她:“没事儿,她就这个脾气,大师也别往心里去?!?br />
        玄真微微一笑,却听他下一句笑呵呵道:“不过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闭关参佛十几年,反倒越发的性情中人了?!毖酝庵?,无非是讽刺他刚才对那黑斗篷人的离开太过急切。玄真的眉毛抽了抽,半天没说出话。卫十六也转了话锋:“庄家主,你们可好?”

        庄老头迈着颠簸的步子迎上去:“原来是大公主和驸马爷,多谢诸位相救?!?br />
        “多谢公主,多谢驸马爷?!弊胰朔追妆?。菲儿就藏在一群年轻人中,眼睛红红的,低着头咬着唇角不敢见人。

        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人去提刚才那件事。

        凤无双是性情中人,看的上眼的对你点点头,看不上眼的直接无视。她朝着庄老头抱了抱拳,厌恶地瞥一眼庄菲儿,她头低的更下,放在身侧的手死死拽着衣襟,明显记恨起看见刚才那丢脸一幕的他们了:“见过大公主,驸马爷?!?br />
        凤无双冷笑着无视了她:“庄家主客气,我们也是凑巧路过此地?!?br />
        庄菲儿眼泪又留了下来。庄老头摇摇头,叹息道:“哦?两位这是要去……”

        卫十六笑笑:“我们是要去柳宗?!?br />
        “柳宗不是已经……”空了么。庄老头几乎是脱口而出,话没说完,又咽了回去。既然卫十六只说了个一半,明显是不愿意让旁人知道。他活了一把年纪,对方又是救命恩人,自然得识相闭嘴。不过心里却在想着,这个时候,柳宗的人明显都在白头镇了,据说那边完全空了,他们过去又为了什么……

        乔青眸子一弯,猜到了八九不离十。

        如果卫十六和凤无双是去看她传承的事,是否结束。那么此刻这计划恐怕要搁浅了。

        果不其然,卫十六摆摆手道:“本来是这么想的,不过诸位有伤在身,此地离着白头镇尚远,我等还是先护送诸位过去吧,以免再碰上宵小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的埋伏?!?br />
        “岂敢耽误驸马爷的要事?!?br />
        “驸马爷,咱们还有要事!”

        两句话,几乎是异口同声。一句来自庄老头的客气,一句正是那玄真的反驳。

        不等卫十六笑盈盈地看向他,玄真又接着道:“阿弥陀佛,老衲倒是有一个主意。庄施主诸位自然是要送,不如就由我等护送回去。大公主和驸马爷按照原计划行事。不过如此一来,两位孤身上路,未免危险。老衲着实不放心哪?!?br />
        玄真这话说完,若是正常人必然是“此议甚好,危险什么的倒是无妨?!笨晌朗焐筒皇歉稣H?,想想看吧,能打着厨子名号把冷若冰霜的凤无双给忽悠到手,还瞒的凤太后滴水不漏的,哪里是好想与的。

        众人全都看着他,等一个结果。

        庄老头带着一家子人,也不愿意战场都没上,直接死在了外面。经过刚才那一场,方才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差距。庄菲儿紧张兮兮,那模样像是生怕卫十六和凤无双这两个高手离开。

        玄真却是注定要失望了,只见卫十六哈哈一笑:“嗯,未免大师担心,那就算了吧?!?br />
        玄真的白眉毛都快抖出去。

        草丛内响起一声压抑地喷笑。

        “谁?”

        “出来!”

        “什么人?!”

        所有人,都豁然扭头惊喝向那方,满身的警惕全提了起来。只见那暗影处半人高的枯草堆中,不断抖动着。却半天都没人走出来。来自于各个人的感知,全部朝着那处汇聚而去,得出的结论,却是察觉不出!

        大陆上不乏有一些秘法,可以隐藏人的修为,这虽然少,倒也不算太稀奇。

        可是还有一种可能性是——高手!

        卫十六和凤无双对视一眼,尽皆想到了之前那恐怖的威压!那边的草丛中一片哗啦啦的抖动,众人一时紧张不已,庄菲儿飞快躲藏到庄老头的身后,察觉到的凤无双冷冷瞥了她一眼,让她面色涨红。

        “阿弥陀佛,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还请现身一叙。否则,可别怪老衲……”玄真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背在身后的手上聚起了玄气。

        一步,一步……

        他走的很慢,很警惕,直到快要临近那草丛,里面一声惊慌失措的大叫传出来:“别动手,别动手,自己人!是自己人??!”

        紧跟着,一道红色的人影,在月光下连滚带爬地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