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二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

        一大早。

        方方开了城门的药城外,出现了一道人影。

        透过斑驳的有些灰败的城门,可听见里面一片寂静无声,少许早起的百姓神色恹恹地各自忙碌着,不时发出一声长吁短叹,在空气中凝结出一小片冰“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冷的白雾。这座坐落在柳宗的脚下,八个月前还因为一方药典而繁华非常的城镇,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萧条!

        “干什么的?”守城的兵卫笼在厚厚的棉衣里,无精打采地询问着寥寥无几的几个进出城者。

        “小老儿去探亲戚?!币桓隼贤范献排荡笠桓霭宄?,上面包袱摞着包袱,明显是全部家当了。

        “什么探亲戚,逃命吧?!背潜僮懦っ?,不满的在板车上的包袱里拨拉着,有一句每一句地骂骂咧咧:“走走走,他妈的都走光了!你们这些人就是胆子小?!?br />
        “官爷,小老儿年纪大了,只想暗度晚年?!?br />
        “哼,滚吧?!?br />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谢谢官爷,谢谢官爷?!?br />
        老头儿连被拨拉的乱七八糟的包袱都顾不得理会,赶忙拖起板车就往城外跑,那副模样,像是生怕这城兵反悔。城兵嗤之以鼻地啐了一口,一边儿检查着下一个,一边儿气哼哼地嘀咕着:“都他妈一群贪生怕死的货色?!?br />
        那几个排队等待的百姓齐齐缩起脖子,心虚的表现很明显。身旁的同僚摆摆手,宽慰道:“现在就是这么个世道,何必跟这些人上火?!?br />
        “老子只是气愤,咱药城从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看看,你看看,都快成了死城了!”

        “哎,那边儿大战,他们害怕也正常?!?br />
        “这位兄台,话可不能这么说!”

        一声清越的音色,突兀地响起在了前方。两个城兵抬头看去,看见的便是一个怀抱布帛的年轻男子。一身红衣,气质慵懒,在这冰冷的寒冬里犹如一线艳阳,让人眼前一亮。两人怔怔望了她半晌,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公子,您的意思是——?”

        见这人风流翩翩,气度斐然,他们不由怀疑警惕了起来。多少日子,没见过这样的人了?

        红衣男子下颔一扬,标准的心高气傲的大家公子模样:“兄台所言,在下不敢苟同——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今那边战事正紧,正是需要咱们出力的时候。若是都像兄台这么想——何来家,又何来国?”

        那两人对视一眼,见这红衣人犹自满面大义凛然,不由心下撇撇嘴?;沟笔歉隼骱θ宋?,原来只是个不知所谓的毛头小子,恐怕是哪个家族里的少爷公子,初出茅庐,只会纸上谈兵罢了。再看他整个人纤瘦不已,周身也没有武者的那种凌厉之感,不由连警惕都收了起来。

        “公子话是没错,可那边战场上尽都是咱们听都没听过的高手,像咱们这样的——”他一举长矛,尖端萦绕起一小团黄色的玄气:“咱们区区黄玄,去了也是添乱啊?!?br />
        红衣男子一声叹息:“也是在下强人所难了?!?br />
        城兵:“……”

        “就是不知道,那边的战事如何了?!?br />
        她这句话,像是不经意地问起,却让那两个城兵一愣。红衣男子眸子一闪,倨傲笑道:“两位有所不知,在下在家族的演武堂中历练,前些日子才刚刚出关,这不,一听说了那边的事儿,就赶忙收拾行囊上了路?!彼钢副成媳匙诺淖阌幸蝗烁叩木薮笮心遥骸跋肴ブ欠揭槐壑?!”

        两人点点头,果然如此!

        刚才还看着这行囊古怪,原来根本就是大家族的毛头小子罢了,这种人他们见的多了,出趟远门,恨不得把锅碗瓢盆全都带上,好像外面客栈里的都有毒似的。两人暗地里撇撇嘴:“原来是这样,不知公子是哪个家族的?”

        红衣男子却没答。

        见她不愿说,他们也没多问,大家公子有点儿傲气很正常。

        “至于那边儿啊,哎……咱们也没那么清楚,只知道从两个月前战败了一次之后,便僵持下来了。你要说战事停了?又不像,那万象岛的还守在外面呢,虎视眈眈的。你要说还得打?可这都两个月了,也没再听见点儿什么动静。咱们也急啊……”

        这事儿,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仿佛一夜之间,大陆便乱了,

        没有人知道事情的起因,只道是柳宗和唐国的接壤处,万象岛从天而降,忽然就兵临城下!

        唐门是灭了,可唐门分属唐国第一宗。第一大宗门消失了,还有数不清的小宗门小家族。万象岛不知和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些在唐门消失之后便籍籍无名越发萧条下来的家族,尽都加入了他们的阵营,更把蜀中这一线打开,让万象岛的万余前锋军前行无阻,就这么悄么声地对柳宗发起了攻击!

        事发突然,柳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半月后,鸣凤,姑苏,万俟,大燕,四宗尽都调齐兵马赶去支援。

        战况一时有所缓解,柳宗这边也连着赢了几场??赡峭蛳蟮喝此剖怯涤泻蠖馨愕?,全无所惧。果不其然,又是三月,一直死死撑着的万象岛等来了支援——一个白发男子带队的神秘队伍。

        那人一出现,万俟姑苏,两宗犹豫了半月之后,便离开了。只留下了鸣凤、柳宗和大燕还在那里对峙着。一场大战,那不知从哪蹦出来的神秘队伍简直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鸣凤这边输了一仗之后,似是拿着那边没了办法,采取了只守不攻的策略。那白发男子也不知怎么想的,也并未乘胜追击。

        于是,这么一僵持,就是两月时间了。

        ——这些事,自然是红衣人从两个城兵的口中,连猜带蒙地忽悠出来的。

        ——这红衣人,自然也正是乔青!

        “哎,咱们翼州平静了万年,这无端端的怎么就打起来,乱成了这副样子。听说白头镇那边的尸骨啊,数都数不过来呢!真真是无妄之灾啊……”城兵叹一口气,满面的抑郁之色。一抬头,却见那红衣男子已经进了城,远远地走了。他啐了一口,一挥手,检查起了后面的人:“下一个下一个!妈的,大家公子就这目中无人的德行?!?br />
        其实这倒是他冤枉乔青了。

        乔青并非目中无人,而是被这消息给震撼到无以复加。

        七国大乱了,万象岛发起了战争,后盾是三圣门,沈天衣带头,凤无绝正抵抗着……

        这一系列的事几乎砸的她晕头转向,怪不得整个柳宗都空了一样,一个人没有,怪不得这药城萧条成了这副样子。八个月没有出现,大陆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惊变!乔青踱步在冷清的药城街道上,身边不时百姓垂头丧气的叹息。一阵寒风吹来,她拢了拢衣襟,眉头越皱越紧。

        “嘿,怎么外面的世界这么无聊?!?br />
        拐过一条巷子,没人之地时,身边一道影子莫名出现。残魂不能称之为人,也并不具备完整的躯体,可以随时隐身消失不见。当他隐身的时候,连乔青都看不见他,只能隐约感受到他的气息,判断他始终跟在身边。

        “啊,我饿了,带我去吃饭?!?br />
        “等等,等等,你怎么了?”

        残魂看着自顾自向前走的乔青问,她摇摇头,心中忽然一动:“你昨夜说,‘他’是三圣门的人?”

        “是啊?!?br />
        “那你又有没有记忆,为何这些年来三圣门要维系大陆平衡?!敝?,是维系平衡,如今,却是亲手破坏平衡。三圣门到底在做什么,沈天衣又在做什么?

        “平衡……”这两个字好像刺激了残魂,他不断呢喃着,脸上的神色越加迷茫起来:“平衡,平衡……为什么听着这两个字,我这么愤怒呢!我这么……好像心里空了一块儿,很……很……”

        “失落?失望?”眼见着他努力想描述出这个感觉,乔青立刻接上。

        残魂飞快点头:“对!对!失望!我感觉很失望?!?br />
        他的一切都来自于背上这具尸身,他感觉失望,那么自然是那个前辈的感觉。是不是可以再发散一下思维,这个失望,并非是对“平衡”本身,而是对三圣门维系平衡的手段——诸如建立了侍龙窟这样的下属势力,诸如制造出了药人等阴邪无道的东西,诸如用卑鄙的手段控制胁迫威逼利诱如死去的玄天……

        “难道,他是叛逃出三圣门的?”所以才有了红药的那句话。

        乔青呢喃着,只觉得越来越乱,又觉得这里面貌似有一条线可以将这些谜团联系在一起。只差一条线索,就能全部都串起来——维系平衡,破坏平衡,诛杀比武获胜者,前辈的叛逃,沈天衣的改变,或者还“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有大白所说的他的身份——预言师。

        想不明白,乔青不再想。

        一抬头,已经走到了药城的另一道门。

        乔青排上为数不多的离城队伍,几句话忽悠过了城兵的检查,出了城门。她四下里看了一番,对准了一个方向倏然飞起,飞速而去。

        半空中,残魂飘过来飘过去:“咱们去哪里?”

        “白头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