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四章

        时间缓缓而过。

        高台上三人的步骤不约而同的一致。

        待到炼药炉内的温度逐渐升高,乔青素手一扬,一味味药材霍然悬空于石台周围。粗粗一看,竟是有着数百种之多!五品丹药的炼制自不可和低品阶的相提并论,繁琐的步骤,精准的手法,苛刻的控温,密密麻麻的药材,只让人瞧着都望之却步。

        “咦?”万俟流云向前探了探身子:“真是巧了,乔公子和顾尚炼制的是同一种丹药!”

        凤无绝跟着看去,可不是么,乔青和顾尚所选取的那数百种药材,竟是完全相同。

        柳天华在一边解释道:“那是破障丹?!?br />
        修为越是往上,晋阶就越是困难,就如乔青当初晋升玄帝,足足冲击了三次才算成功。而破障丹便是一种辅助突破的丹药,可大大提高冲击屏障的成功率。万俟流云啧啧叹着:“原来是破障丹,好东西??!听说这丹药在五品之中也属于极为上乘的,三个五品炼药师,自然都选了最难的那一种。不过——那老妖婆炼的是什么?”

        老祖和柳天华同时摇头:“没见过?!?br />
        三圣门万年前就是翼州的顶层势力,要说炼药比起柳宗来都源远流长的多。有他们没听说过的五品丹方,这再正常不过了。是以乔青只瞥了一眼,便不再纠结。一切准备就绪,乔青的面色逐渐凝重了下来。破障丹,也是她至今为止炼制的水平最高的丹药,稍有不慎,都是丹毁功废的结果。

        方才静心之时,她已将炼药的步骤在脑中过了百遍。

        此刻一旦决定,就不再犹豫!

        漆黑的眸中掠过一抹凌厉的决断,袖袍一挥,那盘旋在周围的诸多药材,顿时有了生命一般,自动分出了十几株,收尾相接次第飞入炉中。噼噼啪啪声不断,药炉内冲起一片绚烂之色,直上青天!藏青天色五彩缤纷,引起四下里不懂得炼药之人的大片喝彩声。

        顾尚轻蔑地看她一眼,同一时间,飞快追上乔青的速度。

        只一开场,这两人就好似在叫着劲一般,同样的药材,同样的步骤,同样的效果,怎一个激烈了得!众人纷纷亢奋了起来,议论声不断。那顾尚不时朝这边瞥着,像是要和她一争高下。

        乔青直接无视,干脆闭起了眼睛,以感知默默观察着药材在火焰之下的淬炼。她以玄气控制着火的温度,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这十几株药材便被淬炼为颜色精纯的赤色液状,在乔青的感知控制下,流动入药炉内的一方容器中。

        “这……怎么可能!”

        “乔公子明显比顾尚大师的速度快???”

        “不止呢,你看顾尚大师刚萃取中的药液,那颜色好像也没有乔公子的亮……”

        这声音落入洋洋得意的顾尚耳中,让他心神一慌赶忙跟着看了过去??刹皇敲?,他方方才萃取出了药液,那二十二岁的小娃竟然比他快了一步不止,已经在萃取第二波了。而她容器里的那颜色,极为精纯!

        顾尚满目震惊,眸子连连闪烁着。

        别说他不明白,乔青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从她炼药以来,每一次都是用体内的火,使用普通的火炭还是第一次。这一波淬炼中,她特意细细地观察了起来:“原来如此!顾尚也拥有玄火,可他的火就只是火,和玄气是剥离的。而我的火,则是流淌在了周身的玄气中!”说到底,感知也是调动玄气形成的,可算是玄气的另一种形态:“所以在以感知控制淬炼的时候,这离着天阶只有一线的火焰,也不知不觉帮了一把手……”

        乔青咂着嘴巴,果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作弊良品??!

        这想法一出现,她明显感觉到那火回应给她了一种名为“傲娇”的情绪。有了这作弊器,自然可以弥补她在经验和手法上的不足。乔青信心大盛,素手连连舞动着。一株株的药材掠入炉中,不管那数量繁多的有多骇人,她都轻轻松松飞快搞定,吃糖豆一样。

        一波,一波,又一波……

        原本需要起码十二个时辰来完成的最为繁复的淬炼一步,乔青只用了四个时辰,便完美收工。

        四下里一片目瞪口呆,连柳天华和老祖都懵了。眼见着炼药炉内一方方容器里各色精纯的药液缓缓流淌着,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和扑鼻的清香,乔青极为满意。她伸个懒腰,顺便朝这刺激之下满头大汗的顾尚送去个谦和的小笑容:“承让?!?br />
        轰——

        顾尚手下一颤,忙活了四个时辰的淬炼,失败了。

        一片浓烟滚滚中,顾大师被熏了个灰头土脸,头发都炸了起来:“你……”

        乔青摸摸鼻子,刺激完了对手,低头继续。

        下一步,将所有的药液糅合在一起,提炼精华,祛除杂质。乔青的神色重新变的沉定下来。药液中隐藏着每一株药草的药性,有些相生,有些相克。硬是将每一味药材糅杂在一起,是一个极为耗费精力和玄气的事,一旦相克的药性糅合不好,更会产生毒性降低丹药的品质。

        乔青深吸一口气,手掌一挥,两方容器便缓缓升了起来。

        半空中,那碧绿色的药液在感知的控制下缓缓倾斜,丝丝缕缕流淌到了另一方之内……

        炼药是一件极为消耗时间的事,尤其是上品丹药,动辄十天半月都不稀奇。也正因如此,大陆上的武者宁可将全副心神都投放在修炼上,也不愿多分出一半的功夫去钻研这等费时费力又费银子的职业。炼药职业的没落,也就有??裳?。

        而这种情况,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这比试规定了三十六个时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算是极为苛刻的条件了。

        时间悄然流逝,不过两日之后,高台上已经离开了三分之二的炼药师?;沽粼谡饫锏?,除了有少许存了点儿真本事的,也有不少还存着侥幸心理滥竽充数的。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三个五品炼药师的身上,随着进入了炼药的最后几个步骤,场面也渐渐变的平静了下来。

        乔青不得不说,那顾尚不论人品和修为怎么样,炼药上的确可圈可点。几十年的功夫不是白费的。在被她刺激失败了一次之后,接下来的时间也能看出他有少许力不从心,毕竟方方才晋升五品第一次炼制这种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高难度的丹药??杉复蜗招┦?,都在他多年积攒的经验和极为精妙的手法下补救了回来。骤更是越来越顺手,隐有赶超她的势头。

        而她也失手过两次,所幸是小纰漏,有的补救。

        当时间行进到了第三日的时候,离着结束已经只差三个时辰,乔青终于完成了成丹的一步。

        月上中空。

        乔青倏然睁开了眼睛。

        炼药炉内,正静静躺着一枚灰扑扑的丹药。

        此刻这丹药貌不惊人,一切的药性都被包裹隐藏在了这一粒小小的药丸中,并未被激发出来。也就是说,它还只是一个雏形,或者可称之为残丹。最后一步,便是将这丹药雏形和药性融为一体。这一步,说来是所有步骤中最为简单的,只需不断朝丹药中灌注玄气便可。说来也是最难的,一旦有任何差错,之前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乔青不再耽搁,正要调动起周身的玄气,一丝丝灌入这丹药中。

        倏然——

        轰隆——

        夜空之上,白光一闪,紧跟着一道低沉的闷雷炸响在天地间。这声音,乔青再熟悉不过了!她飞快抬头看去,果然,本就漆黑的天幕更加暗沉了下来,层层阴云漂浮堆积到了广场的上空。不过这片刻功夫,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其内白光连闪,不断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

        “丹劫!还有三个时辰呢,谁引来的?”

        乔青朝红药看去,她站定在炼药炉后方,此刻也正将目光投射了过来。两人视线相接,红药扬了扬下颔,满目得意和挑衅之色。乔青一挑眉,成丹了而已,得瑟个什么劲。这想法方方落下,她眸子猛的一凝,霍然抬起了头!

        不对劲!

        她也是炼制过五品丹的。这三年内凤无绝全副心神投放在修炼上,她分心一部分钻研炼药,依旧和他相差不远。正是由于每次迎来丹劫,都相当于她的一个十全大补丸!为了这点,可没少把凤太后和邪中天给羡慕死??墒钦饣岫?,乔青敏感地察觉到,这丹劫给她的压力,绝对不只五品那么简单!

        雷声越来越响,层云越积越厚,空气中雷劫的气息越发的沉重。

        乔青瞳孔一缩:“双重雷劫!”

        柳天华霍然起身:“六品丹!”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话,掀起了场内一场巨大的风暴:“六品丹,竟然是六品丹!那玄……玄尊前辈,竟然是……六品炼药师!”

        一切都有答案了。为何那红药选取的药材那么古怪,为何即便知道了乔青为五品炼药师,她都一点也不担忧——她根本是在最开始就留了一手!若一开始,她便说自己是六品炼药师,那么即便是丢脸,老祖也一定会上场。到时候,她将全无胜算。而如今,环视整个高台的结果是,无一人可与她竞争!

        红药的笑容越发得意。

        四下里一片惊诧之声,这还不足以让她开心。真正痛快无比的,却是能狠狠挫一挫那乔青的锐气!在炼药这一道上,将她打击到体无完肤!那阴云密布,轰雷炸响之下,红药捂着红唇咯咯娇笑了起来:“诸位,藏拙应该算不得破坏规矩吧?”

        “你……”柳天华咬牙切齿。

        “别高兴的太早?!崩献媪成芽?,冷哼一声:“过了双重雷劫,再说这话吧?!笨伤笆钦饷此?,心里也明白,这双重雷劫对于一个玄尊高手来说,并不算难。

        红药也深知这一点,她是六品炼药师,货真价实的六品,可不是这会儿功夫才晋升上来的。双重雷劫,她早已经历了十几次。红药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上蓄势待发的两道粗壮雷电,发出得意的大笑:“今日这比试,本姑娘赢定了!”

        话音一落——

        轰——

        红药袖袍一挥,一道玄气屏障在方圆三寸之地缓缓成形。

        成形的一瞬,那雷也落下了。她脸色微白,一个轻晃,抗下了第一击。

        乔青不再看她,眼下红药失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哪怕她这一枚破障丹完美出炉,也不过是五品丹药。乔青从来都不是将希望寄托在对手失败上的人!漆黑的眸子缓缓眯了起来,乔青眸色一厉,素手飞快在炼药炉上一晃。

        这一举动,除了一直关注着她的凤无绝和顾尚之外,并未有旁人看见。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抵抗雷劫的红药吸引。顾尚皱着眉头死死回忆着刚才那一动作,奈何他的修为比起乔青太低,并未发现有什么古怪之处。再看炼药炉内,那枚未完成的残丹依旧躺在里面。

        顾尚焦急地迈出一步:“你做了什么?”

        两人盘踞在两个角落,他这道声音,即便是在雷声下,依旧响亮而迫切。

        不少人的焦点被转移,乔青耸耸肩,一脸无辜:“什么?”

        “你……我明明看见……”

        “唔,”乔青慢吞吞应了一声:“看见我摸了炼药炉一下?”

        顾尚想了想,那动作太快了,若是真要说,的确可以算是摸了一下炼药炉。只是现在是炼药的最关键时刻,这乔青闲着没事摸那炉子一下干嘛,必有猫腻:“你莫要巧言令色,你刚才到底干了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乔青嗤一声:“既然你知我知,那你还问个屁?!?br />
        “你……”

        乔青哈哈一笑:“顾尚大师,老子对这炼药炉情有独钟,摸上两下又算什么。莫说是摸了两下,老子就是撸它两下,也用不着你来伸冤……”笑吟吟的猥琐视线,在顾尚站在桌案后的下身上一瞥:“倒是大师有这闲工夫,多注意注意自己——硬是吃了那些狠毒的丹药强迫提升修为,以生命力和寿元为代价——啧啧啧,小心连大拇指都站不起来了?!?br />
        噗——

        人群中,不知是谁忍不住喷了出来。

        紧跟着,所有亲眼见识过当初那“大拇指粗”的群众们,集体笑趴了。

        一双双猥琐的眼睛朝着大师的下身瞄去,让他不由自主夹紧了菊花,满脸的羞愤之色??闪墓松写笫?,这一辈子估计都逃脱不掉“大拇指”的厄运了。

        乔青冷笑一声,不再管那抵抗丹劫的红药,也直接无视了双目喷火恨不得杀了她的顾尚,将全副心神都投放到了炼药炉中。周身的玄气被调动起来,一丝丝朝着这枚灰扑扑的丹药灌注着……

        时间飞快而过,转瞬半个时辰。

        离着比试结束,只剩下了两个时辰的时间。

        抵抗着丹劫的红药,已经接近了尾声。天空上的乌云,重重叠叠,粗壮的雷电成双朝着她所在的石台暴掠而去。旋即,皆被那玄气屏障尽数接下。雷劫终于渐渐静谧了下来,在层云中蓄积着那最强一击!

        柳天华脸色颓败地靠到椅背上,无力苦笑:“祖师爷的传承之地,保不住了……”

        “未必?!绷礁鲎?,出自凤无绝之口。

        柳天华扭头看他,眼中带着少许期冀:“凤太子,你有办法?”

        老祖等人也一齐转来了视线。

        凤无绝摇摇头,下颔朝着高台上的乔青一点,眼中划过一抹心疼:“赌一赌?!?br />
        众人朝着乔青看去,顿时发现了端倪——高台之上,站在自己那一方炼药炉后的乔青,正闭目进行着最后一步。正常来说,一枚五品丹根本不需要她如此费力。那泛白的面色,紧皱的双眉,无一不说明着她此时正处于极大的艰难中——这是玄气过分消耗之后的力竭之相!

        “那是……”柳天华想起方才那一幕,原本他都以为那只是顾尚的胡搅蛮缠,不过此刻看来……柳天华恍然大悟,两眼兴奋地盯住乔青一眨不眨,以口形问道:“残丹?”

        没错,乔青的炼药炉内,躺着的正是残丹!

        此残丹,非彼残丹,并非她今日方方炼制出的那枚,而是五年前在万宝楼中得到的那一枚!

        这枚残丹已经在她身上搁置了五年。当日万宝楼中的三样压箱宝,一个是唐门消失已久的匹练鎏金梭,一个是可以让凤无绝这稀少的黑暗属性加以提升之物,那么这作为整个拍卖会的压轴宝贝的残丹,想来也不会是低等东西——也正因这个推测,三年前柳天华想帮她融丹的时候,乔青才会拒绝。

        如今,果真证实了她的猜测。

        玄气一丝丝不要钱似的灌注进这枚残丹内,若是平时,任意一个五品丹药都将会呈现出以肉眼可见的变化。药性被激发,丹药也会从灰不拉几的颜色一点点鲜亮起来,散发出丹药特有的清香??墒钦饣岫?,她的玄气都快被榨干了,这枚残丹都还雷打不动地躺在里头,挺尸一样坚决不变!

        “这该死的,到底是个什么等级的丹药!”乔青哭笑不得地嘀咕着。身体的负荷渐渐到达了极限,她实在是不甘心!尤其是知道这一枚丹药的品阶极有可能在六品以上:“要是报废了,老子今天就亏大了!妈的,拼了!”

        她一咬牙,干脆利索地把身体里最后的玄气,一股脑地全灌注了进去。

        同样的,玄气之中流淌着的那金色火焰,夹杂着雷电的狂暴力量,都被一丝不剩的灌注了进去……

        这里的一切,并未引起红药的注意。她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这双重雷劫的最强一击,也是最后一击上!只要这一击,这一击结束,她的六品丹药就会彻底完成!她将成为今日最大的赢家!红药自信满满地高昂着下颔,眼见着两道巨大的银蛇哗啦一声撕裂了天空,一泻而下!

        场中不由被这双重雷劫的最强一击骇住之人,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呼。

        “老天……”

        “不愧是双重雷劫,老子还是第一次见,这恐怖的力量,太可怕了!”

        “我都要喘不过气了,怪不得炼药师这么少,高品阶的炼药师更是凤毛麟角呢,只这雷劫——等等,那是什么?!我的妈呀,那是什么?!”

        只见这两道银蛇落下的一瞬,红药再一次一挥袖,凝聚出了一片更为厚实的玄气屏障。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的层云仿佛发生了暴动,原本朝着四面八方消散掉的乌云,竟然齐刷刷又飘了回来!没错,飘了回来!不止如此,这层云不断变化着,仿佛一个巨大的漏斗卷在天空……

        红药方方抵抗完最后这一击。

        看见的,便是这一恐怖的景象。

        轰——

        蕴藏着比方才不止百倍恐怖气息的两道炸雷,再一次毫不犹豫地劈了下来。红药心头突突直跳,瞳孔霍然一缩!她下意识地再次聚集起玄气屏障,可已经来不及了!两道炸雷就这么兜头劈了下来!

        “噗——”红药一口血喷出来,整个人跌落在地,身前刚刚成功的六品丹药也化为了一片渣子,灰飞烟灭。她瞪大了眼睛,只堪堪发出一声不甘的大吼:“怎么会这样?”

        轰——

        轰——

        一道一道的雷劫,已然接二连三的到了,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红药遍体鳞伤地趴在地上,老祖当日抵挡三重雷劫,一直抗到了最后一击。红药的修为和他不相上下,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被劈死。只不过这雷电击身的痛苦可不是那么好受的,这一下一下,也让她受了重伤。

        下方众人已经被这场面给骇到傻眼。

        好端端的,那丹劫明明过了,怎么会又来一遍?

        只有观看了全程的柳天华和万俟流云等人,瞪着眼睛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甩出去!损,太损了,这哪里是什么第二次雷劫,分明就是乔青那一枚丹药引起的!渡劫的过程中,一旦进入雷劫的范围,就会被天道默认为统一渡劫者。而同样的,渡劫者若是跑到了某人身边,也作同等处理。

        啥?你指望天道去分辨那人是好心还是坏意?别逗了,天道忙着呢。

        于是乎,方才乔青的丹药终于融合成功之后,也正是红药渡劫结束的一刻。未散的阴云瞬间就聚集到了一起,连蓄积力量的准备功夫都省略了。那阴云还不待去寻找作为渡劫者的乔青,乔青已经抱起炼药炉就跑到了红药的后方数米远!嗯,正好在雷劫的范围内,又正好不让正松了一口气的红药发现。

        ——这下更好了,连换人都不必了。

        ——省事儿了,接着劈吧。

        天道乐了,乔青乐了,凤无绝忘尘柳天华老祖万俟流云等一系列人集体乐了。柳天华抖着肩膀桌子死死憋着笑,看乔青抱着炼药炉如此无辜地站在后面,再看红药一头问号地滚在地上,被雷劫逮着就是一顿猛劈。众人差点儿没笑趴到地上去,妈的,这辈子惹了谁都不能惹那个卑鄙无耻不要脸的!

        真正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

        柳天华摸着下巴有点奇怪:“这到底是双重雷劫还是三重雷劫呢?”

        要说双重雷劫,六品丹的丹劫至于强成这样么?看看红药都快给劈死了??梢等乩捉?,七品丹的丹劫也不至于这么弱吧?还是同样的原因,红药咋没被劈死呢?要说当初老祖可是有玄气屏障庇护的,红药这可是生劈??!

        这个问题,众人自然解答不了。

        就连乔青都解答不了。

        她可以吸收雷劫,却不是在这么强盛的状态下。三年前她敢那么干,还不是因为老祖抗下了大部分,而她吸收的只是最后那唯一的一道。此刻她正在等,等红药把雷劫抗的差不多了,她就补上去吃个十全大补丸——毕竟七品丹的丹劫可不是好相与的。没错,乔青已经确定,这枚残丹绝对是属于七品丹。

        但是至于为何比当初老祖渡劫的时候,那能量弱了这么多,又为何七品丹的三重雷劫,此刻只看着有两道不断的劈下?乔青一手抱着炼药炉,一手摸下巴,站在半死不活的红药身后悠然望天空,怎么都想不通。

        自然了,这也大抵是因为,残丹这个东西几乎不会出现在炼制它的炼药师之外的其他人手里,除非那炼药师死了,否则哪有人会把自己费尽心血的丹药往外送?可是世事就是这么巧,说不得就是有人丢了呢……

        于是乎,正在这个世界的无比遥远的某一个地方。

        有一哥们挂在树上好好睡着觉,嗯,凉风习习,夜半好眠。突然一种心惊肉跳之感骤然袭来,这哥们一个激灵,差点儿从树下掉下来。他睁开俊美又漂亮的眼睛四下里看看,打个哈欠嘀咕道:“没人啊,谁大半夜的渡劫?”

        轰——

        一道炸雷兜头就劈了下来,草稿都不带打的!

        这哥们嗷一嗓子,拔腿儿就跑。

        一朵阴云飘在头顶,不时有粗壮的一道雷电,追着他劈了一路。这哥们此刻自然不明白,这是遥遥千万里之外某人误打误撞把他丢了残丹给得了。于是他一边儿跑,一边儿挨劈,一边儿瞪着眼睛朝天竖中指:“我靠!我靠!王八蛋你劈歪了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