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三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三章

        弯月中空,层云密布。

        清冷月辉洒在广场内外,粗粗算下来数万人不止。一片乌压压的脑袋从高台向四面八方延伸着,一直蔓延到了视线的尽头??纱丝?,乔青那一句话落下良久良久,这么多的人,却是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一个个木桩子一样戳在地上。

        直到一阵夜风拂过,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陡然瞪大了眼睛。

        她她她……她说什么?什么叫“乔公子曾在我柳宗学艺一年,可算是柳宗的外围弟子”?什么叫“柳宗就由乔某出战,诸位想必没意见吧”?这两句话里,貌似每一个字都很好理解,可放到一块儿,咋就听不明白了呢?

        嗯,一定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意思!

        哈哈,哈哈,那怎么可能!

        ——众人极富阿Q精神的想着。

        可接下来,那玄尊女子一句话,完全把他们的侥幸给炸了个灰飞烟灭:“你是炼药师?”

        虽是问句,可看她凝重的神色,已然确定了。这个时候,根本也不需要再隐瞒,乔青耸耸肩,下颔微扬,把刚才那句话还给了她:“怎么,就只许你是炼药师,我乔青就不能么?”

        这无疑是坐实了她的身份!

        顿时——

        “耳……耳朵,长歪了吧?”

        “不……不是长歪了,就是长……长坏了?!?br />
        “你……你们……难道都都都……都听见了?她刚才说……说……”

        众人看向问出声的闲散武者,都是一副被雷劈了的傻样。这武者呆呆扭头,视线一落到那双臂环胸的红衣男子身上,陡然瞪大了眼睛,一个高蹦了起来。指着乔青嗷一嗓子,整个山谷都回荡着狼的叫声:“靠靠靠靠靠!炼、炼、炼、炼、炼药师!”

        乔青眨眨眼,心说成了个炼药师而已,至于么?

        至于!必须至于!

        众人以一种苦大仇深的目光直勾勾瞪着她,恨不能冲上去把她外皮给扒了,看看里边儿是不是蹲着一头凶兽??傻降酌蝗苏娓艺饷锤?!再说了,这么多年了,哪一次不是被刺激的去了半条命,羡慕嫉妒恨的牙根儿痒痒。到了这会儿,反倒被练就出了无与伦比的心理素质,只嗷嗷叫了两嗓子就淡定了下来。

        满腔惊悚和骇然,化为了一声富有哲理的齐刷刷长叹。

        ——修罗鬼医摇身一变成为了炼药师,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么?

        有!必须有!

        “你是……”玄尊女子如临大敌地望着乔青,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复杂神色。这乔青成为了炼药师,绝对是今天她的计划中最大的一个意外!只看方才那柳天华的反应,她的品阶只怕只高不低!六品?不像,柳宗那老鬼三年前也还只是六品,这乔青,绝不可能!那么最合适的推测,便是……她深吸一口气,凝重吐出:“……五品炼药师?”

        五字落下——

        万俟流云和姑苏长老们,那一群老家伙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动作幅度之大带倒了后面的椅子发出砰砰声响。

        顾尚原本的满目贪婪如被一盆冷水浇下,腿脚一软险些站不住。

        秋如玉阴冷的神色完全僵住了,掠过一丝恐慌。

        还有那些原本等着捡漏子的炼药师们,纷纷不可置信呆若木鸡。

        静。

        意想不到的静。

        场内仿佛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所有人都怔怔望着不肯定也不反驳的乔青,呼吸陡然粗重了起来。

        你永远也无法想象一个五品炼药师的抢手程度,也永远无法想象一个五品炼药师能给一个宗门带来什么??纯茨茄睾9思野?,一个小小的家族因为顾尚大师的存在,而成为了几乎可比六大宗门的势力!人人巴结,人人逢迎,人人不敢招惹!而前提是,那顾尚,还只是一个四品炼药师!

        狂热的目光齐齐朝着乔青涌去,所有有家族有势力有宗门的都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而没家族没势力的闲散武者们,就只记得惊悚和骇然了。

        “我的妈!”

        “乔公子,你你你……你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老天,炼药师就够吓人了,还嗖一下就五品?你当是蹦高呢?天都无绝人之路了,乔公子,你好歹给咱们留下条活路啊……”

        震天的喧哗鼎沸之声,各种各样响彻不休,几乎要掀翻了头顶的一片天!

        玄尊女子的脸色一变再变,眼中深深隐藏着说不尽的恨意,几乎要烧灼了乔青!乔青就这么淡淡地觑着她,对上这恨意,她眉峰一皱——这绝对不仅仅是恨她搅局,更像是……像是一种嫉妒之色。

        乔青眸子一闪,似乎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她下意识地抚上胸前揣着的一方玉佩,这个动作,让玄尊女子陡然激动了起来:“你知道我是谁了?”她的声音细小,逼至一线传入乔青耳中。似乎也并不那么想确认结果,不待乔青回话,她自顾自地癫狂大笑了起来:“你还记得他?哈哈哈,你还记得他?”

        乔青眉峰一皱。

        这个女人,是红药!

        当年她对沈天衣,的确是一往情深,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命都想保住他??伤哪曛?,她为何会在这里?沈天衣又去了哪里?她制造那雪崩可是为了对付鸣凤?乔青的眉峰越皱越紧。红药死死盯着她不漏过她一丁点神色,见她蹙起了眉,不由愈加扭曲了起来:“哈哈哈,你想知道么?”

        “乔青啊乔青,你一定自以为他是你的朋友吧?收起你那些恶心的想法吧,你从来就没把他当朋友!”

        “承认吧,你只是在利用他!”

        “那个傻子,那个傻子为了你……不,他不是为了你!你凭什么,你何德何能!”

        “没错,他不是为了你,你却害惨了他——你可知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你可知你把他害的好苦?你可知他如今……”红药的神色不断变化着,一会儿愤恨,一会儿凄苦,已经完全语无伦次了起来。倏然,她顿在这里,猛的收起了一脸的狰狞之色。转而捂着红唇咯咯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娇笑了起来:“我不会告诉你的,想知道么,啧啧啧,乔青啊乔青,我是多么期待你们下次相见啊……”

        乔青从头到尾都没说话。

        不错,想知道沈天衣的近况,见到自然会知。从这个女人口中,不论问不问的出来,她说的,她也不会信!至于沈天衣,她永远把那个白发男子当成朋友,这样的话不需要说出来,也不需要红药的认可。乔青收拾好心里担忧的情绪,冷冷瞥她一眼:“别唧歪了,到底比不比?”

        “比!”

        红药一字从舌尖吐出,什么都不能阻止她进柳宗的传承之地!

        她走上前,凑近乔青的耳边,咯咯笑道:“你以为一个五品炼药师就了不得了么,呵……柳宗主,既然已经说定,那么就开始吧?!?br />
        柳天华一挥手,立即有弟子们跑上场,准备比试的一切。

        原本还在炼药的长老们,无奈叹息一声纷纷退了下去,围着这方高台找好了观看的位置。四下里由乔青引起的骚动渐渐地平息了下去,经过了今夜的一场场骚动和突发事件,无疑药典的人气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一个个摩拳擦掌瞪亮了眼睛,等待着柳宗弟子准备完毕,开始这场高手平的炼药比试。

        不一会儿——

        正中高台上,只留下了一座座空间极大的石台。

        而这些石台,正是比试的地点,也是此刻全场的焦点瞩目之地。

        柳天华走回观礼席上,高声道:“多余的话,本宗也不说了,想必诸位也没心思再听。这一场比试,以三十六个时辰为限,便是三日!在三日之内,没有任何的规则,诸位可炼制自己拿手的任意丹药。只有一点——不论是火,炼药材料,还是炼药炉,都由柳宗提供,不可使用异火和上品炼药炉,这是为了对所有参赛者都公平——诸位,可有异议?”

        柳天华这所谓的公平,自然是有私心的。

        乔青为了柳宗参赛这一点,已经暴露出她炼药师的身份,若是再不如此,将她拥有那等逆天火焰之事暴露了出来,无非是招人嫉恨。适当的藏拙,适当的留有底牌,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至关要素!这一点,柳天华这活了一把年岁的,自然明白。

        乔青对他点了点头。

        那顾尚却误会了:“哼,柳宗主这规矩,恐怕也只限制了顾某人?!?br />
        柳天华心下一动,这顾尚虽然傲气,却从来摆出个老好人的姿态。什么时候开始,他竟敢和柳宗当面叫板了?有了那玄尊女子为靠山是一,恐怕这里面,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事:“既是比试,本就该公平,或者顾老弟没有了那玄火,就炼不出丹药不成?”

        “你……”顾尚话音没落,收到红药一个警告的眼风,悻悻然地闭了嘴。

        柳天华见此一抱拳:“想必大家都没有异议了,既然如此,那么三日后,就以丹药的品阶论胜负——比试开始!”

        嗡——

        随着一道悠长的钟吟之声,悠远响彻在天地间,广场上诸多参赛者不由热血沸腾了起来。众人互相对视一眼,只见一道身影率先爆射而出,一时间,诸多炼药师紧随其后,在夜空之下飞掠入高台,抢夺起了那最中心的瞩目位置。

        所有人中,只有三人未动。

        乔青,红药,顾尚。

        这三人不同于他们,深知炼药不容影响分心。若是在人流的包围中炼药,各种声音打乱了思绪,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直到几十个人终于选择完毕,乔青才找了一个最为偏僻的角落,站了上去。

        红药和顾尚,亦是一人盘踞一角。

        乔青看着眼前石台,正中一方巨大的炼药炉,两旁是摆的密密麻麻的各色药材,甚至连低等级的玄兽部件都有。炼制四品以下的丹药这些足够??扇羰撬钠分?,就有些困难了。正想着,已经有弟子快步走到她身边:“乔公子,若是还需要什么特别的材料,可与弟子说?!?br />
        乔青看一眼,顾尚和红药的身边,也有一个这样的弟子。心下明白是五品之上的材料太过难得,若是直接放在石案上,怕被那些滥竽充数的低品炼药师糟蹋了。她想了想,细细说了几样药材,那弟子记下来,快步走远了。

        不一会儿,这几样药材被送了上来。

        此刻,高台正中那些炼药师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噗噗噗的点火之声,各色材料被不要钱似的丢进去,爆发出五颜六色的灼灼艳芒。远远一望过来,就如烟火盛放,在沉沉夜空中渲染出一片炫目之色,引得台下门外汉们纷纷叫好。

        “好!”

        “漂亮??!”

        “咦,她们怎么不动?”

        这整个高台之上,一片炫目异常之中,依旧是方才的三人一动不动,静静站在各自的石案前。众人今日想看的,无非也是这三人之间的对撞,可直到都过了小半个时辰了,这三人依旧闭目凝神,一动不动。一片失望的嘘声此起彼伏了起来,只恨不得一人冲上去推一把!

        “咳,咳咳!”

        “乔公子,赶紧的啊?!?br />
        “可不是么,偶像啊,可急死我了,你倒是炼??!”

        一片催促喧哗声中,只有外围站着的柳宗长老们望着那盘踞角落的三个人,暗暗点了点头。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欲炼药,先静心。

        这个时候的乔青,不见往日的丝毫嬉笑之色,眉目间可见一片沉定。那静静低垂的侧面,美的让人心窒!凤无绝就这么被秒杀了,嘴角的笑越挑越高,鹰眸越来越暖。忽然肩头一重,忘尘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面对大舅子一样的娘家人物,太子爷自然是要多好脸色就有多好的脸色:“怎么?”

        忘尘朝下方盯着乔青急的抓耳挠腮的观众们一努嘴:“你的风头,都被盖住了?!?br />
        凤无绝随口应着:“所以呢?”

        忘尘一愣:“你不介意?”

        凤无绝更是愣住了:“介意什么?”

        他搜肠刮肚地想了想,想的汗都出来了,终于把游走大陆这三年听见的一些言论给说了出来:“你为男,她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为女,夫为天,妻为地……”

        凤无绝哭笑不得,赶忙截住他。他向后仰去,舒适地靠在椅背上,远望着那边静静而立,在数万道目光下接受着众人瞩目的红衣身影,笑道:“你这是诈我呢吧,大舅子,你最近学奸了?!?br />
        忘尘抬手,想学乔青摸摸鼻子,最后摸到了铁面具。的确是,他生怕凤无绝会因此对乔青而生起一些别的心思。这人心,他这些年来看的太多了。只当初那一方小倌儿馆内,都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更遑论是站在这世界巅峰的他们呢。他正想着,便听凤无绝道:“我和她,还分什么你我?!?br />
        忘尘一皱眉。

        凤无绝又补充:“这个,将心比心,要换了你呢?”

        “我?”

        “你们长的像,可能是兄妹,年纪差的不多??傻酵防?,你有什么,她又有什么?!?br />
        听凤无绝这么说,忘尘忽然笑了起来。这笑掩藏在面具之下,唯有一双冷漠的眼睛染上了些许暖意。是啊,乔青活的潇洒恣意,而他有什么呢——失去记忆,年少悲苦,十几年来月圆夜就如同地狱,甚至不敢以面示人。就连他的火,都变成了她的!若是心里有一丁点的不满嫉妒,都会被无限放大了吧。

        可是他有么?

        看着乔青在万众瞩目之下,他甚至比看到自己还要高兴。

        而凤无绝也是这样的吧?忘尘深深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天赋不比乔青低,心智不比乔青浅,不论哪一方面尽都可与她比肩。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如大局观上比她更有谋略!可这些年来,他收了刺儿,磨了棱角,就这么静静站在她身边——为依靠,为后盾,为支持,几乎被她压住了所有的光芒!

        就连三年后的出关,他比乔青的修为其实更上一层,已达玄帝高级??伤腥丝醇?,只有乔青的五品炼药师身份……

        他却只得这么淡淡一笑——我和她,分什么你我。

        忘尘忽然发现,他的这些担忧根本全是扯淡。有这么一个人,还用他担心什么呢。他拍拍凤无绝肩头,满腹欣赏和赞扬之言,最后也只说了五个字:“你不错,妹夫?!?br />
        太子爷立马美的冒泡!

        这么一句妹夫,真正是爽上了天。天知道乔青的娘家人有多难搞。别看这些年忘尘对他态度好了不少,最起码说话的字数多了很多??傻降?,这人也没真心喊他一声妹夫。只是两个字,凤无绝却知道,里面承载着太多了——认同,认可,祝福,等等等等。凤无绝只觉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都舒展开了,打着卷儿的叫着爽……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相视一颔首。

        “他们都要了什么?”忽然柳天华的声音响在一边。

        原来是刚才去给乔青三人送材料的三个弟子,正对着他细细汇报着什么。柳天华摆摆手,那三个弟子便退下了。他目光疑惑,对凤无绝低声道:“那玄尊女子要了两味独特的药材,一味珠心草,可用于炼制五品丹生肌玉露。一味么,却有点古怪?!?br />
        见凤无绝一挑眉。

        柳天华接着道:“你也知道,丹方这个东西,极为稀少,不少的药草到底可怎么用,并不是柳宗全都有记载的。另外她要的那一味七苦灵芝,我就从未听说过有五品丹能用的上。这个还没什么,倒是那顾尚……”

        他关子卖在这里,却见凤无绝只瞥着他,半点儿好奇都没有。

        柳天华不由撇撇嘴,心说这对“夫夫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就是这点儿不好,都不给人高深莫测的机会:“我直接说吧,这真是邪了门了,那家伙这么多年都停在四品上,这几日功夫也没炼药也没修炼,竟然刚才要了……”五品丹药的材料。

        话音没落,凤无绝已经替他说了出来:“他升了五品炼药师?!?br />
        “你怎么知道!”

        “玄气?!狈镂蘧惶买?,远远朝依旧在闭目凝心的顾尚点了点:“看见没,他原来只是个紫玄,现在已经是玄师了?!?br />
        “什么!玄师?”柳天华差点没跳起来,一边万俟流云等亦是满目惊讶。

        感知力飞快地放出去,果然,那顾尚竟然不声不响地成了玄师。紫玄,知玄,玄师,这中间的跨度实在太大了!尤其是,那人分明不是个天赋过人之辈,否则就不会五十多岁了还只是个紫玄,这还是在他本身是炼药师吃了不少丹药的前提下,才达到的境界??烧饷醇柑斓氖奔?,怎么可能……

        凤无绝冷笑一声:“若那玄尊是三圣门的人,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br />
        炼药师炼制出的丹药,五花八门。自然也有一些能短时间飞快提升玄气的东西。只不过这样的丹药极其狠毒,服用之后的副作用太过可怕。比如说,一生都只能停留在提升的那个阶段,不得再有寸进。又比如说,是提前透支了生命力等一些虚无不见的东西,转化为了玄气。几人明白过来,那顾尚一直停在四品,便是因为修为跟不上,此刻修为大进,成为了五品炼药师也属正常了。

        柳天华苦笑道:“怪不得刚才他一副有所依仗的模样,原来如此?!?br />
        哗——

        下方忽然响起一片喧哗声。

        不少人窃窃私语着什么,满目惊讶,更多的人凑了过去,场面越来越哄乱。柳天华竖耳倾听,原来是不知什么时候,顾尚成为五品炼药师的身份,已经流传了出去。柳天华看向顾家的阵营,那顾晖正洋洋得意地跟四周人说着什么,那鼻孔恨不能翘到天上去。

        “老天,三个五品炼药师啊,到底谁能赢?”

        “可不是么,这消息真是一个炸一个,柳宗老子可没白来!要说赢,估计是那个玄尊姑娘吧……”有人小声道:“那女人都不知道多少岁了,炼药上肯定厉害啊?!?br />
        那顾晖顿时跳了起来:“说什么呢,当然是我们的顾尚大师!大师在四品上已经呆了十几年了,这就叫厚积薄发!瞧好了吧,就连柳宗主当年都说过,大师的炼药技术炉火纯青!”

        凤无绝扭头问:“真的?”

        柳天华耸耸肩,脸色难看的很:“不错,那玄尊我是不知道,不过想来也不是省油的灯。至于顾尚,一直是受了修为的掣肘,真要说起炼药的经验和技术来,连我都比不上他!”他叹口气:“乔公子天赋是好,见解也独到,可到底欠了火候啊。经验这东西,不是天赋能弥补的……”

        柳天华和老祖的神色都暗了下来。

        一边万俟流云鄙夷道:“这顾尚真正是傻了,就算让他成为了五品炼药师,就算让他到了玄师,顶多十年,他必死!”

        凤无绝摇摇头:“他才不傻?!?br />
        众人看向他,见他眉峰微皱,沉沉道:“一旦他成为了五品炼药师,顾家便跟着水涨船高。其实现在顾家和柳宗极为相似,是个炼药师家族。而柳宗,便因为有一个五品炼药师宗主,而始终屹立在六大宗门里?!?br />
        柳天华恍然大悟:“他是用自己,换顾家的崛起!”

        凤无绝还有话没说,其实何止如此呢。顾尚能从玄尊女人那里得到晋升的机会,想必也会有一些其他的好处,若这场比试他能夺冠,指不定会进入传承之地获得传承。到时候,他稳稳压住柳天华一头,顾家也将在这些年里渐渐压住柳宗。如果后面再有三圣门的支持,说不定还能取代消失的唐门,成为第七大宗门!

        顾尚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他站在高台一角,终于睁开了眼睛,周身散发着从未有过的意气风发。

        红药不确定自己定能进入那传承之地,更不确定能获得传承,便拉他为盟。他不知道红药的身份,只知她来自于三圣门,这样就够了,不是么。顾尚眸子一转,落到了乔青的身上,渐渐浮起了阴冷的笑意。五品炼药师,他的确是没想到,也被这身份吓了一跳。不过这又如何,他顾尚,也成为了五品!

        于是,这一次真正是三个五品炼药师的争锋。

        于是,这一次全无火焰等一切的辅助,真正比的是他们的炼药技术。

        于是,这一消息在顾晖的得意洋洋之下,终于扩散到了每个人的耳朵中之后,整个广场完全的沸腾了。各种兴奋的猜测汇聚在一起几乎拧成了一股风暴,把方方亮了的天都捅出个窟窿来!无数的目光分成多少不同的三波停留在了乔青,红药,和顾尚的身上。

        这一刻,真正是万众期待!

        日出东方,一线金光铺洒到五彩缤纷热火朝天的炼药台,照亮了乔青和红药同时睁开的眼睛。

        几乎是同一时间,这立于众所瞩目中的三个人,一齐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