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章

        这走出之人,名叫吴奇。

        人如其名,平平无奇,在弟子数以万计高手如过江之鲫的万象岛中,只是一名最普通之人。有点小天赋,勉强混进了精英弟子的范畴。有点小聪明,傍上了来头不小的华师弟跟着来了雪山。

        他是个小人物,小到不论旁人说什么,他只有附和谄媚讨好受屈的份儿。

        可就在现在——

        就是此刻——

        眼见着乔青懒洋洋瞥了过来,四下里渐渐寂静无声,一双双眼睛全部落到了他的身上,他这个小人物的身上!吴奇的心底升起了一股子莫名的兴奋和得意,兴奋的手指都在颤抖!

        接下来的一切可以预见。

        他会凭借着自己的聪明,将此次的罪名一股脑地扣到那无人敢逆其鳞的乔青头上。就像他刚才所想,再牛逼,再狂,她敢背上残害三大宗门的罪名么?她敢和天下人作对么?——她反驳,他指责,她滔滔争辩,他义正言辞!——最终,他这个敢和修罗鬼医唇枪舌剑的小人物,便会踩上那乔青的肩膀,名扬天下!

        吴奇想到此,又向前迈了一步,欲要高声说出自己的名字。

        “在下万象……”岛,吴奇。

        “等等?!?br />
        两个字,将他噎在原地。

        无视掉他眼中的兴奋,乔青自顾环视整个大棚的人。

        这几乎可说是慵懒的淡淡目光,却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全部垂下了眼睛不敢和她对视。

        听她邪肆又狂妄的嗓音懒懒回荡在寂静的雪山脚下:“这雪崩,我乔青只说一句,不是我干的——至于你们信不信,我管不着,也不想管。只要记住了,现在站着唧唧歪歪的到底是谁的地盘——在鸣凤,你们都给我把尾巴夹起来,是龙,你盘着,是虎,你趴着。谁要是有一句闲言闲语唧唧歪歪让老子听见不痛快了,地上那个,就是你们的榜样?!?br />
        她说到这里,顿住。

        地上那华师弟,哼叫声越发凄惨。

        大棚内呈现出一片恼羞之色,人人脸如猪肝。

        ——这是威胁!绝对的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谁都没想到,这乔青不只不解释,不低姿态,反倒直接摆出了这样的态度。对着三大宗门,对着诸多散修,甚至对着大陆上极为稀有的炼药师们,竟是这么放肆这么狂妄这么蛮横这么霸权!犹如一巴掌实实甩向他们的脸,告诉他们,老子的确是沉寂了三年,可那又怎样?三年前的种种浮现在眼前,众人捏着拳头只得在心里破口大骂:“这土匪!这就是个土匪!”

        乔青冷笑一声,老子还就是土匪了!

        她才懒得管他们心里在想什么,骂个够去,她这些年来得到的骂名还少么。眼见着大棚内这反应,应该是消化完上面的话了,她才接着道:“至于出了鸣凤以后——有问题,你们宗主来?!毖酝庵?,跟老子要说法,你们不够格。

        这两段话撂下,乔青转身就走:“上山?!?br />
        凤无绝低低笑起来,忘尘几乎被她震到傻眼,老老实实跟着上山了。

        ——只留下了山脚下一片目瞪口呆。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所有人都仰望着那渐行渐远的三道身影,喉咙里梗着满满的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吴奇还怔怔站在原地,准备了一肚子的妙语连珠,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说完,已经被人无视了。巨大希冀之后的失落,让这个小人物失魂落魄。他魂不守舍地晃回了大棚,刚刚那意气风发迈出的两步,再走回去,却变得无比艰难。

        “哼,还真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还不是出去丢人现眼?!?br />
        一声刺耳的讽刺响在耳边,这种带着点儿不屑的话语,他之前常常听见,此刻却觉得难以接受。这会儿华师弟已经晕了过去,照顾着他的师兄发现吴奇竟敢不回话,一巴掌猛的扇了过去!

        啪——

        那么响亮,那么刺耳,那么疼。

        吴奇趔趄倒地,那师兄犹自不痛快,合着刚才在乔青那里受到的羞辱一脚用力踹上他的小腿骨:“你不是最会拍马屁么,你不是就知道巴结华师弟么,这下正好,陪着华师弟同甘共苦吧!”

        “哼,吴奇,无奇,老子看你就是个脓包货色!”

        “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也敢代表万象岛?”

        脚上传来骨裂的剧痛,耳边几个师兄弟们齐齐看着热闹。

        吴奇蜷缩着,从未有过的恨!

        长久的压抑,过高的期望,让他从自己构建的一片虚幻天堂,就这么猝然跌落了下来。重回人间么?不!天堂之后的坠落,比堕入无边地狱还要让他痛苦——是她!是她!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一句句的嘲辱,一双双的冷眼,幻化为无限狰狞丑态在他脑中扭曲着,最终融合成了乔青那淡淡一觑的模样。

        双手“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死死抓着地面,他那双平庸的只余一点小聪明的眼睛,染上了无边的恶毒……

        有人欢喜有人愁。

        和大棚内形成了截然对比的,是还愣怔在山脚下的鸣凤众人。

        众人只觉刚才被万象岛羞辱的一口鸟气,在太子妃的两句话中,全数消散了个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沸腾的热血几乎要破体而出!他们一眨不眨注视着那红衣身影消失了的一个山坳,目中的狂热险些要烧灼了这一整片冰冷雪山!

        长久的沉默和粗重呼吸之后——

        终于有人低低骂了一句娘,将满腹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狂热到足以震彻天地的雷鸣呐喊:“太子妃万岁!”

        “太子妃万岁!”

        “太子妃……”

        ……

        “我靠!老子听见了什么?”

        正走在皑皑白雪地里的乔青,眼前一黑,险些栽雪里去。

        凤无绝微笑:“太子妃万岁?!?br />
        她见鬼地掏了掏耳朵,咂着嘴巴:“你爹要是听见,会不会活剐了我?!?br />
        凤无绝淡定耸肩:“自有奶奶出马剐了他?!倍宜富?,也不是那种小气猜忌的人。

        乔青本来也只是好笑的一问,和凤翔帝相处的时间不多,这些年来见过的次数一个手掌都数的出来。不过也看的出,那老皇帝一心只念着无绝的娘,对什么政事根本不上心,巴不得有人把这位子拿了去接手呢。脑补了一番老太太为了曾孙子胖揍一把年纪的亲儿子的画面,乔青哈哈大笑:“那天我出关,奶奶还逮着我问来着?!蹦茄劬?,直勾勾盯着她肚子,吓的她撒腿就逃到雪山了!

        凤无绝一挑眉,明白了过来。

        ——不过重点却没放在生娃上,而是专注于美妙的制造过程了。

        欲求不满的男人舔了舔嘴唇:“回去再努力!”

        乔青一扬手,豪情万丈:“大战三百回合!”

        忘尘:“……”

        忘尘无语地看了眼乔青,像是在辨别,这真是个妹子么?

        关于性别一事,乔青也没瞒着他。忘尘和她之间关系微妙,虽然这三年来,一个在闭关,一个游走大陆,相处的时间真正算不上多,可乔青就是坚信,一旦自己和忘尘之间出现了冲突,那么这个冷漠男人的选择,一定是以自己为重。别问她凭什么肯定,血脉里游走的亲近感和信任,说不清道不明,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

        不过即便如此,也把他给好一个吓。

        从来冷漠的人,出现了一种名为傻眼的情绪,终于在呆滞了近半个时辰之后,默默接受了这一可怕的现实。

        这会儿,他还沉浸在对这妹子的震撼中。之前在柳宗里,乔青指着老祖骂的惊悚画面他没见识到。后来这三年,乔青沉寂了下来,大陆上关于她的一个个传闻,大抵都被最新崛起的华留香所取代,忘尘倒也没听说多少。刚才眼睁睁看着这貌似是妹子的妹子比爷们还爷们的狂言豪语,震撼之余,不由担忧道:“你这一举,容易引起他们的误会?!?br />
        乔青知道他的意思。

        刚才那番话,让他们心里产生了恼恨。

        刚刚经历过一场死里逃生,那些人惜命还来不及了,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夹起尾巴做人??烧庖步鱿抻诿?,一旦回去宗门,绝对的添油加醋不说出个花来不算完。

        不过另一方面说,这也算是个双刃?!永床皇歉隹裢焐凳碌娜?,最起码:“管他们怎么想,反正在鸣凤的时候,定不敢乱说话了,先把流言止住再说?!狈裨颍骸叭羰钦馐略诿徊槌龆四咧?,就让他们叽歪到了大陆上,到时候就算查出了真相,鸣凤也不好解释了?!?br />
        &nb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sp;这世上,最怕的就是谣言。

        一人说,百人说,千人说。待到传到最后一个人的口里,可能原本还只是“修罗鬼医取了冰山雪莲杀人灭口”,最终会演变成“鸣凤想吞并大陆,暗中对付六大宗门之人”。

        忘尘见她想的透彻,也不再多说。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看看,这雪崩是怎么来的……”

        乔青话音没落,眼前一个白影“咻”地扑了上来。她差点让大白给压趴下,一眼看见这肥猫怀里抱着的全是活蹦乱跳的雪鱼,离了冰湖正垂死挣扎呢。乔青一身鱼腥,还没说话,大白已经四只肥爪在半空捞着蹦出去的鱼,嘴里喵着:“闭嘴闭嘴,别喳喳,听猫爷说……”

        乔青一皱眉:“人为的?”

        大白谄媚点头,双下巴一颤一颤:“这么大的秘密,怎么犒劳猫爷?”喵,就来一盘儿香酥可猫的小鱼干吧。

        乔青咧嘴一笑,牙齿比雪地还白。

        肥猫立马暗道不好,撒腿儿就想跑,两只肥爪子一松,雪鱼扑棱着落了满地。猫脸闪过挣扎之色,终于还是没敌过吃货的本性,炸了一身的白毛照着地上的未来小鱼干就神勇地扑了上去。

        啪——被鱼尾狠狠甩了一大嘴巴子。

        紧跟着——被乔青逮着一巴掌拍雪地里拔都拔不出来!

        三人飘然远去。

        留下雪地里被雪鱼环绕的一个深坑,大白的猫脑袋戳在地平线上,仰头悲色望青天:“喵呜~”

        刚才这货送来的消息,正是关于那雪崩的原因。乔青三人一路寻去了那处地方,原本被冰雪覆盖的山巅,已经夷为了平地,整个雪山内的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不少武者正散布在这里进行着施救。

        见他们来了,纷纷跑过来回禀着施救的情况。

        凤无绝点点头:“辛苦了?!?br />
        这些可爱的鸣凤武者们,挠着头一脸汗颜:“有太子爷这句话,咱们就是冻死都甘愿!”

        待众人又散去,三人循着一溜溜肥小的爪印,一直循了过去。北塔尔冰湖并非只是一汪湖泊,而是一片巨大的湖泊带,有大有小,遍布之广,从雪山的外围一直延续到深处。大白这贪吃的玩意儿,自然是奔着最深处的那汪最大的湖泊而去,正好就经过这里,发现了端倪。

        终于在某处,找到了一撮白毛。

        不得不说,大白那货还是很机智的,怕风雪把爪印给抹去,特地忍痛揪了一撮毛插在了雪地里。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中,一撮白毛迎风飘舞,极好辨认。乔青无语地低骂一声:“那没出息的东西,肯揪自己的毛,也不愿意丢下一只雪鱼?!?br />
        她闭上眼睛,放出感知。

        片刻后:“是有玄气波动?!?br />
        凤无绝冷笑着接上:“还是高手!”

        这感知能察觉到的波动极为微弱,又过了有三天之久,若非有大白的记号在,或许他们三人路过这里也会漏掉。的确是高手,她和凤无绝只感受到了波动,却无法断定这波动的等阶,那只有一个可能。

        ——玄尊之上!

        三人对视一眼,没再说什么,原路返回。

        可下山的步子,明显凝重了不少。

        一个玄尊高手,这说明了很多问题——当日邪中天曾说,他和凤太后属于玄帝,那已经死了的龙主和红药三人是更高一阶的玄尊。翼州大陆的世俗认可中,凤太后已经是第一高手。自然,不乏有像她和凤无绝这样后来居上之人,也说不准哪一个宗门的宗主这三年晋升了,还有柳宗老祖这样不为人所知的高手,大陆上定然也有。

        可不论怎么说,最大的可能性,都是三圣门!

        三圣门不是要五年才能出现么?

        还有为何沈天衣却可以出现在翼州,那红药三人也能?

        他们受到了什么样的禁止,才会百年一现,又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打破这一规矩?

        重新开业的万宝楼背后之人,可也同样是三圣门?不是沈天衣,那么又会是谁?为了什么对鸣凤下手?

        一团一团的乱麻缠绕在一起,理不出个头绪。这么千思万绪地想着,已经抵达了雪山脚下。三人一出现,那大棚里立即变的寂静无声,除去玄云宗之外,所有人都低下头去眼中是浓浓的不忿和怀疑之色。自然了,这些也只能放在心里,谁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又敢真的跟她叫板?

        万俟迦走上来,还没临近,先皱着眉毛捂住了鼻子。

        乔青仰头望天,靠!这腥味,老子得洗一年澡!见鬼的肥猫,惩?;故乔崃?。她正郁闷着,万俟迦已经适应良好:“怎么样?”

        乔青扭头看他:“你问我?”

        万俟迦摇头笑了:“我自然不会怀疑你?!?br />
        倒不是他和乔青有多么深的交情,而是……虽然不愿意这么想,但是的确如此,哪怕她想杀人,她想灭口,恐怕在场的这些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不够资格吧。这个人,早已经不和他们这些普通弟子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了,她的目光更远,她的脚步更高,又怎会特意制造出一个雪崩,费力不讨好的只为了灭他们口呢。

        就像刚才,乔青那话中的意思,他们够格么?

        “修罗鬼医若想我们死,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需要弄出雪崩兴师动众么?”万俟迦苦笑了声,立即引起了一阵重重咳嗽,本来就重伤不见血色的脸更是苍白。他弯着腰咳了半晌,才顺过气来,真心实意说了一句:“谢谢?!彼堑拿?,都是鸣凤救回来的。

        乔青意外看他一眼,递上一粒药丸:“总算还有个明白人?!?br />
        “师兄,别——”远处看见这一幕的弟子,立即惊叫出声,“吃”字还没说出来,一想到那乔青就站在眼前呢,赶紧又吞了回去,可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焦急和担忧。乔青“啧”一声:“得了,省的你吃完拉个肚子老子都得背上罪?!?br />
        万俟迦却不怀疑,当场服下。

        不过顷刻功夫,药丸在体内花开形成一股暖流沿着经脉游走周身,他竟感觉自己颇为严重的内伤在一丝丝好转着!万俟迦瞪大了眼睛,大惊失色:“你……”

        乔青竖起手指:“嘘?!?br />
        万俟迦嘴角抽搐,他开始还以为这是疗伤药,却绝对没想到,这是丹药!不是大夫炼制的伤药,而是独属于炼药师的丹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消化了这个事实,瞪着乔青像是看一头活恐龙——有没有搞错,她玄气高就罢了,竟然一声不响的成了炼药师?尤其是,这丹药见效之快,绝对不是一品二品的低等货!

        乔青一挑眉,默认了。

        万俟迦差点没以头抢地。

        自己猜到了是一码事,她承认了可是另一码事!

        这可是炼药师啊,大陆上稀缺非常几乎要绝种了的炼药师??!这话绝对不夸张,万年之前炼药师还是和玄师一般比较常见的职业,不少前辈的选择都是两职兼修,就如柳宗一般??墒蔷寺に暝轮?,炼药师这一职业,已经发展到了万金难求的局面。多少小宗门小家族为了供奉一个炼药师,险些倾家荡产!

        万俟迦看着乔青,就像是看见了一座移动小金山。

        他搓着手,准备为宗门谋福利:“那个,乔公子,若是鸣凤呆闷了,不妨来万俟宗门走走。嗯,对,随便住,随便玩,包吃包喝包您满意!哦对了,万俟风和灵儿那丫头,还常常提起你呢,尤其是灵儿,多少次想离宗出走来鸣凤找你,这次来雪山,她都差点跟来……”

        乔青哭笑不得。

        眼见着这哥们滔滔不绝绞尽脑汁几乎把她认识的万俟宗门的人都说了个遍,连连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在她似笑非笑的目光中,万俟迦硬着头皮又邀请了她一遍,总算停了嘴。刚才那个叫停的弟子不断朝这边张望着,以眼神询问他的健康问题,好像他吞了乔青给的玩意儿,下一秒就得当场嗝屁。

        他有些不好意思道:“乔公子放心,这件事会烂在在下的肚子里?!?br />
        有些话可以声张,有些话却绝不能提。

        万俟迦甚至可以想象,一旦她成为了炼药师的消息传出去,会造成多大的骚动,会遭到多少人的嫉恨!而她却肯拿出一粒万金难求的丹药,帮了他一把,如果没有这粒丹药,他的内伤恢复恐怕需要一年的时间,而玄气也会停滞不前,对以后的修炼影响甚大。

        乔青点头,回到正题:“这雪崩的确是人为,出手之人,修为在玄尊之上?!?br />
        万俟迦脸色凝重。

        乔青也为这事儿心烦的要命,摆摆手道:“我们去客栈休息,明日一早就出发了?!?br />
        “这么快?”

        “柳宗的药典快开始了,这里没什么值得再探究的地方,搜救人员后面会陆陆续续的赶来,少则三日,多则五日。里面埋着的玄气都不低,挺些日子没多大问题。剩下的人是死是活,自有人去救,老子还没这么大度,要亲自跑上山去救那些怀疑我的人?!?br />
        万俟迦点点头,对这人的小气和睚眦必报深有感触。既然她是炼药师,柳宗的药典去参加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想到这一茬,他又朝大棚那边瞄了一眼,那意思——还有不少弟子受伤颇重,要不,再来点儿?

        乔青气的差点一脚踹过去,你当这是大白菜??!

        万俟迦:“……”

        望着乔青远远而去的背影,他不由笑了起来。这感觉很奇妙,他对乔青,从挑衅,到嫉妒,到愤恨,再到惧怕。如今,只剩下了满满的敬佩和感激。竟然有一日,他也可以和这个人谈笑风生,万俟迦站定原地,一直待到看不见了,笑着回去了大棚里。

        这边的搜救,凤无绝是主心骨,是定心针,自然离不开。

        乔青和忘尘没什么事儿,也不愿意站在那里看万象岛和散修的便秘脸,便先回了客栈。待到翌日一早,凤无绝将剩下的事有条不紊地吩咐给了老城守,命他随时将消息传回去,又交代了后面朝凤寺的弟子会来,便离开了。后面的事,自有陆峰几人赶过来接手。

        这北郡城一行,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可他们都知道,那造成雪崩之人的身份查不出来,后面还会有更多的事等着他们,等着鸣凤。

        三人本来也没什么行囊,用了一餐早膳,又再一次风尘仆仆地施展轻功上了路。乔青不由感慨,这几天连续四次走这条路,第一次来,是期待,冰山雪莲。第二次回,是期待凤无绝出关大白醒来。第三次来是对雪崩的未知和凝重,第四次回,又变成了一团乱麻,凝重更甚!

        以至于,乔青怀着凝重的心情飞回了凰城。

        千里之外的雪山深坑里,还有一只肥猫戳在里面,悲悲戚戚望青天:“小青梅咋还不回来呢?!?br />
        “阿嚏——”

        乔青在凰城大门口,打了个惊天动地的打喷嚏。

        “别是风寒了?!狈镂蘧恢迕?,探了探她的额:“雪山太寒,回去给自己开个方子?!?br />
        “哪那么脆,老子玻璃碴子拼的啊?!鼻乔嗷踊邮?,吊儿郎当道。

        凤无绝一挑眉,似笑非笑地瞅着她,顿时让她想到了玄云宗上的那一次风寒???,这么丢人的事儿能不一直拿来戳老子么。乔青背起手,溜溜达达往城里走,可那背影,落在太子爷的眼里,倒是有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太子爷咂了咂嘴,回忆着当年的揩油生涯,摸个小手,搂个小腰,顿觉回味无穷:“唔,三百回合的大战,可以提上日程了?!?br />
        忘尘:“……”

        所以说,这三人,真的是实实在在的把可怜的肥猫给忘到爪哇国去了。

        一路上,乔青在某只肥猫越来越深的怨念中,喷嚏不断,简直要把肠子都给打出去。凤无绝眉毛越皱越紧,就连忘尘都侧目看了她一眼,不怪他匪夷所思,到了乔青这程度,若是再伤寒,那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乔青正要说点什么,高手的尊严不容挑衅。

        倏然——

        她步子一顿。

        同一时间,凤无绝和忘尘,亦是停住了脚步。

        三人同时感受到了一束目光,侵略性十足地落到了身上。带着丝若有若无的兴致勃勃,上上下下将他们打量着。循着这道视线,一抬头,正正看见的,就是走到了门口的万宝楼。这重新开业的万宝楼,依旧富丽堂皇,却不似从前那般只做大单的生意,而是改为了一个鉴宝类的普通拍卖行。这会儿不断有武者进进出出,门庭若市,热闹的很。

        而这道目光,正是来自于万宝楼的顶端,第四层楼阁上。

        那里,正站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