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章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凤无绝的唇正衔在乔青的衣扣上。

        闻言,气的嘎嘣一声,把扣子咬崩了。

        耳边凌乱的脚步声已经临近,陆言四人到了房门外:“爷,太子妃?!?br />
        凤无绝低低磨了磨牙,恨不能把这四个混蛋当扣子给嚼了:“你们最好真的有急事儿!”

        门外陆言四人一个激灵,惊悚的面面相觑,这声音,不对劲??!咕咚一声齐响,四人齐刷刷吞下口唾沫,如临大敌地瞪着不断飘出一种名为“欲求不满”的阴森气息的紧闭房门,差点儿没撒丫子跑路。

        呼啦——

        房门霍然开启,阴风逼面而来!

        露出了他家太子爷黑煞煞的脸,一个字,从喉咙里崩出来:“说!”

        陆言四人条件反射朝里面瞄了眼,眼睛顿时瞪了个老大。他们没看见,坚决没看见半跪在床榻上梳理凌乱头发的太子妃,也没看见太子妃腮若红霞眼波似水,他们没看见,他们什么都没看见。四人低头弯腰把自己弓成四只虾米,眼见着自家太子爷冷笑森森恨不能把他们一巴掌拍死,齐齐苦下了脸。

        要不是事态紧急,借个胆子也不敢干这种“中途叫?!钡恼宜佬芯栋 ?br />
        一想到事态紧急,陆言苦哈哈的脸凝重了下来。

        凤无绝一皱眉,听陆言郑重道:“爷,北塔尔雪山,雪崩了?!?br />
        “……什么时候?!?br />
        “北郡城守传来的消息,大概是一日前?!北笨こ?,坐落在北塔尔雪山之下。

        “呵,刚才还说到巧,”乔青从房内走出来,轻轻笑着,眸子里却是一片冷意:“岂不是我刚走没多会儿,那边就出事儿了?”她和凤无绝对视一眼,都看出了这其中的不寻常,刚才还提到最近的事儿,立马就来了这么一桩。二人世界的时间都不给,还让不让人活了:“边走边说?!?br />
        “是?!?br />
        “按照时间估算,也就是太子妃刚刚离开雪山的时候?!?br />
        “雪崩的发生地在山巅最中心,好在雪山从来凶险,没有鸣凤的百姓往上去,对于咱们来说,倒是没有伤亡?!?br />
        “至于那边的具体情况,属下还不清楚。事发突然,北郡城向来太平,一下子来了这么大的事儿,城守想是也慌了,加急信中只有潦草几个字。一切的情况,还得等去了那边再看?!?br />
        “这件事牵连了三大宗门和一些小宗门小家族数百多的人,到底死了多少,死的都是哪些,活着救出来的人数,现在都是未知数?;噬弦丫纶?,玄苦大师方才已经出发了,朝凤寺的弟子也在向着那边赶去?!?br />
        “皇上的意思是,让爷和太子妃去瞧上一瞧。北塔尔雪山虽说凶险,可千百年来就没发生过这种事儿。这么突然,又牵连了这么多人,总归是在鸣凤境内,咱们责无旁贷。一个处理不好可能就要和其他几国结怨,所以,也不排除有人为的可能……”

        两人一路走出太子府,陆言四人跟在身边条理清晰的回禀着。

        一出大门,各色小吃的香气顺着春风扑面而来。未末时分,早已过了午饭时间,远处酒楼茶馆却是门庭若市。熙熙攘攘的百姓,吆吆喝喝的叫卖,大街上络绎不绝行过的马车和马匹,无一不证明了翼州第一大国的繁盛。安居乐业的百姓们尚不知发生在千里之外的雪崩事件,就连太子府内明白的,也依旧是那不靠谱德行。

        “胡!”

        “啊啊啊,猫爷的小鱼干……”

        “松手,松手,你这输不起的肥猫,什么人品!”

        “老子是龙,不需要人品那玩意儿?!币坏姥┌椎挠白映宄稣?,后面邪中天气的脱了鞋就丢它。大白矫健的一蹦,踩着树下一条大黄狗的脑袋凌空跃起,将肥胖成球的身子在半空折成一个诡异的弓形,正正避过后面的“暗器”。

        巨大的黄狗吓得满院子乱窜,大白七百二十度后空翻,优雅落地:“喵呜~”

        此等画面,不由让府门口脸色凝重的几人,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乱的违和感。

        好在有忘尘走过来,把这错觉给掰正了:“我同你们去?!?br />
        舔着小鱼干飘然远去的大白,闻言立时刹住脚步,扭头:“喵?去哪?”

        乔青懒得搭理它,沉吟片刻,直接吩咐道:“也好,这事儿诡异的很,有奶奶和师傅留在凰城坐镇,也算放心。咱们三个速度快,先去北郡看看那边儿什么情况。至于陆言,你留下传递消息,多往皇宫跑跑,别让父皇担心。陆非陆峰陆羽,北郡那边需要人手,你们仨跟在后面,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br />
        话落,一拍手:“杵着干嘛?”

        “属下遵命!”

        陆言四人抬头挺胸高声应了,大步走进府内准备去了。

        凤无绝望着这三个溜溜的背影,再看看让他连嘴都来不及张,已经将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的他家媳妇,顿感压力山大。

        从凰城再回到北郡,又得是一日时间,现在出发,快的话明天一早就能到。刚刚才从那边回来,屁股都没坐热乎,竟然又要返程,乔青郁闷地叹口气,脚尖一点,三人腾上半空。后面被无视了的大白,早在刚才提到“雪山”二字,就自动代换成了满脑子香喷喷的冰湖雪鱼。嗷嗷蹦着一把逮住乔青的袍脚,死死扒着不撒手,在半空吊着跟了上去。

        这一日的情况,真正是脚不沾地。

        极致的速度下,耳边狂风呼啸,大白一身白毛被吹了个风中凌乱,要不是这吃货有雪鱼不断做心理建设,早撂挑子不干了。待到翌日清晨,三人到了北郡城外,这货双下巴都吹歪了。

        “什么人!”

        城门处,有官兵举起长矛,如临大敌地瞪着上空飞来的三道人影。尤其是看见那红色的身影,后面还有一坨白花花的诡异东西,不由纷纷惊住,大喝出声:“城上空不能飞行,快下来!”

        “下来,再不下来,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乔青三人落下来,入眼便是一条入城长龙,身背刀剑的武者们纷纷将目光落到他们身上,便是集体一呆。他们三个人,凤无绝和乔青尽都是面目耀眼,风姿过人,就连忘尘戴着面具,也遮不住那一身冷漠高洁的气质。窃窃私语声猜测着他们的身份。乔青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骚乱,她遥望城内,透过巨大的城门,里面一片纷乱拥堵,多如过江鲫的人流络绎不绝,和以往的边塞清冷全不相同。

        守城官兵谨慎地走上来:“你们是什么人,不排队进城,还妄想飞过去?!”

        四周人也从惊艳声中回过了神来:“长的好看有特权么?”

        “咱们还都在这规规矩矩的排队,你们就算是来救援的,也该守规矩!”

        “你们好大的胆子,不知道咱们鸣凤的太子爷和太子妃是谁么,竟敢如此无礼!”

        开始还只是小声的议论,一提到太子爷和太子妃,纷纷像是壮了胆子,高声斥责了起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再提起鸣凤,坐镇的已经不是老牌第一强者凤太后,而变成了他们两人的名号。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不由摇头笑起来。不过通过这些议论声,乔青也大概明白过来,北塔尔的雪崩动静太大,远在凰城的百姓并不知道,这附近城镇却有不少武者都听闻了风声,自发地赶过来施救了。

        “问你们话呢!”官兵又喝了一声,想是看两人气度不凡,倒也没有直接动手。

        三人自然不会和这些尽责的官兵计较,凤无绝取出一块令牌,正是太子爷专属。

        那官兵一愣,惊骇地嘀咕了句:“不会是假的吧?!?br />
        四下里顿时失去了声音,所有人都怔怔望着那令牌,好家伙,刚才还说着太子爷和太子妃,这会儿就见着活的了?反应过来的人打量着他们,当目光落到乔青怀里的大白身上时,再也没有了疑问,齐刷刷跪了下去:“参见太子!”

        再看一眼乔青,用更狂热的声音高喊:“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参见太子妃!”

        大白窝在乔青怀里,以一种“哀家很满意”的姿态伸出了肥爪子,刚要张嘴说“免礼平身”,就让乔青一把逮住了尾巴。一边忘尘下意识地看眼凤无绝,见他没有分毫的不满之色,反倒眼眸含笑带着几分与有荣焉,不由微微扯动起嘴角。这个男人,配得上乔青!

        凤无绝不知他心里所想,点头道:“平身?!?br />
        又是一阵哗啦啦起立的声音。

        “太子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惫俦朔懿灰训刈呱侠?,恭敬道。

        “无妨,进城,顺便说说现在的情况?!?br />
        那小兵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在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昂首挺胸脸色通红地跟着三人朝城内快步走去。一路上将这三日内的情况细细汇报着。乔青一边听,一边皱起了眉,没想到伤亡这么惨重!

        雪崩发生的地点,就在那冰山雪莲的开花之地,距离争夺过去了半日左右。她离开之后,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玄云宗和万俟宗门走的最早,半天的时间,足够他们远离了那爆发地,可即便如此,万俟宗门来的五十多人,也只剩下了十七八个活口。玄云宗的弟子玄气低微,伤亡更大。张远被活埋,林书书和方展倒是救出来了,也是重伤。

        至于万象岛和一些小宗门小家族的闲散武者,在她走后又愤愤然围在那里骂了一阵子,雪崩一发生,正正被卷了个彻底,如今只救出来了几个人。

        值得欣慰的是,这么突然的变故,这北郡城守却是慌而不乱,是个人物。在凤翔帝还没下达命令之前,第一时间知会了附近的各大城池,将武者全部调动起来,进入到施救当中。而此刻,还有源源不断的武者,正朝着这边赶来,竟是赶在了朝凤寺弟子的前面。

        正说着,就走到了雪山脚下。

        入眼的,便是一片繁忙景象。

        最外围水泄不通地拥堵着探头探脑的百姓,里面不断有人包裹上厚厚的大裘走了进去,无数大大小小的脚印印刻在雪地中,不时有躺在担架上或者被搀扶着走出的伤员。另一边,一个临时支起的大棚下,乔青看见了不少眼熟的面孔,林书书和方展抱在一起,微微颤抖着。十几个万俟宗门的弟子聚成一堆儿,脸上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悲色。

        脸色惨白的万俟迦稍好一些,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低声说着什么。

        “那应该就是你们城守了吧?!?br />
        “回太子妃,正是,咱们城守可是个大大的好官?!?br />
        乔青点点头:“怎么不准备个临时居所,就这么安置在外面了?”

        这小兵挠挠头,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涨的脸色通红。乔青一摆手,他立即朝着大棚跑了过去,在城守的耳边汇报了一番。那老人和万俟迦一齐扭过头来,地上坐着的林书书远远一见她,好像找到了主心骨,趴在方展肩头默默哭出了声。在这种自然之力下,再高的修为,也只是徒劳……

        城守和万俟迦一齐走了过来。

        城守给两人行礼:“参见太子爷,参见太子妃?!?br />
        许是发生了这一场大乱,万俟迦的心情很低迷,对两人点了点头,听乔青又问出了刚才的问题,他苦笑一声,正要说话——

        大白已经先他一步。

        仰天一声猫叫,甩着双下巴就朝雪山蹿了进去:“喵,老子的雪鱼,英俊潇洒的猫爷来啦!”

        大白动作太快,快到如一闪电般,让周遭的百姓都没看清楚,只见一个球状白影一闪,地面上已经落下了一排肥嘟嘟的小爪印。众人目瞪口呆,万俟迦回忆着那长的比猪胖跑的比豹快不见了影的一坨肥球,傻眼道:“乔公子这只……龙,果真独特?!?br />
        乔青默默捂住脸。

        这见鬼的死猫,丢人都到外国人眼里了!

        她狠狠翻了个大白眼,用力之大,险些翻不回来:“刚才说到哪里?”

        “……说到这大棚,并非是没地方住,城守给我等安排了驿站,不过雪山里还埋着不少师兄弟生死未卜……即便是有驿站也睡不安枕,倒不如就守在外面,随时可以知道里面的情况?!?br />
        乔青沉默片刻,忽然问道:“你们的消息,是怎么来的?”

        万俟迦一愣,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一白,复又铁青着不可置信:“你是说……”有人故意将他们引来?

        乔青低下声音:“只是猜测?!?br />
        万俟迦低头思忖着,越想越觉得这猜测靠谱,一想到里面生死未卜的师兄弟,连手都在颤抖:“我不知道,是宗主收到的消息。是了,是了,来的时候我就奇怪,怎么冰山雪莲的花期,这么神秘的消息竟引来了这么多人。原来……原来……”

        原来竟是被别人利用了!

        可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的是谁?以他的心性自然能想到此事的严重性,雪山在鸣凤境内,三大宗门死了这么多人,再加上里面还有不少大陆上珍稀的炼药师,一个处理不好,难免会引起其他几国的不满。若是再有有心人煽风点火,说不得就变成了一场阴谋论!那么,那罪魁祸首的目标,其实是鸣凤么……

        万俟迦心里乱糟糟浮起无数的猜测。

        “先别声张?!鼻乔嗯呐乃缤?,又转向城守:“可有查到什么?”

        城守活了这一把年纪,也大致明白了过来,苦笑着摇摇头:“回太子妃,咱们玄气低微,进去救人都尚且勉强了。能引起这么大的雪崩,定然不是普通人所为,哪里是北郡的官兵能查到端倪的?!?br />
        乔青应了声,她猜测也是如此,此时不过随口一问。

        恐怕这雪山,得她们亲自走一趟了。

        三人对视一眼,正要朝上去,前方忽然传出一片骚动。

        “又有人救出来了!”

        “不知道是哪个宗门的?”

        “快快快,来个人,过来帮忙!”

        乔青扭头看去,雪山上几个脸颊冻的通红的鸣凤汉子,吃力地抬着担架趔趔趄趄往下来,嘴唇都冻得发紫了。不少人迎了上去帮忙。担架上躺着三名弟子,其中一个倒是眼熟,正是那日万象岛尖嘴猴腮的弟子。这人先是受了重伤,又被卷在了雪崩底下,不只没死,反倒还清醒着,倒是命大。

        万俟迦看着另外两人,失望道:“也是万象岛的?!?br />
        眼见着那担架被搁置在大棚下,有鸣凤的百姓给三人送上姜汤。尖嘴猴腮抖着喝光了,喘着气爬起来,另外两个弟子在喝下姜汤后,脸色渐渐好了起来,也苏醒了。他们毕竟是万象岛的精英弟子,修为不算弱。倒是去搜救的那几个汉子一路抬着担架出来,冷的不断发着抖,还准备再往里面去,被百姓们劝说了下来。

        雪山里冰冷之极不说,又大的出奇。

        真正要把没死的人救出来,不是一个两个人的力量可以达到,这是个大工程,没个十天半月,恐怕都完不成。

        那几个汉子也知道自己实力低微,那雪山的冷实在是受不住了。为了救这些人把自己给赔上可不划算。倒也不再推辞,点点头,青紫着嘴唇坐了下来。万象岛的众人明显都被埋在距离不远的地方,这一会儿功夫,又有四个弟子被抬了出来,和刚才的情况一样,这些弟子没怎么呢,反倒救人的先受不了了雪山的冰寒。

        乔青不由又想到了当初的凤无绝,嘴角一勾,往山上走去。

        就在这时——

        却听一声沙哑的嗓音如破锣般刺耳,指手画脚地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里面还有我万象岛的弟子!他们可不是你们这些身份低贱的小武者可比,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你们担待得起么!”

        三人步子一顿。

        就连忘尘的眼里都染上了怒意。

        那说话的正是尖嘴猴腮,在四下里的一片怒意中,他勉强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嫌弃地扫了一眼那临时搭建的大棚,没完没了道:“还有这是什么地方,雪崩发生在鸣凤,你们动作慢吞吞的就算了,竟然就给我们住这样的地方?鸣凤什么意思,瞧不起我们万象岛么!还是已经穷的连驿站都盖不起了?”

        这话,无疑让所有人都沸腾了。

        尤其是先前那几个汉子:“你……你说什么!”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这么说话?”尖嘴猴腮只看这些人的衣着,就知道只是些普通的百姓,玄气高不了多少。先前雪山上先是丢了冰山雪莲,又被乔青随手教训丢尽了面子,最后还倒霉地碰上了雪崩。这一肚子鸟气,在感知扫过救人的汉子发现修为低的可怜,哪怕他受了伤都能一只手捏死之后,便打定主意全出在这些人身上了。若不是乔青,若不是鸣凤,他也不会憋屈了这么多日!脸上浮现出鄙夷之色,他冷笑道:“几个黄玄,不知天高地厚?!?br />
        汉子们脸色涨的青白。

        其他百姓也是一脸恨恨之色。

        就连万俟宗门和玄云宗之人,也都不赞同地皱了皱眉。

        城守眼见着不好,走上去调解道:“万象岛的大人,我们您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可若是没有让您不放在眼里的我们,恐怕您现在也没这个机会站在此处狂言狂语指手画脚!我鸣凤今日,行的正站的直,不论落在谁的耳朵里,都自有是非黑白!我鸣凤之人,哪怕玄气再低,也容不得人随意侮辱!”

        “好!”

        “城守大人说的好!”

        “哼,好一个忘恩负义之辈!”

        一片解恨的赞扬声中,那城守老头极是瘦小,可在这尖嘴猴腮眼前站的笔直。一番话不卑不亢,让凤无绝和乔青都暗暗点了点头。尖嘴猴腮气的说不出话,他身后的那几个师兄弟却阴冷地笑了:“是非黑白?忘恩负义?说的倒是好听,这雪崩本就是无妄之灾,发生在鸣凤,你们救人就是天经地义!”

        “呵,谁知道是不是你鸣凤自说自话自导自演。万俟宗门,玄云宗,还有各位散修朋友,可别被鸣凤这举动给骗了,北塔尔雪山何时发生过雪崩,就偏巧咱们来了,那乔青取走了冰山雪莲,就出了这样的事。此事让谁听听不是蹊跷的很……”

        “没错,一定是她!”

        “她是什么人,全天下谁不知道?”

        “肯定是怕取了雪莲的事儿泄露出来,引起别人的觊觎,所以杀了咱们灭口!”

        这些个弟子一唱一和,明显唯那尖嘴猴腮马首是瞻。说话时不断观察着他的神色,带着几分谄媚讨好。

        这话落下,被救出的几个散修都低下头沉思起来,怀疑之色化开在眼底。就连少数万俟宗门弟子,都垂下眼睛沉默了。这样的情况,无疑是对鸣凤百姓们一个巨大的打击,人人都呈现出了不忿之感。好好的跑来救人,反倒救出了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满腔热情都梗在喉咙里,像是被人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气的直哆嗦。

        眼见着这种情况,尖嘴猴腮呵呵乐了起来。

        “怎么,没话可说了?”

        一个清冷边塞的城守,再有主心骨,也终究不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被他们将此事给上升到了国与国之间,一个屎盆子扣在了鸣凤的头上,他自然不敢随口再说。生怕一个不好,事情演变到无法处理的局面。尖嘴猴腮得意非常,在乔青那没了的场子,全在这些鸣凤的人脸上讨回来了:“还有一句话,本公子不介意教教你们,小人物就该有个小人物的态度,没的招惹了你惹不起的人物!”

        话落,他猛然出手!

        一道玄气对准了城守的小腿射过去。

        这玄气并不致命,这尖嘴猴腮也不是真傻,只不过想下下鸣凤的面子而已。这玄气击上,城守说不得就要给他跪下了,至于会不会让这没用的老东西变成跛子,却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小心??!”

        “城守大人!”

        “你们欺人太甚!”

        百姓们发出了一声声惊呼,那几个汉子想冲上来帮忙,被后面的两个弟子瞬间制住。城守自知躲不过,也不躲了,闭上眼睛生生站在那里!电光石火,眼见着玄气要射过去——

        却在一瞬间,消散了。

        是的,消散了,在每个人紧张的注视下,无端端一点痕迹都不留的消散了。

        众人愣在原地,揉着眼睛一脸惊喜。那尖嘴猴腮却是一惊,四下里惊看着:“谁!是谁!出来,少在那里装神弄鬼!”

        尖嘴猴腮不断问着,有眼力价的都明白,这是有高人出手了。他今天敢这么干,就是笃定这里的鸣凤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这意外,分明让他慌了。一句句疑问,越来越惊慌,面对一个神秘又未知的高手,他连尾音都变了调:“出……出来,到底是谁,藏……藏头露尾算什么好——啊——”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华师弟!”

        “华师弟,你怎么样?”

        几个弟子飞快冲上去,扶住猛的跪下的尖嘴猴腮。根本连是谁出手,发生了什么事都没人看见,他就变成了这样,满头大汗脸色扭曲。一探上他的膝盖,尽是愣?。骸胺?、废了……”

        一想到这华师弟的身份,眼里浮上恐惧。

        到底不似他拥有后台,一向冲动惯了。他们站起身,向着半空抱拳,嗓音艰涩:“不知是哪一方的前辈,对一个小辈出手,不觉有失身份么?;骨肭氨渤隼聪嗉?,我等即便不敌,可前辈想必也不愿得罪万象岛吧?”

        “呵……”

        一阵清越的笑声传来。

        并未如他们所料,有什么前辈高人从天而降。而是发出自人群之后,带着点儿慵懒的轻笑,却让这几个弟子和大棚里的散修浑身一震!这笑声,太熟悉了!三日之前,就在雪山之巅,他们还听见过,是她!竟然是她!百姓们循着声音扭头望去,纷纷让出一条路,让三道人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一红,一黑,一青。

        正是乔青三人!

        那尖嘴猴腮的华师弟一声声惨叫中,万象岛的弟子死死盯着乔青。他们宁愿出手的是什么前辈,也不愿意碰上这个人。若换了别人,最起码会卖给万象岛一个面子,万事有的商量??烧飧鋈?,何曾将面子将其他宗门放在眼里?

        “乔……乔公子,你无故对华师弟施以毒手……”

        他话音没落,一旁已有一声声惊喜叫声此起彼伏:“太子妃!”

        “哈哈,是太子妃??!”

        “太好了,太好了,那旁边的一定是太子爷了!”

        哗啦啦——

        一片百姓们齐齐矮了下去:“参见太子,参见太子妃!”

        这个时候,自然没必要低调。

        凤无绝沉定的目光扫过一周,看都不看大棚里的人,只最后落在了刚才的黄玄汉子身上:“皇上已经下了诏谕,本宫和太子妃先来打前锋,后面有朝凤寺的弟子和各方武者正朝着此地赶来。本宫先谢过诸位的仗义执手?!?br />
        说着,一抱拳。

        他嗓音沉沉,和刚才的那一片慌乱显得格格不入,却给所有人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刚才的那种无力和羞恼,在这个男人的出现之后,全数消失了,全数都不再重要。好像只要他站在山下,就能压得住场子!镇得住气氛!

        眼见着凤无绝不过往这一站,一句话,就全然震住了乱糟糟的气氛,万俟迦摇摇头,这“夫夫”两人,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亏他当初还一直将这两人当成了对手,哪里有这个资格呢。

        众人明显都兴奋了起来,尤其是那些汉子们,不好意思地抱拳回礼:

        “太子言重了,咱们身为鸣凤之人,又凑巧离着近,自是第一个站出来!”

        “没错,咱们虽然能力有限,可也愿意出一份力?!?br />
        ——无视!

        ——对于万象岛来说,这是绝对的无视!

        见不论是凤无绝还是乔青或者他们身边那个面具人都连眼角没分一个,那几个弟子死死咬着牙,一脸的羞恼之色。耳边华师弟的惨叫虚弱成了哼哼,哼哼人心里直烦。不管怎么说,他们即便不是这乔青的对手,可在这一刻,代表的就是万象岛!也甚至可以代表后面的那些受伤散修和另外两个宗门。

        这乔青——再狂,再牛逼,难道还要跟全天下作对么?

        这么一想,终于有一人走了出来:“乔公子!”

        乔青这才转向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