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二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二章

        寂静的房间内。

        忘尘的周身青筋一条条诡异的鼓起,他早已经习惯了忍痛,即便是每月十五那种痛楚,也最多发出几声压抑的闷哼??墒谴耸本共豢梢种频胤⒊隽艘簧杩竦乃缓?,像是野兽濒死的咆哮。滚滚热浪从他身上扩散出来,让凤无绝和老祖的额上都已经见了汗。

        凤无绝只死死盯着乔青,在她一口血吐出来的一瞬,双拳猛的攥起。

        他目光不离,一字一字从齿缝中挤出,逼向一旁老祖:“怎么会这样?”

        这问句像是从地狱里传来,让修为比他高的太多太多的老祖都不由得心底一颤。他毫不怀疑,一旦乔青有什么问题,这男人会疯狂起来拉着他为乔青陪葬!老祖也急的脸色发白,他想了想:“我不确定,应该是那火种反扑了?!?br />
        玄火是天地之灵孕育而生。

        虽无灵智,却有本能。

        塔感应到自己必死无疑,要在消亡前拉一个垫背!而乔青,正是让它泯灭的罪魁祸首。此刻她正在和这死也要咬下她一块儿肉的火种对抗着。不错,对抗,两股火焰死死咬着对方,就以忘尘的经脉为平台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颤斗!地火对这火种有等级压制,可乔青此刻已经力竭,没有任何的后续力量提供给这一线玄气。这火种却是在它的大本营里,占了地利和力量的优势。

        一时,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情况完全出乎乔青的预料。

        她本来操纵这火就极为艰难,只刚才那一阵探索就已经玄气枯竭。更何况是眼下这千钧一发之际?她甚至感觉到这地火为了得到力量对抗火星,正自发地汲取着她体内早已经枯竭的玄气。

        一丝,一丝……

        乔青再一次感受到了那龙脉内被抽干的?;?。

        而这一次,却根本是来自于存在在她体内这不听话的地火。

        她简直要疯了,前有火种猛扑,后有地火拖后腿。体内所剩无几的玄气顺着四肢百骸朝着地火的所在被吸取,乔青狠狠一咬牙,脸上呈现出一种破釜沉舟的狠劲儿。

        ——妈的,你要,老子就全给你!

        不需要它再汲取,乔青自动配合着将最后一丝玄气,一股脑的全部灌注到地火之中。壮大后的地火发出了一种类似于“塞牙缝都不够”的不满情绪。乔青眼前一黑,差点被气晕过去。她磨着牙倏然放开对这地火的控制,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发狠地威胁道:“上!今天你干不死它,老子死前先干死你!”

        不知道是这句话有了效果,还是因为玄气的浇灌让地火终于强横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切总算让乔青松了一口气。

        她一直知道自己体内的地火不一般,最起码比起一切没有灵智的火类,这该死的火脾气可是不小。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灵智的可贵,它极有战略地分散成了数股极细极细的火丝,从四面八方将那一点火种围追堵截。原本不相上下的战局,顿时朝着地火一面倒!

        四面楚歌,火星很快被蚕食了个干净。

        绷紧了神经终于放下了心的乔青,在枯竭的状态下一闭眼,昏了过去。意识失去之前,耳中有四个声音交织在一起。一道是属于忘尘的最后的嘶吼,一道是老祖惊喜的笑声,一道来自于凤无绝担忧的轻唤:“小九!”她落入了凤无绝的怀抱,正想着这人肉麻麻兮兮的叫什么小九,也不嫌恶心。就听见了最后一道声音。

        ——一个诡异又满足的打嗝声:“圪喽~”

        乔青:“……”

        ……

        这一晕,不知过了有多久的时候。

        待到她意识回笼,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觉浑身上下无处不酸软无力。乔青呆呆动了动眼珠,便看见了趴伏在床前的男人。凤无绝像是累极了,头枕在双臂上,只露出了一个一波三折的硬挺侧脸。长长的睫毛在泛着青色的眼圈下投下一小片阴影,下巴上生出了参差不齐的淡淡胡渣。

        她发了会儿呆,还没从起床懵里回过神来,无意识地伸手去戳他下巴。

        指腹上刺刺痒痒的触感,让她抿了抿嘴角。

        凤无绝顿时惊醒:“醒了?”

        乔青虎了吧唧地望着他:“……”

        “现在感觉怎么样?”他抽出枕头垫在床上,扶着她靠在软绵绵的枕上。她这一睡,已经过了一星期了,开始还以为只是体内玄气枯竭导致的疲累。没想到一日一日的不醒,几乎让他一颗心吊在了嗓子眼儿。凤无绝伸出手,捋了捋她额头落下的发丝:“问你话呢?!?br />
        乔青虎了吧唧地望着他:“……”

        这副表情,太子爷顿时煞到了!

        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部打着卷儿的飘了起来,他咂着嘴巴想,要不是她昏迷了七天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他非得扑上去把她就地正法了不可!可惜,肉在眼前,却不能吃——悲催之最啊。凤无绝颇感惋惜地舔了舔嘴唇,一会儿戳戳她腮帮子,一会儿揉揉她头发,一会儿又好心情地坐到床边上下其手占够了便宜。

        乔青抱着枕头发呆任蹂躏。

        直到太子爷从脚底板升起一股子扬眉吐气的爽快,她才神色恹恹地清醒了过来。拍掉他无耻作乱的手,打个哈欠,晕了一眸子水光:“忘尘怎么样?”

        太子爷笑的淡定又自然,半点趁人之危的心虚都没有:“已经醒了,比你早醒了三天。怎么样,饿了吧?”

        “饿!”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想吃什么?”

        乔青眉眼弯弯,咂着嘴巴开始点菜:“唔,不知道这边儿有没有生煎包?凰城包子铺的那种。再来点儿海鲜,刚睡醒想吃点儿有滋味的,就虾吧,清蒸小白虾。对了,你做的那个金黄的小团子,我都好久没吃了?;褂欣赐胂闩缗绲钠さ笆萑庵??多放点肉啊,我饿死了都!最后,甜点我要芙蓉糕!”说完,送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儿等上菜。

        凤无绝沉默半晌:“嗯,粥?!?br />
        乔青瞪眼:“我明明说了一串儿!”

        他组织组织语言:“你刚醒,那些煎的东西太油腻,现在还不能吃。至于海鲜么,伤胃,芙蓉糕倒是可以,只能吃一块儿。等你喝完了粥再吃?!?br />
        乔青磨牙:“那你问我想吃什么?”

        “我先出去给你拿粥?!狈镂蘧鹆⒊庾?,步子飞快。

        乔青顿时黑了脸,眼巴巴瞧着他背影:“皮蛋瘦肉粥?”

        太子爷一边走,一边控制住回头的冲动,听着这委委屈屈的小声音他就知道,一回头就得举白旗投降。他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只有两个字飘进来:“白粥?!?br />
        砰——

        乔青丢出去的枕头,擦着某男以光速消失的脚跟,爆开漫天鸡毛。

        太子爷逃掉了,可苦了正走进来的邪中天等人,落了满头都是。邪中天摘着鸡毛哇哇大叫:“弄乱了本公子的发型,臭小子,你死定了!”

        “闭嘴!吵死了!”凤太后呵他一声,那一脸的嫌弃之色在看到已经醒来安然无事的乔青,瞬间变成了笑靥如花,嗯,菊花。老太太心疼地迎上来,坐在她床边儿:“啧啧,瞧瞧这几天瘦的,瘦了一圈儿?!?br />
        乔青眼珠一转,立即勾上她胳膊,亲亲热热告状:“奶奶,我都瘦成这样了,无绝还给我喝白粥?!?br />
        凤太后哪会看不出她的那点小心思,可看着乔青这无辜的模样,老太太哪里舍得苛责。立马将一切都扣到了她亲孙子的脑门上,反正孙媳妇不爽了,就是孙子的错!错也是错,没错也是错!老太太一戳她脑门:“等着,老太婆看着那混小子,帮你教训他!”

        正走在前往厨房路上的太子爷,脑后一凉,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乔青笑眯眯:“奶奶最好了?!?br />
        “就你嘴甜。说说,现在怎么样了,你昏迷这七天,可把咱们给担心死了。无绝更是,一刻不离地守在床边儿呢?!?br />
        想了想刚才那男人胡子拉碴的模样,乔青心里暖洋洋的舒坦。她笑笑:“奶奶,我没事儿,而且感觉玄气好像又涨了一些?!闭獾故钦娴?,她刚才感受了一下,初入玄王的境界竟然这么几天已经巩固了下来,还平白又涨了一点修为,现在是实实在在的玄王初级了。这个发现让她心情大好,伸了个懒腰想爬起来,老太太立马摁住她:“别动,先给你把把脉,玄气枯竭可不是闹着玩儿的?!?br />
        乔青老老实实坐回去,任邪中天给她探着脉,嘀咕道:“你们忘了我是修罗鬼医了?”

        老太太瞪她:“医者不自医!”

        邪中天收回手:“嗯,屁大点儿事儿没有,不用大惊小怪?!?br />
        凤太后回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心说这到底是你徒弟不是,不过倒也放下了心。这会儿才想起来她竟然修为又精进了,喜不自禁。一边柳天华也让她惊的不行,这到底是个什么小怪胎,昏个迷也能修为精进,靠!还是人么:“对了,乔小友,那火种呢?”

        他并非是垂涎,而是纯粹的好奇。那天他不在场,可当时的情况也听老祖说了说。按理说,忘尘体内的火种不见了,那自然应该是被取了出来??芍钡角乔嘣瘟斯?,也没见到那火种的影子。这几天他也没少琢磨,最终只得出一个可能性,只不过这可能也太骇人了,比起乔青睡觉都精进还要骇人!

        柳天华盯着她不放过她一点儿表情,听乔青摸了摸鼻子:“好像是被我吃了?!?br />
        柳天华眼前一黑,差点没厥过去。

        乔青补充:“应该是,被我体内的地火给吃了?!?br />
        柳天华:“……”

        即便早有猜测,此刻听见这说法,也让他目瞪口呆。他一个高蹦了起来,睁大了眼睛:“吞噬?你是说吞噬?地火吞噬了玄火?靠靠靠,这怎么可能!”

        不怪柳天华大惊小怪,他研究了一辈子的火,一辈子都在和炼药打交道??苫鹨材芡淌闪硪恢只?,这几乎是闻所未闻的事儿!

        乔青想起自己昏迷前那一声饱嗝,和那一点火种被蚕食的画面,肯定道:“是被吞了,这个我还想着要问问你们呢,原来你也不知道?柳宗主,马车上我就问过你,火会不会有灵智,我感觉自己体内这个地火……”乔青一伸手,噗的一声,一小簇火苗在指尖升了起来:“诶?竟然可以凝聚出火苗了!”

        从前她调动这火,只有一点摇摇欲坠的小火星,现在竟然壮大到足有绳结粗细的一簇。而且她刚才调动,也不像之前那么吃力。乔青心情大好,接着道:“这个地火,有灵智?!?br />
        柳天华怔怔望着这金色的火焰,耀眼的将整个房间都染成了一片金芒灿灿。炙热的高温下,他半张着嘴巴骇然摇了摇头:“乔小友,你这已经不是地火了?!?br />
        乔青抬头瞧他。

        柳天华深吸一口气,艰难道:“现在这火的等级,介于地火和天火之间?!?br />
        “你是说,这火能进阶?”

        乔青一句话问完,柳天华却还沉浸在巨大的刺激中,半天才回过神来。这小怪物实在不能以常理来推测,心脏要是不够强悍,早晚让她给吓死。柳天华苦笑着摇了摇头:“进阶与否,这本宗不能肯定。这种事儿根本连古卷里都没有的记载。不过……”他盯着那火,不免眼中带上了几分艳羡的色彩:“你这火焰,恐怕大有来头??!”

        乔青眨眨眼,知道他也是保守的说法了。这原本的地火明显已经晋升了一点,更明显是在吞噬了忘尘那一点火星之后。那么……乔青眸子一亮,一点金芒一闪而逝,是不是说明,她这火,走的是吞噬的路子,如果有更多的黄火,玄火,甚至地火让它去吞噬的话,这火总有一天,能长到一个不可预计的高度?

        这想法一升起来,她便舔了舔嘴唇。

        柳天华一蹦闪她三尺远:“你……你……你别想!”

        她哈哈大笑:“老子还能抢了你的传承火不成?”

        柳天华一步一步往后退,这可说不准,这小子行事作风百无禁忌,现在更是已经升到了玄王初级。照着这个晋升速度,恐怕要追上玄皇初级的他们,也只要个三两年的时间。到时候,那可真是她为刀俎,他为鱼肉??!这么一想“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看着乔青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抢劫犯,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

        被一个一把年纪的老家伙这么瞪着,乔青都不免有点无奈:“爷保证,不抢你柳宗的传承火?!?br />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乔青心下暗笑,老子是女子,不是君子。

        柳天华自然不知道这些,放了心乐呵呵笑弯了眼睛。虽然这小子德行操守不咋地,人也卑鄙无耻无所不用其极,不过么,说话还是向来算话的。众人眼见着这一宗之主,让乔青给逼到了这么个份儿上,不由齐齐戏谑地笑了起来。柳天华尴尬地咳嗽一声,搓着手:“乔小友啊,赶快好起来,拥有比地火更高级的火焰,学习炼药术那绝对是事半功倍!”

        乔青对炼药术垂涎不是一天两天了,闻言也升起几分憧憬。

        她朝外面看看:“老祖呢……”那老东西还欠了她一枚丹药,不会反悔了不敢来了吧?

        话音方落——

        轰隆——

        一声巨响,炸响在整个柳宗之上,房内众人耳朵一嗡,纷纷扭头朝外看去。乔青等人不明所以,柳天华却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他的脸上布满了激动之色,怔怔望着天际上那忽然暗下来的层层阴云:“丹丹丹、丹劫!是丹劫!”

        丹劫?

        五品之上丹药出世,才会形成的丹劫?

        柳天华却顾不上同她解释,飞快冲了出去,直奔老祖所在的楼阁而去。乔青也下了床,一出房门,便感受到了这柳宗的不同。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冲了出来,纷纷朝着那个方向赶去。整个柳宗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然而形成了鲜明对比的,却是这些弟子们的激动哗然。

        等到乔青等人到了那楼阁之外。

        天空上的阴云已经层层叠叠压的极低,还有大片大片的云朵朝着楼阁的上方涌了过来。不时有白光在其内闪现着,发出雷电聚集的噼噼啪啪声。乔青仰头望着那快要聚集起来的雷电,感受着里面令人心窒的庞大气息,这气息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她如此,那些围绕过来的弟子更是如此了,楼格外一层层水泄不通,不“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少人腿脚发软,瘫倒在了地上。

        ——天劫的力量,从来不是常人可以抗衡!

        &n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bsp;对于这雷电,柳天华也要避其锋芒。他站在乔青身边,险些激动到了语无伦次:“三重雷劫,三重!是七品,七品??!”

        “哦?”

        “小友你不知道,老祖停留在六品巅峰已经数十年,没想到这一次,竟能引来三重雷劫!一旦这雷劫过了,老祖就是名副其实的七品炼药师!”这和乔青当日推算的差不多。柳天华眼里荡着水光,接着解释:“五品是一重雷劫,六品乃双重雷劫,七品则是三重雷劫。你看那云层中,聚集起来三道雷电,这就是七品丹药问世的标志!”

        乔青点点头:“这七品丹药,可是那兽丹……”

        这话一落,柳天华不由哀怨地瞪了她一眼,活像她欠了千八百万两银子似的。

        乔青摸摸鼻子,听他解释了一番,顿时明白了过来。

        这引来了三重雷劫的七品丹,正是出自那黑翼巨龙的兽丹。当日她昏迷,凤无绝便将兽丹给了他。老祖原本也没将这玩意儿当回事儿。兽丹,顾名思义是玄兽的内丹??烧舛魅从猩傻南拗?,并不是随便一个什么凶兽都会拥有。而是需要高等级的玄兽血脉。对于翼州大陆来说,高等级的玄兽虽然稀少,却并不是没有。身为柳宗老祖,修为已至玄尊,离着神阶只差一步之遥的他,更是见过不少。

        可老祖万万没想到的是——

        这兽丹,竟是出自龙族支脉,黑翼巨龙!

        柳天华倒是知道,可他对这种高等级的炼药也是一知半解,遂并未强调过。于是就导致了柳宗的悲剧。即便是只含有了少许龙族微末血脉,那也是龙族??!这种等级的兽丹,要炼制的丹药岂是好相与的?需要的辅助材料岂会普通?

        老祖当时看见这颗兽丹,险些当场气晕了过去。

        后面她昏迷的七天,无疑,就变成了柳宗的噩梦了!

        前三天,老祖以玄尊修为的速度脚不沾地几乎遍布了翼州大陆的每一寸土地,总算搜集到了需要的最为珍稀的材料。而剩下的辅助材料之庞大,也将整个柳宗的药材库给掏了个空。柳宗把守药材库的长老望着空空如也的仓库,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诅咒了她足足三日三夜不眠不休。

        后四天,老祖闭关在阁楼内炼药,直到此刻,终于出炉。

        乔青听完了这些,心里的一口鸟气总算去了大半!她笑盈盈地瞥一眼捂着心口肉疼不已的柳天华,知道他这话里估计也有些夸大的成分。不过么……这剩下的一小半鸟气,自有她另外那几个条件。她乔青,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账了?

        柳天华这会儿还不知道,柳宗的噩梦还只是个开始。他只感觉天气骤凉,让他拢了拢袖子。他现在想的是另一茬,七品丹药??!七品??!这绝对是翼州大陆的最高水准了!竟然还没捂热乎就要拱手送出去了?自然了,如果这丹药被雷劫所毁,他貌似还答应了这乔青,柳宗会赔给她相应等级的东西?柳天华欲哭无泪,老祖你炼药就炼药吧,怎么一不小心就炼出来个七品呢……

        这雷也别去劈那丹了,直接一个雷下来劈死他吧!柳天华怔郁闷着,便见一边忘尘走了过来。

        他赶忙问道:“尘公子,如何?”

        忘尘头不抬眼不睁:“等?!?br />
        柳天华无语看乔青,她低低一笑,拉过忘尘的袖子:“这边来?!贝纠淠难壑腥旧狭伺?,她笑着问:“里面怎么样?”

        忘尘担忧地看了眼楼阁,对待她自然是截然不同的态度,好脾气地解释道:“不知道,师傅在丹房里一呆四日,方才突然传音给我,让我赶快离开。想来是感受到了雷劫将至?!?br />
        柳天华望天:“这待遇不要区别太大啊?!?br />
        正悲催着,就听一旁的凤太后双目一凝,郑重提醒道:“来了!”

        乔青立时朝那劫云看去——

        只见三道足有拳头大小的粗壮雷电,泛着淡淡的银色,闪耀在一片乌漆抹黑的厚厚云层中。倏然,那雷电破云而下,仿似长了眼一般对准了这二层楼阁,一劈!轰——三道雷劫的共同劈下,威力自然不可小视,整个二层楼阁的屋顶轰然爆裂,木屑四下里溅开。露出了坐在丹房里面,面色凝重的柳宗老祖。

        老祖周身泛起一个由玄气凝结而出的?;ふ?,将整个炼丹炉和他本人一同笼罩在里面。

        眼见着那三道雷电,直冲他头顶而去!

        “啊……”四周响起一片惊呼声,有些年纪小的女弟子甚至吓昏了过去。

        乔青也是一惊:“怎么劈的是人,不是丹?”

        柳天华给她解释:“不,应该说,劈的是丹药和人。不论是那出炉的丹药,还是炼药的人,都是这雷劫的目标??傻ひ┠睦锞艿淖〈说韧?,若是这雷真的劈到丹药上,必然是个炉毁丹碎的下场。只能由着人,以玄气去抵挡?!?br />
        “不能帮忙么?”

        忘尘一瞬不离地盯着老祖:“能?!?br />
        可即便是能,在场的人又有几人能扛得住雷劫呢?

        乔青重新将目光放回老祖的身上,此刻,那玄气罩已经接受了雷劫十几次的劈砍,渐渐出现了如蜘蛛网样的裂痕。老祖坐在里面,闭目凝息,整个人透着一种压抑的激动。他额上泛起了汗珠,随着一道道雷电劈下,微微颤抖着。这画面极为壮观,粗壮的雷电当空劈下,虽然只有三道,可是一次次的快速劈砍让人的眼中仿佛形成了一片狂雷乱舞的错觉。

        时间缓缓地过去,终于,雷劫停了。

        “成功了!成功了!”不少弟子欢呼着,激动到喜极而泣。

        乔青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放松之色,她清楚感觉到,那云层中的威压并未消散,反倒似在凝聚着什么,渐渐地越来越厚重了起来。厚重到让她产生了一股心惊肉跳之感。她转头看看柳天华和忘尘,果然见两人神色更加凝重。

        她问:“最后一击?”

        忘尘郑重道:“也是最强一击!”

        ?;ふ忠丫涞眉?,几乎要散开,而老祖更是脸色泛白明显已经力竭。乔青皱起眉毛,这一击,他未必能挡!可即便如此,他依旧稳稳地坐在那里,望向天空中云层的视线,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绝之色。他一生的追求就在炼药上,能突破自己到达七品,即便是死,也要保住这一颗七品丹。

        乔青摇摇头:“何必呢?!?br />
        柳天华苦笑着转头看她:“小友,我们柳宗之人对于炼药的朝圣之心,你不懂。如果今天是本宗,也定是这样一个选择?!?br />
        乔青嗤笑一声:“老子的确是不懂,爷只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就是个七品丹么,这次废了,下次再炼就是了。你倒不如说,是你们老祖相信,如果这一颗丹药保不住,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再晋升七品。而和这丹药同生共死,哪怕是最后灰飞烟灭,旁人再提起他,也是七品炼药师?!?br />
        柳天华一怔。

        乔青懒洋洋觑他一眼,将目光落到了听到外面的话,同时怔住的老祖身上:“什么大义凛然的赴死,少逗老子笑了?!?br />
        她这话极为不客气,不少弟子听见了都怒目而视了过来。一见说话的是她,又纷纷嘀咕一声,扭过了头去。从后方走来的凤无绝,正正看见了柳天华变绿了的脸色。他摇摇头,他的乔青啊,从来也不知道给人留点面子。站在柳宗的地盘儿上,把柳宗老祖说成个懦夫,啧,够劲!

        凤无绝搂住乔青的肩。

        乔青都不用扭头,就知道来的是他:“怎么办,那玩意儿要是毁了……”

        照现在的情况看,不管老祖接还是不接,那枚丹药恐怕都要毁了。唯一的不同就是,用不用搭上老祖的一条命而已。老祖死不死,跟她其实没多大关系,只不过她看见了忘尘的神色。若是老祖跟着个破丹药去赴死,忘尘会伤心的吧。

        凤无绝低低一笑,她恐怕还没发现,不知不觉中,她变了不少。乔青烦躁地皱着眉头,他伸出手,抚在她眉心:“毁了就毁了,总有柳宗赔给咱们其他的东西?!?br />
        柳天华的脸色更绿了。

        可乔青却并不那么像要别的东西,别的东西可帮不了凤无绝提升修为!黑翼巨龙的兽丹,这翼州大陆恐怕也是独一份儿,尤其这东西,是这男人入魔才拿下的。那兽丹中蕴含着极为浓郁的黑暗属性,正跟他属性相合!若是毁在了这里……

        她缓缓地眯起了眼睛,望向天空中已经开始汇聚起来的那最强一击——足有方才两倍粗壮的雷电。老祖死或者不死,她懒得管??晌侍馐?,里面那颗丹药,是她的!

        她乔青的东西,决不能毁!

        这一卷快完了,明天收个尾,后天开新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