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七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七章

        随着这两字落地。

        天边漫云重重,缓缓将一轮明月遮蔽了起来,月光陡然阴暗。树影婆娑,平地生风,一阵沙沙作响中幽林深处似有什么一晃,再出现时,已然站在了眼前。没有威压,也没有杀气,就这么背着手淡淡打量着乔青二人。

        可柳依依立即跪了下来,诚惶诚恐:“依依参见老祖?!?br />
        这就是柳宗的老祖宗?

        他打量乔青,乔青也在看着他。

        五十来岁的模样,介于中年和老年之间,除了一双居高临下的眼睛布满了沧桑之外,没有任何独特之处。甚至身上连一丁点的玄气波动都没有。乔青缓缓眯起了眼,传言柳宗老祖修为堪比三圣门中人,这看上去跟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柳宗老祖,恐怕比起那红药三人,修为都是只高不低!

        “在下乔青,见过老祖?!?br />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柳天华等人赶到的一刻,听见的就是这句没什么诚意的问候。

        和她身边跪地行礼的柳依依相比,乔青那随意拱了拱手的姿态,险些吓掉了柳天华的半条命!搞什么,你弯个腰能死??!柳天华几乎是扑过来的,飞快挡在了乔青和老祖宗的中间:“天华听见声音赶来,没想到连老祖都惊动了啊,哈哈,哈哈,参见老祖?!?br />
        哗啦啦——

        跟在后面的人齐刷刷矮了下去,响起一片狂热的拜见声。

        一堆乌压压的脑袋中,唯一还站着的,就剩下了乔青老祖柳天华和几个长老。在这一堆老人家的衬托下,乔青便显得格外显眼了起来。柳宗老祖冷冷哼了一声,一改方才的打量,再射向她的目光犹如针刃:“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乔青顿感脑中一嗡。

        “老祖,不关乔大哥的事,都是依依不好……”柳依依求着情。柳天华暗暗叫了声糟,果然事情还是朝着他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了。然而预料之中的针锋相对却没有发生,面对着三圣门都能舌灿莲花淡定自如的乔青,此刻却只怔怔站在原地,不回嘴,不解释,一动不动。

        柳天华的眉毛纠结成一团,怎么搞的,改策略了?

        他却不知道,乔青并非一动不动,而是根本就不能动!

        刚才老祖那一句话砸了下来,跟着砸下来的,还有只针对她一个人的威压!她能看见柳依依抽噎着求情,也能看见柳天华眼里的疑惑,还能看见一堆不明就里的弟子好奇的神色。她甚至都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有一肚子言论反驳,一肚子狡辩忽悠,一肚子对策应对任何的责难??墒谴耸贝丝?,她说不出话,也做不了任何事!

        这种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这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羞辱,让她心底不可避免升起一股无力感……

        “小子,没话可说了?”

        老祖俯视着她,想起柳天华这几日的说辞,眼里的轻蔑一闪而逝。不过是个天赋好点的小子罢了,在他的压制下还能翻上天去不成?这不,照样心境不稳了么。柳天华不愧是个老狐狸,这少许时间,顿时反应了过来:“老祖,手下留情!”

        “嗯?”老祖危险地转眸看他,恨铁不成钢。

        “老祖,乔小友不过一时冲动。依依也解释过了,这件事先动手的人,其实是……”忘尘,你徒弟!自然,这个他不敢说出来:“咳,乔小友初来乍到,还不晓得这里的规矩,一时行差踏错也属正常?!?br />
        “别跟老夫扯这些!”看着柳天华那窝窝囊囊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正是因为知道其实不关这小子的事儿,才没杀没剐,只拿威压震慑震慑这乔青。至于换来你柳宗宗主这如临大敌的模样:“一个小辈,老夫还教训不得了?”

        你当她是个小辈,老子当她是个杀神??!柳天华嘴里发苦,老祖这种将实力看过一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想灭亡一个宗门,可不见得非要拥有强大到无可撼动的实力。有时候,脑子和智谋更具杀伤力:“天华不是这个意思?!?br />
        “哼,那你是什么意思?”丢尽了柳宗的脸面。

        跟柳宗的生死存亡比起来,丢脸算什么:“柳宗和鸣凤无冤无仇,说白了,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随便一教训就行了,赶紧把那祖宗给放开吧。柳天华话没说完,就听一声慢悠悠的嗓音接了上来。这声音凉薄清亮,带着丝笑意,带着丝冷意,莫名地让他打了个哆嗦。

        “别介啊柳宗主,咱们船小,可容不下贵宗这尊大佛?!?br />
        柳天华和老祖宗同时一惊!

        两人扭头看去,果然见说话之人乃是刚才还一动不能动的红衣小子。此刻,她竟能脱离了老祖的桎梏,笑吟吟抱着手臂瞧他们,尤其是周身那气势,比起刚才来,更上一层楼了!

        老祖瞳孔骤缩,满目不可置信:“你……你……”

        “柳宗老祖,果真闻名不如见面?!?br />
        乔青微微一笑,半躬下了身子。这个礼行的是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伤党龅幕?,让那老祖宗差点喷出一口血去:“在下冲击了两月之久的玄王壁障,没想到有老祖一帮忙,这片刻功夫,便晋升了!”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场的弟子们集体沸腾了!她说什么?她晋升了?她又晋升了?

        这里不乏亲身参与过侍龙窟的剿杀之行的,也知道她两个月前才一个三级蹦吓坏了一群老牌高手们。知玄往上每升一级,那都是从前的数倍数十倍时间!哪有像她这样的,不是二十年,不是两年,两个月的时间加上巩固之前的等级,竟然……

        妈的,人比人气死人??!

        不对,这哪里还是人,这绝对是一只妖孽??!

        众人捂着砰砰乱跳的心脏,怔怔望着那笑意盈盈的少年。当这个人处于他们能追逐的程度,或许会引来各种情绪,羡慕,嫉妒,恨意……可当这个人的天赋程度变态到了天理不容的地步,剩下的,也只有仰望了。

        柳依依咬唇望着斜睨着她们老祖的乔青,心里小鹿乱撞,片刻后,又默默低下了头。这个人,不是她能肖想的,不是她配得上的。

        柳天华叹气一声,摸了摸爱女的头。眼见着老祖脸色难看,而乔青笑靥如花,神色欠揍的可恨!他硬着头皮打起了圆?。骸肮睬切∮寻?,这下子,小友已经是玄王初级了吧?”

        “不敢不敢,多亏老祖成全了在下?!?br />
        “哈哈,哈哈,”柳天华除了干笑外,找不到更好的表情了:“这等天赋,要不了几年,本宗都要追不上咯!”

        “啧,柳宗主这是哪里话。哪怕你追不上了,宗内还有老祖宗这等人物……”乔青慵懒地看他一眼,柳天华暗道不好,刚想转个话题,她下一句已经吐了出来:“也总有老祖这个后盾跟在后面随时准备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倚老卖老的?!?br />
        “你……”柳宗老祖杀气腾腾。

        “哈哈,小友说笑了?!?br />
        柳天华赶忙截住了自家老祖。他扭过头去,不去看老祖气歪了的鼻子。

        果然啊,他就知道,宁去得罪个一根筋的绝顶高手,也不能招惹上像乔青这样的人——心思缜密,智计无双,更讨厌的是还睚眦必报!啧,怪不得那玄兽睚眦跟着她了,不是一家人,一进一家门:“本宗还以为小友和老祖之间有什么误会呢,没想到竟是本宗误会了,原来是老祖正帮小友突破瓶颈呢……”

        老狐狸!乔青心下冷笑,怎么会听不出他的意思,这是在提醒她能够晋阶,多亏了他家老祖的误打误撞。让她惦念着这一误会,化干戈为玉帛呢。

        可惜不论乔青想不想化,有人是不屑于化的。柳宗老祖冷冷盯着她,帮忙,帮个屁!要不是她还有点用处,他早捏死这蝼蚁一样的小辈了!他一挥手,不耐烦的语气依旧高高在上:“小子,能晋升,也算是你我之间的机缘?!?br />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乔青知道,他这话倒是说的真心。

        修炼玄气,以期获得逆天的能耐,或者长久不衰的年岁。这种和天道对抗的道路上,自有一些冥冥中的因果的。虽然乔青不怎么相信这些,可事实上,不论发誓许诺时的天地誓约,还是到了一定阶层之后的天雷,无一不证明了这一点。而到了这老家伙的层次,更是对此深信不疑。不论他那威压存的是什么目的,她的晋升总归是他无意的促成,因果已成。

        乔青不说话。

        老祖只好自说自话:“老夫也不用你谢了。刚才的断琴之事,老夫也可以暂不跟你计较……咳,看你接下来的表现吧,跟我来?!?br />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哪怕大逆不道,这的确是柳天华此时的想法。跟你来?那小子能跟你去太阳就打西边儿出来了!果然,老祖转身进了林子,走了两步却见乔青还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呢。

        他脸色不虞:“小子,你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有点困了?!鼻乔嘌銎鹆?,优雅又悠闲地打了个哈欠。

        “你……”老祖话没说完,乔青一挥手,打断他:“我乔青一不是你柳宗的人,二来此是你柳宗亲自邀请,凭什么你让我去我就去!老子要是没记错的话,爷应该是鸣凤的太子妃吧?”

        “自然?!绷旎限蔚?。

        “呵,那就是了?!鼻乔嘁桓姆讲庞迫?,一眼冷睨过去,嗓音铮铮:“什么时候你柳宗一家独大,竟连鸣凤的人也能使唤上了?”

        即便乔青此刻依旧不是柳天华的对手,可只这股子气势,就让柳天华心颤了一下。他也算是见过大风浪的人了,一闪神就恢复了过来:“乔小友,这话未免过了,老祖有点小忙需要小友帮衬一二,与其说是使唤,不如说是邀请?!?br />
        “噗——”

        乔青差点一口口水喷他脸上:“老子以前一直以为我就够不要脸了,这真真是碰上不要脸中的战斗机了,佩服佩服?!?br />
        柳天华讪讪一笑,环视一周,这些还留在这里的弟子们纷纷垂下头,一副“我没听见我没看见宗主你放心”的表情。他摸了摸鼻子,也知道自己这话根本就是扯淡。想想前些日子老祖宗对乔青的打压,再想想今天这不问青红皂白的威压,的确是他们不在理。柳天华一挥手:“都退下吧?!?br />
        弟子们依依不舍,可也知道,接下来的事,不该是他们听的了。

        待众人乱糟糟退了出去,柳依依都走了,在场的只剩下了老祖,柳天华,和罗长老等少数几人。

        柳天华正要再说,乔青已经烦躁“啧”一声:“成了,既然你们说是邀请,那我不赴约?!?br />
        “小子,你太狂妄!”柳宗老祖大怒出声。

        “哼,”乔青从鼻子里喷出声冷气,既然说她狂妄,她要是不狂一个那真是对不起这老东西的评价:“老子狂妄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敬你一声老祖,你也别给脸不要脸!你现在是有事求着老子,就给老子个差不多的态度,自觉了点,少拿这种鼻孔朝天的德行来惹爷不痛快?!?br />
        这话,可以说是绝对的不客气了。

        老祖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对待?他眼中一瞬迸射出冰冷的寒芒,巨大的气势无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差别攻击,压的在场几个人都大气儿不敢出??善?,乔青说对了,她拿捏着他有所求,他的确不能杀她。这也是刚才,乔青哪怕知道有人来兴师问罪,也站在那里全然不惧的原因。

        乔青朝他微微一笑:“现在看清楚了,老子就这狂妄的德行,今天就是玉皇大帝来,不给老子个满意,也别想请的动!”

        气氛一时凝滞了下来。

        柳天华无奈地叹口气,太阳穴突突突地跳:“乔小友,算是本宗相求,之前的一切,请小友大人大量。从此以后,柳宗欠小友一个人情?!?br />
        乔青眸子一闪。

        他垂下眼睛不让人看见她的神色,这老祖究竟要让她去干什么,能让柳天华说下这等话。偌大柳宗的一个人情,这诱惑,不能说小。不过……还不够!乔青笑道:“唔,可以?!?br />
        柳天华一喜,却见她伸着懒腰转身就走:“小友?”

        乔青一边把后脑勺对着他,一边慢悠悠伸展着双臂:“可以啊,我不是都答应了么。爷先回去睡上一觉,看看明后天的心情怎么样。柳宗主放心,在下在柳宗可是要呆足一年的,时间大大的?!?br />
        柳天华欲哭无泪,你时间大大的,那人没时间?。骸鞍ァ∮蚜舨?,你开口吧?!?br />
        乔青步子一顿,也不客气。

        “一,炼药术,柳宗不得私藏?!?br />
        “二,这一年内我所需的所有材料,皆由柳宗负责搜集准备?!?br />
        “三,柳宗炼药最佳之人,负责把我手上的兽丹炼制成品,若是失败,则赔付同样等级的丹药一枚?!?br />
        “四,三个人情?!?br />
        “贵宗的信誉在下是不敢相信了,若是柳宗主不介意,就立个誓吧?!鼻乔嘁豢谄低?,柳宗老祖已经作势要动手了。这简直欺人太甚!可柳天华朝他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几分祈求之色,老祖收住动作,他早已不管宗门之事,若是这时候越俎代庖,今后天华这宗主,便将威望尽失。

        柳天华思忖着乔青的四条。在他看来,前面三条都不足为虑。第一,她来柳宗本就是他邀请的,原先也没存着糊弄的意思。第二,她一个初学者,能用上什么珍贵材料?至于第三,若是老祖出手炼制那兽丹,失败的几率算是微乎其微。至于那第四嘛,柳天华犹豫片刻,一咬牙:“好!”

        “很好,柳宗主请?!?br />
        乔青一扬手,柳天华郁闷地立了个誓,层层阴云中似有什么一闪,誓言生效。

        乔青终于满意了,吹一声口哨继续往先前的方向走,柳天华这下子,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乔小友,不是都答应了么?”

        “你们都等了这么长时间,还差这一两天么?!鼻乔嘞∑娴嘏す?,打了个哈欠,漆黑的眸子里水雾蒙蒙。她倒不是答应了不办事,只不过这会儿大半夜的,有什么不能等到明天。乔青抬头看了看天色,此刻云层散去,露出头顶那一轮圆月,极是耀眼。

        她这动作,也让众人都跟着抬头看了看。

        这一看,柳宗老祖顿时面色大变。

        柳天华亦然:“十五!今天是十五!”

        能让这两个身居高位的人变了脸色,必然是关系重大或者牵连到自己最为关心之人?;共淮乔嗥婀?,同一时间,林子深处里一声压抑的呻吟声,低低传了出来。别误会,这呻吟绝对不属于某种舒坦的情绪,而是痛苦!这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中,从嗓子眼里挤出的破碎呻吟,带着几分沙哑和干枯之感。这呻吟只有一声,陌生的乔青并不认识。

        可却让她倏然皱起了眉毛。

        无端端地,听见这声音的一刻,心里像是被什么轻轻一拉扯,带着种微弱的钝痛之感。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她还来不及探究,眼前一阵劲风扫荡,已经被那老祖宗一把抓住了胳膊,朝着林子深处飞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