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六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六章

        “嘿,师妹,你听说了没?”

        “你也听说了?不会吧,难不成那传言是真的?”

        “师妹啊师妹,这你就不懂了,全宗都知道了,又怎么可能是传言呢……”

        夕阳西下,一对修炼结束的师兄妹正溜达在秋意盎然的小路上,百无聊赖地闲磕着牙。师兄长的肥头大耳,色迷迷瞧着一脸好奇的师妹。四下里看了看,确认无人,高深莫测地勾了勾手指。待师妹靠了过来,才鬼鬼祟祟地悄声道:“这消息啊,可是千真万确……”

        “唔,你又知道?”

        他话到一半,一道慢悠悠的声音插进来。

        师兄正卖着关子呢,也没发现这声音不似他娇娇腻腻的小师妹,一摆手不悦地道:“师妹你别打岔,听师兄慢慢说——我当然知道了,这事儿可是宗主身边的小童亲口告诉我的。当时啊,宗主和罗长老商量的时候,他正在两人身边奉茶呢?!?br />
        “听见了什么?”

        “嘿嘿,听见了一个大事儿——宗主想把依依师妹许配给乔公子呢!”

        “……啧,宗主的眼珠长屁股上了么?”

        那师兄听见这话,瞬间傻眼了。没能适应招呼不打一声就撕掉了娇媚面纱的小师妹,一脸信息量太大拥堵了反射弧的呆样。那声音却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又问了:“依依师妹是宗主捡来的吧,好好的亲生女偏生许配给鸣凤的太子妃?”

        师兄想也不想就答:“你不也说了么,鸣凤的太子妃。乔公子一纯爷们怎会甘心屈居妃位,这不埋汰人么?”

        “……说不定人就愿意呢?!闭馍?,明显凉飕飕了下来。

        “呸!愿意个屁!乔公子愿意,那凤太子能愿意么。鸣凤太子爷,也总得留下子嗣继承香火不是?两个男人能生个蛋出来???!看着吧,这俩人早晚玩完……完……”身边的杀气阴森森地笼罩了下来,这个时候,师兄要是再反应不过来,就真的可以玩完了。他一个字堵在喉咙里,傻傻看一眼明显被点了穴的小师妹,再看一眼站在她身边笑吟吟的乔青,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口水:“完……完……晚上好啊,乔公子?!?br />
        “嗯,本公子今晚很好?!?br />
        “哈哈,哈哈,”师兄挠着头,干笑两声:“公子要是没什么吩咐,小的,小的就告退了?!?br />
        “回来?!?br />
        “公子尽管吩咐?!甭醭鋈サ囊惶跬雀辖羰樟嘶乩?。

        &n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bsp;“说说看,这事儿有多少人知道?”

        九月的小微风,加上天边一轮月,勾勒的这红衫浅笑黑发飘摇,眸中一点星光,杀人不见血。那师兄瞬间被秒杀,怔怔望着懒懒睇着他的红衣男子,看呆了。知道的不知道的一股脑全秃噜了出来:“回乔公子,那小童可是个大嘴巴,离着宗主和罗长老商量的那日才两三天,全宗上下几乎全都晓得了这件事。好像连依依师妹都知道了,就……就……”

        乔青明白了:“就我不知道?!?br />
        那师兄又是一阵干笑,乔青看他一眼,慢吞吞地:“你刚才都说了什么来着?”

        眼见着这尊大神要秋后算账了,那师兄把自己缩成一只肥头大耳的蘑菇:“乔公子喂,您大人大量,别计较小的这张贱嘴。您和太子爷天上一对地下一双在天可作比翼鸟在地也为连理枝绝对的永结同心相濡以“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沫白头到老谁都拆不散……”

        乔青掏了掏耳朵,挥挥手。

        他扛起雕像一样的师妹飞快跑远了。

        待到四下无人,乔青才冷冷一笑,迈开步子漫无目的地溜达着……

        ——就她不知道?不见得。想起那老狐狸一样的柳天华,她可不认为这人会疏忽到这种程度,谈正事的时候让一个大嘴巴的小童给奉茶?这是生怕消息不疯传出去呢。一传十十传百,就算不是今天,也早晚会传进她的耳朵。

        不得不说,柳天华狡猾的可以。

        亲眼见过七国大会和侍龙窟内她和凤无绝的相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是绝对不会答应迎娶柳依依的。而她不娶是一码事,柳宗有这想法又是另一码事??峙铝旎裁徽娴陌颜馇资碌闭?,这不过是他的一个侧面示好——你看,我都准备把亲闺女嫁给你了,这就是把你当成自己人啊。柳宗绝对没有和你作对的意思,这段时间的刁难也是另有隐情。

        如此一来,既不违背他那老祖宗的意思,也侧面缓和了柳宗和她之间的关系。

        打的倒是好算盘!

        乔青正想着,耳边渐渐响起了流水般的清冷琴声。她顿住步子,果然看见眼前一片片枝桠上落着的只只所剩无几的呆鸟。竟是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这片林子外。她这些日子已经祸害了不少它们的同类,一眼见到她来,鸟躯齐齐一震,一哄而散。

        几根鸟毛幽幽飘落。

        乔青不由想起那肥猫和她掐架的时候。这些日子,她把柳宗的藏书阁都翻了个遍,拥有龙族血脉的上古睚眦,果真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有记载的。想起大白,她烦躁地皱了皱眉,然而在看见小路尽头的鹅黄女子的瞬间,那皱到了一半的眉毛,僵了。

        “乔大哥……”

        远远的,像是没想到大晚上的在这偏僻地方竟也能碰上,一声惊喜的呼声后,又猛的顿了下来,脸红红一眼一眼偷偷瞧着她,那叫一个含羞带怯,那叫一个欲语还休。不是看见了“未来相公”的柳依依又是谁?

        乔青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她揉了揉太阳穴,啧,头疼。

        眼见着柳依依朝她遥遥一笑,提着裙子欢喜地小跑过来,乔青汗颜地摸了摸鼻子,老子一女人,给不了你性福啊姑娘。她正走上去,林中的琴声却在这呼声之后明显一窒,杀气顿生!

        ?!?br />
        一声清利的琴音直冲夜空!

        同时伴随着朝柳依依倏然射去的玄气攻击!

        柳依依的等级不低,当日能参加七国大会,也大抵是在玄师上下??烧庖簧僖艋憔鄣奈扌涡吹氖翟谔蝗?。她瞳孔骤缩,跑到了一半的步子呆住,反应都来不及!乔青皱了皱眉毛,这攻击并不会致命,可落到柳依依的身上,不养上个两月是好不了了。这姑娘和她没什么恩怨,又是她和柳宗博弈中的受害者,刚才若不是看见自己,她也不会忘了这里不能高声的规矩,引来了这道警告。

        冤有头债有主,乔青从来分的清。

        她屈指一弹,两道玄气相交,同时化为乌有,轻飘飘散在了空气中。

        柳依依逃过一劫,捂着胸口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铮、铮、?!?br />
        连弹三音,连续三道攻击。

        这次却不是针对柳依依,而是杀气十足地对准了自己。这三道玄气若是落到身上,不死也废!

        乔青的火气也上了来,她的脾气从来都是人敬我三分,我回人七分。刚才她不过出手挡了柳依依一下,此刻那忘尘竟紧逼不舍,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修长五指中倏然出现四柄飞刀,刀尖幽亮,在月色下闪烁着清戾的寒芒,分四个方向直逼林子而去!

        “乔大哥不要!”

        柳依依睁大了眼,一旦林中的尘公子有分毫不测,老祖绝不会放过乔大哥。她这话音还没落下,其中三柄飞刀已经犹如长了眼一丝不差地击散了那三道玄气,另一柄似开弓之箭刀出无回!直入幽深林中,不见踪影。

        嘣——

        一声弦断之音自林深处刺耳铿鸣。

        无数惊鸟扑翼之声,哗啦啦响了起来。林子里的气氛一时冰冷到了极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在林外慢悠悠抱起双臂的乔青,她知道,忘尘那琴,已经废了!

        这声音不弱,柳宗中渐渐响起了骚动,脚步声朝着这边汇聚过来。

        柳依依飞快冲过来,满脸焦急:“怎么办,乔大哥,爹爹和长老们一定被惊动了。都是我,若不是我刚才乱喊乱叫,打扰了弹琴的尘公子,他也不会……你也不会为了救我……都是因为我……”她说着,急的眼中蓄了泪:“不对,万一也惊动了老祖……”

        柳依依几乎不敢再想。

        尘公子从不在柳宗露面,能听见的只有他的琴声,可关于他的传闻,柳依依却明白的很。老祖待她们一向不假辞色,就是对待爹爹都算不上亲近??捎啄瓯焕献娲油饧窕乩吹某竟?,却是唯一的一个例外,还亲自收为了关门弟子。依照老祖那样的身份,必是极为护短的。

        “怎么办,乔大哥,你快走吧,这里有我担着,老祖看在爹爹的面子上,总不会杀了我的!”

        她的担忧毫不作假。

        乔青看她一眼,总算没白救了这个丫头:“慌什么,你家老祖三头六臂能吓死老子不成?!?br />
        “乔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也走不了?!彼嗽诹?,能往哪里走?

        里面那忘尘也不是傻的,能一击废了他的琴,柳依依还没这能耐。另一说,她乔青还不至于临阵退缩让个女人顶上去。乔青两指摸着下巴:“这半天怎么还没到,不会真的六条手臂,爬过来吧?”

        柳依依听着她的调侃,噗的一声笑出来。

        在这寂寥的林外森然紧张的气氛下,眼前的男子显得格外悠然。无端端地,她的焦急也跟着镇定了几分,好像有这个人在,一切的麻烦都不是问题。她刚想问为什么走不了。就见乔青倏然眯起了眼睛,脸上露出一种让人心惊的邪肆笑意。

        她道:“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