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二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二章

        “你……”

        炼使不可置信地瞪着说话之人,一个“你”字卡在喉咙里半天说不出话。这等情形不由让众人怔了一怔??纯匆锌吭谑飨碌纳蛱煲?,再看看明显大惊失色的三人。不少人的脑中浮上一个可能,难道这三圣门和沈天衣有渊源?

        接下来,三人异口同声的一句称呼,便揭晓了答案:

        “少主!”

        嘶——

        这两个字的震撼力,让地壑内发出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神秘非常的沈公子,竟是三圣门的少主?

        眼见众人神色惊诧,乔青却并不意外。早在之前多次端倪之下她已经有了猜测。乔青缓缓地眯起眼睛,刚才沈天衣在他们的身后,又因伤靠在树干下,在一片跪拜的人中并不显眼。直到他说了话,炼使和武使虽然惊了一下,却也没有其他的情绪,可见他这个少主在三圣门中,地位也并非说一不二。

        倒是那红药,怔怔望着他变成了一双枯骨的手,眼中已经蓄了泪。

        “少主,怎么会这样?谁?是谁干的!”这红药生的十分美艳,言语娇笑中透着一股子媚态。此刻她神色狰狞,阴狠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她飞快从身上掏出大把的药丸,小心翼翼想要喂沈天衣吃下的动作。

        沈天衣偏了偏头,淡淡看了她一眼。

        一眼,红药如遭雷击。

        伸到她唇边的手就这么尴尬地僵住,咬着下唇不甘道:“属下该死?!?br />
        沈天衣重复道:“我可以作证?!?br />
        炼使二人幸灾乐祸地瞥了眼红药,这老妖妇一辈子游戏花丛,竟然对这小嫩草动了真心思:“既然有少主作证,那此事必是真的。不过……少主此次出来历练,怎会和六宗之人混在一起?又怎会出现在讨伐侍龙窟的队伍里?还伤重至此……”

        “这些自有门主过问?!辈淮傻匚释?,红药冷笑一声。

        “在下不过关心少主而已?!绷妒谷此泼惶?。

        “现在可不是你关心的时候!”

        “红药!”

        那武使一声厉喝,轻蔑地觑她一眼,扫过四周后模棱两可道:“我可不想被你连累?!?br />
        当着六宗之人,他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红药却听懂了。于公,唐门一事事关重大,侍龙窟更是消失的不明不白。沈天衣这么巧正在这里,自然要先给派出三圣门查探的他们一个交代。于私,沈天衣重伤,若是他们不问个清楚把伤他之人杀了,三圣门的威严何在?

        红药正犹豫着,沈天衣冷冷道:“回去之后我自会向门主交代?!?br />
        这两人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脸色也好了:“既然少主这么说,属下自当遵命?!?br />
        红药也松了一口气:“少主,还是先回去疗伤吧?!?br />
        沈天衣淡淡点了点头,却听那武使随口问道:“对了,这次七国大会的胜者是哪一宗?”

        这话一出,地壑内的气氛似乎发生了凝滞。一瞬便过,却逃不过圣门三人的感官。他们皆是动作一顿,冷冷扭过了头来。即便是平视,众人依旧能感受到这三人居高临下的压迫目光,在他们的脸上一一扫过。没有人注意到,沈天衣神色大变,又在一瞬间压抑了下来。他那双犹如枯骨的手摸上腰际一抹玉佩,这一动,十指连着心的痛拉扯着,他却浑然不觉,眉头都未皱上一下。

        沈天衣眸中的挣扎,圣使三人并未看见。

        “怎么,这七国大会的胜者,还活着不成?”

        “呵,”一声轻笑,来自于乔青:“听圣使的意思,难道胜者……不该活着?”

        武使一噎,也察觉到说错了话:“本使不过猜测,胜者既然进了侍龙窟历练,自该随着龙窟的消失而陨落了。哎,可惜了一个天才人物啊……”

        “多谢圣使惦念,那夺魁者运气不错,在侍龙窟内留下了一条命?!闭饧氯舐蕉贾?,哪怕现在圆了过去,后面也会被发现。

        “哦?那倒是福泽深厚了?!苯胧塘呋沽粝铝艘惶趺?,说不得正正是他们寻找的人。此人绝不能留:“是出自哪一宗的小友?”

        乔青微微一笑:“正是在下?!?br />
        轰——

        三道威压,同时朝着乔青轰然落下。

        她却依旧嘴角噙笑,她就不信,侍龙窟打着历练的名号将这事隐瞒了数千年,这三个人会当着六宗这么多的人直接下杀手。乔青虽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到底那七国比武举行了,夺魁者却带进去侍龙窟杀了了事??纱哟丝陶馊说奶?,和刚才沈天衣半句没说完的话,也能大致猜到,侍龙窟背后的靠山,就是三圣门了。

        也就是说,真正要杀了大会夺魁者的,也是三圣门。

        威压一波又一波,独独朝着乔青汹涌压来。

        巨大的玄气差距之下,她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旁人倒是也没看出端倪。只有那三个圣使神色越来越古怪,眉头越皱越紧。他们哪里知道,这已经被施展到了极限的威压,到了乔青的身上全部被她身体里奔腾的血脉之力吞噬了个干净。乔青甚至感觉到,她的玄气似乎只这么短短几秒钟,又几不可察的稍稍增长了一分。

        于是乎,这威压之下——

        三人预料之中的乔青的狼狈相一丝没有,反倒她弯着笑成了月牙的眼睛,里面满满的笑意和感激。

        感激?感激个屁!圣使三人只觉得对玄气的认知都快被颠覆了,这什么怪胎,威压施展也是要力竭的好么。他们都快虚脱了,那小子反倒一副吃饱喝足舒坦无比的德行!靠:“好,小友果真奇才!”

        天知道他们说出这句话时,牙都要咬碎。

        乔青万分失望地感受着已经被收回的威压,怨念地看了三人一眼:“在下不敢当?!?br />
        炼使转过脸,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一瞬阴狠。现在就先让你得意,待到没人的时候,看你是不是还笑的出来!沈天衣眸子一闪,一边是三圣门,一边是乔青……他不见波光的眸子里倒影着炼使的一脸阴狠,挣扎转为决断:“乔青?!?br />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乔青一挑眉。

        沈天衣将枯骨中握着的玉佩一挣,脱离腰际。

        这玉佩看上去没什么不同,却让圣使三人脸色大变:“少主,不可!”

        尤其是红药,惊疑不定地看一眼乔青,又看一眼沈天衣,一脸的不可置信。她唇上的血色渐渐消退了个干净,猛的跪了下来:“少主三思!”

        沈天衣只看着乔青,将玉佩递出去。不待乔青做出决定,那红药已经倏然出手!细白的指尖倏乎犹如厉爪狰狞,猛的朝乔青脖颈探去!既然如此,她今天就拼了被六宗发现,也要杀了这小子!指甲在日光下泛着凛然寒芒,眼见就要抓上乔青的脖子拧个两半,却突然停了。

        红药砰一声跪到地上,脸色煞白:“少主?!”

        沈天衣淡淡看着她:“退下?!?br />
        “少主!你要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和圣门为敌?”

        “不是她?!?br />
        “门主可不会管到底是不是她!”

        为了圣门,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少主若是硬要保她,回去三圣门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想起门主的手段,红药更是坚决!她浑身颤抖着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一步一步朝着乔青挪动过去,走一步,就一摇晃。然而只三步之后,红药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一脸不甘地晕了过去。

        这过程中,炼使和武使只冷眼旁观。

        直到红药晕了过去,两人才眸色变换地看向沈天衣。言语间,多了一丝惧怕:“少主,红药虽不敬,可说的有理。此事事关重大,少主万不可……”

        “我说了,不是她?!?br />
        “可门主若是问起……”

        沈天衣笑笑,依旧是那种飘渺的谪仙气质,可对上他双目的两人皆是浑身一震,从其中看出了不可违背的警告。两人都明白这警告是什么意思,就似是红药的修为明明比沈天衣强上不知多少,却在他一个意念之下,就要承受蛊虫噬心之痛!这还是沈天衣念着红药的忠心,留手了。两人不忿地垂下头,听沈天衣轻飘飘的嗓音决定了这次查探的结果:“那七国大会的夺魁之人,已经死了?!?br />
        “……是?!?br />
        做完这一切,沈天衣似乎已经力竭。

        本来他身上的伤势就不轻,修为更是被吸到了赤玄,想要回到原先的境界,即便在三圣门也最少要个三年时间。他的脸色更白,透明如纸,递给乔青玉佩的动作却坚定不变:“我这一走,再见恐怕要五年后了。这玉佩,便留作纪念吧?!?br />
        他说的简单,可在场不论是谁都知道,这玉佩决计不可能只是个纪念之物。

        乔青看他半晌,什么都没问,笑着接了过来:“好,见玉如见人?!?br />
        这五个字在他舌尖盘旋了两遍,苦后回甘。

        他靠着树干缓缓站了起来,乔青没去扶,沈天衣自有他的骄傲,不需要她的一丁点怜悯。凤无绝也没动,他以一种意味不明的沉沉目光望着沈天衣,直到他蹒跚着站定,抬起头和凤无绝对了个正着。

        两人遥遥一点头,交流了一个男人之间的目光,各自移开了眼睛。

        ……

        沈天衣走了。

        乔青摩挲着手里的玉佩,一方月白的佩,没有任何的玄气波动,入手微凉,又带着点说不清的暖意。不由让她想起沈天衣的月白衣袍和一头纯白青丝。乔青将这块玉佩郑重地揣进怀里,对正要告辞的柳天华道:“柳宗主,方才的邀请不知还奏不奏效?”

        这话一落,众人集体看向凤无绝。

        他的脸,正以光的速度变成黑色。

        柳天华吞了吞口水,心知这是成了这两个小子之间较劲的砝码了。四周的宗主们纷纷对他投以怜悯的目光,再让这老狐狸奸诈,看看这下你怎么收场。柳天华自叹倒霉:“自是奏效,今后乔小友若想光临柳宗,柳宗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br />
        “唔?!?br />
        乔青一挑眉,笑笑:“那也不必今后了,择日不如撞日?!?br />
        看着凤无绝已经黑的不能再黑的脸,柳天华只想一头撞上树干撞死算了!省的让这两个小辈忽悠完了再利用,靠!活了一大把年纪,这都招来些什么事儿!柳天华还想着再劝劝,乔青已经懒洋洋挑衅地朝凤无绝飞了个眼风,拍了拍手道:“那就今天吧。柳宗主,咱们一道儿走着?”

        柳天华顶着某个男人的杀气,硬着头皮道:“咳咳,那,那老夫再去准备准备?!?br />
        乔青翻个白眼。刚才你们一宗人都早已经准备好,现在还准备个屁!不过她也不会去拆柳天华的台,应了声伸个懒腰坐了下来。凤无绝就坐在了她对面,隔着地壑里十数米的位置,阴森森地盯着她。这几十万瓦的冷飕飕目光,化为几十万道怨念险些把乔青给射了个体无完肤!

        她皮糙肉厚地笑眯眯朝他一挑眉。

        凤无绝果然头顶冒出了青烟。

        “丫头,置什么气呢?”

        邪中天摇着扇子晃悠过来,瞄一眼凤无绝幸灾乐祸地悄悄和她咬耳朵。乔青白他一眼,她可不光是为了和凤无绝较劲。刚才沈天衣的话里,有一句很古怪——再见恐怕要五年后了。乔青反复琢磨这句话,五年,沈天衣为什么这么肯定是五年?他绝不会无端端就这么说,那么最有可能的,这是一个暗示。

        ——他暗示自己,三圣门五年之内都不会有所行动。

        乔青把自己的想法问出来。邪中天想了想,刷一下合起了扇子:“这你可问对人了,本公子想起一个传言?!?br />
        “什么?”

        “也不知是真的假的,几十年前大陆上的人都这么传,到了现如今,反倒也没人记得起来了。多亏本公子记性尚可??!”

        乔青立马拆他的台:“几十年前,你这十八岁的还没出生吧?”

        邪中天一扇子敲她脑袋上,咬牙:“说正经呢!”

        “好好好,公子请?!?br />
        “你知道三圣门的由来不?”

        “本来是不知道的,刚才正巧有人跟我说了,三门整合为一。原本是在大陆上活动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合一后大陆上反倒没了他们的影子,只留下了传说。啧,够神秘的?!?br />
        “没错,虽然不知道整合为一的原因,可三大圣门每一门都人数众多,突然凑在了一起可不是个小数目。再加上后来的一些说法,大陆上几乎所有的天才,到了某一个阶段之后,都会自发的加入三圣门,不再流连于世俗社会,而是寻求那玄气上的无上大道。这么万年下来,想想看,得有多少的高手汇聚在里面?!?br />
        “就没有不加入的?”总不至于所有的高手都要求那大道,总也有些闲云野鹤不愿意被三圣门制约的吧。

        “自然也有,只是那人数便少的可怜了?!奔幢悴患尤肴ッ?,也不再流连于世俗的权力。这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手大多归隐深山,或者大隐于市。邪中天一顿,看了眼那边愁眉苦脸的柳天华:“看见那老狐狸没,传闻中柳宗有个老祖宗,玄气堪比三圣门里的高手,只是到底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br />
        乔青很鄙视:“又是传闻?”

        自然了,再次招来一顿扇子敲头:“死丫头,你连传闻都还不知道呢!”

        “靠,再动手,师徒没的做!”

        乔青呲牙咧嘴地捂着头,一脚朝邪中天踹过去。他估计错了乔青的玄气,硬是没躲开,生生挨了一脚,嗷嗷叫着疼一脸惊讶地望着她:“又精进了?你这应该马上就破开玄宗的屏障了吧?”

        “嘘——”

        乔青嘴角一勾,点了点头:“小声点啊,老子可不拉这仇恨值?!?br />
        邪中天啧啧有声地羡慕嫉妒恨了半天,终于也承认他徒弟是个披着人皮的凶兽这一事实了?;盍苏庖话涯昙?,他当然比乔青有分寸,能吞噬高手的威压转而化为自己的玄气,这种事说出去,保不准不会让人嫉妒到杀之后快!

        “也没那么容易,那三人的等级高到什么程度,我是不知道的??墒┱沽四前胩焱?,其实才涨了一丁点。而且我感觉到,那威压落下来的开始,吞噬的速度最快,到了后面,像是已经有了抗体,玄气几乎不动了??孔耪飧鲂蘖?,根本不可能?!痹舅丫切诟呒兜尼鄯?,这威压涨起的一点点玄气,正正让她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触摸到了下一层的壁障,只能说,这次碰上了运气:“诶,对了,我下一阶是什么?”

        “玄王?!?br />
        “再下面呢?”

        邪中天再一次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丫头天赋好是真的,在对大陆的认识上绝对是个小菜鸟:“我干脆一股脑的告诉你得了。玄王后面是玄皇,四宗宗主大抵都在这一层面上低级中级的位置。玄苦是玄皇高级。至于本公子和那老太太嘛,是再高一阶的玄帝?!鼻乔嗝蛔⒁獾?,说起玄苦和他的时候,邪中天的神色很无奈:“据我估摸着,那已经嗝屁了的龙使是玄帝中级,让无绝那小子一巴掌掐死的龙主是更高一阶的玄尊,今天来的那三个人,应该也处于玄尊?!?br />
        乔青思忖了片刻,心里有了数:“再往上呢?!?br />
        她相信上面一定还有,就像破天和柳生的能耐,绝对要高于玄尊这一层面。而红药三人是玄尊,恐怕三圣门的门主,也高了他们不少。邪中天却不愿意再说了,只笼统道:

        “再上面,统称神阶?!?br />
        他不说,乔青也不问了。

        今天得到的信息已经足够多。她算了算,岂不是再升两阶,就能和这些老牌高手宗主们持平?她双手撑着头仰躺了下去,高深莫测一扭头:“诶,我说,咱是不是又歪楼了啊?!?br />
        邪中天:“……”

        乔青哈哈大笑,每次跟这老家伙谈话,最后的结果总能被他拐走。

        这明媚的笑意落到对面黑着脸的凤无绝眼里,无比的刺目,刺到让他缓缓眯起了眼睛,眸中两簇细小的火苗升腾了起来。眉心那图腾跟着浓重了颜色,看着乔青没心没肺的德行,凤无绝更坚定了心里那个想法。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让步!

        凤无绝猛的站起身,转身去了凤太后和几个宗主那边。

        远远的,乔青竖起耳朵听他和那些人告别,牙齿嘎吱嘎吱咬在了一起:“算你有种!”

        邪中天嗤她一声:“再让你摆谱,急了吧?!?br />
        “扯淡!”乔青打死不承认,听着凤无绝要独自回去鸣凤,心里那火气已经一窜三尺高。眼见着那男人和众人告别之后,转头朝着邪中天点头示意,看都不看她一眼带着朝凤寺的弟子们大步走远了,乔青狠狠咬了咬牙,冷笑道:“爷稀罕他?!?br />
        后面邪中天摇摇头,跟她重新拐回三圣门的事上,几句话解释了个清楚。

        大抵就是三门既然合一,人数众多,那三圣门所在的异空间,足以有小半个大陆那么大。而这决定太过突然,好像一夕之间那三大圣门不知发生了什么,就进入异空间内消失了。这也让异空间的开辟出现了问题。那异空间,既是他们的容身之地,又是他们的束缚。后来有大陆上的人摸到了规律,三圣门几乎不轻易出现,可貌似每一次大规模出现在大陆上,中间的时间,都间隔百年。

        “你是说,他们每隔百年,才能集体出动一次?”

        “差不多吧,离着上一次三圣门出现,我算算啊,记不清了,正好是九十多年前的事儿?!?br />
        乔青点点头:“所以你真的已经百多岁了???”

        邪中天立马跳脚着走了:“死丫头,活该你男人不要你!”

        乔青躺在地上哈哈大笑,看着邪中天气呼呼跑到玄苦那边使绊子解恨去了。她笑容缓缓的消失,既然百年才能出现一次,那么今天这三人出现在这里,必是付出了代价的。一个侍龙窟的动荡,能让他们这么紧张,只能说,侍龙窟维系七国平衡和将每一届获胜者杀死,对三圣门来说,绝对是一个生死存亡的大事!

        再扩展下来——

        今天沈天衣放了她,并且将这件事瞒了下来,必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而这代价换来的,便是能让她安身立命的五年时间。五年之后,将发生什么样的变数,乔青不知道,也不愿再多想。但她知道,沈天衣的付出和牺牲,她不能辜负……

        乔青站起身:“柳宗主,可以出发了?”

        ……

        去往柳宗的路上,无端端多了三个人。

        ——凤太后,邪中天,玄苦大师。

        凤太后的想法很简单,她那不争气的孙子赌气一个人走了,孙媳妇她可得看好了。没见着半月功夫不见,都有个沈天衣为她付出成那样了么?邪中天的想法更简单,徒弟上哪去,师傅就跟到哪去,他不能让这丫头再有一个人孤身犯险的一点点可能。

        至于玄苦“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大师嘛,那就奸诈的多了。他的玄气一瞬倒退了一半还多,想要恢复,可不得需要个三五七年??闪谑鞘裁吹胤??以炼药著称的宗门里哪会没点儿好东西,说不定讹上点什么,就事半功倍了呢。

        于是乎,柳天华本来要带着乔青回去,本就已经后悔了。再跟上了另外三个大神,这柳宗主的肠子都快悔青了。尤其是五人坐着马车率先走了,后面的柳宗弟子们分了几波和他们分开。一路上悲天悯人的玄苦大师悄悄朝他瞄来的目光,就好像他是佛祖屁股底下一朵大莲花,坐上去,就能立地成佛一样。

        柳宗主一个激灵。

        再看时,那“饿狗见了肉包子”的目光又消失无踪,依旧是玄苦大师的宝相庄严:“阿弥陀佛,柳施主可是有话要说?”

        柳天华暗道一声见鬼:“没有,没有?!?br />
        他转头看了自从上了马车之后,便盘膝修炼整整小半个月的乔青一眼,暗叹一声这天才也不是无缘无故就得来的。就像这个少年,谁都知道修罗鬼医的天赋奇高,又有几个人看见她一路来的生死劫难和努力。

        感受到落到身上的目光,乔青缓缓睁开了眼。

        “柳宗主,不知你是怎么看透我玄气中的问题?”

        “乔小友有所不知,我柳宗全宗上下皆为炼药师,尤以我柳氏为甚,是乃家族传承。你且看——”他指尖一动,出现一簇红色的小火苗,火焰跳动间,马车内的温度立即升了上来:“这是我柳宗的传承之火,每一任宗主陨落前,都会传承给下一任。是以这火已经跟了我数十载有余,对于火,我自是格外敏感?!?br />
        熟悉了之后,柳天华也不自称“本宗”了,直接跟乔青平辈相交起来。本来么,这柳天华就是几个宗主里最为精明之人,只看乔青的天赋和提升速度,说不得再有个几年就得超过了他。再说不得,整个翼州大陆都将是这少年的囊中物!柳天华不知道这匪夷所思的想法从哪来,但是他就是有这么一个预感——此少年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等到那时候再巴结,还不如现在就示好。

        乔青点点头:“原来如此?!?br />
        柳天华笑了笑,收回火焰:“乔小友若是不介意,可能让我看一看你的火焰?实不相瞒,这火我也只是微弱的能感觉到一点,当日那么说,也是有诈你的成分。我玩火这么多年,还不能确定的案例,也只碰到了小友一个?!?br />
        乔青好笑地摇摇头,这老东西,果然是个老狐狸??伤饷此?,倒也不让她觉得讨厌。见他吞着口水挫了搓手,一脸的垂涎欲滴,乔青都有点受不了的恶寒。任是谁让这么个老家伙眼巴巴的盯着,都得起一身鸡皮疙瘩:“这火我还控制不了,正好,柳宗主的经验或许能帮上一二?!?br />
        噗——

        一缕细小的火星出现在乔青的指尖。

        的确是细小,灿金的颜色几乎晃花了人的眼??芍魂蓟ㄒ幌盅奶玖艘幌?,便蔫巴巴的熄灭了。

        “这火的来历我不方便说,得到它之后,始终在体内游走着。先是感觉到玄气中蕴含上了高温,打出的攻击具有灼热感。再后来,我将它努力调动起来,费了极久的功夫才能凝聚成这么一缕火星。而且每一次凝结之后,身体里的玄气就像是被抽干了……柳宗主,柳宗主——”

        乔青话到一半,再抬头,就见柳天华的表情极为古怪。

        他呆若木鸡地瞪直了眼睛,死死盯着她已经空空如也的指尖,忽然甩着几乎要掉出来的眼珠子怪叫了起来:“我靠!我靠!地火!你这是地火!”

        乔青眨眨眼:“地火?”

        能让一宗之主变成这副模样的,想来是大有来头。

        柳天华骇然地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平复了心情:“乔小友,你恐怕还不知火的等级吧?”

        “火也有等级?”

        柳天华此刻的感受,就和邪中天一样,这修罗鬼医竟然是个小菜鸟?这就好像有人坐拥黄金成山,却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用。他恨铁不成钢地哀怨瞪了乔青一眼:“火分四级,天地玄黄?!?br />
        乔青咂了咂嘴:“那也只是地火而已?!?br />
        柳天华的目光更哀怨了,几乎能掐出水来。他恨不得掐着乔青的脖子死命摇晃,掐死这不知满足的臭小子!

        “你可知道这火能入体可是个大机缘,能入体的火也绝对是凤毛麟角。就连得到黄级火,也是千千万中才有一罢了。更不用说玄火和地火,整个翼州大陆上,除去三圣门不说,就我知道的,也只有三人拥有玄火,其中一个,也就是我柳宗的传承火?!倍艺獯谢?,可是他整整一个大宗门的至高财富!他伸出手来,掌心再次凝结上一股火焰,却和刚才不同的,这火焰蔫了吧唧的跳了两下:“看见了吧,我的玄火一旦遇上了你的地火,便会出现这种等级压制。而地火……”他瞪着乔青羡慕嫉妒恨地咬着牙:“我敢说,整个翼州,你这地火绝对是独一份!”

        “唔?!?br />
        乔青应了一声:“多谢柳宗主告知?!?br />
        柳天华呆了呆:“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兴奋?!?br />
        被拆穿了的乔青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她的确是不怎么兴奋。整个翼州,自然是除去三圣门来说的??伤亩允?,貌似还就是三圣门?;蛘呤嵌杂谡馓迥谘龅钠谕?,这火却只得二等,不由让她有小小的失望。乔青一怔,这失望一出现,她似乎感觉到体内的火焰在沸腾,像是在叫嚣着对她的不满。

        她笑了笑,果然是一路走来,不论什么都得到了最好的,有点太贪心了。

        乔青又是一挑眉。感觉这想法一出现,那沸腾的火焰便熄灭了下去,带着几分安抚之力游走在她经脉中。

        她这垂眸感受的一刻,让对面的柳天华看见,不由得又是一阵感慨??纯?,看看,看看人家这思想觉悟,看看人家这淡定。拥有地火还能不骄不躁不亢奋,若是换了他宗门里的那些小兔崽子,早一个个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啧啧啧,这种心境,她不是天才,她不攀高峰,谁是?是攀?

        柳天华想当然的感叹了半晌。

        他若是知道这一说出去绝对能引来人人艳羡的地火,乔青根本就没怎么当回事,估计真得蹦起来掐死她。

        乔青感受了半晌,古怪地问道:“柳宗主,火焰可有生命?”

        “自然是有的!”

        柳天华的眼中,是对于火的热爱,这种感情让他赋予了火焰生命?;蛘咚?,这种炼药一辈子,为火而生了一辈子的人,愿意去相信这陪伴着他让他为止奋斗的死物,拥有生命??汕乔辔实牟皇钦庵郑骸拔沂撬?,火焰会不会有灵智?”

        “灵智?”他一愣,随即大摇其头:“那怎么可能,能够入体为人所用,本身就已经是区别于普通的火了,这等火焰得天地之造化,又如何还会再生灵智?”

        “没有特殊的?”

        “这倒也不一定,只是我从来也没在书上或者听说过有这种事?!绷旎肓讼?,也不那么确定了。他看了眼对面面色淡淡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的乔青,想着回去之后问问老祖,有没有可能火焰也产生灵智。柳天华把这事压在心里,没再多说,给乔青讲起了关于火的一些基础知识。

        乔青笑着应了,听的也仔细。

        柳天华对火的造诣,让她对控制体内这一缕小火星,也有了一点想法。她没表现出什么,心里却是知道,她身体里的这火,貌似不一般啊。最起码,她已经感受到了这火的脾气了。啧啧,竟然比她脾气还坏。

        后面的几日,她在马车内冲击了几次玄王的屏障都失败了,想来这个也急不得,要看机缘。当下也不再修炼,就和柳天华一路聊了过来。直到三日后,马车微微一晃,驾车的柳宗弟子恭敬的声音传进来:

        “宗主,到了?!?br />
        肉肉倒计时~

        嗯哼,不敢把时间说满了,不过应该在一周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