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九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九章

        凤无绝站在那里。

        脑中空空如也,感官却似被扩大了无限倍。

        他听见耳边纷乱的声音,有人绝望大哭,有人尖叫发疯,有人不可置信和侍龙窟的人再一次打在了一起。他甚至听见了身体里一块块骨头挤压发出的咯咯作响。明明应该是痛彻心扉的,却没有一丁点的感觉,心里那处地方,就似一瞬间空了。

        乒乒乓乓的打斗和咒骂嗡嗡作响炸在了脑子里,脚下的地面轰隆隆震颤着,眼前是一幅幅乱糟糟的画面。他看见龙主张着鲜血横流的嘴哈哈大笑,柳生和破天越打越厉几乎要同归于尽,有人被忽然出现的裂缝张牙舞爪地吸入了空间乱流,那头巨龙扫起硕大的尾巴疯狂地肆虐着六宗之人!

        凤无绝的眼睛渐渐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里面,温度一点点褪去……

        巨龙还在肆虐着,那双狰狞的眼睛犹如灯笼一般观赏着在它巨大的龙尾之下非死即伤的渺小人类。龙尾一扫,就有人四下里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就有猩红的血飙飞在空气里。不断有人死在这里,大地震颤着,惨叫声,哀嚎声,惊惧的嘶吼……

        那条龙尾却倏然不动了。

        巨龙犹如灯笼样的眼睛定定转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向了一个方向。

        ——那里,是龙主的所在。

        巨龙和龙主之间拥有传承契约,即便此刻它已经决定和侍龙窟同葬,当龙主生死?;囊豢?,血脉中也会自动自发的形成护主的命令。巨龙这一顿,让所有人都跟着它看了过去。

        一眼——

        &nbsp“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只一眼,几乎要吓破了胆子!

        那里定定站着一个人。

        黑色的发丝,黑色的衣袍,黑色的犹如实质的烟气笼罩在周身!这黑让人想起永无天日的夜色,没有光亮、没有希望、没有尽头。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魔性!让每一个看见他的人,心底一冷,升起一股子颤栗之感。

        恐惧、狠戾、杀戮……

        他似是代表了一切阴暗的骇人的词汇!

        他发丝狂舞,衣袍鼓动,整个人奔腾着一种疯狂又阴暗的气息!一只手正捏在龙主的脖颈上,一丝一丝的收紧,一丝一丝的用力……

        “是凤太子?!”

        “天,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都认出了他的身份。正是凤无绝!可是眼前这凤无绝和他们印象之中的差别未免太大。听见这边的动静,他微微转过了头来,那一双眼睛,像是没有了焦距,只余下了一片冰冷之色!

        是的,冰冷。从前的凤无绝也冷,却不似此刻这种绝望到了骨子里的冷。那黑气中的一双眼,似是无限黑夜中的两点鬼火。黑气丝丝缕缕朝着他的眉心缠绕而去,渐渐地,凝结成一个诡异的图腾,于那双暗红色的冰冷瞳眸中若隐若现。

        众人蹬蹬蹬倒退三步。

        他们无意识地揪着愈发呼吸困难的衣领,视线正正对着凤无绝那双血红的眸!他们的意识疯狂地警告自己,可视线就似是黏在了那片血红上。从那里面,似有一幅幅恐怖之极的画面,让他们呼吸困难、神魂颤栗、惊骇欲绝!

        甚至有修为较差的人,眼珠诡异得凸了出来。

        砰,一声,倒下了。

        一片粗重的呼吸中,没有人再打斗,所有人都一个激灵怔怔看着躺在了地上的这人。直到万俟流云吞了吞口水,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他死了?!?br />
        眼眶凸出,嘴巴大张,脸色紫涨。这人的修为不高,是被生生吓死的!一切他最为恐惧的最不愿发生的画面,幻化为幻象一幅幅展现在他的眼前。也可以说,他是被心中不断滋生的阴暗面蚕食而死!

        所有人再次倒退三步。

        凤无绝已经扭过了头,他毫无焦距的冰冷血眸盯着龙主。手下的人,已经被掐到呼吸困难,可他的笑声依旧在继续,嘶哑扭曲地大笑声。他疯狂地说着:“凤无绝,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你们也出不去!你杀了我乔青也活不了!她死了!她死了!哈哈哈哈……”

        活不了……

        她死了……

        就是这六个字!

        这六个字无比的刺耳,让明明已经失去了意识的凤无绝都似是整个身体颤抖着。他眸中血光再盛,手下的力气让手背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所有人都怔怔望着他,没有人注意到凤太后站在原地微微一晃,好像一瞬间老了几十岁。也没有人注意到破天和柳生同时停止了打斗,两人的瞳孔一缩,竟是对凤无绝同时升起一股子杀意!

        就在这时——

        一条巨大的龙尾疯狂地卷了过来!

        眼见着巨龙出手,那两人动作一顿,竟是不再动手停了下来。他们尽皆受了不轻的重伤,可以施展的修为已经倒退了许多。两人趔趄着离开对方的攻击区域,互相警惕着观察起了凤无绝和那片巨大朝他扫去的龙尾。

        这一切,也不过发生在眨眼间。

        甚至终于反应过来的凤太后,都来不及有所动作。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条漆黑的龙尾疯狂肆虐着抽上凤无绝的身体!凤太后睚眦欲裂,邪中天霍然捏紧了拳头,一双双眼睛看着这边,然而电光石火之间,那龙尾却倏然不动了!

        它不动了。

        ——就似是被什么制住一下都动弹不得。

        巨龙的龙头昂扬在半空中凄厉的“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嘶吼着,这等撕心裂肺的吼声让每个人都耳中嗡鸣。

        同一时间,咔嚓一声。明明极为细微的骨裂声,可在大地震颤巨龙嘶吼中却那么清晰钻入了每个人的耳朵。他们眼睁睁看着凤无绝一手用力,将龙主的脖子拧断,那些鲜血落在黑气上被一瞬围拢了上来,发出了滋滋的腐蚀之声。而凤无绝的另一只手,正无意识地搭在龙尾上。

        这副画面,看上去极为可笑。

        可谁都笑不出来!

        那龙扭曲着翻滚着足以遮天蔽日,凤无绝在它的对比之下似蝼蚁渺小??伤娜分谱×苏馓趿?!他的手中有黑气一丝丝钻入巨龙的尾巴,让它翻滚着嘶吼的声音又再凄厉!这条巨龙在所有人的眼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来,干瘪了下来,好像耳边发出了生命流失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一秒,两秒……

        时间在这一刻过的无比缓慢。

        终于,那龙闭上了不甘的悲愤的眼睛,轰的一声,重重摔到了地上,成为了一张……龙皮。

        骨碌一声,一枚碗口大小的珠子从皮中滚落出来,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黑色光亮。

        有人惊喜地大叫一声:“是兽丹!”

        众人的眼中布满了贪婪之色,定定望着那兽丹,尽都闪过了势在必得。却在凤无绝转过的视线中,哗啦一下,潮水一般退了出去。贪婪之色消失了个无影无踪,被如临大敌的惊骇欲绝所取代!这龙是凤无绝所杀,兽丹,谁敢抢?这个印象之中在他们老牌高手眼里并不算强大的小子,此刻就似是洪水猛兽让他们由心底发出阵阵颤栗和恐惧。

        凤无绝依旧站在那里,他并未去看那兽丹。耳中消失了那句“她死了”的声音,可依旧有什么像是缺失了一块儿。他眼中的血红之色并未褪去,身上的嗜血气息也并未消失,可他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

        他不动,所有人都不敢动。

        有人试探着发出询问:“凤太子?”

        可是凤无绝依旧沉默。

        有人试探着动上一动,就见他眼中血光骤盛,迸射出凛冽的阴寒之芒!

        急不可耐的人立即不敢有所动作??纯窗?,那条龙皮还躺在他们脚下,谁敢在这个时候惹这男人发疯?甚至连地面在震颤,身边的空间裂缝又大了起来,有人尖叫着再一次被吸入乱流中,都不能让他们动上一下。各种各样的猜测纷纷升起在心里,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凤无绝为何突然变成了这样?

        走火入魔?

        有可能,修炼过程中一时受到巨大的刺激或者走岔了气息,往往便会陷入走火入魔的疯狂境地——没有意识,没有理智,犹如魔鬼。

        可走火入魔,绝不可能让一个玄师有那一眼之威!

        走火入魔,也绝不会使他拥有屠龙的能耐!

        走火入魔,更不会影响到在场诸多高手,让他们产生出一种心底的惊惧和抗拒!

        那黑气、那图腾、那凤无绝身体中奔腾着的魔性和气息。让他们恨不得立即划分出一条泾渭分明的三八线,也恨不得一拥而上得而诛之。自然,更恨不得现在就离开这里疯狂地远离这种让他们心底发出颤栗的气息。

        时间仿佛凝固了。

        这僵持并未持续多久,渐渐有人骚动了起来。这地面的晃动更加剧烈,甚至侍龙窟内的建筑开始纷纷坍塌,地动山摇之中,所有人都知道,离着塌陷,要不了多少时间了。他们不能死在这里,不能什么都不做白白死在这里!

        有人悄悄捏紧了武器,准备给凤无绝毫无预兆的致命一击之时。

        嗤啦——

        一声巨响。

        远远的地方,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那和四周无时无刻不若隐若现的裂缝又不同,像是被什么强行撕裂开。从裂缝中看进去,也不是漆黑诡谲的无边黑洞,而是一个……犹如钟乳洞窟样的地方。

        两句话:

        明天万更,把这情节尽量一下子写完。

        咳,好吧,我又坑爹了,我抱头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