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三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你能理解本以为一抬头应该看到如花似玉小美女水灵灵含羞带怯朝着自己抿唇一笑的娇媚万千结果苦逼的竟被一只鬼鬼祟祟探头探脑呲牙咧嘴的秃驴所取代的那种视觉冲击力和巨大的心理落差么?

        乔青喷完了一口茶,险些把胆汁都喷出去。

        玄苦一把抹去脸上的茶水,呸了两口,朝她打了个眼色。

        她苦哈哈地咂了咂嘴巴,从眼前大和尚的粗布衣裙看到波涛汹涌的胸前看到清晰无比的喉结再看到帽兜下方斜斜飘出来的一根细长的麻花辫。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上面。半晌,反应了过来:“小、小、小娘子,进来?!?br />
        “是,公子?!?br />
        这捏着嗓子憋出来的尖细声音,成功换来走进内室的乔青一个哆嗦。

        门一关上,乔青便干呕了一声。

        大师恢复了男声,难为他顶着这副尊容也好意思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施主,你执妄了?!?br />
        乔青虎躯一震。忍了半天,终于忍住了一脚踹飞他的冲动。两指捏着那根无限吸人眼球的辫子梢:“啧,真头发,哪搞来的?!?br />
        “别动,搞坏了你赔???”

        玄苦一把拍下她的手,扯下头上摇摇欲坠地一坨“海草”,丢开。摸着一头溜光水滑的秃瓢:“总算痛快了?!彼肥右恢?,仇富地嘀咕着:“我说,这儿的人简直脑子有病,咱俩明明一块儿来的,竟然搞区别对待!”他拉了把椅子过来,四仰八叉地窝了进去:“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我住那地方,简直就不是人呆的,有这么歧视佛家弟子的么?”

        他这一坐下,胸口那两坨更是明显。

        他说的什么乔青一概没听见,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处E罩杯。玄苦循着她的视线,低头看一眼:“哦,这个啊?!贝踊忱锎罄统隽┢还?,举着一个咔嚓一口,另一个递出去:“吃不?”

        乔青的表情,就跟这苹果一样,咔嚓一声,裂了。

        玄苦体贴地给她留出修复世界观的时间,嘎嘣嘎嘣很欢腾地吃完半边儿胸脯,苹果核一丢,又开始啃另半边儿,口齿不清地催:“赶紧的,外面还有一个等着呢?!?br />
        乔青虎躯一震:“嗯,一件一件说。你是说,你住在另一个院子?”

        玄苦叼着苹果郑重强调:“别说这么好听,那就是个鸟不拉屎的贫民窟。我昨天等到大半夜都没个人给送饭,靠!”

        “没人看管?”

        “这还真没有?!?br />
        乔青想了想,沉吟道:“我这里也没有?!?br />
        “嘿,你说他们是什么意思。先不说那龙使老头前后变化也太大了,老子还以为他精神分裂。就说咱们两个吧,我那边冷冷清清破砖破瓦,连个送饭的都没有。你这边还小娘子侍候着,好吃好喝高床软枕,这他妈叫个什么事儿!”

        这货叨叨咕咕翻来覆去,还在愤愤不平着待遇问题。

        乔青懒洋洋斜他一眼,心说你还有脸说别人,一时高僧一时神棍,就没见过比你更分裂的。

        不过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明明同时来的两个人,待遇却全然不同。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奴伯进了别院之后,得到了什么人的吩咐,让他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而那个人重点关注的对象只有自己,不包括玄苦??峙抡馐塘呦胍铀饫锏玫绞裁?。而至今为止,最有可能的,也就只那个不知道哪门子蹦出来的血脉了。

        “这个先不说,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面那个是怎么回事?!?br />
        两人在这说话的功夫,外面那女人就没停止过哭声。不断有压抑的抽噎声传进来。玄苦站起身,把那坨海草样的发髻又盖回头上,戴上帽兜,从里面揪出那麻花辫垂在一马平川的胸前。一切整理好,才道:“不知道?!?br />
        “你不知道?”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br />
        “好好说话!”

        乔青终于忍不住了,从桌子上抓起盘儿橘子摔过去。

        玄苦顺手一接,挑了两个大的不甚满意地塞进衣襟里。低头看着俩小笼包嫌弃地撇撇嘴:“真不知道,骗你有银子???我这是饿狠了,一大早就顺着你留下的香循着过来。别说,这侍龙窟里的路太难走了,你留了记号我都差点迷路……你出声的时候,我这才刚来,外面正好站着两个姑娘,玄气很低,像是周边镇子上的普通百姓。一个就拼命的哭,一个就拼命往茅厕跑?!?br />
        “茅厕?”

        “吓尿了呗?!?br />
        “那么,上茅厕的那个,你解决了?”

        “什么话!出家人怎能杀生?”

        &nb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sp;“所以……”

        玄苦干笑两声:“所以我把她弄晕了,剪了她的辫子?!?br />
        得,剪了古代女子的辫子:“你还不如杀了她?!鼻乔嘤肿プ×硪桓鲋氐悖骸澳慊拱橇怂囊路??”

        大师顿时严肃了起来。即便是此刻这等诡异的装扮,也没妨碍住他一脸的宝相庄严,周身泛着让人肃然起敬的佛光:“施主,佛本无相。心无异,则归于平,众心平,则众生皆平?!?br />
        这佛谒一丢出来,本来想着能得到某人羞愧的低头,把这事儿给含糊过去。眼见着乔青半倚着墙壁,一眼玩味的斜过来。玄苦立即咳嗽一声,欲盖弥彰地张口就骂:“扒个衣服而已,你也能想出好多龌龊事儿来。啧啧,狭隘,太狭隘,有时间来朝凤寺,贫僧给你净化一下肮脏的心灵?!?br />
        话音都没说完,赶忙打开门躲了出去。

        乔青嘴角一勾,慢悠悠跟在了后面,也走了出去。

        外室里缩着的女子,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一见两人出来又开始抖。尤其是看见玄苦因为胸脯缩了水后显得皱皱巴巴不怎么整齐的衣衫。砰一声便跪下了,一边抖一边不住磕头:“公子,公子,饶了红梅吧,您放过红梅吧?!?br />
        乔青上下打量着她:“哪里人士?!?br />
        她哭个没完,再怕也不敢不答,抽抽噎噎地道:“清平县人士。公子,红梅只是一个低贱的唱曲姑娘,公子,您大人大量……”

        这名叫红梅的女子反反复复重复着这一句。乔青沉吟片刻,竟是清平县上唱曲的。想来整个侍龙窟里也没有符合她要求的小娘子,那奴伯才跑到外面去带回了她和玄苦留在茅厕里的另一个??衔怂飨缘囊痪涞竽?,做到这样,只怕侍龙窟所求的,不小啊……

        “在这好好呆着?!?br />
        乔青丢下这句话,便带着玄苦出了院子,身后女人的哭声渐渐减弱。

        “茅厕里那个怎么办?”

        “回来再说吧?!鼻乔嗳嗔巳嗵粞ǎ骸跋热プ蛱旖吹牡胤娇纯??!?br />
        不论想在这做什么,总要把后路找好??杀鸬鹊街芾虾推铺旖戳耸塘?,两方人马闹个天翻地覆,她这始作俑者却出不去。那这乐子可就大了!乔青带着玄苦走过七拐八弯的迷宫。侍龙窟里的路线,其他地方乔青或许不知道,但是昨天已经走过了一遍的,她早已经印在了脑子里。没费什么功夫便绕到了昨日进来的地方——那一片空旷之地。

        昨天蒙着布条,并未看到后面。

        此时迎面走过来,才看到一方巨大的石碑,足有一人之高,立在一片如尽头处的悬天石壁前。四下里草木丛丛,一片墨绿色中石碑上三个血红的大字清晰显目:

        ——侍龙窟。

        乔青和玄苦在这研究了良久。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靠上这石碑,皱着眉:“恐怕是阵法?!?br />
        玄苦站在一边,四周不时有身着斗篷的侍龙窟中人从这经过。和昨天相同的,皆是目不斜视,仿佛根本看不见两人的举动。不知是他们本身的问题,还是太笃定两人绝对出不去。玄苦环视了一周附近的草木:“应该是,不论出去进来,三个办法?!?br />
        “唔?”

        “第一,得知晓这阵法的排列?!?br />
        乔青点点头:“就得从侍龙窟内部着手了?!?br />
        “第二,玄气高深者可以破开异空间入口,强行进来?!?br />
        乔青想了想,那周老和破天,倒是可以这么进来。只是离着那日分开才过了六天,他们两人去一趟唐门,再回来,恐怕短时间里到不了这里。她沉吟着,听玄苦接着道:“第三,得有万象岛的人帮忙?!?br />
        话音一落。

        咻——

        一道寒光对准了乔青破风而来!

        寒光细微,如一道流线,在阴沉沉的空气里带起一溜的亮丽火星,极是炫目。乔青腾身一跃,下意识地一个翻转,避开这突如其来的暗器。落下时,正正立于山壁之前,眯着眼睛朝暗器射出的地方看去。同一时间,玄苦拔地而起,霍然追去……

        “别追了?!?br />
        乔青一言,玄苦追击的步子一顿。

        方才正巧是四周无人经过,倒也没有看见这里一幕的。玄苦这一耽搁的时间,那处已经人影一闪,不见了踪迹。乔青远远望着那偷袭之人离开的方向,沉吟道:“有点眼熟?!?br />
        “认识?”

        乔青没说话,看他捡起地上的暗器,一枚很普通的飞镖,无毒,材质金贵。大师掂量了几下,把这金光闪闪的飞镖揣进了怀里:“刚才那一击,没杀气?!?br />
        这也是乔青没让他继续去追的原因。暗器一道,在于出其不意。真正怀有杀心的刺客,怎会用这种老远就能闪瞎了人眼的暗器。就连邪中天那种骚包妖孽,都不可能选这一种好看不好用的花架子,生怕人瞧不见么?尤其玄苦说的没错,刚才那一击,力道不猛,杀气全无,更像是在提醒着什么。乔青垂着头思索着,提醒……

        她面色一变。

        玄苦立即走上来:“想到了什么?”

        “不是想到……”她低下头,刚才一起一落,正好靠在山壁上。而此时手边碰着的石壁,正似有细小的纹路:“是摸到了?!?br />
        乔青蹲了下来,手指不离凹凸的地方,轻轻的摩挲着。这处空旷之地面积很光,足有百丈,整整一大面悬天的山壁,呈深褐色,再加上整个侍龙窟里奇异的天色,似被一种浑浊的空气笼罩着,长久的迷雾重重。若非有心寻找,绝不会注意到上面这些细小的纹路。

        借着黯淡的天光,乔青细细辨认。

        “是字!”

        确切的说,是一笔秀逸中带着点惶惶焦躁的字。似是被人篆刻在了上面,行数不多,只有寥寥三行,一行比一行透出那种焦躁彷徨的感觉。到了第三行,这字迹已经不稳了。

        乔青看着这三行心情小记,似乎看到了某个男子——他出自于七国之中的某个宗门,年纪轻轻,天赋甚高。三年一比的大会上,他夺魁而出,获得了来这侍龙窟内修炼三年的资格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匙乓环沙逄斓奈湔咧?,来了此处,却发现了丝丝端倪。一切和想象的决然不同。他和自己一般,记下了出入的线路,趁着无人看管之际,每日来这里寻找脱身的契机。

        一日,复一日。

        一日比一日惶惑,一日比一日焦虑,一日比一日绝望。

        然后发生了什么呢?

        这字迹断在了这里,他是离开了?还是死了?还是被侍龙窟用来做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

        这三行字乔青看了又看,一遍又一遍,终于和玄苦对视一眼,缓缓站了起来。两人的神色都不算好看,乔青想起来之前出发前,万俟风拜托她看看万俟岚的情况,可是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万俟岚凶多吉少!

        乔青和玄苦一路朝着原来的方向走回去。

        “嘿,刚才射出这暗器的,明显是要提醒你,离开这里!”玄苦打着哈哈缓解这凝重的气氛,嘴上说笑着,眼中也是一片深沉之色:“哎呦,从实招来,是男是女,你背着无绝勾搭了不少???”

        乔青懒的搭理。

        他又啧啧叹着:“话说,那天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就连夜跑了。吵架啦?”眼看着乔青拿他当透明人,这大和尚双手合十,深沉道:“精神上的分歧可以用肉体上的和谐来解决?!?br />
        乔青让他给气笑了。

        她忽然顿住,笑容定在唇边:“不对劲?!?br />
        “怎么了?贫僧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br />
        “这路……”

        她记得清楚,也绝对相信自己的记忆。这路走到这里,应该是往左边拐??墒谴丝?,却只有一条往右边的小道。其他的一切都没有问题,一眼望过去,一切都和来时一模一样,唯有方向。乔青站在这里,玄苦挥挥手:“不会吧,你确定?”

        她当然确定!

        恐怕这侍龙窟里,也是由一个巨大的阵法形成。很多块儿类似的区域可以随意变换方位,让人摸不着头脑。就是不知道,这是多长时间一变后的巧合,还是有人特意为之。方才的笑容一转,嘴角绽开抹冰冷的弧度:“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若是有人想让咱们走这条路,那咱们就去看上一看?!?br />
        玄苦将帽兜拉低了几分。

        帽兜下露出少许海草飘着,一根细长的辫子留出来,和这里的大部分人差不多的扮相。玄苦的样貌,本也精致,看着和邪中天差不多的年纪,只是这货不论是得到高僧,还是神棍气质,总有一种飘渺的或者不着调的感觉,平日里也就让人忽略了他的样貌。此时乍一看,除了稍稍古怪了一点,倒是一时也辨不出男女。

        两人又走了一小段路。

        忽而,一声女子的惊呼炸响在耳边:“你……”

        乔青垂下眼帘,来了。不论是什么人引她到这里,目的恐怕就在此了。她转眸看去,瞳孔瞬时一缩。刚才就发觉这声音有少许耳熟,此时看过去,那站在一处回廊门口,单薄又明丽的女子,可不正是应该已经死了的唐嫣!乔青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她竟真的没死?!没想到随口编出的话,竟也能成真,这下可热闹了,破天和周老绝不会空手而回。

        她很快压下震惊之色,嘴角一抹睿色一闪。

        “呵,好久不见?!?br />
        唐嫣的表情,绝对比她要惊悚的多。

        她指着乔青连连退后,惊诧,突然,不可置信,脸上第一时间出现的并非是以往的憎恨,而是惧怕??醇饲乔嗑退剖强醇耸裁春樗褪?。唐嫣瞳孔连缩,想起了什么一样立即慌张地四下里张望着,好像生怕她被什么人看见。

        “你怎么在这里?!”

        她咬住唇,从牙缝中挤出这句声音,很小。

        乔青轻轻一笑:“我为何不能在这里,唐嫣,你在怕什么?”

        一语被点出了她的惧怕,唐嫣脸上掠过几分尴尬。她双唇张了张,原本想是要反驳,后来又闭了上。深深地看了乔青一眼,这一眼,带着一股子阴冷狠毒和破釜沉舟。在乔青眯起的视线中,唐嫣猛然抽出腿上别着的一柄短剑,一咬牙,狠狠插入了自己的胸腹之中!

        鲜血汩汩喷涌!

        很快,唐嫣的脚下氤氲出一大滩的猩红。

        “我靠,这女人疯了!”

        玄苦一声呢喃,乔青眸子一闪,暗道不好。她拉住玄苦的袖子,正要飞奔而去,同一时间,只听唐嫣发出了一声震彻天地的惨叫,这一声,绝对会让整个侍龙窟内的人,全部听个清清楚楚。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