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二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二章

        乔青不知道龙使在地壑那玄气浓郁之地摆弄了什么。

        耳边轰隆隆的纷乱声音之后,似有山石移位,树木挪动,那独属于剑峰的阴冷之气便减弱了许多。她站在原地没动过分毫,却知道,这已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了。

        到了侍龙窟,这老头也不再故弄玄虚:“可以取下来了?!?br />
        一把扯下遮眼的布条,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模糊不清的世界。

        是的,模糊。

        视线似是被浊物笼罩起来了,能见度极低。

        天空阴沉沉的,似是在憋着一场大雨,和刚才外面的烈日炎炎风清气爽截然不同。此时明明还是白天,可浓雾遮住了太阳,周遭一如夜色。乔青四下里看看,这所在地甚是空旷,像是处于一座偌大的山庄之中。小桥流水,假山长亭,远处片片低矮的楼阁层层叠叠,可这一切,竟是毫无一点明净鲜亮之感。时不时有通身黑色的男女路过此地,却目不斜视,面色冷漠,根本没对她和玄苦这两个外来人表示出一丁点的好奇之色。

        她和玄苦对视了一眼。

        大师苦哈哈地呲了呲牙,这鬼地方!

        “走吧?!?br />
        龙使老头淡淡发话,也不理会两人的反应,径自在前面带起了路。

        到了这里之后,之前五天一路上的虚以委蛇,他全部放了下来,露出了乔青第一次见他时的那种高高在上。再看着两人的目光,几乎就像是看两具死尸!他漠然无声地走着,一字不多语。后面乔青看似规规矩矩地跟着,实则眯着眼睛将一条条路线全部印在脑子里。曲径通幽的回廊、弯弯曲曲的小桥……

        这地方到底有多大?

        恐怕这看见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一个多时辰之后,一处别院之前,龙使看都不看两人佝偻着背脊迈了进去。后面玄苦正要跟上,“铿——”守门人头不抬眼不睁亮出了兵器,漠然地表示着他们的意思:擅闯者死!

        玄苦趔趄下退了回来,憋屈道:“要死了,让不让进也不吱一声?!?br />
        守门人收起兵器。

        他眸子闪一闪,再近一步,“铿——”兵器再出!

        这些守门的人神色木讷,就像是被下了命令的僵尸,只确保着此地无人进入。至于不触及这命令的,玩儿出个花来也引不起他们的反应。雪亮的刀尖在玄苦一近一退中亮出又收起,铿鸣声不断。这大和尚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摸着下巴蹦跶回来,一扯乔青袖子:“诶,你不玩玩?”

        标准的弱智儿童欢乐多。

        乔青汗颜地白他一眼。

        玄苦干笑两声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苦中作乐而已?!?br />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从那七国比武大会开始,龙使一现身,他们这些世俗界认可的大陆上一代高手便被生生压了一头。玄苦大师如此,乔青就更是如此了,唐门、侍龙窟、异空间、破天周老,这或者是老一辈的或者是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一个个强的天理不容!一个个狂的人神共愤!乔青一脑门问号的被这些卷在里面,从来没有过的憋屈!

        她垂下眸子冷冷一笑。

        既然进来了这鬼地方,不把这里“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搅个天翻地覆,就对不起这些日子以来的憋屈!

        龙使老头,就是在乔青这样的表情之下,走出来的步子生生顿住。

        他原本神色古怪,想起刚才龙主大人的吩咐,只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他一路低头思索着,忽一抬眸,便让乔青这表情落入了眼中,玄气远比凤太后还强上一些的佝偻老头,心底咯噔一下??纯此衷诘哪Q伞揪捅缺鹑撕谝恍┑难劬?,似是两口深井,一丝光也折不出来。妖异的面容上散发着一股子亡命徒的狠戾!

        面对着这让他一只手就能捏死的少年,竟产生了一股几十年都未曾有过的惧意!

        “大人?”

        乔青的一句问候,将他的神思扯回来。

        再看时,眼前少年乖乖巧巧,朝他弯起个略显局促的笑容。这一眼,便让人浮现出“精雕细琢”四个字来,似是一朵临水照影的娇花。刚才那一切,都好像是一场大梦。龙使古怪地看她半晌,终于失笑摇了摇头,老咯。

        &nb“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目睹了这一切的大和尚,扭过头撇了撇嘴,娇花?

        ——阿弥陀佛,好一朵凶残的食人花啊……

        “乔小友,本使的事情办完了,劳烦小友等待?!?br />
        龙使话音一落,乔青和玄苦同时对视了一眼。搞什么?这笑的跟朵大喇叭花似的,还是刚才那鼻孔朝天恨不得吹个气儿把他们飞走的老不死?乔青压下心底的疑惑,笑着道:“不敢,多谢大人?!?br />
        “诶,”龙使摆摆手:“乔小友远道而来,应该的?!?br />
        “大人太客气?!?br />
        “什么大人不大人,唤老夫奴伯便是?!?br />
        “如此,乔青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大人也莫要客气?!?br />
        “好!”

        “奴伯先请?!?br />
        玄苦大师:“……”

        玄苦眼睁睁看着乔青飞速变了脸,什么疑惑什么古怪一瞬间飞到了九霄云外,在这老头的笑脸之下笑的比花还美。两人以一副虚假的嘴脸叨叨咕咕了大半天,竟然屁大点内容没有,真有你们的,够不要脸!玄苦一脸佩服地咂了咂嘴巴,一转头,乔青和龙使奴伯已经“忘年交”一样有说有笑地走远了……

        他正要跟上——

        “跟我来?!?br />
        玄苦眸子一闪,看着悄无声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侍龙窟中人。指着远远走去的乔青:“我和她是一……”起的。

        “跟我来?!?br />
        那人重复着这句话,不见表情,庞大的威压却轰然落了下来。这是威胁。玄苦动作一顿,又看了乔青那个方向一眼,老老实实跟着去了。已经走远了的乔青,余光朝后瞥了一瞬,继续谈笑自若地跟奴伯瞎扯着。

        不知扯了多久。

        两人的嘴巴都快笑干了,奴伯带着乔青进入一个独立的小小别院内,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友初到此地,不妨先休息上几日,熟悉熟悉环境。至于历练一事嘛……在这儿可是得呆上三年呢,先不用着急?!?br />
        乔青心下冷笑,打量了一周这个院子,静,偏僻,却精致到极点。房门口两个小厮模样的男人,半弓着身子恭敬以待。这老头去了一趟刚才的别院,忽然改变了对她的态度,绝对是有人吩咐了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急着回复奴伯,她大步走进了房间。

        吱呀一声,推开门,同样精致的家具摆设。

        乔青走到桌前坐下,门口的小厮立即进来了一个,给她添上了茶水。她浅浅饮了一口,皱眉:“喝不惯?!?br />
        奴伯的脸上分明闪过丝怒意,硬生生压了下去:“远来是客,倒是老夫招待不周了?!彼徽惺?,门口的小厮立即给换了一盏新的过来。

        乔青闻了闻,这才慢悠悠点了点头:“多谢奴伯?!?br />
        “客气了,小友远道而来,难免有少许不习惯。若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便是,这两个小厮自会前来寻我……至于这异空间里嘛,没人带着小友莫要四下里乱走,省的迷了道路可就不美了。这两天就在这里休息……”

        不待他软硬兼施地唠叨完,乔青一抬头:“什么要求都可以?”

        奴伯皱了皱稀疏的眉毛,心说这小子太不识抬举:“呵,只要无伤大雅,自是可以的?!?br />
        “那把这两个男人换了吧?!?br />
        “……小友哪里不满意?”

        “两腿中间那根儿把?!?br />
        “你……”

        “换两个小娘子过来,水灵点儿的,皮肤好的,胸脯大的,哦对了,还得会笑会唱曲儿。啧,看着这两张死人脸就心烦?!?br />
        “乔青!”

        奴伯终于压抑不住,怒喝一声。

        乔青假装没听见,低头摆弄着一把寸许长的小飞刀,一会儿擦擦刀刃,一会儿锉锉指甲,忙的不得了。她倒要看看,这侍龙窟对她的忍耐力,能达到什么程度!

        可出乎她预料的,奴伯冷冷盯了她半晌,忽而扯着僵硬地嘴角道:“好,小友先行休息,明日一早,老夫给小友把小……小娘子寻来?!?br />
        乔青终于从小飞刀上抬起了头,微微一笑:“多谢?!?br />
        奴伯拂袖而去。

        她悠然自得的面色倏然变了。望着那老头佝偻的背影,乔青的眉峰缓缓地、缓缓地拧了起来。眸色变换着思索了良久,乔青仰头伸了个懒腰,既来之则安之。衣袖一拂,房门瞬间关闭,她晃到床上享受着这诡异的高床软枕,渐渐沉入了梦乡。

        这一睡,倒是比预想中的还要好。

        原本以为,在这诡谲之地应该睡不着才是,可到底连续五日快速行路,疲累了。

        乔青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自然,这侍龙窟里的晌午,也不过是灰蒙蒙的一片压抑。门口早早地似有那奴伯的敲门声,乔青没理会,过了一阵子,不知多久的时间,他便径自离去了。脚步声走远,倒是还有两个人的呼吸落在门外,想来该是给她找来的小娘子了。乔青打个哈欠爬起来,敲了两声桌子:“进来?!?br />
        房门开启。

        听着两个人朝她走近,她没什么兴趣地喝了口茶水。一抬头,一口茶瞬间喷了出来,喷了其中一个女子一头一脸。

        姑娘们淡定,不是男主。

        推荐一个女强宠文:《“医”品狂妃》作者:浅蓝之殇简介:

        她是商界女王,黑白通吃,手段狠辣,睿智深沉,锋芒绝世,

        她是失宠王妃,以夫为天,性格懦弱,一碗毒药,魂归西天。

        再睁开眼时,难掩智谋锋芒,光华万千!

        她是契王妃,医术无双,平冤情,杀亲夫,夺权势,谋天下!

        他是秦王爷,冷酷霸道,震朝纲,弑亲父,篡皇位,谋天下!

        当狠辣遇上冷酷,当女王遇上秦王,当两虎相争同为天下……

        是两败俱伤,抑或百炼钢成绕指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