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六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六章

        晚霞壮丽。

        大片大片的暗红色斑斓彩光,如神笔无边挥洒,徐徐描绘着渐渐暗下的苍穹天际。而那扇门,便迎着最后一抹沉没的日光,倏然打了开。一片裙裾率先飘出门缝,火红的裙摆轻纱漫漫,日暮下似如烟的层云,在白皙的脚踝上羽毛般轻轻跳跃着。

        院子里忽然就没了声音。

        静。

        静的连呼吸声都放缓了。

        众人眼前似有残花落叶飞旋乱舞,迷得人眼都要睁不开了。

        再往上——

        身量窈窕纤细,腰肢不盈一握,脖颈修长如玉,那微侧的身形一波三折!

        宫琳琅吸了吸鼻血,心说这哪来的女子,那腰细的,那腿长的,那胸虽然不算大,但在高挑的身量中比例好的冒泡。

        再整体——

        周身上下无一件饰物。长发未绾,如水墨、如烟云、如绸缎、如斗篷,长长柔柔地铺散开来,直垂脚踝。偏生这般浑然天成的千般风情,她还不好好站,一拉开门便半倚着门框。于浅淡夜色之中,红裙翩然,青丝逶迤,笑意懒懒,少了几分寻常女子的柔弱攀附,多了分骨子里散发出的风致凌然。

        艳色风流,含蓄的潋滟在骨子里,宛若千仞雪峰之上,妖花盛放的惊赞!

        这炎炎盛夏满院子的姹紫嫣红,都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似在这朵妖花之下,黯淡了颜色。

        此般美景,堪称惊心动魄!

        胖三长老也吸了吸鼻血,心说这不知哪来的姑娘,你好好往那一站就够让人崩溃的了,还站的歪歪扭扭全没骨头,恨不得歪进谁怀里一样,简直是在考验我这老家伙的定力??!

        再细节——

        肤若白雪,腮染红霞,唇如蔻丹,红的娇艳欲滴。但是为何那唇边懒洋洋的笑,忽然就僵住了?微微蹙起的眉,压在华光流溢的眸子上,长如一柄古扇的睫半展了一下复又安静,遮住她忽然缩了一下的瞳孔。

        就是这么一缩,院子里众多男人跟着心头一颤。

        靠!

        是哪个王八蛋把这姑娘给吓着了,简直天理不容!

        陆峰四人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抚慰这“花容失色不知所措”的“柔弱”女子……

        他们这么想了,也正要这么干,忽然被人一把拦住。拦人的是眼皮一蹦一跳的姑苏让,这从来温润如清风的男子,此时以一种天雷滚滚的表情,开启了那双僵硬的嘴唇,呆滞结巴:“有……有……有点……有点眼熟?!?br />
        眼熟?

        所有的目光刷一下再次落到门口那姑娘的身上。

        只见这让人骨头都酥了一把的美女,眸子一转和某处某个男人视线相接了一下,如同电火相击的刹那光华,在半空爆射出一溜嗤啦啦的小火花。就是这么视线一接,某男立马虎躯一震!

        他的瞳孔飞快一缩,目光从那女子纤细的脚踝扫过飘逸的裙角扫过垂下的丝绦扫过不盈一握的小腰扫过翘挺的胸,顿住。然后又是虎躯一震,再从翘挺的胸从上往下重新扫描了一遍,连她小巧的耳垂细致的脖颈缩了一下的手指都没有放过。最后,当所有人都怀疑凤无绝开始研究那绯红的双颊是天然的还是用了一点胭脂的时候,他紧紧抿住的嘴角以一种非常奇异的姿势,狠狠抽搐了一下。

        那“柔弱”女子眨了眨黑锃锃的眸子,“柔弱”地张开了红艳艳的檀口,更“柔弱”地狠狠吞了口口水,甭出俩字:

        “卧槽!”

        紧跟着……

        砰——

        房门轰然关闭!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

        院子里的男人们还没反应过来那俩字是个啥意思,嗯,一定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意思。绝对的,必须的,那等美女怎会说出如此不雅的字眼。他们还在想着刚才姑苏让所说的“眼熟”,眼熟么,唔,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越想越是眼熟,可却怎么也无法跟自己从前见过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开玩笑,这样的大美女见一次想一辈子,谁会忘了?!

        谁要是忘了那简直人神共愤!

        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再一次确认她的眉目,那房门就在每个人的幽怨心痒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砰的一声被凶残地关了上。关上之前,还能看见那姑娘提着裙角兔子一样往里跑,发丝在身后荡啊荡,荡的人心里齐刷刷的痒。

        这关门声之巨,让整个屋顶被震的连着颤了三颤。

        啧啧,也不知道那姑娘会不会震到柔软的小手……

        胖三长老一张老脸皱成了一团,陆峰陆言陆羽陆非,四个侍卫心疼的肠子都开始绞了。陆言嘶嘶吸着气急切地瞪着关闭了的房门:“如此佳人,绝世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他抑扬顿挫高声念完,摆出一个自认为玉树临风的姿态,等着那房门再次打开,那姑娘含羞带怯地出来朝他微微一笑。陆言只这么想着,那嘴巴立马咧到了耳朵根儿,陆峰陆非陆羽齐刷刷向他瞪去凶狠的一眼。陆言哼一声,文采斐然什么的,关键时刻你们羡慕嫉妒恨去吧!

        他们的确羡慕嫉妒恨了,尤其是宫琳琅,关键时刻才知道书到用时方很少??!想找点什么词来赞美一下那姑娘,偏生不论哪个字眼,都差了点什么。这拿着风流当饭吃的皇帝脸色灰败,眼睁睁看见了这样的一个美女,以后再对着其他的女子,还有什么意思?

        女神,给条活路啊喂!

        然而,就在陆言得意洋洋之际,那房间里各色声音络绎不绝。

        比如说,咣当——撞翻了椅子。嗤啦——扯碎了布料?!鞍パ健薄驳搅四悦?。陆言等人的心里又是一颤,这得多疼啊,那白皙的小额头可不是得撞红了?一切的声音乒呤乓啷叫闹着,房门却始终关的紧紧的。没有姑娘出来,倒是有一个男人转过头朝他微微一笑。

        凤无绝此时的表情之奇特,真心没有什么形容词可以概括。

        那张刚才还铁青铁青的俊脸上,此时正以飞快的速度赤橙黄绿青蓝紫一层一层变换着堪称五光十色七彩斑斓。那嘴角以一种不规则的奇异速度——一抽、一抽、又一抽。那目光茫然又凶残地望着陆言——一眼、一眼、又一眼。

        不知死活的陆言立即跳了起来:“爷,你不会是也要抢吧,你都已经有太子……”妃了。

        陆言话没说完,貌似被这三个字提醒了什么,跳到半空的身子一个颤抖,结结实实摔了个声势浩大的大马趴。趴在地上,他大张着嘴巴惊呆了。

        同时——

        陆峰陆羽陆非惊呆了。

        宫琳琅姑苏让惊呆了。

        胖三长老兰萧惊呆了。

        院子里的一众男人全部——惊、呆、了!

        太太太……太子妃?

        众人保持着雕塑的形态,拼命回想着脑中的空白。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来着,噢对了,他们刚才看完了唐门一群怪兽的女装表演,扶着墙回来了。然后呢,对,然后听见了房间里乔青和非杏的“暧昧”,再然后呢,那房间的门就打开了,紧跟着一个让他们在被唐门摧残之后无限治愈的女神出现了……

        ——从房间里出现。

        一众男人们集体趴地了。

        这治愈之后紧跟着就是颠覆,绝对是内伤中再内伤!

        他们趴在地上齐刷刷仰起脸,以一种垂死的姿态望天求解释:天啊天,真的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吧,嗯嗯?

        烈日炎炎的夏夜,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诸人惨白惨白的脸。

        这种颠覆又惊悚的感觉,让他们齐刷刷以为这雷劈在了脑门上。实落落的!眼前还飘荡着那女子的惊世风姿,那歪歪斜斜靠在门框上的媚态气质,因为惊讶缩了一下的瞳孔,因为慌张提着裙子小跑的姿态,那腰,那屁股,那胸,那那那……那一切瞬间和脑海中一张脸重叠在了一起!

        那张脸明明未施粉黛,偏生换上男装便是风流倜傥一妖异男子,换上衣裙又是绝美无双一妖媚女神,还有比这更见鬼的么?以后谁还敢相信眼前看见的?难道再之后看见个美女,都要先去确认确认对方的性别么?陆言四人恨不得自己没从娘胎里生出来过,他们刚才竟然敢肖想自家太子妃?!靠!集体自挂东南枝去吧!宫琳琅脸色扭曲跟霜打的茄子似的,他妈的,刚才他竟然说乔青那小子腰细腿长比例好的冒泡?!胖三长老以头抢地,刚才想冲上去让那没骨头的女人靠进自己怀里的人,不是他,不是他……

        绝对的震撼之下,陆峰仰天发出了一声悲鸣:“太子妃啊,你说你好好一爷们,男扮女装是为哪般啊啊啊……”

        砰——

        房间里似乎有人从椅子上“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头栽了下去。

        房间外凤无绝正准备迈出的脚,一个趔趄,险些摔了个大马趴。

        比照着那群人,凤无绝还是很淡定的。

        作为鸣凤闻名天下的罗刹太子爷,这一刻,这个男人以良好的接受能力和平复能力,用一张淡然深沉的俊脸,展现了和其他人之间犹如鸿沟一般的莫大差距!刚才那还各种颜色堆砌的俊脸,这会儿,已经平静了,自然,平静中究竟蕴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扭曲,这些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太子爷紧绷着嘴角死死皱着眉毛。

        眼前一幕幕,一幅幅,不断重放着乔青站在门口的画面。他缓缓移动目光,移到了那扇紧闭的房门上,活动了活动差点扭到的脚,正要迈步……

        变故陡生!

        话说,昨天木有吊胃口啊,有个朋友从外地回来,昨儿去接机鸟~

        知道大家心急,先把前面三千发出来,我继续写去,12点前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