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二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二章

        “噗,这是什么?”

        “不是吧,万宝楼是在耍我们???”

        “灰不拉几的丸子,羊屎球么,哈哈哈……”

        富丽堂皇的万宝楼,熠熠生辉的半月台,花容月貌的持盘少女。这一切的组合之下,展示给他们的压轴宝,却让人大失所望了。

        指甲大小,颜色晦暗,乍一看,就跟泥巴地里揉起来的脏面团子似的。鬼才会买这么个玩意儿!亏他们还好意思说底价五千万,把人当傻子了么?台下响起嘘声一片,嘻嘻哈哈的哄笑声,却在台上老者口中吐出的两个字后,一瞬静了下来。

        他说,残丹!

        这两个字的威力,不亚于一颗炸弹落入了场内,在每个人的心中搅起了轩然大波。

        一双双不可置信的眼睛盯着那东西,有人眸色贪婪,有人吞咽口水,有人呼吸粗重,也有人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残……残丹?”

        老者点头一笑,这次拍卖能出现这样稀有的东西,他也与有荣焉:“不错,残丹。此物想必诸位极少能见,不过这个名字,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老朽便再详细解释一二——残丹,顾名思义,残缺的丹药。此残缺,并非指丹药本身,而是炼药之时的步骤,缺少了让药性和丹完美融合的一步,所以只成了形,尚未成性……”

        他在台上解释的清清楚楚。

        其实说穿了,残丹就是个丹药半成品。没什么好稀奇的。只不过炼药师这个职业,在翼州大陆实在是太少太少。

        炼药嘛,以高等凶兽的兽丹为主,各种珍稀药材为辅,还要拥有强大的玄气去控制火的强弱,只这些苛刻的条件,就把一批人给拦在了门槛儿之外。这还不算,“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费尽心力倾家荡产,终于搜罗到了需要的东西,连续十天半月不眠不休守着个炼药炉,这都不能保证一定能成功。比天上掉馅儿饼还低的成功概率,又将剩下一拨人给拦在了外面。

        这么一来二去,便导致了炼药师如凤毛麟角一般,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就说以炼药闻名翼州的柳宗吧,一个宗门成千上万的人,真正有过完美的成品的,说不得也就宗主和长老那几个。剩下的,全吃白饭。也因为这难度,古往今来不少炼药师就想了个法子。为了保证千辛万苦寻来的材料不在失败后变成一堆破渣子,他们会在最艰难也是最后一步的“成性”前,停住。待到以后有了十足的把握,在行继续。

        而这个时候得到的丹药,便是残丹了。

        乔青评价的很中肯:“这玩意儿就是个鸡肋。五千万竞拍了这个,还得去花十倍百倍的价钱找一个炼药师做完最后一步。万一人家再失手了,哭都没地儿哭去!”

        囚狼舔舔嘴唇:“你怎么不说,万一成功了,自己的玄气也会突飞猛进呢?!?br />
        “那也得看这丹药,到底是个什么功效了?!钡ひ┑墓πЭ晌轿寤ò嗣?,提升玄气,巩固境界,改善体质,提高天赋:“听说有的丹药,还抢了老子医者的活,治疗陈年伤患。啧啧,花个大价钱,万一弄了个疗伤的,那就真可以去找根儿面条吊死了?!?br />
        “你不买?”

        乔青立马如临大敌:“要死了,这可是五千万!你以为五个铜板??!”

        “吆,爷不是不差钱儿么?”囚狼笑的要多贱有多贱。

        “爷穷的叮当响?!鼻乔嗄醚劬γ樗陌倭肚?,囚狼瞬间抱着枪上一边儿装背景了。一直没说话的凤无绝,这会儿才抬起了头,深深看了她一眼,那意思:聘礼你给吃了?

        乔青离着老远,隔空拿眼神儿戳他:人生无常,生死难料,老子也得存点棺材本儿啊。

        凤无绝翻个白眼,你下半辈子都有我养,存个屁棺材本儿。乔青白他一眼,这男人无时无刻不歪楼。忽略了这个问题,想起了另一茬:“你说,老子帮了沈天衣那么大一忙,七千万啊,会不会有点儿回扣啥的?”

        说回扣,回扣到。

        沈天衣轻笑着走了进来,后方跟着的侍女还真拖了一盘子银票。这架势,是什么意思,便很明白了。他还在想这银票乔青未必肯收,她已经笑眯眯赢了上来。一边说着“这多不好意思啊”,一边把银票一张不落地塞进了怀里。

        沈天衣眨眨眼,再一次重新认识了这个少年:“怎么样,要不要赌一赌运气?”

        “你是说楼下那颗残丹?”

        乔青朝着下面看去,那老者已经将残丹介绍了完毕。再一次重复了五千万两银子底价。这价码一出现,刚才那些激动又贪婪的人,又齐齐偃旗息鼓了。残丹的确是好东西,可前提是知道这属于什么丹——功效,品质,若能对应了自己的需要,绝对如他所言:万金难求!

        可重点来了,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谁知道呢?

        花五千万两去买一个可能是宝也更可能是垃圾的残丹,有钱烧的才这么干。

        还真有这么干的:“五千万两!”

        刷——

        动作齐整的抬头声。

        “我靠!又是太子妃你???”

        “啊,太狠了,今晚满载而归??!还会不会有人加价???”

        “加个球??!和太子妃比阔,脑子让屎糊了吧?太子妃,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偶像,噢,没有之一!”

        随着下面欢呼的声音一波又一波,这万宝楼的拍卖会终于进入尾声。无疑,满载而归的乔青再一次成为了话题中心??闪氖钦悦娴奶泼畔岱?,刚刚爬起来的唐门长老们,一听见乔青拍下了最后一个残丹,再看对面沈天衣轻笑着又接过了银票。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那乔青,用讹了他们的七千万买了最后一个压轴宝。

        噗的一声喷血,再次气晕了过去。

        “感谢诸位赏光,接下来哪位英雄若是还有东西想要拍卖或者交换,万宝楼愿提供一个平台,让诸位自行交易,各换所需?!崩险哐锷懒苏饩?,原本想要走的人又纷纷留了下来。刚才这场拍卖,尽都是价格昂贵之物,想必还有不少人有好东西,只是够不上刚才的规格罢了。

        众人纷纷落座,有愿意拍卖的人,在老者的提问之下,一一上台。

        沈天衣轻笑着朝乔青点点头:“多谢?!?br />
        乔青一摆手:“我谢你才是,老子运气一向很好?!?br />
        门外侍女走进来,将方才拍卖的东西一齐送了过来。几味药草,倒数第三个类似石头的东西,还有刚才的残丹。乔青捏着这石头观察了半晌,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丢给了凤无绝。他一把接住,见她朝外看了看天色:“你有事儿?看了好几次时辰了?!?br />
        乔青立马望天:“没事?!?br />
        这表情十足的可疑。他皱了皱眉:“你去哪,我跟你一起?!?br />
        并不是要看着她,而是乔青连续招惹了唐门的举动太奇怪。尤其是今日,唐门的面子里子都丢了,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本来这小子的一身天赋就够招人嫉恨了,七大宗门对于天才的宗旨,不能招揽,那就毁灭!凤无绝再了解不过。

        乔青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见他双眉微蹙,面色沉了下来,心虚地咳嗽一声:“唔?!?br />
        沈天衣亦是皱了皱眉毛,话语含着少许关心,毫不作假:“这段时日,尽量莫要落单。估计再有个几日,他们也该离开了,到时候才算是安全下来?!?br />
        凤无绝抬头看了他一眼:“多谢关心?!币郧乔喾蚓挠锲?。

        沈天衣条件反射的看过去:“不必客气?!币悦菜埔丫晌伺笥训挠锲?。

        两个男人目光一交汇,半空中似有什么噼啪一声,又极其自然地移了开。再一看,刚才还答应的好好的乔青,那双腿已经迈出了房门。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时问:“去哪?”

        “老子上茅房!”摆着手就溜达出去了。

        从厢房的窗子能看见,乔青下了楼底,穿过人头攒动的大厅,朝着后院走了去。的确是茅房的方向。房内的两双眼睛同时收回了目光,只剩下了这两人,气氛稍有诡异。凤无绝和沈天衣都是修养良好之人,自然不会出现同在一个房间,却沉默不语视为陌路的情况。

        两人一个黑,一个白,对面坐在软榻上不时闲聊着什么。

        尤其这两个男人,还尽都是学富五车之人,从手中的酒,说到茶,从茶到膳食再到七国饮食的不同之处,饮食到人文诧异,人文到诗词歌赋……看上去极其和谐又友好,却偏偏透着那么一股子说不清的违和感和诡异范儿。囚狼抱着大白大眼瞪小眼,至于侍候着的侍女,早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气氛,让人浑身发毛!

        直过了良久良久,沈天衣失笑地摇摇头,轻笑告辞:“沈某不打扰太子爷了,若有兴趣,倒是可以去大厅转上一转,也许会寻到一些心仪之物?!?br />
        凤无绝起身,一扬手:“请?!?br />
        囚狼终于大大的松了口气,正心说怎么乔青还不回来,去茅房找人的侍卫也没回。

        一扭头,浓黑的眉霍然一挑:“诶,下面那个人,有点眼熟?!?br />
        凤无绝走过来窗边,还没出去的沈天衣跟着朝下扫了一眼。今日拍卖会,不少人是身穿斗篷将头脸罩住的,生怕出去之后被人打劫。楼下那个一身黑斗篷的人,只一晃便消失在了大门口。明明是很正常的装束,偏生那一闪而逝的背影,给人个阴沉狠戾之感。

        眼熟……

        凤无绝霍然扭头,看清了对面厢房的情况,瞳孔猛的一缩!

        &nbs“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那里面,其他的长老仍在晕着,可那庞长老,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同一时间,受沈天衣之命去茅房查看的侍卫匆匆赶回。

        “主子,没人!”

        难道马上写到两人拍拖,所以我激动的卡文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