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章

        “沈公子,什么人?”

        “没听说过啊,好大的胆子倒是真的!”

        “姓沈,沈公子……啊,是他,那个一夜间将商会开遍鸣凤的神秘人!”

        这一声唱喏来的突兀,任谁也没想到,竟然有人在新人之后才到场。哪怕是七国七宗,都早早候在了太子府的宴厅里,没看着凤太后都来坐镇了么?这什么沈公子也太过大牌!众人齐齐朝着宴厅门口瞧去,响起一片低低的声音??伤孀乓坏廊擞俺鱿衷谑右爸?,议论声忽然停止下来。

        静。

        极静。

        飘飘兮若轻云之蔽月,仿佛兮若流云之回雪。

        ——这是每一个人在看见迈入大殿的男子时,在脑中浮起的一个诗句。

        月白长衫,翩然如渺。一头白发,无风自扬。温眸含笑,举止悠然,于满堂寂寂中缓步而来,举手投足透着股雍容飘逸之感。贴合在略显苍白的羸弱面庞上,说不出的奇异气质。纯白的发丝如层层烟雪,就那么泼墨一般随意垂下。衬得整个人仿佛云端谪仙,揽风踏月,行烟带雨。

        温如竹之春絮,朗若天雪初晴,雅如空山静雨,逸似沧??窭?!

        众人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词,一股脑的全套在这男子的头上。就连那极其古怪的白发,都似是为他量身定做,增了色,添了彩。

        下意识的,所有人都朝着台上一对新人看去。这三个男子同在一个殿堂之内,黑白红三种极端的颜色,明明迥异的气质,风采独具。却不得不说,实在是一道压下满堂颜色的奇异风景!

        一个英挺若神祗。

        一个飘逸似谪仙。

        一个风流如妖魅。

        “沈天衣来迟,太子、太子妃赎罪?!?br />
        他微一俯身,谦逊的姿态中透着古雅的卓然贵气。凤无绝清晰地听见,身边的小子眼尾一挑,低低吹了声口哨:“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古人诚不欺老子!”

        太子爷霎时黑了脸。

        他霍然扭头,果然见乔青摸着下巴一脸猥琐,笑吟吟盯着堂下的男人看。

        “咳?!?br />
        乔青看直眼。

        “咳咳?!?br />
        乔青看直眼。

        ……

        直到凤无绝那阴森森的眼风险些把她给射出个窟窿来,盯着个男人看直了眼的太子妃才回过神来,极其温柔地开了声。自然,这声不是对身边的人,而是堂下长身玉立的沈天衣:“无妨,沈公子请落座?!?br />
        无妨个屁!

        凤无绝让她气的脑门疼。

        他甚至怀疑,这要不是他们俩的大婚喜宴,这小子都要跑下去给人拉椅子了!见鬼的,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干嘛!凤无绝不得不说,堂下这沈天衣和乔青是一个德行,往那一站就是招蜂引蝶招苍蝇引臭虫的,俩昆虫杀手啊靠!

        自然了,不管心里有多想鞭尸,面子上的风度依旧是要有的:“沈公子,请?!?br />
        堂下立即有侍人走上前来,朝沈天衣一行礼。

        今日的座位,是依照身份依次排列下来,除了主人家之外,下面便是七国七宗,再下面,是鸣凤可登台面的数个宗门和文武百官。沈天衣一介商人,屈居最末。他也不介意,对着乔青遥遥一颔首,由侍人引着去了座位上。

        拂袖,落座,斟酒。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在恢复了推杯换盏的堂内,他独自一人,闹中取静。宛如玉琼雪枝,孑然立于这浊世诡谲的热闹之间。

        被打断了的敬酒,在太子爷明显变臭了的脸色中,重新开始。凤无绝瞪了乔青一眼,换来她满不在乎一耸肩,无力地举起酒盏。说了几句客套寒暄话,领了三杯酒。

        酒过三巡,乔青甩着手入了席,拎着大白你一口我一口,安安稳稳用起了这迟来的晚膳。至于那一桌一桌的敬酒,管它呢,自有心思各异的人凑上来,用不着她主动去讨麻烦。凤无绝就坐在她旁边,和姑苏让宫琳琅说笑着。

        果然,片刻之后——

        “贤伉俪出双入对,真真是羡煞我等??!”

        伴随着宋长老和庞长老虚伪的大笑声,万俟宗和唐门率先端着酒盏走了来。两个长老还要再说点什么寒暄话,后方的唐嫣已经率先笑道:“本宫敬两位一杯,祝太子爷和太子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br />
        这话一落,场内忽然就静了。

        凤无绝和乔青再低调,也是今日的主人,自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两人的身上。眼见着那波人走了上去,一个个全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此时听唐嫣一句早生贵子,尽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吃菜的放筷,喝酒的落了盏,谈天的闭了嘴,纷纷竖起了耳朵看起了好戏。

        就连沈天衣都顿住了喝酒的动作,饶有兴致看了过去。

        一片寂静中,唐嫣一脸笑容,修养良好,仿佛当日的城门闹剧早就忘到了脑后。而这句话,也不过是唐家小公主随口而出的一句戏言。宋长老和庞长老齐齐脸色一僵,他们本不是来找麻烦的,这乔青要除,早已经定下了计策,却绝不是在这等时候逞口舌之快。偏偏唐嫣年纪轻,城门一事吃了苦头,不甘心硬是要过过嘴瘾。

        乔青夹了一筷子菜,慢条斯理地吃了,才放下筷子,懒洋洋抬头瞥了他一眼:“那个……那个谁……”

        “唐嫣?!?br />
        凤无绝配合良好,看了一眼因为乔青再一次忘了她的名字而明显笑僵了的唐嫣,提醒道。乔青仿佛这才想起来:“哦对,唐嫣。你脖子上扛着的是个夜壶么?!”

        噗嗤——

        一声轻笑,来自于坐在末位的沈天衣。

        紧跟着,众人齐齐喷笑出声,看着唐嫣铁青铁青的俏脸,谁也没想到乔青不是虚与委蛇。城门口那一出还好说,他们明显是找麻烦的,以硬抗硬,天经地义??烧饣岫?,几个宗门改了策略,笑容满面地上来,那太子妃却依旧张狂,直接就照着人家的笑脸儿一巴掌打了上去。

        对一个女子说出这等话。

        狠!

        太狠了!

        唐嫣脸上的笑再也绷不住了,万俟迦迈出一步:“太子妃,唐姑娘年纪尚轻,你……”

        “行了,你们什么货色谁不明白,有种的就直接抄家伙打,少用这些娘们做派唧唧歪歪地逞威风。她年纪轻,貌似比起老子还大了一岁吧?”乔青嗤笑一声,厌烦一挥手:“下去吧,本宫累了,再来打扰老子,合着你丫三条腿一块打断!”

        “好大的口气!”

        庞长老一声大喝,眯起了眼睛:“凤太子,我等来敬酒,本是诚意拳拳。鸣凤就是如此待客?”

        他话音方落,便猛的一僵。

        一道极强的压力骤然落到了身上。庞长老霍然扭头,果然见首席上一直没离开的凤太后缓缓睁开了眼。老太太一辈子火爆脾气万夫莫敌,护短那是出了名的,哪经得起这么激?喜不喜欢乔青,那都是她名正言顺的孙媳妇。凤太后摩挲着龙首拐杖,中气足,声音响:“怎么?小庞,对我鸣凤不满意了?来,给老太婆说说!”

        小庞……

        五十多岁的庞长老,被一口一个小庞的叫着,那张脸已经绿了。

        不过他还真的不敢还口,凤太后的年纪和威望,叫一声小庞那都是抬举。他站在原地不动,那压力一丝一毫都没有撤去,反而有愈来愈盛之势。庞长老顶着压力一步都挪不动,有苦不敢言。偏偏老太太一挑眉毛:“咋还杵在那?瞧不起我老太婆是吧?”

        庞长老音都颤了:“不敢,不敢?!?br />
        乔青这会儿欢腾了,有人撑腰的感觉太他妈爽快:“诶,庞长老刚才口口声声质疑鸣凤的待客之道,怎的又不敢了?”

        乔青土匪脾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挖他祖坟。现在有老太太那个黑面煞神撑腰,总该风水轮流转了。她是睚眦必报心机深沉,凤无绝亦是恩怨分明十倍以偿,两个都不是善茬,这会儿有了后台,哪有吃亏不吭声的道理。

        “恐怕庞长老酒后失言罢了?!?br />
        凤无绝喝下一口酒,淡淡笑了笑,在庞长老刚刚松了一口气之后,话锋一转:“不过……酒后失言,这话也实实在在说出来了,庞长老今日不给我鸣凤一个交代,本宫是无妨,不过奶奶就……”

        说完,朝上首的凤太后看了一眼,威胁的意味十足。

        庞长老哑然,简直想在这两人面前一头撞死。

        若要比起来,哪怕是凤太后都好,他最不愿意打交道的还是这两个小辈。凤太后玄气再高,总归顾忌着天下第一人的身份??烧饬礁瞿巡闹?,一个是真真的不要脸,腹黑,奸诈,得势不饶人。一张嘴比刀子还利,一开口,就够人喝一壶的。另一个却是不声不响不怎么言语,可只要一开声,也是毒箭一支,正中靶心。

        瞧瞧吧,这夫夫两人配合的。

        乔青先照着他脑袋上来就是两棒子,凤无绝给个甜枣让他看到一点希望,休息片刻,还没等一口气倒上来,又是“咣咣”两棒子。

        庞长老暗瞪了一眼唐嫣,一张脸跟橘子皮一样皱在了一起。一边宋长老赶忙出来打圆?。骸芭映だ习?,多喝了两杯可不是坏事么。一句戏言而已,凤太后大人大量,尤其今日可是太子和太子妃的大喜日子,可莫要伤了和气?!?br />
        乔青很傻很天真地问:“和气是什么玩意儿?”

        “哈哈哈,太子妃果真风趣?!?br />
        乔青扯扯嘴角,踩到什么程度,她心里明白的很。堂堂七大宗门,总不能真的让人跪下来赔礼认错。玩玩就算了,机会有的是,可不是现在。她没说话,凤无绝胳膊一伸,揽住她的肩头:“小九自是风趣的,庞长老喝多了,就回去坐下歇息片刻,我太子府的厨子最善海鲜,庞长老定要尝尝?!?br />
        一句小九,慎的乔青汗毛倒竖。

        她见鬼地瞪这人一眼,凤无绝扭头朝她温柔一笑,刚才幸免于难的鸡皮疙瘩立马阵亡了一地。

        凤无绝给了台阶,庞长老身上的压力瞬间消散。心底记下了这一笔,面上笑呵呵再和凤太后寒暄了两句,带着讨了个没趣儿的两个宗门退了下去。凤太后见这场子震的差不多了,也拄着拐杖瞪了乔青一眼,回了宫。

        待这尊大神走了,殿内齐齐松了一口气,气氛终于热络了起来。

        凤无绝转头看乔青:“唐门有问题?”

        乔青意外一挑眉:“你就知道,我不是闲的长蘑菇?”

        这小子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区区一个唐嫣还落不到她的眼里。从那日城门之时,他便感觉乔青有意去招惹唐门,到了今天,这感觉更清晰。能让她出言去讽刺挑事儿,定是这庞长老有问题。见她神秘兮兮笑了笑,他也不再问,只嘱咐了一句:“小心为上?!?br />
        “唔?!?br />
        乔青应了一声,拾起筷子正要夹菜,又一波敬酒的人走了过来。万象岛长老笑吟吟道:“老夫也来讨一杯喜气,恭祝贤伉俪二位喜结良缘,百年好合?!?br />
        乔青凶狠地抬头瞪人。

        万象岛长老一懵,心说怎么回事,今天张嘴的方式不对么?这修罗鬼医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他赶忙又说了两句吉祥话,一杯酒下肚,溜溜地退了。后面跟着想敬酒的其他宗门,眼见着连续两拨人吃了软钉子,一个个打着哈哈飞快地喝完自己手里的酒,双腿一拐,溜去了旁边去敬乔伯庸这些娘家人去了。

        乔青深吸一口气,总算有时间吃东西。

        她举着筷子,盯着桌案上两道菜犯了难,一道葱香鱼片,一道芙蓉豆腐。到底是先吃鱼片呢,还是先吃豆腐?她托腮片刻,身前落下一道阴影,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清朗柔润的嗓音含着笑意响起:“先吃豆腐吧?!?br />
        这声音来的突兀。

        乔青抬头,看见的便是沈天衣精致如画的眉目。近看时候,更是一点瑕疵都没有,五官如冰雕雪塑,却全然没有一丁点的女气。瘦削的面略显苍白,带着几分孱弱清润之美。

        她在看沈天衣,沈天衣也在看她。

        当日山头之上遥遥一瞥,只觉这修罗鬼医行事有趣,性子妙极。这会儿近在咫尺,明烛微光之下,这张绝美的脸的确邪气妖异的让人心头一荡。凤无绝正等着这位沈公子继续被心情不爽的乔青给刺走。

        哪知道,身边人微微一笑:“哦?这是为何?”

        沈天衣执着酒盏,看了一眼芙蓉豆腐。波澜浮动的眸光,像风里流动的云:“以植入味,芙蓉花香中带着少许苦意,苦后回甘,香甜清幽。若是先吃鱼,鱼腥会搅了这独特的味道和豆腐的香美?!?br />
        “本宫倒是不赞同?!?br />
        这一声,来自于心里醋意大盛面上古井无波的凤无绝。

        太子爷面瘫似的坐在那,浑身的刺儿全都竖了起来,一瞬间战斗力狂飙,进入了备战状态。尤其此刻的眼神,跟要屠城似的。

        两个风采各异的男子四目一对,一道锋锐,一道飘渺。锐利如鹰的目光,撞上对方波云翻卷的视线,烛火灼灼之下,恍惚似有利光一闪——噼里啪啦,火花乱溅!

        沉默。

        堂内忽然静了下来,众人全没想到,一晚上都吃了呛药一样的太子妃,竟对这一介商人另眼相待。更没想到,明明只是敬个酒,怎么就发展成了这等气氛?椅子挪动出两人交锋地的刮擦地面声,不绝于耳。人人闭嘴,紧如蚌壳,生怕那气氛诡异的两个男人忽然大打出手,殃及池鱼。

        “太子爷有何高见?”

        凤无绝朝后一倚,凌厉如剑的眉峰一扬,生出几分压迫之感:“若本宫说,自是先吃鱼。此鱼乃是北塔尔冰湖中盛产的雪鱼,以鱼肉鲜滑软嫩为名。若是先吃豆腐,软腻的口感便会盖住了鱼肉的鲜嫩?!?br />
        沈天衣淡淡一笑:“太子爷此话有理,不过雪鱼珍贵,世人皆知。此等珍馐若留待最后,慢慢品味,岂不更美?”

        凤无绝嘴角微勾:“沈公子此话甚妙,不过风格问题,不可调和。本宫从来先下手为强,速则乘机,迟则生变?!?br />
        “太子爷手段果决,在下佩服?!?br />
        “沈公子见解独特,人中龙凤?!?br />
        到了这里,满殿内的人终于听了个明白。有没有搞错,凤太子和那沈公子唧唧歪歪半天,只为争到底是先吃豆腐还是先吃鱼?可貌似对话的内容又不仅仅限于一盘菜。有些精明的看出了几分端倪,难不成那姓沈的,看上了太子妃?

        嘶——

        和鸣凤太子爷争男人,有种!

        无数的目光,哗啦啦移向两人话题之中的乔青,只见那红衣少年一人看了一眼,莫名其妙地夹了一筷子金针菇,美滋滋地吃了。至于什么鱼肉豆腐,早空空如也下了一只肥猫的肚子。大白朝着剑拔弩张的凤无绝和沈天衣挥了挥沾满了菜汤的爪:“喵呜~”

        “咳?!绷缴胨⑺⒌目人?。

        凤无绝扭头扶额。

        沈天衣摇头失笑。

        他端起酒盏,朝着乔青和凤无绝一敬:“今日沈某来迟,实属罪过。下月初一,万宝楼拍卖会,沈某为两位备下厢房,届时再专程赔罪?!?br />
        “拍卖会?”

        “与其说是拍卖会,也可算做以物易物。万宝楼只是做一个中间人的位置?!?br />
        他这么一说,乔青明白过来。这沈天衣看着不像是商人,身上没有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分毫铜臭气,可心思却绝对远胜一般商人了。这一大婚,整个翼州大陆有头有脸的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拍卖会开的正是时候,更兼之万宝楼只是个中间人,任何有好东西自己却用不上的,都可以送去拍卖,由万宝楼收下少许银子。

        哪怕只是千分之一,这些大人物拿出来的东西,会有便宜货么?

        这笔买卖,空手套白狼,好赚!

        尤其是他在此时说出来,看看宴会大殿中,一个个兴致盎然的模样,这等于是白白给做了一个广告。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笑眯眯回他:“沈公子贵人事忙,赔罪便罢了,届时定要去叨扰一二?!?br />
        一杯下肚,沈天衣执起酒壶,斟满第二杯。

        “并非事忙,沈某身有顽症,今日临着出门旧疾发……”

        他话没说完,手腕忽然被人一把捏住。沈天衣一愣,便见乔青笑眯眯捏着他的腕子,出手如电,两指切脉:“我给你瞧瞧,说不得能治呢……咦,不足之症?”

        沈天衣垂下眸子,视线落在被乔青抓住的手上,生生压下被人碰触的惊恼:“是,在下七月临盆,天生体弱?!?br />
        乔青笑眯眯点点头,收回手的时候顺势摸了一把,唔,手背真滑……

        清朗洒逸如沈天衣,生平第一次露出傻眼的表情。他这是,被一个少年给……轻薄了?沈天衣如此,更不用说凤无绝了,脑门上青筋都要跳出来。该死的,这什么见鬼的沈天衣究竟是谁给叫来的!某男已经让乔青给气的,完全忘了这沈公子正是受到了太子爷的请柬,应邀而来。

        一边乔青挑着眼尾,顺势问道:“沈公子家境倒是殷实,七月的早产儿,普通人家可救不活。更遑论如阁下,还可修习玄气,境界高深了?!?br />
        “尚可?!?br />
        凤无绝冷笑一声:“要不要顺便问问生辰八字,籍贯哪里,可曾婚配,良田多少?”

        乔青顺着杆子就往上爬:“沈公子籍贯哪里,生辰八字,可曾婚配,良田多……诶,你丫拉我去哪?”凤无绝拽着她就退了席,嘎吱嘎吱的磨牙声恨不能把乔青给咬死。偏生他手里的太子妃还扭过头朝沈天衣眨眨眼:“下月初一见啊?!?br />
        见个鬼!

        两人一路歪歪扭扭地出了宴会大殿,沈天衣遥遥望着那两道红黑交缠的身影,弯了弯嘴角,兴味盎然。

        ……

        “靠,你家庭暴力??!”

        喜房门口,乔青一把挥开凤无绝的手。他咬着牙凑近她,一字一字憋出来:“你还知道自己是太子妃?”

        乔青揉揉手腕,拿眼睛斜他:“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老子是在套他的话?!?br />
        她可不会自恋的以为,沈天衣见她一眼瞬间一见钟情非她不可。那人今晚和凤无绝之间的诡异,更多的还是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之间的较量。如果再有,可能还和他的身份或者来鸣凤的目的有关,这些现在都是未知。

        凤无绝当然知道,不然也不会跟着乔青扮黑脸。

        沈天衣的身份极其可疑,若是今晚之前,他只当是某个大宗门的年轻公子,拿着银子,有着背景,来鸣凤玩玩??杉松蛱煲轮?,这一切全数推翻。

        那人的一身气度,绝不是普通人!

        不过知道归知道,该死的,别当他没看见乔青眼里贼兮兮的光,一晚上盯着那沈天衣眼睛都快粘人家身上了。没见过美男咋的!他凤无绝就不比那沈天衣差……唔,难道这小子喜欢那一型?白苍苍的病秧子?某个吃飞醋快把自己给酸死了的男人,想着想着又歪了楼,上上下下瞄着他家媳妇,心说莫不是装个病什么的色诱色诱?

        这目光看的人发毛,乔青皱皱眉毛:“那人身份可疑?!?br />
        凤无绝跟着皱眉:“所以呢?”

        乔青“咳”一声,负手而立,遥望夜空,一脸严肃:“所以我觉得可以这样,嗯,老子负责打入敌人内部,和他搞好关系,探探身份?!?br />
        “……”

        于是,当喜房的门打开的时候,等了一晚上的婆子们,看见的就是在门口大打出手的太子爷和太子妃。一黑一红,从房外打进房内,从地上打到床上,婆子们吓得纷纷后退,忽然一股劲风袭来,喜房的门“轰”一声关闭,只有里面不断传出轰轰隆隆的声音。

        砰——这是桌案碎裂。

        咣当——这是酒盏被碰倒。

        哗啦——这是床上那些枣子桂圆落地。

        嘎吱嘎吱——这是战场转移到了喜床上。

        姑苏让和宫琳琅远远的找来,便听见了这等不和谐的声音。宫琳琅那颗闹洞房的心立刻飞扬了:“吓!竟然开始了?”

        姑苏让有些接受不能地站在门口:“不会吧,我还以为乔青坚决不会妥协呢,这是不是有点快?”

        嘎吱嘎吱的声音不断传来,其中夹杂着凤无绝偶尔一声闷哼,和乔青嘶嘶吸气的声音。不是已经那啥了,还能是什么?走过来的陆家四个暗卫,更是听的热血沸腾,心说主子牛气啊,白天太子妃还生着气呢,这会儿就搞定了?

        “诶诶,你们猜……谁在上,谁在下?谁是攻,谁又受?”

        宫琳琅暧昧地眨着眼睛,众人齐齐切一声:“这还用说么,当然是咱们爷在上……”

        话音方落。

        轰——

        一声惊天动地,汹涌的劲风将房门猛然吹开,露出了房内乱七八糟犹如地狱一般的场景,枣子桂圆,木头碎屑,油灯酒盏,轰隆隆落了满地。窗帘窗幔挂在房梁上,旖旎的在冬夜的风中飘舞着……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够激烈??!”

        这还没完,一张偌大的喜床,完全的塌了。黑漆漆的房间里,乔青和凤无绝正纠缠在塌陷里??床磺宄烤褂忻挥写┮律?,但是两人的姿势相当令人惊讶——乔青趴在凤无绝的身上,凤无绝被压在下面,两人四目死死瞪在一起。外面众人目瞪口呆,打死他们都想不到竟然是乔青在上……

        房内两人齐刷刷一扭头,异口同声,朝着外面就是一声大吼:

        “没见过人搞基??!”

        “滚出去!”

        宫琳琅立即仰头望天:“啊,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一边说,一边关上房门飞快退了出去。房门方方关闭,里面凤无绝又是一声吩咐:“陆言,找张床来?!?br />
        “啊是!”

        陆言连滚带爬的就去了。

        隔壁就是凤无绝的卧房,可里面的床没有吩咐谁敢动。陆言迅速命人从客房里搬出一张大床来。剩下的宫琳琅谁的早一溜烟跑了,这个时候,留在这里等死么?陆言泪流满面的指挥婆子们一通折腾,顶着房间里两道明显欲求不满的视线,好一番收拾之后,喜房才算恢复了原样。

        一切完毕,陆言恨不能把自己躬成只虾米,退了出去。

        房间里,坐在新床上的乔青和凤无绝阴丝丝地对视着。半晌,凤无绝深吸一口气,嘴角霍然传来一股剧痛,该死的,下手真重!就算他喜欢乔青,也不妨碍有时候会琢磨怎么一把捏死这混小子!

        乔青一眼看穿他,摆摆手,微微笑:“事实证明,你现在打不过我?!?br />
        话落,打个哈欠,倒上床,睡了。

        凤无绝一噎,听着她渐渐平缓的呼吸声,气的连磨牙都没力气了。他倒是没有失望,本来么,完全就没指望过什么洞房。自己想想就算了,这几乎不可能的任务,还是别做梦的好。

        把乔青朝里面推了推,仰头倒了下去,嗯,武力值很重要,得想个办法先把玄气提升到中级才是。他比较安慰的是,也许前面已经有过数次亲密接触,两人同床共枕不是第一次,哪怕他睡在这张床上,乔青的枕边,这小子也没有任何的警惕性。对于极少对人付出真心的乔青来说,这很难得,算是一大进步。

        她平躺着,睡姿不算好,打了这一晚上,乔青是累了,他却精神的很。福至心灵地摸出了从卫十六那里讹来的春宫图,这么来来回回的翻着,缠绵激烈香艳入骨的图册全部清晰呈现在眼前……随着图册上的画面呈现,乔青也正在他的眼前。一切曾经和她的亲密接触浮上脑?!?br />
        那又细又软的腰肢,单薄平滑的背脊,柔嫩的手,香艳的唇,一切的一切刺激的他瞳孔剧烈收缩。飙到了顶峰的雄性激素一下子破了表,凤无绝掌心冒了汗,清晰感觉到了一根根血管内奔腾咆哮几乎要破体而出的热血!

        他俯下身去,在乔青的唇上轻轻印了一下,本想着的是一触即离,却演变成了一发不可收拾……

        乔青霍然睁开了眼。

        凤无绝一惊,被这把纤长浓密的睫毛扇的眼晕。他现在反倒平静了,用一句话形容便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老子亲都亲了,你想怎么着吧。嗯,大不了你亲回来。

        他一心豁出去的感觉,呈现在脸上依旧是冰山表情,只嘴角紧紧抿成了一道直线,可看出几分小小的紧张。谁知,眼前睁开的眸子睡眼迷蒙,充满了茫然的懵。片刻又重新闭上,翻个身转了过去。

        凤无绝一脸淡定,心里其实早美的翻跟斗了。

        他霍然扭过头,在心里狠狠骂了句禽兽,命令自己立即躺下老实睡觉。

        可是凭什么???他媳妇躺在他的床上他凭什么就不能激动了!乔青现在是他的太子妃!名正言顺的,光明正大的!

        想到这里,太子爷沸腾的热血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名正言顺是真的,光明正大就算了,让乔青成为他太子妃的手段实在说不上光彩,这小子心里还有火,若是这会儿再迎难而上,指不定以后就要和性福说再见了。凤无绝不敢再看着乔青,他不敢保证会不会一个冲动做出什么让他都后悔的事。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想都不要想的。

        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太子爷还是明白的。

        他想翻个身。

        原本的床自然是上好的木质,可惜两人动手给哗啦了,从客房新送进来的床却是截然不同。本来么,罗刹太子爷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好客?开什么玩笑。所谓客房基本上几年住不进一个人。那床自然也没那么讲究。

        床板有些老旧,动一动就会嘎吱作响。

        凤无绝默无声息躺了良久??烧獯?,只要稍微一动,便要不给面子的响上一下,嘎吱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尴尬。他可不想再把乔青给弄醒,然后听这小子说出任何刀子一样的话,嗖嗖往他心窝子上戳。

        凤无绝纠结了,翻是不翻,是个问题。

        于是他决定翻的小心一点,手臂撑起身体,十分缓慢的翻过了身子——要不说,刚刚看过春宫图的男人心里有鬼,智商什么的全部消失殆尽,退回了婴儿时期。他要是快刀斩乱麻,那床也就是“嘎吱”一下。结果小心翼翼轻手轻脚,那“嘎吱”便成了十分婉约绕梁不绝一唱三叹的“嘎——嘎——吱——吱——”

        凤无绝迅速看向乔青。

        很好,没醒。

        他松下一口气,只觉得自己这洞房花烛夜无比的悲催。以后,绝对要变本加厉把这个讨回来!发了狠的太子爷一咬牙,闭上眼睛,沉下心神准备入睡。窗外一声缠缠绵绵的“喵呜”传了进来。紧跟着,野猫叫春的声音一声一声,不绝于耳。

        什么叫喝凉水都塞牙缝?

        什么叫屋“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漏偏逢连夜雨?

        大冬天的,地处极北方的鸣凤什么时候也有野猫了?凤无绝被只猫叫的心烦气乱,方方压下的火气又升了上来。远远地,趴在自己的临鸟窝超豪华大猫屋里的大白,正躺在猫屋里得得瑟瑟地打着滚,早被透进了来的鸟蛋一排排放在眼前,爪子一拨弄,仰头就是得瑟一声:“喵呜——”

        快要被一腔野火烧疯了的男人,蒙上被子,咬牙切齿。

        再一次在心里发狠默念,等着,别让爷开了荤,变本加厉一定全讨回来!

        “阿嚏?!?br />
        睡梦中的乔青,无端端打了个喷嚏。

        此洞房花烛夜,可称史上最悲催夜。

        猫叫了一整夜,凤无绝就咬牙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一张脸跟鱼肚似的白中带着青,练武场上可怜的木桩子被硬生生打碎了十几根。

        整个太子府内,无论肥猫,傻狗,凤凰,人,甚至窗台上一只盆栽里种着的类似西红柿的并蒂果,但凡有点智商的生物,都知道见着太子爷绕路走,以免被那股欲求不满的恐怖气场吓的短命三年。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乔青的一夜好眠。

        无紫非杏笑眯眯进来,侍候她换了衣裳洗漱过后,乔青伸着懒腰神清气爽走出了院子,正正见到从练武场回来的凤无绝。像是耷拉下了耳朵的大狗,眼下有着淡淡的疲惫之色,乔青眨眨眼,一努嘴:“没睡好?”

        太子爷虎躯一震,立刻抵赖:“没有!”

        没有!睡的很好!绝对没有翻过来复过去一整夜!也绝对没有做梦做到肾亏!更没有半夜起床换床单!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硬邦邦甩出这两个字便闭口不言,抬头挺胸一瞬变的警惕性十足,还跟着黑了一张脸。乔青不知内情,只觉莫名其妙。本来便是随口问了那么一句,这会儿见他神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色,反倒狐疑地瞅了他一眼,没什么兴趣再追问地出了院子。

        凤无绝悄悄松了一口气。

        便见乔青站在门口顿住了,回头朝着他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凤无绝穿过回廊,跟出去,方一走到门口,便看见了远远走来的一排“美景”。太子府的管家哭丧着脸亲自带来,一行十二个美女,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这些女子风格不同,应该是来自于不同的几个国家,或者说是几方势力。自古大婚之后送上侍候的女子,本是寻常之事,只是昨夜晚宴上,乔青一直没给那群人好脸色,便也没有当面送出来。到了清早,才一个个被塞进了太子府中。

        乔青吹一声口哨,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来回扫了好几遍:“有福气啊?!?br />
        话音方落,女子们已经走到了近前,垂首朝着凤无绝盈盈款款一行礼,声音柔软暖糯风骚到了骨子里:“参见太子,参见太子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