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章

        “主子,起风了?!?br />
        远处一座山头之上,宛若谪仙的男子负手而立。寒风萧瑟,扬起他及腰的白色长发,有侍卫将月白的大裘披到颀长却孱弱的肩头。修长而苍白的五指拢了拢衣领,传出几声压抑的低咳。

        深邃的瞳眸中,映照着遥遥城门下的一方混乱。

        施展了惊天一屁的肥猫原地抱头一滚,球一样滚过一双双四散逃逸的脚边,一溜烟儿不见了。他摇摇头,一边转身朝山下走着,一边低低笑道:“那修罗鬼医,当真是个妙人?!鄙ひ羟謇嗜崛?,极是动听。

        这笑容落入侍卫的眼中,让他呆了一呆,随即立即垂下头:“主子恕罪?!?br />
        “无妨?!?br />
        日头偏西,缓缓而下。

        &nbs“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暖红的光将那月白男子的影拉的极长,极长。似风轻云淡,随时可乘风而去般的飘逸洒然。

        “那请柬可还留着?”

        “是,主子改变主意了?”

        “离着太子大婚还有七日吧……”

        ……

        七日时间,一晃而过。

        连续纷纷扬扬了数日的大雪,从七日前开始便忽然停了。连续放晴了七日的天色,在处于翼州极北的鸣凤可是个稀罕事。钦天监放出发出批文,洋洋洒洒一大篇名头,总结下来便是:太子大婚,好兆头!

        这无疑是给鸣凤太子爷和修罗鬼医的男男大婚造了势。

        这日一大早。

        红绸飘舞,锣鼓喧天。

        乐声悠扬,一地喜庆。

        凰城城街上,马蹄踩着厚厚的鞭炮碎屑发出嗒嗒嗒的清脆声响,转瞬便淹没在吹吹打打的礼乐之中。男女老少几乎全部涌了出来,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城街两侧。

        而道路的正中央,无数百姓瞩目的中心,大婚的队伍浩浩荡荡连绵不绝。

        足有千人的亲卫队昂首挺胸阔步而来,一色的暗红底绣团福细纹腰间正红色的腰带,护着数十辆豪华马车声势浩大。四人一抬的红漆箱笼,逶迤而去像是一条赤红长龙。而龙首位置,八匹赤红的高头大马拉着雕鸾画凤的辇车当先开路。

        绫罗为幕,锦褥为垫,顶盖镶珠。

        盛大的牌场,隆重的规格,无处不彰显着皇家的威仪。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十里红妆,太夸张了!”

        “快看,过来了,过来了,诶?太子和太子妃并坐在辇车上???什么时候听说过,有哪国的大婚是太子亲自去迎亲的?”

        “咱们鸣凤的太子妃和别国的能一样么?啧啧,哪一国有男人当太子妃的?哪一国的太子妃有知玄修为的?哪一国的太子妃敢踩上唐门的脸?咱们鸣凤的太子妃,天下独一份儿!”

        熙熙攘攘的百姓高声议论着大婚队伍。

        这前所未有的盛大场面,他们相信,不论过去多久都不会在脑海中遗忘。提起太子妃,从先前的抗拒和别扭,完全转变为骄傲声声。随着辇车越来越近,不少女子捧着砰砰直跳的心口看的眼都直了,轰鸣声响彻凰城。

        &nbsp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没想到太子爷摘了面具,竟是这么英??!”

        “啊,太子妃!太子妃看我了!快扶着我……”

        聒噪炸耳的尖叫声中,辇车上的凤无绝脸很臭。

        根据七国习俗,婚前七日内新婚男女不得相见,更没有太子亲自迎亲的一说。再是开放的翼州大陆,女子之于男人的地位依旧相当于陪衬。只是这太子妃不是女子,大婚的习俗便也不那么讲究了。自那日进了城之后,乔青便去了鸣凤的行馆,也不出门,让每天眼巴巴坐在行馆斜对面等着看一眼的凤无绝望穿了秋水。

        今日天没亮,凤无绝便乘着车辇等在了行馆之外,直到看见走出来的乔青,一颗吊在嗓子眼里的心才算落了下来。

        不过,随着辇车的绕城一周,某冰山太子难得出现的笑容正在一点点变僵。

        原因无他,身边坐着的他家媳妇,正支颊斜倚,笑眯眯环视着四周。一个个慵懒的媚眼毫不吝啬地朝着小姑娘们抛过去,辇车去到哪里,哪里就是一波尖叫,哗啦啦晕倒一大片。

        凤无绝看的快要咬牙了。

        他一直都知道乔青很美,这美几乎到了一个什么都不做就能令人痴迷的程度。更遑论今日的乔青,不似从前常穿的红衣,一眼望去潋滟风流。而是正红色的繁复礼服,一改往日的妖异邪气,俊美无俦,高华大气!让人移不开眼。

        偏偏这小子一路上招蜂引蝶,再这么下去,估计凰城的医馆都要塞不下了。

        凤无绝无力的磨了磨牙:“有点太子妃的自觉!”

        这一路上,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她心怀恼怒,他明显心虚。乔青终于首次将目光投放给身边坐着的男人。一眼懒洋洋瞥过去,嘴角一勾,在外面又晕倒一大片之后,才轻笑道:“与民同乐嘛?!?br />
        很好,活了二十余年的太子爷,第一次知道与民同乐是这么个意思。未免自己一个忍不住把身边的小子一把掐死,凤无绝闭上眼运起玄气将郁闷一点点压下。他不后悔自己使了阴招把乔青给威胁来,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媳妇,不为都得为!他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乔青嫁到了鸣凤来,就会安安分分当着他的太子妃,守着太子府的后院相夫教子……呸,两个男人哪来的子!

        凤无绝把这惊悚又荒唐的想法迅速掐灭,脑中继续飞速运转着。

        那么接下来,主要的任务就是让自家媳妇消气儿了。

        这个,有点难度。

        他正想着,四周的喧哗变成了参拜之声:

        “参见太子,太子妃!”

        “千岁千岁千千岁!”

        进宫了。

        辇车不停,宫女内侍排列成队,参拜声此起彼伏。

        乔青饶有兴致地观赏鸣凤的皇宫,每一座皇宫都能看见上位者的几分影子。大燕的皇宫,琼楼玉宇,鸟语花香,充满了华美旖旎之感。而鸣凤,则蕴着更为沧桑古老的韵味,一砖一瓦透着北地的大气豪迈。

        纯粹而深沉的金红两色,大片大片屹立在皑皑白雪之中,翼州第一大国的雄浑气势昭然若揭。

        远远的,已能眺到宗庙之外的文武百官。

        四下里忽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百官垂首而立。两人下了辇车,一路进到宗庙,行大礼,敬天地,拜祖宗,一伟岸一颀长,两道身影放在一起,任谁也不得不叹一句,哪怕是两个男子,亦是天上一对地下一双的合衬。

        一切结束,百官叩拜。

        这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到了下午。这还没完,再有礼仪内侍引路往正宫而去。一行人带着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转移阵地。

        金銮殿上,凤翔帝高居帝位。

        四十多岁的年纪,面目端正,气质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儒雅,一身明黄龙袍为稍显亲切的眉目增了几分威严。

        乔青的脑中不由浮现出凤无绝的面目,很古怪的,这人明明就站在她身边,她却不必歪头去看,他的眉眼一丝丝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乔青忽略了这一茬,想着凤无绝应该是继承了母亲,凤翔帝并不十分的英俊,只和他三分像。

        一束含着笑意的深沉目光落在身上。

        乔青抬头,正对上凤翔帝盛满了笑意的眸子,眉梢一挑,这父亲倒是有点意思,儿子娶了个男人,竟不恼怒:“你怎么说服了你父亲?”

        凤无绝和凤翔帝远远对视了一眼,可见其中温情浓浓。然后才偏过头一笑,以一种无所谓的随意语气低声道:“我告诉他我爱你爱得天崩地裂飞沙走石,这辈子就是非你不可了。他要是同意,从此以后多个儿子,一个变俩赚一个。要是不同意,说不得还得赔上一个,到时候可是得不偿失一个不?!鸨晃腋富矢?,他可不傻,绝对没有看上去的亲切敦厚,这辈子我所见过的最为精明之人?!?br />
        后面凤无绝说的什么,乔青全没听见。

        脑子里只剩下了他那句“爱你爱得天崩地裂飞沙走石,这辈子就是非你不可了”。

        大殿之上,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他的呼吸喷在她耳侧,乔青感觉自己的耳朵滚烫滚烫。这句话在脑子里滚来滚去足足后空翻了无数次之后,乔青霍然扭头,见鬼地瞪着说完这番话后便扭过头去没事儿人一样的男人。搞什么,这男人又表白了?

        该死的,不按条理出牌的人真他妈可恨!

        第一次说喜欢她,那嫌弃的郁闷的语气到现在想起来她还恨的牙根痒痒。这一次,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忽然就听见这种吓死人不偿命的话。最重要的是,乔青当然听的出来,他不以为意的随意语气之下藏着的认真。她狠狠一咬牙,使劲儿扭过了头去,站在一侧的官员被她咬牙切齿的凶狠表情吓的齐齐一哆嗦。

        凤无绝的眼中掠过丝奸诈的笑意,十足腹黑。

        这副模样,垂首的官员们没看见,坐在龙椅上的凤翔帝看了个分明。

        父子二人交汇了一个只有对方才懂的目光,凤翔帝失笑摇头,看着下方“儿媳妇”一脸苦逼的郁闷表情,心说,貌似他儿子也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啊。

        朝一边礼官打了个眼色。

        礼官一声长长的唱喏,一系列的规矩再一次开始。

        拜皇帝、尊父皇、接册封、授妃印、百官朝贺叩拜。又是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辰正发亲,辰时三刻到宫门,待到这裹脚布一样的劳什子规矩全部结束,殿外的天色已经擦了黑。

        乔青饿的前胸贴后背,软面条一样的萎靡。

        “完了没有,后面是什么?”

        “这里差不多结束了。后面先去喜房,合卺酒,换礼服,你可以在里面先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出来参加喜宴,招呼宾客。最后是……咳,”凤无绝在这里一顿,眼角朝着乔青淡淡的一瞥。意味深长的一眼,让乔青看出了几分风骚荡漾的神色。她翻个白眼,听凤无绝舔了舔嘴唇,吐出:“洞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