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十八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十八章

        孙媳妇?

        众人还没从戚云城的死中回过神来,乍一听见这句,尽皆是一头的问号。

        一愣之后便是一怒,当他们玄云宗是什么地方!这大燕第一宗门,今天让修罗鬼医和玄王爷踩了个扁,这就算了,技不如人??墒裁窗⒚ò⒐返囊蚕肜床纫唤??二长老林寻仰头就是一声厉喝:“阁下什么人!到我玄云宗来找孙媳妇,可将我等放在眼里?!”

        陆家四暗卫眼前一黑,险些栽地上。

        这辈子还没见过有谁,敢对老太太这种态度,真是……有种??!

        四人朝着宫琳琅递去个小眼风,他正低着头乐。嘿,别说,人家还真没把玄云宗放眼里,不说你了,玄天死而复生都不够她一盘儿菜的。大家一拥而上扛不住她一拐杖!未免大燕这唯一拿得出手的宗门全军覆没,宫琳琅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二了吧唧的长老:“咳……”

        “皇上请放心!”

        林寻严肃一抱拳:“我等今日愿赌服输,对玄王爷和乔公子确是服了!从此以后,玄云宗和大燕一条心,我等定辅佐乔……”他看了一眼乔文武,想不起这弟子的名字。三长老迅速接上:“定会尽心辅佐,绝不让旁人辱没了玄云宗乃至大燕的名声!”

        说罢,软呵呵的笑声在玄山脚下回荡着。

        他笑了半天,突然发现整个玄山脚下一片寂静,只有他一个人傻了吧唧的唱独角戏。就连林寻都没有了一丝的声音。不由停下来疑惑的到处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只见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的身后,尤其林寻,他瞳孔一缩一缩,仿佛瞧见了什么骇人之极的事。

        三长老一瞬背脊发麻,他迅速扭头。

        看见的,便是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的两个人。没错,出现,不是落下,不是走来,而是好像破开了空间凭空而生,就这么“咻”一下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更惊悚的是,他身为紫玄巅峰,竟然一丁点都没发觉!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只这两人登场的方式,已经说明了一切。

        ——高手!

        ——世间绝顶的高手!

        风声渐渐湮灭了下来,整个玄山脚下,仿佛出现了一瞬的静止。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这两个人,一男一女,一少一老。男的那个身姿颀长,俊美瑰丽,手中骨扇轻轻摇动着。他看着三长老,却仿佛这人根本就不在他眼中,年轻的外表下透着一股沧桑狷狂的目中无人。

        女的那个更是诡异,一眼望去,满头银发,龙首拐杖,身材极其娇小,像是一个年迈老太??稍傧赶缚蠢?,面貌上却没有一丝的皱纹,五官不见苍老可想年轻时候的绝美风姿。她面无表情,嘴唇微抿,乍一看就让人心中一沉,透着股浑然天成的盛气凌人。尤其是眼睛,犀利,精明,矍铄,一股子硬朗的彪悍劲儿!

        等等——

        龙首拐杖!

        三长老的小眯缝眼一瞬间瞪了个滚圆滚圆,胖如山的身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矮了下去:“小人玄云宗三长老,见过凤太后!”

        紧跟着,哗啦啦——

        “见过凤太后!”

        虽然不知道这鸣凤老太后为何到了此地,一个一个的人依旧割麦子一样躬下了身子,这恭敬程度比之刚才见宫琳琅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跪见宫琳琅不过是因为皇权使然,此时,才是真正的真心的奉若圭臬!翼州大陆,以武为尊,修炼玄气之人,若是不知道七宗三圣门,只会被评论为闭塞无知??扇舨恢婪锾蟮挠⒚?,那绝对是傻子一个了。

        一声高过一声,众人看向凤太后的目光全是狂热的崇拜和敬畏!

        旁边的邪中天桃花眼翻了翻,抢风头什么你最行!

        凤太后却全然无视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轰动,更是直接懒得搭理邪中天,她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在满场中缓缓扫过——每一个被她看过的人,都刷一下低下头去,背后一瞬起了一层冷汗。果然是凤太后,传闻从无人敢逆其鳞,就这煞气腾腾的劲儿,太可怕了!

        全场噤若寒蝉,一直到这视线离开自己,才算悄悄松了口气。

        凤太后目光一转,终于顿在了某一个方向上,刚才还锋利如刀的小眼神儿顿时一变,慈眉善目,亲切可人,邻家小老太太一样招招手:

        “孙媳妇,快来,过来给奶奶好好看看?!?br />
        众人泪流满面,这这这……不来这么区别待遇的!

        无数的目光小心翼翼朝着这尊大神的“孙媳妇”看去。

        那方向,嗯,好像看着的是修罗鬼医???啧啧,真是命好挡不住啊,这修罗鬼医把什么都给包了,这下子,连鸣凤老太后都牵上了线。也不知是她身边哪个姑娘,真真是好命!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恐怕是乔青身后的无紫非杏,或者祈灵了。

        只有乔青如遭雷击,脸上的表情在一丝丝龟裂。

        望着那老太太和蔼的小视线,一眨不眨定在她身上,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呼啸着狂奔而过,不是她想的那样吧?不是吧,不是吧,一定不是的吧?乔青僵硬地转动视线,看宫无绝。

        这下老人家更满意了。

        瞧瞧这如胶似漆的,一时不含情脉脉的对上两眼都不行。凤太后笑的跟朵菊花一样,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三百六十度全无死角的将乔青打量了个几百遍,盼了多少年的孙媳妇总算是有了眉目,越看越是眉开眼笑。

        到了这会儿,任谁都看出端倪来了。

        貌似那孙媳妇,指的是……修、修罗鬼医?

        这情景不能说不诡异,鸣凤老太后笑眯眯看着一个男人,口中和蔼可亲连称孙媳妇,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颠覆的么?知情人士全部风化,不知情人士全部石化。

        宫琳琅以头抢地,已经预见了失望之后的老太太会一拐杖打断他的腿。

        陆家四暗卫对视一眼,得,直接去找绳子吧,自挂东南枝。

        无紫非杏惊骇着张大嘴,这老太太总不会知道了自家公子的秘密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了吧。

        邪中天险些掉了手里的扇子,靠,这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还是刚才一路上跟他打了个天昏地暗的黑山老妖婆么!

        宫无绝也对自家奶奶这笑给惊了一下,鸡皮疙瘩一茬一茬的起。

        他已经想到,宫琳琅和陆峰他们是肯定不敢说出事实的,估计只一路打着哈哈,让老太太只知道有个孙媳妇,完全不知道是男是女。甚至这孙媳妇的身份,也是刚才到达此处应该看了有一会儿了,见他和乔青关系密切,才认定了是乔青。至于其他的,一切不和谐因素心理强大的老太太都自动自觉的将其和谐了。

        比如,一身男装?

        ——那肯定就是女扮男装??!

        宫无绝抚着额头冥想片刻,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告诉老太太,媳是肯定的,不过不是媳妇,是媳夫呢?他无奈咳嗽了两声,走上去:“奶奶?!?br />
        哗——

        这一声奶奶,甚至比刚才造成的轰动更大。

        凤太后是什么人,哪怕真要认一个男人当媳妇,那又怎么样,谁敢置喙上半句??峙路堑桓?,还要可了劲儿的奉承着果然思想独特口味非同一般??墒枪蘧苌先ソ辛艘簧棠?,这说明了什么?

        三长老连连摇晃着脑袋:“老天,凤凤凤太后有几个孙子?”

        林寻苦笑一声:“还有几个,真是要吓死人??!”

        这话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今天的惊闻一个赛过一个,大燕玄王爷摇身一变,竟变成了鸣凤太子爷,这绝对是劲爆性的大新闻!可这会儿回过头来想一想,倒也不是没有端倪的。比如说,玄王爷的身份神秘,每年总要消失上那么一段时间,再比如说他的天赋,一个修为高深的玄气天才,若是没个背景,那还真是说不过去。

        如此想了想,震惊了片刻,众人也就张着嘴巴接受了这一事实。

        凤太后好像是这才看见了自家早被忘到了脑后的孙子,用一种不怎么亲生的目光瞥了一眼就过去了。重新看向自家孙媳妇立即言笑晏晏温柔可亲。一边看,一边施舍了旁边的孙子一句:“好小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宫无绝想,你一会儿的确是要惊上两下了。

        “还杵着,没见孙媳妇害羞了么?”老太太心疼的脸都皱起来了:“赶紧去哄哄,把孙媳妇给老人家带过来,要是吓跑了她老人家跟你没完!”

        修罗鬼医害羞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旱天雷轰隆一声劈在了每一个人的头顶。就那一拳一拳把玄云宗宗主生生揍死了的修罗鬼医?就那刚才眼看着他们混战摸着下巴在一边看好戏的修罗鬼医?就那和玄王爷狼狈为奸把整个大燕第一宗门给一锅端了的修罗鬼医?

        邪中天险些没咬着自己舌头。

        想了想那死丫头害羞的样子,赶紧摇着头晃掉脑中这辈子不可能出现的画面。

        宫无绝倒是没注意这个,他皱起了剑眉,还在寻思着,要是给你带过来,你一会儿一拐杖给老子敲死了,上哪再赔一个媳妇去。媳妇……这两个字在舌尖转了一圈儿,宫无绝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自家媳妇,当然得自己护着!

        “老人家还能吃了你媳妇不成!”

        凤太后一眼看穿他在想什么,瞬间虎了脸。抄起拐杖虎虎生风,一杠子就招呼了下去!

        在场的人齐刷刷呲了呲牙,这真是亲生的不?这一拐杖敲的可不轻,偏偏宫无绝没事儿人一样受了,连眉头都没皱上一下,明显是从小这么被打到大的。罗刹太子爷,能活这么大,不容易啊……

        众人正给宫无绝掬着心酸泪。

        “奶奶~”

        忽然一声软软糯糯的嗓音,甜到了人心里去,众人一愣看过去,那红衣少年笑吟吟走向凤太后,眼睛弯弯如月牙,怎一个乖巧了得?

        先发这些,后面写完发现思路不太对。

        明天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