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十四章

        宫无绝并非没看过春宫。

        以他的身份,鸣凤太子爷,早在弱冠之时便有专门的教习嬷嬷将这些送到过太子殿。自然了,那时候的春宫是男女之乐,再开放的国度也不会给未来继承人讲解断袖之风。他还记得那老嬷嬷将那本画工精致艳风入骨的册子给他时的情景——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没错,从头到尾淡定地翻完了册子,没有在心里留下一丁点痕迹。

        宫无绝想,这和他的心性有关。

        世人所知的罗刹太子爷,便是这么一个人,冷厉肃杀,不可捉摸。他从来自认定力过人。鸣凤上下,爱慕他的女子并非没有,哦不,应该说,多如牛毛。想要嫁入凤家的女子从大燕盛京开始排,能一直排到此地剑峰!

        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他却从未上过眼。

        怎么到了这里,换了乔青,就不一样了呢?

        每每把他气到头顶生烟黑脸跳脚炸毛暴走,在认识这混小子之前,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竟然有怎么多的情绪!

        啪——

        一声巨响,宫无绝被烫了一样丢开书,拧着眉毛瞪着这本画工粗劣到连眉目都看不清却引起了他心里巨大惊骇的破书,神色却是如临大敌。

        该死的,这都是些什么见鬼的东西!

        他不是没见过男人,贵族圈子里喜好男风的一抓一大把。男人跟男人的那码子事儿,他真的一丁点儿的兴趣都没有。尤其看着青楼楚馆里那些楚楚可怜的俊美小倌,他的感觉向来只有四个字——嗤之以鼻。所以到了如今,到了翻开这书第一页的时候,他才第一次知道……是这么做?

        心里像是堵了个什么,眉毛已经要拧成个疙瘩。

        忍住了一道玄气将这书震成碎片的冲动,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再一次地翻了开。

        宫无绝苦笑了一声,什么时候开始,他竟要秉烛研究这种东西!不过,他冷哼一声,这身穿蟒袍的人,身材画的这么差?还有那小子,腰有这么软?回想起乔家坑洞里两人交叠的那时候,身下的身躯确是在韧性中带着几分柔软……

        宫无绝闭上眼,抛掉脑中让人喷血的绮念,偏偏越是如此,越是清晰。

        翻页。

        他站起身,臆测了一番乔青和他的高度,那小子身材纤细而颀长,正好到他下巴的位置。唔,身高比例搭的刚刚好。

        翻页。

        “这个姿势……貌似不赖?!?br />
        翻页。

        “唔,这个也不错?!?br />
        翻页。

        “马背……”

        他咳嗽一声,鹰眸微微眯着,从前视若洪水猛兽般抵触的东西,这么看下来倒也不至于那么让人不能接受。宫无绝自然知道,可以接受的原因还是出于上面的两个主角身份。他咂着嘴巴想象着马背上的情景,马蹄烈,狂风拂,沙尘卷,他和乔青同时于一匹马上起起伏伏……

        等量代换什么的真心要不得!

        宫无绝端起手边的茶盏,咕咚咕咚灌下一杯冷了的茶水,随着吞咽喉结跟着上下滚动。偏偏这冰冷落到腹里,却像是变成了一团火气,聚积着非但没有消散的趋势,反倒愈演愈烈。心跳加速,喉咙干渴,耳朵尖儿滚烫滚烫……宫无绝哭笑不得,他从来没想到过,引以为傲的定力竟在这么一本破书之下化为乌有,给了他快准狠的一巴掌。

        这已经不是丢脸能形容的了。

        什么淡定什么深沉什么心如止水都去他妈的!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nbsp;一口钢牙狠狠地磨了磨,嘎吱嘎吱的声音回荡在静悄悄的房间里。胸腔里不断跳动的心房,一下一下,他简直怀疑这声音连睡在隔壁的乔青都能听见。从认识那混小子开始,他的喜怒哀乐便被牵动影响着,他一直就不明白了,那乔青到底有什么好?缺点比优点甩出去九条街,欠虐也不是这么欠的。

        到了这会儿,在这一腔野火简直要烧疯了他的一刻,真是不明白都不行了。

        ——千金难买心头好。

        她无赖无耻,阴险狡诈,一肚子坏水儿,脸皮比城墙还厚。偏偏还就是她了。这么一个混小子,他宫无绝就是欠的好这一口,差一点儿都不行!

        静极的夜,宫无绝捧着这本春宫图,忽然笑了。

        他忍着浑身上下的冲动,正准备去翻下一页——

        下一页,没了。

        才刚刚渐入佳境看到兴起的男人瞬间黑了脸,不信邪地瞪着这马背上的最后一页,像是要把这本书给射个对穿。从头到尾,他一直以为后面会有其他的内容,这会儿才算是明白了过来。宫无绝冷笑着,好小子,从头到尾老子都是被睡的那个?!

        他轻轻把书一丢,起身,走到床上向后一倒,闭着眼睛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本书算是让他充分认识了男男之间的那档子事儿,方才才明了了这些,明了了自己的心意。这下好,又来了新的问题。

        他宫无绝好的就是乔青这一口,可是很明显,让乔青这样的人被他睡?这可能么?让他被乔青睡……宫无绝唇线紧抿,下意识的不愿意考虑这个问题。他闭着眼睛双臂枕着头,随手扯过客栈的毯子盖在了身上。

        月光朦胧,带着寒气清冷的洒在这小小的房间里。

        映照在薄毯下的男人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微皱的眉峰,紧抿的唇线,和身体正中往下支起的帐篷上……

        *

        “你昨晚没睡好?”

        清早的天,依旧是冷,清平县上还没什么人。乔青缩在大裘毛茸茸的领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上上下下地瞄着宫无绝。青黑的两个眼圈极端的明显,终于忍不住了凑上前。一路沉默寡言的男人却像是被踩了尾巴:“没有!”

        乔青眨眨眼,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又摆出一副她欠了银子的德行。好吧,她倒是的确以他的名义坑蒙拐骗了不少的银子,这人却不像是会将这黄白之物上心的人。难道这人也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她自然不知道,经过了昨夜的好奇、接受、沉迷、打击,和最终翻来覆去始终纠结挣扎在“谁上谁下谁睡谁”的问题上始终睡不着的男人,这会儿绝对是伤不起的。于是乔青自认为这人今天心情不好,躲的远些才是王道。摸摸鼻子,自己先蹦跶着走远了。

        宫无绝瞪着她潇洒的背影,越发的心里积了一团火。

        偏偏问他在气什么,连他也说不清楚。

        他不愿意给这小子睡,难道这小子就愿意么?若是用强的……宫无绝瞬间扫掉心里冒出的这个想法,先不说以乔青的傲气一旦如此从今以后她和他必将水火不容,这不是他的本意。就说他自己,他的骄傲也绝不允许,他宫无绝什么时候要靠用强来得到一个人了?

        思考了一整晚的问题,直到此刻,又变成了死结。

        宫无绝不再想,这些还不是如今最紧要的事。

        挂着两个青黑的眼圈,他烦躁地跟上去。

        剑峰之下,正事之下,两人都摒弃了心里的想法。乔青深吸一口气,阴凉的空气灌入肺腑,冷的浑身都一哆嗦,倒也清醒了不少。她扭头:“你罩得住老子哦?”

        宫无绝打了个愣神,乔青缩在厚厚的大裘里,柔软的毛领衬在冻的嫣红的颊边,这么斜着眼睛瞟着他,睫毛簇簇溅起细碎细碎的光华。一句“你罩得住老子哦?”跐溜一声,就钻进他耳朵里了,挠的心尖儿都痒痒的。

        乔青却哈哈大笑,不再多说,在溜光水滑的冰壁上一踏,轻身而上……

        宫无绝为方才那句,微扬了唇角,像是这阴冷之极的鬼天气,都暖了起来。他紧跟而上,后发先至快过乔青一步,在前探路。

        这次上峰,只有他们两个人,经过昨天的那一试,就连差一步迈入紫玄的囚狼都上不去峰顶,带着其他人也不过是徒劳。正好祈风未醒,有囚狼守着兰萧和祈灵那半瓶子咣当的玄气,也算安全。

        两人腾空在半空中,以冰壁为支撑点,一段一踩,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这空气中的阴冷,越是往上,越是受不得。乔青的头发上已经结出了冰碴,像是每呼出一口气便瞬间成冰,连身体里的玄气都有渐渐凝固的态势。她不敢分心,到了这大燕第一险峰,一旦有丝毫差漏,便是粉身碎骨的结局!迷雾渐渐变浓,眼前的一切几乎看不清晰,好在这峰直来直去,凭着感觉倒也不至于迷了路。

        不断朝上……

        不断朝上……

        过去了不知有多久,就在乔青险些支撑不住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的时候,终于,先她一步的宫无绝,衣袂摩擦的声音一顿,倒是一声轻响,像是踏在了什么上。乔青立即会意,纵身向斜上方一跃,脚下踩到了实落落的地面。她微一踉跄,被宫无绝一把接住。

        两手相碰,尽是冰的骇人!

        四面八方的空气中侵袭来的寒意,几乎要钻入了骨头里,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冷”。阴寒的风刮在脸上,已经麻木到不知道了疼。宫无绝攥着她的手,眼前一片迷蒙,一切都被白雾所遮挡,能见度几乎为零,每踏一步,都有踩空的危险。

        乔青拉他一下:“先在原地休息一下?!?br />
        宫无绝点点头,连他都险些吃不消,更不用说乔青。在这等自然之力下,即便是紫玄,也显得那么渺小。想到乔青看不见,他“嗯”了一声。

        两人原地休息片刻,恢复了一部分体力,却越发阴冷到四肢百骸都僵硬。这峰垂上垂下,因为极高,所以显得形状颀长,其实覆盖的面积却是极大的。单单这峰顶,乔青感应了一下,极大,探测不到边缘。她一顿,耳尖微动:“听见没,风声到了中间,好像……”

        “气流是垂直的!”

        “也就是说,中间可能有一部分是镂空凹陷下去的?!彼鬼妓髯?,片刻后道:“宫无绝,谢了?!?br />
        宫无绝一怔,随即冻的泛白的唇微扯了扯。笑声很淡,轻轻闷在耳侧,他不知道乔青听见没有,只拉起她冰凉的手,稳稳地攥在自己同样冷的掌心:“别松开,先去找九叶鸩兰?!?br />
        “唔?!?br />
        乔青也没想松开,拉个小手算什么,尤其是现在非常时刻,什么都看不清,这峰顶又不知会有什么样的?;?。两人这么走才是最好的选择。她自然看不见宫无绝越发弯起的嘴角,只觉这人的手心越来越热,沿着指尖一直暖到心肺里去。宫无绝越发的扬了唇,走在她前面一些,替她挡住凛冽的寒风:“你对你二伯倒是好,这等一不小心便会送命的事儿……”

        乔青撇撇嘴,心说你不就是拐着弯儿骂老子养不熟的白眼狼么。那也得看是谁:“你对老子也挺好,这种一不小心就送命的事儿?!?br />
        宫无绝一噎,真是一点儿亏都吃不得!

        懒得跟她计较:“除去九叶鸩兰,还差哪几样?”

        “大抵的都找的差不多了,半夏谷也不是吃素的。不过翼州大陆这么大,剩下一样缺始终不得?!?br />
        “唔?”

        他随口问,乔青也随口答:“冰蟾涎?!?br />
        宫无绝步子一窒,随后接上,好像刚才的停滞只是乔青的一个错觉。

        她也没在意,冰蟾涎她查了这么久,整整十年的时间,整个半夏谷都在帮忙找,却始终没有音讯。若是就宫无绝的手里,那也太巧了些。她专心感应着四周的情况,只说那九叶鸩兰长在西南至高至阴处,到底在不在这见鬼的剑峰还另说。尤其是这剑峰顶,莫说是不知开在哪里的一朵小花,若是宫无绝没拉着他,根本在这能见度下连他在哪个方向都辨不清。

        两人不知走了有多久,脚下越来越阴,每迈出一步都重若千斤。

        随着日头升空,眼前的迷雾稍稍散开了些,总算能将宫无绝看个清楚。那垂直流动的风离着也更近了,像是临近了这峰顶的正中。

        宫无绝忽然停了下来。

        乔青挑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前方三步远便没了路。乔青倒是一愣,若是从前,她必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三步远,浅浅的迷雾之下她不可能没发现。此时却放松了警惕,因为什么?她抬头看宫无绝,匪夷所思地咂了咂嘴,竟然信任到这种程度了?

        宫无绝没注意她在想什么。

        他专注地望着前面,眉峰微微皱起:“总有个不好的预感?!?br />
        “你是掐指一算,还是日观天象?”

        乔青靠进那悬崖一点,想必这里正是刚才说的那凹陷了??ㄔ谡饨7逯?,未必有通往外面的路。幽深的一条,山壁同方才一样,浸了一层薄薄的冰层,像是镜面倒影着头顶的天空,淡淡一抹金色。再往下,几乎就看不见了,恐怕亦是深不见底……

        幸亏此时迷雾散了些,若是之前,说不得两人一不小心便会落下去:“这峰顶没有人,咱们俩都是可以确定的,嗯,连活物都没有。那么剩下的,凭你的能力,除非是我想不开要跟你拼命。老子闲着没事儿自然不会挥着大刀砍死同伴,唔,要是你兽性一起对老子干点儿什么,那也说不准……别瞪了,我说的是实话。所以,你哪来的不祥预感?”

        语气貌似轻松,实则和宫无绝一样,到了这个等级,有些危险的确是可以预感到的。

        越是往这中间里来,心里就越发的沉,尤其是站在此处。

        宫无绝也明白她的意思,到了这个时候,总归是不可能回去的,有危险,也得硬闯!倒不如放松心情,大不了也不过是死在一起!剑眉一挑,貌似觉得这结果也不算太坏:“保不准真跟你说的,我兽性一起?!?br />
        宫无绝似笑非笑地睨她。

        乔青翻个白眼,这男人今天没下限:“老子大把的好日子!等你有危险了,我肯定掉头就跑!等等——那是什么?”

        纤白的指尖一指。

        宫无绝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站在崖边,这幽深的悬崖内也被迷雾遮了视线,却能隐约看见一个影子。极小的一点蓝影,像是卡在冰壁的缝隙里。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九叶鸩兰!”

        乔青将包袱递给宫无绝,他却拦住,一把塞回她怀里:“我去?!?br />
        说罢,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猛然纵身跃了下去。

        乔青本想着那九叶鸩兰离着峰顶不算远,当心一些应该出不了太大的问题,再说人都跳下去了,她拦也拦不住。目光却倏地一凝。心底那一直存在的浅浅预感从未像此刻这么盛!她陡然厉喝:

        “小心!”

        随着这嗓音落下,宫无绝的一只脚也点在了冰壁上。像是触动了什么一般,整个剑峰上一声炸响,轰——声音之大,在空荡的峰顶绵绵回荡,一股热浪疯狂的扑上来,带起一片一片的细小碎石和冰砾。一阵一阵的轰隆声传来……轰天雷!乔青双目黑如夜,其中一点幽金如芒,绽着骇人的气势!是她炸的玄天毛都秃了的轰天雷!

        整个剑峰仿若地动山摇。

        更大的一波火浪轰然冲上天际。

        乔青被这股巨大的浪扑的向后一仰,仰后的一刻,眼睁睁看着那抹黑色的人影落了下去……

        对于宫无绝落崖事件,采访一下另外几位童鞋。

        冷夏:我想到北燕皇陵底下。

        战北烈: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摸下巴,老子可是第一次吃到了肉??!

        花姑娘:奴家才不会告诉乃们孤男寡女神马的最有爱了~

        拓跋戎:摊手,老子的注意力只在谁上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