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十一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十一章

        宫无绝眉毛一皱,忽视掉他听不懂的内容,大步走上前。

        这步子真的很大,腿长的男人三两步站在了乔青的面前?;忱锉ё鸥鎏逯夭磺岬钠矸?,乔青微弯着腰,仰起头看向被火焰和黑夜映的一红一暗的俊颜。一双鹰眸中映照着两簇火光,越烧越旺,从一点,至一面,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

        乔青悄悄后退一步。

        身后无紫非杏扶着晕倒的祈灵迅速蹦开。她磨了磨牙,很好,后路没了:“好巧啊,咳,你也在……”

        话没说完,手中一空,祈风已经被某个臭着脸的男人给抢了去。宫无绝随手一丢,可怜的伤员就这么飞进陆言的怀里。他看着乔青,这目光让她浑身上下不自在,直觉今天的宫无绝有点儿古怪。

        正要说点什么打破这僵局,已经猛然落入了一个怀抱!

        嘶——

        男男女女的抽气声中,乔青被抱懵了。

        眼前火光明灭,耳边噼啪作响,四周抽气连连。乔青眨眨眼,背后的手臂结实有力,萦绕在她身边的是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她不由想起了宫无绝的那间卧房,两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促膝长谈的情景。那个时候,闻到的就是这么一种味道,一种十分清淡的沉松香,不刻意,若有若无,很好闻。

        乔青又眨了眨眼。

        她看见围观群众指指点点,大声高呼“世风日下”;看见兰萧张大了嘴巴,唧唧歪歪着“非礼勿视”;看见陆言崩溃的捶着祈风,咕咕哝哝什么“男妃”;看见晚上驾车的陆非一个高蹦起来:“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她想跟陆言说一声,再捶下去那哥们估计就得玩完,还想着不知道身后的无紫非杏是个什么反应,又想了想今天晚上的那架马车果然是宫无绝的啊,最后想起晚上去的那几条花街,这晖城才是真正的世风日下好么?两个男人抱抱算什么……

        靠!

        乔青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她被人抱了?她被宫无绝抱了?她被宫无绝招呼都不打一声强抱了?!

        乔青瞬间炸毛。

        宫无绝立即放开了她。

        这一抱,只是一瞬,乔青的脑子里反应了这么多,其实也不过是个眨眼的时间。她蓄积了满满的玄气准备推开宫无绝的手就这么晾在了半空,有一种一拳出去打在了棉花上的悲催感。而刚才抱了她的男人已经负手站在她前方一步之外,嘴角一勾,淡定而友好:“好久不见?!?br />
        乔青再一次懵了。

        对面的哥们这等淡定寻常的表情,不能不让她开始反省——难道只是她想的比较邪恶,其实宫无绝只是给她一个久别重逢的问候式拥抱?

        乔青狐疑的瞅着宫无绝,脑子里邪恶和纯洁开始天人交战,如有万马奔腾呼啸而过。

        宫无绝依旧站在她对面,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背在身后的手抖的跟筛子一样。天知道他现在有多不淡定,天知道他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天知道他刚才看着乔青抱着个男人飞出来,简直要被火气给烧着了,天知道怎么就一把抢走了她怀里的男人,天知道怎么会忽然去抱了她一下……无数个天知道!

        他现在的感觉是窃喜和慌乱一半一半,像是自己小心掖着的秘密全数暴露在了人前,全数暴露在了还不确定要怎么面对的那个人眼前。却又为这个意外的暴露而欢欣鼓舞,这样也好,眼前的是他认定的事儿,是他认定的人。

        宫无绝死死绷住自己的表情:“走吧,找个客栈住下?!?br />
        乔青点点头,春晖客栈就这么化为了灰烬,的确是要先找个地方住下再说。不过……和他一起找个客栈住下?她还没忘了自己这一路上都干了什么,这哥们今天反常的很,非但没如她所想暴跳如雷,甚至只在一开始摆了个臭脸之外,此时的心情貌似很好?

        乔青越看越是觉得,宫无绝那嘴角几乎就要绷不住的朝上咧开了……

        她咳嗽一声:“嗯,那……”我不打扰你找客栈了。

        “好,那就一起住吧?!?br />
        宫无绝想当然地截住她的话,转身大步朝着前方走去,背在身后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到身前,继续抖……

        乔青自然是不知道的,她望着已经走远的男人说一不二的背影,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幻觉了,这哥们真的抱了她一下?还抱完了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回头看向无紫非杏,两人此时正呆呆的望着她,瞳孔没有焦距。

        乔青点头,确定了。

        再环视一周,见四周陆言等人的表情如丧考妣,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老子被你们家主子吃了豆腐,你们崩溃个屁!

        乔青甩着手大步跟了上去……

        后面无紫非杏晕晕乎乎跟了上去……

        再后面兰萧红着脸碎碎念跟了上去……

        最后面陆言陆非如鬼附身飘着跟了上去……

        一行人就这么到达了另一间客栈,因为春晖客栈的事故,此时晖城中大部分的客栈都已经客满,只剩下了四间房。房间里,祈风平躺在床上,乔青探着他的脉象,一边宫无绝等人或坐或站地等着。祈灵刚才被她打昏了,这会儿已经醒了过来,坐在床边焦急着不敢说话打扰。

        片刻后,乔青收回手。

        祈灵立即抓上她的胳膊:“吴珏哥哥,大哥怎么样?”

        “噗——”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处于神游中的陆非,终于被这称呼给惊的回了神。瞪大了眼看乔青:“你你你……你就是冒充……”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见了自家主子淡定的不能再淡定的神色,很明显,一早就知道。再看陆言,亦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闹了半天,就只有他傻不拉几的?

        陆非总算是明白了当时喊着要把人吊起来打的时候,自家主子那意味深长的一眼一眼又一眼。

        他打个哆嗦,缩着脖子又坐了回去。

        乔青没理陆非,而是揽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丫头,轻拍她的脑瓜:“没事,别哭了,等我给他解了毒,休息个几日便又能凶巴巴的吼你了?!?br />
        祈灵把眼泪擦在她肩头:“真的?”

        “你吴……咳,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祈灵用力的点点头,无紫非杏和兰萧一齐捂住脸,你这一路上,可把这丫头骗的团团转。乔青瞪三人一眼,摸着祈灵的头:“先去休息,明天早晨起来,你大哥就没事了?!?br />
        她又哄了小丫头几句,才让无紫和非杏将依依不舍的祈灵送去了另一个房间。

        待三人走了,宫无绝才开口:“有麻烦?”

        乔青看他一眼,这男人总能第一时间知道她的意思。的确有点棘手,不然也不会把祈灵先给忽悠出去,若是这丫头在,又要吓到了。宫无绝勾唇一笑,执起个茶盏啜了口茶:“你对这丫头倒是好?!?br />
        乔青没从这句话中听出什么,陆言却听出了浓浓的醋意。

        陆言捂着想剁了的耳朵,闭眼默念:“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乔青懒得搭理这古里古怪的主仆三人,从这次见了面,陆言就神神经经的,陆非她之前没见过,不予评论,宫无绝则行为古怪,她还没忘了刚才那让人不理解的一抱。宫无绝却在她的不言不语中沉下了脸,难道乔青那时怀念的女人,就是这个丫头?

        宫无绝开始警惕,又有些无力。

        他设想过站在乔青身边的男人女人,无数种可能,无数种类型,像祈灵这种天真直率的可爱姑娘,他不是没想过??伤乱馐兜幕幼咭磺心院V心苷驹谇乔嗌肀叩娜?。此时此刻,这么清晰的有一个小丫头出现了,不容他无视不容他自欺欺人的出现了,宫无绝的战斗因子瞬间被刺激觉醒!

        他,宫无绝,鸣凤太子,紫玄高手,这么多的背景这么多的荣耀光环,从没想到会有一天,要跟一个小姑娘抢人……

        ——抢一个男人。

        宫无绝看了乔青一眼,又看了乔青一眼,怎么都看不明白这小子有什么地方值得他这么干。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什么毒?”

        乔青被他看的发毛:“这毒我没见过?!?br />
        “什么意思?”

        说到正事,宫无绝放下了心里的万端想法。他的诧异是有根据的,她“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没见过,绝对不是真的“见”,应该是连听都没听过的一种稀有的毒。而乔青的医术,这不用说了,如果连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毒,那未免太过稀奇。

        床上昏迷不醒的祈风看上去仿佛只是睡着了,连脉象都只是变的平稳缓慢,像是一种让人在睡梦中死去的毒。乔青摇摇头:“若是解,我有办法。但是我没见过这毒,不知解毒之后会不会有其他的变化?!?br />
        “先解了再说,迟恐生变?!?br />
        宫无绝缓缓啜下一口茶,他和祈风虽没交情,却也不免唏嘘。一个天赋极高的紫玄高手,竟然神不知鬼不觉被下了毒,险些要烧死在客栈里。而这个毒,连修罗鬼医都说没见过,什么人有这样的能耐,或者说,什么样的势力?

        乔青也是这个意思,她伸手去解祈风的衣衫。

        喝进嘴里的茶咕咚一声吞下去:“你干嘛?”

        乔青不抬头,三两下把祈风的外衣剥了个干净,那娴熟的速度让宫无绝的眉峰狠狠皱起,她经常去扒人家衣服?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乔青和某个男人或者女人在床上的情景……

        不怪他想的多,不论是乔家九公子,还是修罗鬼医,那男女通吃的风评之差,真正让宫无绝头疼了这一整月。宫无绝捏着茶盏,听她随口解释:“金针刺穴,将毒逼出来?!?br />
        宫无绝点点头。

        他不是没见识的人,更不是会因为酸气而耽误正事的人。所以他绷住要冲上前将乔青那爪子给剁了的冲动,让自己的屁股牢牢的坐在椅子里,以一双锐利似剑的眸子盯着已经被乔青剥去了里衣的祈风,那凶悍程度简直要将昏迷的伤员射个对穿。

        陆言捂脸,吃完了女人的醋,改吃男人的醋,爷,最近物价可贵啊……

        宫无绝扫过他一眼:“你和陆非一个房间,去吧?!?br />
        陆言扯着陆非立即遁了。

        陪着主子从鸣凤出来,等到回去的时候给老太太带去个男妃。陆言一想起来后面的各种可能性,心肝就一颤一颤的?;ぶ鞑涣Π?,竟然让主子误入歧途,两人现在一边想着怎么跟老太太交代,一边想着有没有可能直接跑路不用回去交代。最后的结论就是:直接自挂东南枝吧……

        陆言陆非溜的仿佛被鬼追。乔青转头狐疑的瞄了一眼,手下不停,终于剥光了祈风的上身。一低头,笑眯眯吹了声口哨,这男人身材不错,看着并不健壮却很有料,肌理分明的上身蕴含着力量。正准备伸手戳戳,伸到一半的手指立即被人一把拍下来。

        “啪!”

        她疼的吸气,呲牙咧嘴的抬头,便见不知什么时候以光的速度冲到自己身边的宫无绝,沉着脸咬牙:“动手动脚的什么毛病?!?br />
        乔青狠狠斜他——你他妈刚才抱老子的时候怎么不说!

        宫无绝气的脑仁儿疼,那能一样么!不过通过今天,他也算明白了一件事,当日送回鸣凤的大婚回信算是送对了。就看这招蜂引蝶的小子,这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没看着她,身边已经又多出来了一男一女。先下手为强,宫无绝为自己的决定深深庆幸着,又一面深深的郁闷着。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混小子!

        心里火气直蹿,面上看不出分毫:“快些吧,夜深了?!?br />
        乔青眸色一顿,察觉出一点端倪。她盯着宫无绝半天,随即垂下了眼睛,取出针,在身边的男人看似悠然闲散不过是旁观,实则如探照灯一般刷刷放光的监视目光下,凝目开始下针。

        房间内一时没人说话,只有兰萧瞪大了眼睛瞧着,明晃晃的针尖儿每扎一下,兰萧就白着脸哆嗦一下。

        乔青翻个白眼,这二货。

        她下针的速度很快,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仿佛那些深藏于体内的穴位早已一一呈现在眼前。黑眸望着祈风赤裸的身体,此时也失了玩笑的神色,从宫无绝的角度看下去,侧脸认真而专注,于烛火下莹莹如玉。两鬓落下几缕碎发,在宫无绝的眼里荡来荡去,荡来荡去,荡的他心里也跟着痒……

        他咳嗽一声,帮乔青把碎发别到耳后。

        乔青一哆嗦,扎歪了……

        抬起头恶狠狠瞪一眼宫无绝,却没换来任何怒目而视,反倒这男人好脾气的微微一笑,转过了脸看窗外。

        乔青刚才发现的小端倪又呼呼的往上升,她僵硬着手扎下最后一针,在这诡异的气氛下终于等到了祈风吐出一口黑血。他并未醒,吐出血后又昏了过去,乔青把完脉,确定毒已解,却不能肯定他什么时候会醒。迅速收拾好针匣,抱着匣子就往门外冲。

        宫无绝脸一黑,望着已经打开门逃也似的准备跑路少年,脚下一动,便拦在了门前。

        “上哪?”

        乔青抓头:“去睡觉?!?br />
        剑眉一挑,宫无绝“嗯”了一声:“去吧?!?br />
        难道是自己误会了?乔青不再多说抱着匣子飞速冲进了无紫和非杏的房间,开门,关门,消失不见。宫无绝望着已经空荡荡的走廊,心里缺失了一块儿的郁闷,沉如水的脸片刻后恢复如初。早在之前便想到了不是么,她有这反应,也属正常。

        宫无绝转头看兰萧。

        兰萧被盯得心里都要长草,忽然悟了:“我和祈公子住一屋?!?br />
        孺子可教。宫无绝很满意,转身带上房门,去了剩下的唯一一个空房间。坐在客栈硬邦邦的床板上,抿如直线的唇角一弯,唔,坐等乔青。

        “公子,你怎么来了?”

        非杏走上来。祈灵已经睡了,不大的房间里连着两张床铺,小丫头侧身朝内睡的很熟,无紫刚刚上床。乔青拉着非杏坐下,顾忌到祈灵说话的声音很小,以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纠结神色问:“你家公子是不是很帅?”

        “……”

        非杏的表情,只能用苦逼来形容:“公子,你给祈公子扎完了针,大半夜不睡觉来问奴婢你是不是很帅?”

        乔青更苦逼:“我觉得宫无绝看上老子了?!?br />
        非杏不能理解,公子这神的想法是怎么来的:“公子,你会不会想太……”

        话到一半,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今天那一抱。公子被玄王爷抱在怀里,并未看见玄王爷的神色,她和无紫站在公子身后,可看了个清楚。那表情咋说呢?紧皱的眉,紧抿的唇,惊直的眼,如果无限放大之后,可不可以说是——震惊?像是被自己的行为给吓了一跳。荡漾?带着点飘飘然的春意。

        非杏惊悚的将两人这段时间过了一遍,从公子和玄王爷认识开始……那一板砖拍过去,后来玄王爷却没再找麻烦。再到公子和玄王爷这一路若有若无的合作关系,那一琴一曲的天衣无缝。一直想到篡位当夜玄王爷为公子挡下的那一掌……还有后来,玄王府的六日,今日重逢后的拥抱……

        非杏张大嘴巴。

        乔青捂脸:“完蛋,有人看上老子了!”

        “公子,玄王爷不错??!你看啊,他身份高,背影硬,玄气精,天赋好,长的更不用说了,至今为止,奴婢还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人!最重要的是,难为他不计较你是个男人,也不计较你名声差,还不计较你性子蔫儿坏!嗯,还有脾气暴躁,行事卑鄙,为人无耻,嚣张又记仇,贪财又懒散,仇家多如牛毛……”

        非杏扒拉着手指数下去,一双手快要不够用了。

        每数上一条,乔青的脸就黑上一层,到了最后,已经开始嘎吱嘎吱磨利牙:“你是谁家的丫头!”

        非杏捂着嘴,忍不住笑趴在桌子上。俏皮的朝她眨眨眼:“公子,这么一数,你说那玄王爷看上你哪一点了呢,这不找虐么……”

        乔青郁闷的抓抓头发,不过非杏说的都是事实,宫无绝不至于这么傻吧?尤其她还是个男人扮相,如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果宫无绝喜欢的是男人,那她肯定不合格的??扇绻蘧幌不赌腥恕乔嗝畔掳湍植幻靼琢?,到底看上她什么了?这么一想,她反倒犹疑了:“老子搞错了?”

        非杏抿着嘴巴笑,搞错了?那倒未必。

        反正公子这么多缺点,在她眼里都是好的,不止她,无紫项七洛四乃至整个半夏谷,谁会觉得自家公子不好?脾气坏?公子有这资本。卑鄙无耻?那是对外人。真正让她放在心里的人,谁不以此而自豪?公子智计过人,风华无双,玄王爷看不上,那才是他眼睛瞎了呢!

        不过这些她是坚决不会说出来的:“公子,你直接去问问嘛?!?br />
        乔青咂着嘴巴望天:“问问?”

        怎么问,直接把宫无绝给逮起来,喂,你是不是看上老子了?那要是宫无绝说不是,靠,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望着非杏戏谑的目光,乔青深深觉得来找这丫头是个天大的错误。

        站起身,游荡出房间:“对了,大白去了哪里?”

        非杏一愣:“没瞧见,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br />
        乔青也没再多想,那肥猫的不同寻常她知晓的可不是一点两点,第一,与人交流,第二,智商其高,第三,剧毒不侵,第四,凶兽惊惧?!八挡蛔寄呛蒙姆拭ㄈス淝嗦チ恕?br />
        非杏噗嗤一笑:“还真是说不准,公子,你睡哪个房?”

        “我和兰萧一个房?!?br />
        乔青关上非杏的房门,推开对面下意识认为是兰萧的房间,一进门,懵了。

        这间房比起非杏那间,要小上不少,像是一间单人客房。也就是说,只有一张床。而此时此刻,这张床上,宫无绝正抱着手臂倚墙坐着,束着的发已经落了下来,随意散着。像是等了她良久良久,鹰眸闭阖,似睡着了。房内未点灯。

        乔青正要进门的腿拐了个弯就要往外走。

        “回来了?”

        又拐回来:“咳咳,嗯?!?br />
        宫无绝睁开眼,锐利的眸在黑暗中清晰又亮,语调很自然:“夜深了,睡吧?!?br />
        乔青没多说,自己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表现出来让人看笑话就丢脸了。她大步走上床榻,虽然不是第一次和宫无绝同床共枕,但是此床非彼床,和当日那张足容三个人打滚的大床全然不同。单人小床,宫无绝一个人的身体都占去了三分之二。她将宫无绝往里挤了挤,他却道:“你睡里面?!?br />
        很自觉的挪了出来,侧身躺着。

        乔青爬上床,黑暗中和宫无绝并排躺着,两人皆是侧身,她朝墙壁,宫无绝朝她后脑勺。

        这一晚,却没有了上次的淡定。两人的呼吸都不绵长,都没睡,却都克制着不动不翻身。这气氛不能说不尴尬,带着点若有似无的暧昧,乔青一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来,她开声打破:“我今晚去青楼之前看见辆马车,没想到这么巧,还真是你?!?br />
        宫无绝只抓住了两个字:“青楼?”

        嗓音极其危险。呼吸喷吐在乔青的后颈,让她周身起了一阵细小颗粒:“你往外点,挤死老子了!”

        宫无绝不动,重复:“青楼?”

        “对,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当日去乔家的人里除去玄云宗,你可知还有谁?”乔青将今天的发现一股脑的说出来,连带着她的猜测。宫无绝压下心底关于青楼这两个字的不爽,不可否认,刚刚一瞬他又联想出了无数的画面。沉默半响,他像是在思考:“十年之前,我还没来大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另外的一个势力,和另外的一个人,绝对不是普通的角色。你可以将玄云宗比作大燕的地头蛇,而来找你娘的那些人,定然身份在玄云宗之上?!?br />
        乔青点头:“那蛇形纹身,你也不知道?”

        “关于大陆各方的势力,这个可以问陆朝,鸣凤有专门的组织来记录和调查这些,我明天修书一封回去。不过,关于那青楼,我建议你在祈风醒来之前,都不要去探?!?br />
        乔青也是这么想,之前还想着找个机会再去探上一探。但是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有人引着她去发现,那么不去反倒是最好的选择,不知那人是何种心思,他设局,也要看她入不入这局。如今项七洛四的事儿还没解决,玄云宗一茬,再牵出另一茬,并不是个好的选择。而祈风的中毒,火烧客栈,都很有可能和那蛇形纹身的男人有关,他也一定知道点什么。

        “你什么时候走?”

        宫无绝眯起眼:“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br />
        乔青翻个白眼:“咱们不顺路。老子让人盯上了,你先走,总好过一块儿入套?!?br />
        “我正准备往剑峰去?!?br />
        乔青挑眉:“剑峰?”

        “唔?!?br />
        宫无绝自然不会说,他在从盛京出发之时,便去乔府问过了。听乔伯岚所透露的是,乔青要去剑峰为乔伯庸取九叶鸩兰。他不说,乔青却猜到了:“田宣曾说,剑峰之前有极多玄云宗的人出没。山上恐有埋伏?!?br />
        言外之意,剑峰危险。

        宫无绝笑笑,她是在为他担心?这想法刚一起,就被他掐灭,这小子,怎么可能:“无妨,正好顺路?!?br />
        顺个屁??!你明明是去玄云宗,往剑峰去还要拐上一个弯。乔青艰难地翻个身,和宫无绝面对面,黑暗中他的眼睛望着自己,极亮。到了这个时候,乔青再一次觉得并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好歹是个现代人,又并不是冷夏那样的素食主义者,即便两辈子没喜欢过什么人,可声色犬马也看了不少。问题就出在这里,她还没有要在这里跟一个人怎么样的打算。

        乔青有点不自然的咳嗽了声:“喂,宫无绝,你喜欢男人?”

        如果他喜欢的是男人,那么正好,她是女人。她的记忆里并没有叶落雪为何让她女扮男装的原因,幼时的“乔青”也并没有问过。她只知道,从乔青一出生开始,叶落雪和乔伯渊便将她当做儿子养。对于那对对家主之位没有觊觎之心,对儿子女儿都一样疼爱的夫妻来说,只能说明,她的性别中也许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也是乔青十年来没有显出自己身份的原因。

        这种未知的危险,在她没有完全的自保能力之前,没必要去轻易打破。

        乔青的脑子里转了这么多,宫无绝只黑了脸,暗暗磨着牙。什么叫他喜欢男人,鬼才喜欢男人!深呼吸一口气,不愿在这个还算融洽的气氛里互掐,他道:“我下午的时候见祈风出去了,照你说的,他应该是有事不想让祈灵知道,单独去办。这些等他醒了一切都能揭晓?!?br />
        乔青摸摸鼻子,得,果然自作多情了。她相信宫无绝知道她问出这个,后面跟着的是什么。既然宫无绝没笑话她,她更是没必要再提:“可惜不知他何时能醒?!?br />
        宫无绝盯着她眯起了眼睛,他自然知道,这小子后面的一句便是问他“你不会看上老子了吧”。宫无绝眸色一暗,甚至都想到了她可能的回答。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下意识的回避这个问题。

        “你很关心祈风?”

        “算不上,我和他萍水相逢,比较起来我更关心那蛇形纹身。倒是祈灵那丫头,坦诚直率,没有心机,很招人喜欢?!?br />
        乔青点点头,随口应着。宫无绝将“喜欢”这两个字在舌尖重复了一下,随后闭上了眼睛,沉默着不说话。就在乔青等的快要长蜘蛛网觉得这人可能困了准备睡觉的时候。宫无绝忽然睁开了眼。

        乔青正打了个哈欠,被这黑暗中乍然睁开的一双眼吓了一跳。

        靠,装鬼呢!吓掉了半个魂的乔青抬脚就去踹他。

        宫无绝长腿一伸,将她的腿绞在双腿之间。两人隔着那么近,近到她的一只腿就在宫无绝的腿下压着,面对面宫无绝的呼吸全喷在她脖子上。宫无绝正要说话,外面响起了掌柜的敲门声。

        “客官,可睡了?”

        乔青一愣,开口问:“什么事?”

        “哦,是这样,咱们客栈都已经打烊了,刚才有个客官敲门来问,有没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客官住在这里,还把样貌形容了一下。咱们客栈没了房,小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客官认识的,所以没透露客官的身份。小的看那男人往另一个客栈去了,应是住下了,左想右想,还是来跟客官提一声?!?br />
        一旁宫无绝挑眉看她。

        乔青耸耸肩,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什么样的?”

        掌柜的形容了半天,乔青几乎可以确定来人是囚狼。上次离开的时候便见囚狼的神色古怪,好像有什么想跟她说,从出门一直挣扎到离开山寨。既然掌柜的说囚狼已经去了别家客栈,明天再去问他好了:“多谢掌柜的?!?br />
        待脚步声远去。

        乔青一转头,看宫无绝眯着眼睛神色不善,该死的小子,哪里又跑出来一个男人!

        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火,这目光便不由带了刺儿。宫无绝说不清的郁闷,更是说不清的无力,不过一月时间,她的身边真是人才汇聚。男人,女人,各种各样的男人,各种各样的女人……这种种种种让他心头烦躁,只想一巴掌拍死这小子。

        乔青懒得搭理他,直接翻身。

        翻到一半的腿,还卡在宫无绝的双腿里,她回头瞪他,便听宫无绝忽然开口:“我不喜欢男人?!?br />
        乔青一愣,这人什么反射弧,多长时间之前的话题了?

        一皱眉,便瞧见宫无绝望着她的视线。

        这视线极是复杂,带着些许宫无绝式的侵略性。就像乔青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身中剧毒,在数十人三天三夜的围攻之下,仍然顶天立地的狂妄如天王老子!即便是毒性发作以剑撑着半跪到地上,都掩不住他高人一等的桀骜气质。而面对着这样的宫无绝,乔青要是不知道他想说什么,那就可以去吃屎了!

        “你听好了,乔青,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

        “那个,我出去找找大白!这肥猫,大半夜的不回来,老子担心死了?!?br />
        乔青使劲儿挣脱,没让宫无绝后面的话说出来。鹰眸已经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线,其内迸射出灼灼精光。乔青死活不看他,不能不说,她是将宫无绝当做朋友的,现在这朋友要光明正大地越雷池,可老子不想啊……她是真的不想宫无绝说出那句话打破之间的这种类似朋友的关系。妈的,虽然我真的很帅,你也不用一声不响的就喜欢上老子?。骸岸粤?,那人也不知找我什么事儿,我还是去看看吧?!?br />
        这话一出来,乔青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果然,宫无绝的火气,被这句话给挑至顶点。

        他甚至笑了笑,笑的乔青毛骨悚然只想立即扯开这个话题坚决不再提,甚至都有了起床跑路的冲动。哪怕去隔壁房间和无紫非杏三人挤一个晚上都好,哪怕早晨会被祈灵当成色狼尖叫到耳膜震碎都好。乔青悔的肠子都青了,让你睡里面,跑都跑不了!

        这该死的宫无绝,一定是算计好了的!

        宫无绝看她神色,便猜到她的心思。

        他却不容她逃。

        他挣扎过,郁闷过,抗拒过,也在那整整一天一夜的思索中明了过。而一切的一切,还是在他看见乔青的这一晚,这情不自已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一抱中,完完全全的清晰了起来。这就是他的性格,他要说的,他要做的,哪怕世俗不容,又有何妨?而哪怕乔青是拒绝,又有何妨?此时的宫无绝即便猜到了乔青的回答,也要把这话说出来。

        今天晚上的时候,他还不愿将这秘密暴露在这小子眼前,恨透了这小子可能出现的得意嘴脸,也怕她会有任何抗拒退缩甚至厌恶的情绪??墒窍衷?,宫无绝只想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让乔青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的意思。

        她不是男女通吃么?

        他自认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

        经过一晚上祈灵祈风,再到她该死的敢去逛青楼,再到如今被这突如其来寻到客栈的男人一刺激。宫无绝算是发现了,这小子,不逼不行!他一点一点的靠近乔青,近到他的鼻尖险些要碰到了她的。目光下的脸绝美如玉,宫无绝就在这极近极近的距离中微微一窒。

        乔青霍然伸手。

        宫无绝一把抓住她攻来的手。

        他的双腿压住乔青准备逃跑的后路。乔青另一只手正要用毒,宫无绝已经微微一笑举起手中一只小瓷瓶:“你身上唯一的一瓶?!?br />
        靠!乔青只想骂娘,“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男人,哪天王爷太子的当不了,改当小偷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乔青暗暗磨着牙,被宫无绝在玄气上压了一头的感觉真真是不爽到了肺!

        宫无绝忽然有点想笑,跟这小子对抗,真是丝毫都不能放松。他罗刹太子什么时候混到这样的地步?想说句话而已,全武行都用上了。妈的,他到底看上了个什么样的混小子!乔青也想笑,妈的,不就是喜欢老子么,让你说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目光一对,忽然双双笑出声。乔青翻个白眼,闭上眼装死:“成,太子爷,你说吧,小的洗耳恭听?!?br />
        宫无绝狐疑地看她一眼,甚至怀疑这是她的什么计了,不再给她插科打诨的时间。他嗓音沉沉,带着丝霸道不容置疑地钻入了她的耳朵。

        给无绝哥跪了,我咋这么萌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