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三章 药人

    第五十三章 药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三章药人

        随着那面具一点点揭开,随着面具下的眉眼一点点显露出来,整个广场完全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再也没有了一丁点儿声音。

        喧嚣与静谧,不过刹那。

        茫茫天地间,仿佛只余下了首席之上的那抹红衣身影。

        朗月临空,风叶静止,烛火在灯罩中点点跳动。那张绝美面容是他们看了一上午的熟悉,然而那感觉……红衣似流火,青丝若夜泉,她当庭而立,淡淡一笑,月下黑瞳似是生了蛊惑,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在一揭一笑的风姿之中,颤栗,沉沦。

        勾魂夺魄的妖异!

        诡谲惊心的潋滟!

        蛊惑万灵的邪魅!

        粗重的呼吸混合成一股嗡嗡狂卷的风暴,整个广场都在这面具揭开的一刹那宛若雷击。竟然真的是她?真的是她?!震惊,死寂,匪夷所思,巨大的震撼让人无所适从,那个从来被人坚定不疑唾弃万分的玄气废物,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了人人闻风丧胆的修罗鬼医?

        众人不自觉的摇着头,嘴里讷讷呢喃着:“怎么……怎么可能呢……”

        让他们相信眼前这一事实,还不如相信咸鱼会翻身!

        翼州大陆之人一出生便要经过试炼石的测试,这测试会清清楚楚的显示出那人的玄气天赋。寻常百姓之家,大多天赋极低,可再低,也不会是零——而乔九,便是零!

        这就是她十六年来臭名远扬的原因。

        试炼石到底出自于哪里没有人知道,传闻无数种,最为靠谱的便是它衍生自天地法则,自古流传足千万年,绝无可能弄虚作假。

        作假?

        可以。

        ——除非你上愚弄得天,下欺瞒得地!

        所以整整一晚,即便两人给人的感觉异常之相似,却万万没有人会把这玄气精深之人往那废物的身上想??墒谴耸贝丝?,展现在眼前的又是什么?一个活生生的异数!众人简直要怀疑自己看错了,一个人看错了,这满场的震惊都看错了么?由不得他们不信!她今年有多大,十六岁?很好,十六岁,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数字。从玄气天赋为零的废物,瞬息之间蹦到了可称天才的恐怖境界上,便是在场那四大公子之一的姑苏让,也要弯下高贵的腰。

        姑苏让摇摇头,含笑望着那吓死人不偿命的小子,在她面前他何止是要弯腰,早八百年就让这小子给整趴下了。

        宫琳琅乐颠颠儿的摸着下巴,为所有被吓到的人默哀一秒钟,来吧,独吓吓不如众吓吓,朕很欣慰有你们作伴。

        宫无绝目光一顿,扫过她绝美妖异的面庞,无视了心底跳漏的那一小节拍子,兴味盎然的观赏起乔家人的反应。

        那些乔家的嫡系旁系子弟简直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个变态,你早说你是修罗鬼医,咱们上午谁还敢难为你一星半点?那不是上赶着找死么!每个人都在暗暗回忆着当年骂过她多少句废物,不知道现在去她跟前儿跪下,能不能留下一条小命呢……

        而他们的叔伯以乔伯岚为首尽都脑中一嗡险些晕了过去,谁能想的到,那一直被放养在乔府那破落院子里的废物,竟会是一个绝顶天才?瞎了他们的眼!

        场内的人心思各异,惊诧哗然有之,喃喃自语有之,幸灾乐祸有之,愤恨欲绝有之,悲催悔悟有之。

        还有四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高台上,脚下仿佛生了根。他们双拳紧握,露出铁面的眼眶渐渐湿润了,毫不掩饰的激动与狂热紧盯着那道红色的身影。这才是他们惊才绝艳的主子,这才是他们本应俯视众生受万人膜拜的公子!

        噗——

        一声细微的声音,在如风暴席卷的广场内却是那么的清晰,让人倏然回过了神。

        场中一瞬间静了下来,乔延荣的脸色在这剧烈冲击下煞白煞白,原本在地上调戏着刚刚平稳下来的伤势再次加重,玄气在体内乱窜,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好啊,好啊,老夫有眼无珠……噗……”又是一口浓血。

        乔青抱着手臂,俯视着他狼狈的样子,乔家的老家主从来一手遮天可曾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她眼里的讥嘲映入他目,如同最大的讽刺让乔延荣羞愤难当:“老夫当年就不该放了你!”

        乔青仰首大笑:“是,你可有想到有今日这一天?如蝼蚁趴伏在地任人宰割?”

        “老夫悔啊,只悔我没能杀了你!我早该……早该杀了你!”

        乔青收起了大笑,垂着眼帘轻轻嗤笑了一声,这一声真的是极轻极轻,在风中悄悄飘散。宫无绝却倏然凝起了眸,为这笑中的森凉心惊,他仔细观察着乔青,见她依旧如??床怀鲇腥魏尾煌?,随即便听乔延荣喷着血咬牙切齿:“老夫一世英名,竟留下了你这等滔天大患!怪只怪我一时慈悲……”

        “放你妈的屁!”

        原本正津津有味看着的人,齐刷刷为这暴走的粗口给怔住,随即脸上五彩缤纷煞是好看,果然是修罗鬼医,从来行事由心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一时慈悲……啧啧啧,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做出这等道貌岸然的姿态,真他妈让老子恶心!”她一步一步走向乔延荣,漆黑的瞳眸中一点金芒幽幽,犀利诡谲。每走一步,那金芒就盛上一分,如同暗夜中的鬼火让人不寒而栗:“很好,一时慈悲!你亲口命令乔家所有人不得出房门半步,你口口声声最为看重的儿子在外被玄云宗围攻剿杀之际,你在房内是什么感觉?你有听见他死前的惨叫么?你有听见他悲哀的呼号么?你一时慈悲!当年乔伯封欲铲除我父陷害二伯和我娘通奸,堂堂乔家家主岂会不知?你为了赶走我娘硬是让二伯背负上这让人一生唾骂的通奸罪责,毫不留情以玄气毁了他一条腿!你一时慈悲,二伯为我一命跪在冰天雪地里整整三天三夜,本还有救的腿如今再无可医!他的一生再也没有抬头的希望,被人嘲笑被人谩骂,他背着跛子的名号整整十年!你连自己的亲生子都能一杀一毁——好一个一时慈悲!”

        乔青冷笑铮铮,一番话电闪雷鸣一字不顿,高台上的乔延荣看她一步步走来只觉如惊雷阵阵汹涌逼面!她走到了高台之前,那双黑眸已经被金芒所布,诡异又骇然,似是从地狱走出的魔鬼!

        台上的乔家子弟齐刷刷跳开,一个挤着一个只想离着这魔鬼远上一分,再远一分。

        这样的乔青,谁人不惧?

        哪怕是乔延荣这一生辉煌手掌乾坤的乔家家主,也不由从心底升起一阵怵意。死死调动周身的玄气,奈何一掌受得太突然刚才又被她刺激到伤势加重,只能趴在地上睁着血红的眼睛盯着她。

        见她一步一步走上前来,掌心一团玄气缓缓聚集,眼中杀机澎湃。

        没有人想的到,她竟真的想要杀了乔延荣!即便乔延荣于她有血海深仇,可另一方面说他也是她的亲爷爷,今天她一旦这一手下去,从此以后会在全大陆的人心里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欺师灭祖,数典忘宗!可是瞧她丝毫犹豫都没有,明显根本全然不在乎那些,仿佛这些在所有人心里大于天的名声,在她眼里不过是狗屁。

        那一掌缓缓扬起,在乔延荣骇然的目光中,即将落下之时……

        一道急切的嗓音由外传来:“小九,不要!”

        乔青动作一顿,眼中金芒瞬间消散。一转头,便看到一瘸一拐冲过来的乔伯庸,脸上的焦急毫不掩饰。他跛着一条腿,走起来每一下都笨重的很,双目紧紧盯着她其内一片执着。

        乔青看懂了。

        这一声不要,也许有因为乔延荣的成分,毕竟二伯从来温善良厚。然而更多的,还是为了她!他不愿她在天下间被人唾弃,不愿她从此抬不起头来做人,不愿她背负着本不应该属于她的拙劣名声。

        乔青微微扬了扬唇,这是自进入广场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方才那阵阵的森冷在这执着的一心为她的目光之下渐渐融化,成为一道冬日暖阳射入心田。乔伯庸终于走上前来,看着地面上狼狈不堪倒在血泊中的乔延荣,深深的无力叹息。乔延荣缓缓抬起头,乔伯庸却不再看他,一句话又让他喷血一升:“饶他一命吧,莫要脏了你的手?!?br />
        “好大的口气!”

        一声含怒大喝来自于首席上的宫玉。

        他终于从乔青就是修罗鬼医的冲击中回过了神来,此时恶狠狠地瞪着乔青,除了那畸形的欲望之外还有恨不得食其肉饮起血的怨气:“乔青!你竟敢骗朕!”

        这话说的咬牙切齿,其内的怨气让人不由得暗自猜测,这可怕的乔家小九和玉王爷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乔青可笑的摇摇头,一脚踢出,乔延荣顿时飞了出去,和可怜的倒在柱子底下的戚长老作伴去了。后方再次被放下一把椅子,难为非杏四人刚才跳开还没忘了把椅子也给解救出来。她悠悠然坐了下去,抱起双臂:“爷骗你什么了?”

        宫玉攥着拳,双目血红,一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屈辱感啃噬着他的心。然而在这一问之下,反倒先懵了。她骗了什么呢?她可曾在大庭广众之下高声呐喊“我是废物”?没有。她可曾告诉过任何人“我不是修罗鬼医”?没有。她被掳走之后和他的谈话中可曾说过一句“我是站在你这边帮你篡位的,乔延荣根本就是叛臣”?也没有。从头到尾,她的所有话都模棱两可,她引导着他往她希望的那个方向走,而他在这误导之下便越陷越深……

        该死的乔青!

        宫玉的怒气腾腾:“你根本是在耍朕!”

        乔青眉梢一挑,更奇怪了:“你一个注定失败的阶下囚,直到现在还傻不拉几的以‘朕’自居,蠢成这样有什么地方值得老子去耍?”说完回头看向非杏四人:“老子看起来很闲么?”

        这一副真心实意的好奇神色,让四人死死憋着笑。

        宫玉一把捏紧了身前的桌角。

        韩太后拍案大怒:“好一张利嘴!好一个狂妄的修罗鬼医!”

        “老刁妇,老子还没收拾你你倒是先跳出来了?!鼻乔嘁凶趴勘?,无紫非杏站在后方乖巧的给她捏着肩,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懒洋洋道:“不用急,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当年欠了乔伯渊夫妻俩的,今天总会一个一个的……还回来!”

        韩太后气怒交加,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当众顶撞皇上简直大逆不道!来人!把这畜生给哀家压下去,择日凌迟处死!”

        乔青笑眯眯:“不如株连九族吧?”

        高台上的乔家人齐刷刷一抖。

        看着她这有恃无恐的模样,韩太后捂着胸口连连喘气,简直是可笑!无知又可笑!今日这一切已经十拿九稳,皇宫被他们完全的控制住,城郊军营已经团团包围,整个乔府也在她的掌握之中。更不用说,还有在座诸多官员的家属捏在手里——玉儿登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这修罗鬼医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她就不相信皇家暗卫和数不尽的侍卫齐齐围攻下她还笑的出来:“还不来人!拿下这个罪大恶极的小子!”

        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韩太后冷冷一笑,场中众人不由为乔青捏了把汗,不愧是邪佞狂妄的修罗鬼医啊,这等情况之下还敢如此嚣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么……

        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

        不过,众人又狐疑的皱了皱眉,只看她依然舒服的窝在椅子里,不但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兴致勃勃望着广场大门。不只是她,就连首席之上的玄王爷亦是如此,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眸扫过门口,含着几分看好戏的悠然。

        紧跟着,脚步声趋近,一个人影霍然冲了进来。

        广场大门口,那人身着侍卫服,一手趴着门边连连喘气:“王爷,太后娘娘,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放肆!”韩太后怒叱一声:“皇上面前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那人却连请罪都来不及,趔趔趄趄的跑进来,直到近了才看清楚,他竟是一头一脸的鲜血。一路跑来那血滴了满地,淅淅沥沥一个一个的血脚印子,让人心头一跳。自然,这一跳的是韩太后和宫玉:“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太后娘娘,皇宫失守啦!”

        “混账!横冲乱撞,胡言乱语,扰乱军心……”

        恼羞成怒的罪责还没罗列完,那侍卫终于冲上了前来,一头磕在地上,嗓音嘶哑嚎啕哭着:“太后娘娘,是真的,真的!刘将军已经死了!黄将军也快挺不住了,将军命小人给太后娘娘报信!皇宫已经失守了,城门也……”

        韩太后还想说不可能,宫玉已经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这个侍卫他有点印象,的确是黄将军身边的亲信:“怎么会这样。承乾殿不是已经控制住了,四个城门有三个在朕的手里,不是说城郊大营被包围里面还毫无所觉,怎么会……”

        “奴才不知!本来皇宫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了一队大军,数量众多,我等措手不及完全被打乱了阵脚!那带军之人是兰老将军,兰老将军威望太重,几句话咱们这边的人已经投降了一半。后来刘将军被兰老将军斩杀,咱们更是方寸大乱,而宫门外也是如此,那城郊大营根本早有准备,故意等咱们松懈下来一击突袭,王爷啊,黄将军也快要撑……”

        话未说完,剑影一闪!

        那侍卫的头瞬间飞了出去,身体还留在原地缓缓的倒下?!芭椤钡囊簧?,那头颅砸落在远远的地面上,眼睛大睁着死不瞑目。场内一阵惊呼声中,宫玉手中的剑血珠滚滚落下……

        他缓缓转头猛然瞪向宫琳琅:“是你!”

        宫琳琅笑眯眯的站起来,在乔青要带走姑苏让的时候,那一扫,已经给三人全都解了毒:“从头到尾我完全啥也没干。有的时候,有个好兄弟真是省时省力省心啊……”

        宫无绝和乔青双双翻个大白眼。

        宫玉怒道:“是你们!”

        两人离着老远,乔青在高台上窝着,宫无绝在首席前站着,却不约而同的连个眼角都没分给他。宫无绝缓缓走到他的位子上,大刀阔斧的坐了下去,宫琳琅立马狗腿的给他倒了杯茶:“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嗯,老子现在是拥有了神一样的队友,和猪一样的对手?!?br />
        宫无绝勾了勾嘴角,也不推辞,啜了一口放下茶盏闭目养神。

        另一边,乔青则伸了伸手臂:“刚才跟那老东西对掌,胳膊有点儿疼?!?br />
        洛四嘴角一抽,项七立马小媳妇一样的跑过来,给她在胳膊上捏着:“公子辛苦了?!?br />
        两人这副狂妄的样子,让宫玉满身的怒火没处撒,打吧?他打不过。骂吧,谁能骂得过乔青那张恶毒的嘴。就在这打也不是骂也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不敌的情境之下,宫玉咬碎了一口钢牙,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非杏四人暗笑,谁跟她家公子作对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会儿宫玉肯定还一头雾水呢,明明已经胜券在握的皇宫,怎么可能突然变到了对方的手里?早在韩太后会奸夫的那晚,戚长老离开后她又偷偷摸摸的扮成宫女出来,公子和玄王爷便跟着她寻到了一条地道。那条地道之深之长恐怕已经准备了不下两年,直通城郊一座兵器作坊。而公子和玄王爷却没对那兵器作坊做手脚,反而想到了利用那地道让京郊大营中的人无声无息潜入皇宫。而兰老将军在医术大考上一直都低调的很,便是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带着大军直入皇宫,给宫玉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那所谓的“城郊大营毫无所觉”,一来是里面已经分出了一部分兵力,二来便是给宫玉下的套了。

        自然,这些宫玉都是不知道的。

        直到现在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更加想不到根本就是他亲生母亲露出了马脚。宫玉喘着粗气那桌角已经快要被捏碎:“你们不过是夺回了皇宫,那又如何?这乔家完全被朕所掌控,乔文武已经带着乔家的一干侍卫将这里全全包围,你们根本就走不出这里!”

        这话刚落,他便看见乔青的嘴角斜斜一勾。

        心里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还没完全升起,外面便再次响起了脚步声,只是这次不是一人,而是数个人的凌乱脚步。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他口中的乔文武。宫玉大急:“文武,你怎么来了,还不快出去看着!”

        话音刚落,他后方又出现了两人,两人一推他,乔文武顿时趔趄了一下。直到近了才看清楚,后方是宫无绝身边的陆峰陆言,而乔文武的手臂根本便被两人给钳制了住。

        宫玉心下一沉:“怎……怎么回事?!?br />
        陆峰陆言已经回答了他。

        两人上前两步,在宫无绝身前一跪:“主子,乔府侍卫已经全部拿下!”

        全场寂静。

        宫玉的脸惨白惨白,韩太后也再说不出话,手一抖,长长的指套嘎嘣一下折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一把执起个酒杯猛然丢向乔文武:“该死的东西,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酒杯砸到额头,落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乔文武只不动受着,整个人云里雾里。第二考结束后,他浑浑噩噩的出了乔家,原本应该去外面带着所有准备好的人守住乔府,然而那一刻,想起乔青的话,想起爷爷这些年的所为,想起还躺在病榻上的胞妹,他竟……他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竟没去!

        因为他的犹豫,让守卫乔府之责方寸大乱,给了陆峰陆言一举拿下乔府的时机。

        乔文武受了这一下,转头看向了高台上椅子里的乔青,目光复杂。如果不是她……双手缓缓捏紧,他不知道这是对是错,但是并不后悔,唯余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悲哀。

        乔青明显感觉到左肩头捏着的手一顿,复又继续接上。

        她懒洋洋掀了掀眼皮:“玉王爷,你是不是还想说,手中有人质呢?”

        宫玉还真的想这么说,此时的他已经郁闷的想死了,这是他唯一的一个后盾。整个盛京所有的贵族都在这里,如果宫琳琅为了皇位而不管这些人的家属死活,以后难免在他们心里留下芥蒂??墒强醇乔嗷夯汗雌鸬暮齑?,宫玉忍不住猛然打个冷战,心里瞬间升起一股惊恐的情绪。难道……

        乔青笑的是如此明媚,然而等了半天,没等到意料之中的人出现。

        她眨眨眼,再眨眨眼,瞪向宫无绝:“人呢?”

        宫无绝看向陆峰陆言:“人呢?”

        陆峰陆言看门口:“人呢!”

        在场的人全跟着这目光往门口瞧,心里的激动不是假的。尤其是兵部侍郎刘大人,抻着受了伤的脖子一个劲儿往外瞧。然而那里始终是一片空空如也。乔青怒了,这掉链子的小子!红衣翻飞猛然跃出……

        只见广场外那扇大门后,乔青拽着个什么刚要进来,又被人拽了回去,她手臂一扬,一道蓝衣人影便嗷嗷叫着被凌空丢了进来,正正落到了宫玉的眼前。那人摔得七荤八素金星漫天,一爬起来就想往外跑,乔青倚着门口的门框大喝一声:“再敢动一下老子把全场的人都给杀了!”

        在场的人齐齐一抖。

        这修罗鬼医简直莫名其妙,用咱们的命去威胁另一个人,那人又不是他们亲爹亲妈,哪里会管他们的死活。众人泪流满面,这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吧……

        谁知,那人竟瞬间立正站好,咬着唇弱弱抬头:“上天有好生之德……”

        众人齐齐绝倒。

        这简直就是个奇葩!

        乔青一抚额:“给老子原地站好了!”

        蓝衣人自然就是兰萧,他白着脸弱弱的抖,还在小声念着:“上上上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站好了你莫要再再再杀人?!?br />
        就算是在篡位现场,众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人也不由得乐了。瞧瞧修罗鬼医一声吼,这蓝衣少年抖一抖的模样,这世上若论奇葩怎么可能有人胜过她?一众人朝乔青投去个抱歉的眼神,像是在说,放心吧,你的奇葩指数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能在乔家潜伏十年不被乔延荣给知晓更让全天下的人都跟傻子一样被忽悠了到现在,世上绝无仅有!这么想着,又不由看向廊柱之下的乔延荣,此时他苍白着脸刚刚能爬起来,嘴角的鲜血还在不要钱似的吐个没完。众人怜悯叹息,招惹上那么一个变态,算他倒霉。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年纪不大,可恐怖程度根本难以衡量。只看看那宫玉现在的模样吧,面如死灰,绝望欲死。自己一手准备自以为万无一失的篡位计划,竟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被这少年和玄王爷联手搞残。

        甚至连残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残的!

        残的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么?

        宫玉闭上眼睛,双手不住的颤抖着:“你们赢了?!?br />
        “不!”

        韩太后一声大吼,让他霍然抬头,像是本已经绝望之际抓住的最后的稻草,求生和求胜的意念带着几分神经质的疯狂:“母后?母后,还有什么办法?朕不想死??!”

        韩太后的手也在抖,在满场嘲讽鄙夷的目光中,在乔青打起的哈欠中,在宫无绝又喝下了一口的茶水中,她从案下缓缓抬出了一把古琴。

        戚长老迷蒙的眼睛瞬间厉起:“你疯了!”

        韩太后不看他,只郑重的盯着这把琴,她自然知道戚为平的意思,事已至此那把椅子已经完全无望。而她和玉儿死,总好过玄云宗的人也来陪葬。只要不动这东西,宫琳琅说不得会为了玄云宗的实力而不追究他们的罪责。不过他想的是美,她却绝不会如他的愿!玄云宗希望能摘出去,也要看她同不同意!她转向宫琳琅:“只要你肯放我们母子离去,并发誓今日之事再不追究,哀家今天就放在座的人一条生路!没了他们,大燕也不过是空壳一个。你总不至于愿意当个光杆司令吧?”

        宫琳琅笑了:“朕还就愿意当这个光杆司令了?!?br />
        韩太后扶着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琴案:“你……你莫要逼我!大不了一拍两散鱼死网破!这大燕哀家和玉儿得不到,你宫琳琅也别想得到!”

        宫琳琅摇摇头,嘲讽的看着她,老子有神一样的队友,还怕你个老刁妇?身居圣位多年的气势压的韩太后喘不过气:“我宫琳琅坐不坐得稳这位子,可不是你说的算的!”

        “好!”

        韩太后一压琴案,猛然站了起来,精致的脸上是破釜沉舟的阴狠。

        戚长老简直要疯了:“韩玉莲,你个刁妇,你要让玄云宗跟你同归于尽么?你别忘了你也是玄云宗的人,你这是欺师灭祖!”

        韩太后冷冷一笑,已经带上了几分病态的疯狂,和一边痴痴望着她的宫玉神色无二:“跟哀家日夜缠绵的时候,你怎么不唤哀家刁妇?”

        噗——

        乔青正接过来非杏送上的一杯茶,一口茶全喷在了项七的铁面具上。

        悲催的项七丢下手里的胳膊,瞬间扑到洛四肩头寻安慰去了,洛四手一抬,一巴掌把他拍开,拍的是直接痛快干脆利落毫无兄弟爱。乔青安慰性的拍拍他肩头,笑的前俯后仰:“这会儿散场老子还赶得上吃宵夜。这老刁妇到底弹是不弹,再不弹老子可要弹了?!?br />
        无紫立即乖巧的送上一副琴。

        乔青随手拨弄着:“弹不弹???要不咱俩合奏一个?”

        韩太后冷着一张娇媚的脸,双手颤抖着覆上琴弦:“你们以为哀家不敢么!既然你们要逼死哀家,哀家就和你们拼了!”

        在场的人皆都莫名其妙,这韩太后不会是傻了吧,口口声声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结果竟是要弹起曲子来?更傻的是那戚长老,把这当成了多么了不得的事,瞧瞧他急的,几次三番想爬起来最终都失败。眼见着韩太后猛然闭上眼,长长的指套一拨琴弦,再看那乔青也跟着拨了一下,众人险些滑下椅子底去。

        那韩太后疯了,修罗鬼医你也疯么?

        明明是刀锋相对剑拔弩张的篡位现场,能不表现的这么一团和气么?

        ?!?br />
        一声琴音流泻而出,不,应该说是两声琴音。

        两声完全不同的调子,却那么巧的合在了一起。韩太后瞬间睁开眼,狐疑的看着这古里古怪的修罗鬼医,她弹琴是为了召唤那玄云宗的死士,这修罗鬼医跟着凑什么热闹!这会儿你凑热闹,一会儿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方方一想完,场内便风云涌动,一阵说不清的压迫感骤然降临。

        紧跟着,衣袂摩擦的声响悄悄传来,在这暗夜里显得极是诡异。夜风一起,树荫沙沙作响,只一眨眼的功夫,数十条黑影倏然降临,不动不言站在了场内的一块儿空地上。

        韩太后心头大喜,众人却是满面诧异,这是……

        有见识多的高呼一声:“这是药人!”

        宫玉霍然起身,药人!他紧紧盯着那几十条黑影,那些人抬着头却没有表情,一张脸如同僵尸一般发着青乌的颜色,眼珠内空洞无神一片空白。然而这一群人汇聚在一起,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让人不由得心惊肉跳!

        宫玉掩饰不住的激动:“母后?”

        韩太后得意一昂头:“宫琳琅,如何,到现在你还是执迷不悟么?玄云宗研制出的药人,可不是好相与的!这些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只能通过哀家的琴音操纵,他们不会中毒,也没有痛觉,只要身体还留下任何一部分,都能无所畏惧的执行哀家的命令!如何,你或者尚能自保,可是他们呢?你不管朝中的大臣了么?”

        宫琳琅在看见他们的一瞬,面上的神色便极是凝重。

        没有痛觉,便能一刻不停的砍杀,哪怕是断了胳膊掉了腿,也不能让他们眨一眨眼顿上一下。不会中毒,则就算乔青出手也奈何不了他们。而端看这群药人的等级,竟然都在蓝玄左右,这是多么的恐怖!一个乔青也不过在蓝玄的巅峰,一个宫无绝只比他们高出一级,这是个什么概念?哪怕那戚长老都未必能敌得过其中一人!

        玄云宗研制出这么一批药人,是要做什么?

        在场的人尽皆察觉到了严重性,呼吸纷纷急促了起来,面对着这些堪称行尸走肉的东西,没有人能不惊惧。

        就在这时,场中又是一声琴音。

        在场众人齐刷刷一抖,大难临头般闭上了眼睛,面上尽是等死的绝望。然而时间缓缓的过去,这琴音之后再无其他,唯有一声衣袂摩擦声,紧跟着,便是静,极度的安静。

        众人悄悄睁开眼,这一看,顿时目瞪口呆惊掉了下巴。

        只见那群药人整整齐齐蹲在了地上,高矮一样,蹲姿平整,和方才站立着的时候一般,不动不言。众人揉揉眼睛,莫名其妙的看向韩太后。韩太后更是莫名其妙,紧紧盯着自己的手,再看看场中蹲着的药人,她没弹!宫玉急眼了:“母……母后,怎么回事?”

        韩太后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br />
        又是一下。

        数十个修为高深的药人齐刷刷起立,再来,蹲下,再来,起立……一个琴音一个动作,那听话程度就跟一群哈巴狗似的。满场的人都把嘴巴张大成一个O形,宫琳琅哈哈大笑着摔了个大马趴,姑苏让一张温润俊脸囧成了包子,宫无绝嘴角连连抽动哭笑不得。这种匪夷所思的事,也只有那小子干的出来!

        就这么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众人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终于循着琴音望过去。

        见到的,便是高台正中拨弄着琴弦的红衣少年!

        她松开手,摸着下巴满意点点头:“原来真的这么听话啊?!?br />
        砰!

        众人齐齐绝倒。

        搞了半天你是在试验他们听不听话???这什么招人恨的德行。不过,这乔青是如何懂得控制药人?方才韩太后还自信满满,口口声声只有她才懂得操控,这会儿这修罗鬼医就直接以实际行动扇了她一大耳刮子。

        不得不说,看着韩太后那茫然又慌乱的样子,再看看宫玉那生不如死的表情……

        真是爽??!

        宫琳琅简直要笑抽了,刚一爬起来听见这句,又摔到了桌子底下,捶着桌子腿儿眼泪直流。要是玄云宗宗主知道自己费时费力不知多少年多少的银子多少的精力才研制出来的药人,被这小子当狗一样折腾,非得把鼻子气歪了不可,说不得那玄云宗的祖先都得从坟墓里气的爬出来。

        玄云宗的祖先会不会爬起来,宫琳琅不知道,戚长老是真的爬起来了。

        他脸色涨红着像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疯了一样跌跌撞撞冲到韩太后的身边,韩太后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一巴掌甩在了脸上:“没用的贱人!”

        啪!

        这一声脆响,韩太后完全被打懵了。

        脸上一片清晰的红痕,韩太后怔怔站着,她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戚长老坐在琴案前,连连喘着大气,脸上已经泛起了紫色。玄云宗的秘制药人如果被控制在了别人的手上,那简直不堪设想。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宗主对这些药人的重视,这么大的事情落在了他的头上,哪怕他今天能留下一条命回去玄云宗,也吃不了兜着走!

        该死的韩太后,竟然连一方曲谱都?;げ缓?!

        该死的修罗鬼医,该死的乔家小九!

        戚长老想到这里,不敢怠慢,迅速拨弄起了琴弦。流畅的琴音从他指下泻出,只从第一个音众人便明白,这才是真正控制药人的琴曲!那些药人在这音响起之后,齐齐站了起来,身上的气息轰然暴涨,涨到了一个让人汗毛倒竖满面骇然的程度。

        “我的天!”

        “好可怕的药人,数十个蓝玄巅峰!”

        不错,数十个蓝玄巅峰,相当于数十个乔青,数十个不怕痛不怕死不怕毒的乔青!

        然后,这些人在琴曲的控制之下,朝着乔青轰然而去……

        may娘,生日快乐~

        25岁的姑娘里,除了我之外,你最青春了~\(^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