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六章 玉簪

    第三十六章 玉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玉簪

        这女子四下里看看,确认无人后便转了个弯,快步离去。

        待到那身影看不见了,树上才落下了数道影子。天色渐亮,正是日出鸡啼之时,即便隔着远乔青依稀可辨那身形正是属于这慈宁宫的主人,韩太后。一夜欢好后不老老实实睡觉,反倒等那男人走了,鬼鬼祟祟出了门。

        事出反常必有妖,几人正皱眉思索,后面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皇上,原来您在这儿啊,老奴找了一晚上可算是找到了!”

        宫琳琅这才发觉整整一夜皇宫中的不平静,侍卫巡逻的声音一趟一趟未免频繁了些?;共焕吹眉拔?,跑在侍卫最前方的老太监已经扑到了脚下,一张面白无须的老脸皱成朵菊花:“皇上啊,昨晚宫内出了大事??!”

        “说?!弊懿恢劣诠裨旆戳税?。

        “酒……酒窖里……酒窖里的酒,一夜之间……全空了??!”

        尖细的嗓音哭嚎着直窜九霄,宫琳琅翻个白眼,这算啥大事,不就是酒窖空……翻到一半的白眼瞬间僵住,反应过来的皇帝如遭雷击,清晰地听见脑中一根弦,“啪!”一下崩断了。

        顾公公还在他耳边碎碎念着,抱着满面呆滞风中凌乱的皇帝大腿一边抹泪一边详细描述着酒窖中空空如也的神奇景象顺带着把那天杀的偷酒贼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阿嚏!”

        “阿嚏!”

        &nb“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乔青和邪中天双双打了个喷嚏,嘴角抽搐着并肩望天,听顾公公那张毒嘴上下一碰一口气骂了几百句没一句重样的,为自家祖宗掬了把同情泪。宫无绝敏感的瞥过去,乔青歪头朝他一笑,一副不关我事的淡定模样。只有一只右眼皮随着顾公公一张一合的嘴,一跳,一跳……

        “咳,”在这堪比一千瓦辐射的目光之下,脸皮厚如乔青也绷不住了,下颔一点韩太后离开的方向:“去不去?”

        “跟你一道?”

        “玄王爷,你怕???”

        乔青笑眯眯眨眨眼,一手搭在邪中天肩头吊儿郎当,毫不掩饰自己的狐假虎威。

        宫无绝冷笑连连,大大方方转向邪中天,这个男人的辈分要数到他上一辈的上一辈,年龄不知,玄气境界不知,但是可以肯定的,在邪中天一身邪名名震天下之时,他尚未出生。巨大的玄气差距之下,什么都是白谈。

        他这般坦荡的承认,换来乔青意外的一瞥。

        这男人这点倒是值得佩服,不敌就是不敌,比起那些伪善的死要面子活受罪,这般的坦荡荡反倒更加难能可贵!乔青垂下眸子,现在的曲谱是一人一半,少了谁的都成问题。而且这个男人的确危险,她没必要给自己树立这样一个敌人。

        “咱们目标一致?!彼?。

        宫无绝自然能察觉出她对韩太后和宫玉的敌意,不过他们的敌人可并非只有这两人,玄云宗和乔家都是皇权一大隐患:“未必?!?br />
        “不,”乔青摇摇头,斩钉截铁:“一致?!?br />
        她看着他,他也在回视着她。

        两双眼睛,一双深沉,一双悠远,都想从对方的眼中看出点什么,然而同样的,眼底一片迷蒙皆看不出真实的情绪。这对视不知过了有多久,久到宫琳琅嗷的一声肉疼的晕了过去,顾公公骂道一半大呼救驾,一行人浩浩荡荡抬着一脸崩溃的皇帝跑走之时。

        宫无绝缓缓吐出:“你姓乔?!?br />
        乔青意味深长:“十年前,我姓乔?!?br />
        剑眉倏然挑起,这句话中包含的内容太多,以宫无绝的心思自然听出了什么,以他的能耐也知道十年前发生在乔家的某件事。不过,十年前……眼前这妖异的少年才有多大?五岁?还是六岁?锋利如鹰的眸底终于弥漫上丝丝波澜,和乔青的感觉一致,这个少年,的确危险!

        四目相对,无声达成某种共识。

        同一时间,两人飞身而起,朝着韩太后离开的方向而去……

        *

        回到乔府的时候,已是翌日下午。

        皇宫冷宫里一条地道直通城郊,乔青慢悠悠一路回到盛京,脑中思索着之前所见和刚才一路回来之时,邪中天鬼鬼祟祟瞄着她的目光。好像有什么事她被蒙在鼓里而他明明知道却在等着看好戏一般……可惜,不等她问,那不着调的已经脚底抹油,溜没了人影。

        “哼,那天衣坊竟敢蒙骗本小姐,这下那该死的掌柜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声熟悉的笑声刺耳地响起。

        “小姐宅心仁厚,只要了一方玉簪,也太便宜那掌柜了?!?br />
        “你一个丫头懂什么……”乔云双捏着手中玉簪,通透的白玉簪子很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一看便是极好的玉色,和温润的姑苏公子再相称不过。想起那掌柜哭爹喊娘的样子,只觉心头痛快:“家传之宝?哼,敢蒙蔽本小姐就要承受的住这个下场。本小姐看中他的家传宝,那是他的福气!”

        “小姐英明?!?br />
        乔云双得意一笑,领着后面浩浩荡荡的丫鬟正要进门,染了红霞的如花笑靥却在见到门前之人时倏然僵?。骸澳恪阍趺丛谡饫??”

        乔青环着手臂立于门边,眼角一瞥她手中玉簪。

        这含着笑意和讽刺的目光,直让乔云双恼从心起,整整五日没见到这小杂种的畅快,一瞬间转变成一股怨气蓄积心头。再一次想起了当日门前的撞衫事件,正要怒骂几句,却听那人慢悠悠道:“乔家大门口,我为何不能在这?倒是五姐你……第二次置家主的责罚于无物……”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用你提醒!”

        乔云双咬住唇瓣,这些天全家人都在忙着二姐的病,她便是偷偷出来爷爷也不知晓:“你不如担心担心,医术大考过不去会怎么样吧?若是别人倒是没什么……不过你嘛……”她上下一扫乔青,笑得轻蔑:“指不定就要被扫地出门了?!?br />
        浓郁的香风扑面而来,乔云双冷哼着从她身边大步走去,得意洋洋一副乔家最为得宠的千金气派。直到香风散去,那道骄傲的背影在众仆妇丫鬟中簇拥而去。乔青远远望着,目光在玉簪上稍一停留……

        漆黑的双眸中,金芒乍现。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