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走偏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真相(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真相(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等到莫剑他们在这小院中转了一圈之后,才发现不止是要喂鸡,还有劈柴,挑水,浇菜等等可以看到进度值的事情。

        而这山谷之中,似乎只有这老妇人这么一户人家而已,所有的东西都必须自给自足,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

        “既然被别人给救了,那么做一点事情回报人家,也是很正常的吧?”樱落道。

        她这个说法,众人都很是赞同,在乱世江湖这游戏中,主旋律是侠义精神,玩家们的任务通常都是围绕着这一理念来进行的,于是众人开始分工合作,进行这些工作,就像樱落说的那样,不管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游戏里,有恩必报都是人的美德。

        花花和樱落两人去喂鸡,她们需要跑到小屋外面的泥地里面挖蚯蚓,得到蚯蚓之后,才能够回来喂给那些小鸡,一千的进度值,一条蚯蚓却只能获得1点,可以说是一项繁琐的工作。

        相比起她俩来,莫剑他们的工作也不轻松,贫乳选的劈柴,木屋后面一大堆木头,他必须得用斧子一点一点地劈完,进度也高达800点。

        而和尚这家伙选的是挑水,一条扁担两个木桶,必须到离这里大约五分钟路程的一条小河边打满水,然后赶回来,将木屋外的那个大水缸装满,而同时,莫剑却又要从大水缸里面舀出水来,将屋后面那八块菜田浇一个遍。

        每个人的工作都很辛苦,但是却又不得不做,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继续后面剧情所必经的过程,难怪这次的奇缘任务可以共享,假如只让花花一个人来的话,这些工作想要完成都不知道要花多久的功夫,这奇缘任务看样子本来就是团队任务。

        现代的城市人,干过农活的人真的是少得可怜,哪怕这是在游戏里面,这种重复劳动也很是让人觉得疲惫,一连做了一个多钟头,每个人的进度都没满一半,樱落这丫头累得直哼哼,道:“真是的,没想到干活这么辛苦,以后真的再也不浪费食物了?!?br />
        莫剑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微微一笑,这丫头其实本性还是好的,这样的繁琐的工作,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没准会觉得不耐烦而咒骂系统,但是她却不是这样,虽然也抱怨,但是第一时间获得的体会,却是如此的良好。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样的诗句谁都会念,但是哪怕嘴里念着,大部分人也不见得能真的能体会到其中传达的意思……

        樱落这丫头虽然是个小富婆,但是却没有太多娇惯的个性,这也是众人能和她很好相处的原因。

        在做这些工作之前,连莫剑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些工作上面,耽搁了足足三个小时!

        好不容易做完,现实里面时间也接近夜里十一点了,或许是对于莫剑他们的态度比较满意吧,在最后一项工作刚刚完成的时候,那老妇人终于走出了木屋,对着花花冷哼了一声,道:“你们几个,跟我进来!”

        花花吐吐舌头,她其实对这老妇人有些害怕,虽说是个智慧型NPC,但是这种乖张的个性,玩家也会觉得难以相处的,而花花这丫头本来就是靠直觉多过靠思想的,她觉得谁好相处,就腻谁,觉得谁难相处,那就打死都不愿意接触,这次为了任务,还真是委屈她了。

        木屋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很简单的一个农家小屋而已,当莫剑他们进去之后,那老妇人从一个木架上翻出了一小个瓷瓶来,从里面拿出五颗丹药,递给众人道:“这是我自己制作的疗伤之药,吃不吃随你们!”

        莫剑他们接过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一颗【九转熊蛇丸】,和当初众人在无尘身上爆出的九转龙虎丹就几个字的差别,但是效果却完全不一样,九转龙虎丹是调和阴阳进阶先天之境的丹药,而这九转熊蛇丸却是一个持续回血的丹药,每秒恢复50点生命值,持续时间竟然是……一个小时!

        这肯定是好东西,莫剑他们现在已经脱离重伤状态,暂时是不用的,所以就将丹药先放在背包当中。

        “奇怪,这丹药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贫乳这家伙皱着眉头低声嘀咕了一句,不过却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放丹药的同时,众人都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背包,觉得很是头疼,想开口将自己的东西要回来,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好。

        那老妇人在给出丹药后,就重新取出了那副画像,问花花道:“小丫头,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幅画像你到底是从何处得到的?”

        花花也不瞒她,回答道:“是在燕王地宫第九层,一个叫逍遥真人的道士身上得到的?!?br />
        没想到那老妇人却冷哼了一声,道:“胡说八道,燕王并非真龙天子,他的陵墓,怎么敢尊这九五帝王之数?怎么可能会有第九层?他就不怕后代被抄家灭族吗?”

        花花有些委屈,嘟着嘴道:“本来就是在第九层得到的嘛!”

        老妇人也沉吟起来,自语道:“难不成,是那小狐狸精为那负心人偷偷修建的?”

        一听这话,莫剑和贫乳还有戒射和尚三人,顿时偷偷地递了个眼色:尼玛,有奸情!

        樱落也差不多是这样,八卦之心顿起,打起精神来准备看后续的剧情发展。

        就在这时,那老妇人却突然一下子揭开了自己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副和她年龄不相称的容颜来,她这样子,和画像上的女子一对比,顿时就让花花惊讶地叫出声来,道:“??!画上那人是你?”

        虽然已经有了鱼尾纹,但是这老妇人还是依稀能看出来,和画像上的人相似之处,可以想象,这要是年轻的时候,这老妇人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不错!”老妇人点头道:“画像上的人就是我,我就是当年的燕王妃!”

        一边说,老妇人一边起身,走到窗前,一脸痴迷地望着窗外的风景,道:“那燕王,就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和那个草包皇帝不同,燕王可以说是雄才大略,一世英雄!如果不是四十年前燕王早早地死去的话,到时候由他登基即位,或许天下就不是这番光景了……”

        “那他是怎么死的呢?”花花这丫头平时虽然笨笨的,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抓住的,立马就问了出来。

        “他是我杀的!”那老妇人咬牙切齿地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花花顿时震惊了,指着她道:“你……你不是说,你是燕王妃吗?”

        “是又如何?”老妇人冷笑道:“难道他负了我,我就不能杀了他吗?”

        话题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沉重了起来,莫剑他们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都不敢说话,静静地听着。

        老妇人突然叹了口气,道:“四十多年前,我奉师父之命,下山历练,途中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燕王,当时的他,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他为我画下了这幅画像,让涉世未深的我从此沉迷不可自拔,不顾师父劝阻,嫁入了燕王府,成为了燕王妃?!?br />
        “我本来以为,我会和他这样厮守终生,看着他成就盖世伟业,成为一代明君的,然而,世事难料……”老妇人叹了口气,突然咬牙切齿地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狐狸精出现了!”

        “那是一个苗疆女子!”老妇人跺着拐杖道:“燕王率军到巴蜀之地剿匪,却不幸中伏,生命垂危,被那苗疆女子所救,随后便与那苗疆女子成就好事,回来后性情大变,整日酗酒,稍有不顺心,便打我骂我!”

        “从那时候起,我便知道,他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了!”老妇人道:“我伤心欲绝之际,便想着就这样悄悄离开,从此不再与他相见,在离开的时候,我本想着再偷偷地看他一眼,然而却发现那苗疆女子竟然找上门来,与燕王苟合,两人在床榻之间,竟然还在商量如何将我给休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冲了进去,与那女子大打出手!那女子一身功夫十分诡异,但却还是非我敌手,就在此时,燕王突然冲过来,竟然想要?;つ切〖?,我一气之下,捅了他一剑,那女子也被我顺势一掌,重伤之下竟然不顾燕王,就此逃离!”

        老妇人描述这段往事的时候,显得气愤异常,好半天后才慢慢地平复下来,继续道:“我追了出去,但却无法追上那女子,等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燕王被我那一剑刺中了要害,已经奄奄一息了?!?br />
        “当时我也后悔了,抱着他想要给他止血……”老妇人叹气道:“然而,燕王府的卫士却快要赶来了,我也不敢久留,于是只能逃离,直到第二天重新潜回府里的时候,我才得知,燕王已经不治身亡?!?br />
        “我被人发现,不得不再次离开,而这一次,燕王府的高手们,却一直紧紧地追着我,一直将我追到这幽梦谷的悬崖边上,想要捉我回去,我不甘心就此束手就擒,于是便跳下了悬崖,阴差阳错之下,没有死去,却发现了这幽梦谷,于是便一直在此隐居下来?!?br />
        “这四十年来,我一直在回想当时的情况,渐渐地,我也发现了许多蹊跷之处!”老妇人脸色转冷,道:“小丫头,如果你这画卷真的是在燕王陵墓第九层中得到的,那么我只能说,这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花花被说懵了,她有些听不懂这其中的意思,于是只能求助地望着莫剑。

        莫剑摸着下巴琢磨道:“如果那燕王墓第九层,并不是当时建出来的,而是事后有人加上的话,那么的确是很可疑,要知道,燕王已死,新皇即位,那么这陵墓自然就要犯忌讳了,如果这是别人的手笔的话,那么只能说,这是想陷害燕王的子孙!让他们被抄家灭族!”

        “不错,你这小儿倒有几分见识!”老妇人赞许地看了莫剑一眼,道:“我想来想去,事情可能只有和那苗疆女子有关!”

        “小丫头,既然你能得到这画像,那说明你我有缘!”老妇人杵着拐杖对花花道:“如果你能帮我查明真相,那么我就将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同时还传你一门绝学,你觉得如何!”

        “好啊好??!”花花这丫头就等着这句话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