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走偏锋 > 第二十八章 原来是公务员!

    第二十八章 原来是公务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本来按理来说,下面的切糕距离老鸨的是最近的,而直奔楼上花魁的一刀,距离却要远一些,但是奇怪的是,最先发动攻击的,反倒是用轻功跳上楼去的一刀!

        切糕这货竟然在靠近老鸨的时候突然停手了!

        一刀带来的义海云天的那个护法,大和尚老衲不吃斋,他坐在下面将切糕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的,一看到切糕突然收手,老衲不吃斋立马就意识到不妙,急忙出声吼道:“一刀!”

        听到老衲不吃斋的吼声,一刀立马就反应过来了,但是他的攻击已经出手,来不及了,手中的刀碰到了那花魁的肩膀,轻轻地擦了过去。

        哪怕是擦了过去,这样的攻击依然算是一次攻击了,花魁吓得面无人色,惊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妈的!切糕你阴我???”一刀的愤怒溢于言表,就因为刚才的攻击,他也被系统认定成恶意攻击NPC,被判红名了!

        那花魁根本就不像切糕说的那样,是盗帅门人弟子之一……

        她和老鸨两人之前脸上现出的惊慌神色,完全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要被玩家攻击时的惊慌,而不是玩家们所误解的,被识破的惊慌……

        在场的玩家们都看出来了,切糕之所以叫一刀一起出手,其实并不是想一起抓住盗帅弟子,反而是想让一刀先去试水而已,现在一刀这位帮会老大红名了,大厅中有几个义海云天的玩家霍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同样的,切糕他们逆天止戈的几个玩家,也跟着站了起来,双方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极其凝重。

        本来一般主城都是安全区的,玩家也不可能会在城中红名,但是无奈,因为这次江湖传闻任务,倚翠楼的安全区设置被取消了。

        在野外变红名的话,大不了不回城,静待罪恶值洗清就可以了,但是在城中这样变成红名,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一旦出去,城中有大量来回巡逻的守卫,他们会击杀红名玩家,跑都没办法跑,被守卫击杀的话,身上的装备会有几率损失,而且还要被关进大牢一段时间。

        由于切糕玩的这一手,不止他们两边帮会的人对峙起来,就连大佬那一桌上,切糕的那女朋友,也拿出弓箭对准了老衲不吃斋,眼下这情形,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演变成一出混战。

        就在这个时候,切糕开口了,他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道:“都干什么呢?坐下坐下!”

        “坐你妹啊坐!”老衲不吃斋大骂道:“阴了一刀,你现在还有脸说话?”

        “怎么能说是我阴他?”切糕不屑地发出一声嗤鼻,道:“你们难道不会看,那老鸨身后站着的60级护院打手就在那里吗?我要是对老鸨出手,没准被击杀的就是我了!”

        “靠,那你对楼上的花魁出手不就得了,干嘛还叫上我???”一刀气冲冲地道。

        “不演得逼真点,你以为那么容易就能把盗帅弟子逼出来吗?”切糕反问道。

        “你……”一刀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冷雨微凉这时候出声道:“切糕,现在看下来,你也猜错了,接下来怎么办?”

        “我也没辙了!”切糕显得有些郁闷,道:“如果花魁不是,那么老鸨也不可能是,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谁要是不信的话,上去攻击一下老鸨就知道了?!?br />
        大厅里的玩家们面面相觑,攻击老鸨?这尼玛的谁敢啊,连你切糕都因为顾忌那两个60级的护院打手,不敢去动那肥婆,其他人吃多了撑的才去动她……

        目前较为显眼的几个NPC,经过验证后,都不是盗帅弟子,一下子,场面陷入了僵局,一刀虽然郁闷,但是还是重新坐了回去。

        “如果不是大厅里的NPC,那么可能真的需要搜查整个倚翠楼才行了!”冷雨微凉分析道:“但是现在我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这大厅中,必须先想办法突破这种限制才行?!?br />
        说倒是这么说,但是冷雨微凉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突破这种限制。

        一桌人沉默了一阵,然后吊儿郎当突然咦了一声,指着那老鸨道:“那肥婆怎么半天没说话了?”

        众人愣了一下,可不是吗?

        转过头来,正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呢,结果突然见那老鸨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非礼啦!快来人??!快去报官??!”

        一听老鸨这话,切糕脸色都绿了,而吊儿郎当他们则是笑得肚子都疼了:“哈哈哈!切糕,原来刚才你是想非礼老鸨???”

        原来,刚才老鸨纯粹是被切糕突然冲来的样子给吓傻了,以为切糕要动手砍她,直到现在了,老鸨才醒过来,那撕心裂肺的惨叫,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她真的被切糕给非礼了呢。

        “死肥婆!”切糕虽然没有红名,但是这次真的被整得很丢脸……

        老鸨一声接一声地叫嚷着,搞得玩家们都忍不住去捂耳朵,想要屏蔽掉这种噪音,恨不得躲到自己的桌子底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玩家突然站了起来,朝着那老鸨走去。

        在所有人都乖乖地坐在桌边的这一刻,这个突然站起来的玩家,显得是那么的醒目。

        众人眼看着他走到那老鸨旁边,对着那老鸨道:“闭嘴!”

        然后下一秒,老鸨果然就闭嘴了!

        玩家们顿时松了口气,老鸨的噪音污染实在太严重了,所以对于这个一下子就让老鸨没了声音的??屯婕?,众人都觉得十分感激。

        还没等玩家们说什么,他们却突然看到,那??屯婕夷贸隽艘豢榕谱?,递到老鸨面前给她看,同时道:“我想问一下,要是我给不出饭钱来怎么办?”

        一听这话,玩家们顿时暗笑,这??屯婕一拐媸枪簧档?,给不出饭钱,那不就是吃霸王餐吗?老鸨之前不就说了,不给饭钱不准走嘛!

        然而,让众人想不到的是,老鸨对那??屯婕业幕卮?,竟然是一脸赔笑的样子,道:“官爷!如果你实在没钱的话,可以暂时赊欠,不过只限十二个时辰!”

        “哦,那就好!”那??屯婕业懔说阃?。

        这是什么个情况?玩家们顿时就傻眼了。

        只有冷雨微凉反应最快,她开口道:“腰牌???对了,有捕快公职的人,都上前去试一试!”

        吊儿郎当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脸疑惑地问冷雨微凉道:“啥意思?”

        结果切糕却先接口道:“还不明白吗,老鸨那死肥婆已经连续两次提到‘报官’这样的话了,这应该是一个任务提示!”

        “没错!如果允许赊欠的话,没准活动范围限制也会被解除,这样就可以安排人手搜查倚翠楼了!”冷雨微凉道:“还是刚才这??屯婕掖厦?,他竟然先想到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玩家们也顿时恍然大悟,实际上在场的玩家们,好多都已经加入了衙门,有捕快公职了,所以一时间大量的玩家围了上去,对着老鸨出示自己的捕快腰牌。

        这种腰牌是加入公门时就能获得的,也算是一种可以装备的饰品,不过给的属性较低,初期的时候,加1点攻击1点防御而已,虽然不多,但是带着也是好的,所以这时候的玩家们都能拿得出来。

        然而,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对于普通捕快的腰牌,老鸨竟然完全不给面子!

        她道:“哼,就连太守大人都经常来我们倚翠楼玩,你们一帮小小的捕快,竟然还想赊账???”

        有玩家气急败坏地指着刚才的??屯婕业溃骸澳俏裁此涂梢裕??”

        “人家是六扇门的巡捕,和你们不是一个档次的!”老鸨道。

        我叉!玩家们顿时傻眼了!

        其实到这里,大家可能也猜到了,刚才站出来的那??屯婕?,就是莫剑这家伙,听到老鸨的话后,莫剑呵呵一笑:“原来所谓的特权,是指这种??!原来哥是公务员,而你们是事业单位的!”

        在场的普通捕快玩家,或许有一大把,但是六扇门的巡捕,可就没几个了,听了老鸨的解释后,一刀他们就喊了起来,让大厅里在六扇门任职的玩家出来试一下,但是叫了半天,到最后只出来了两个!

        这两个玩家估计也是机缘巧合才进了六扇门,他们上前试了一下后,老鸨果然给面子了,答应暂时可以赊欠,时间同样是十二个时辰。

        “三位兄弟!”一刀开口对莫剑他们道:“麻烦你们三个搜查一下这倚翠楼了,尤其是后院那边!”

        那两个后面站出来的玩家点了点头道:“好的,一刀老大!”

        这两人说完,就离开了大厅朝着后院而去,这一次那些护院打手果然没有阻拦他们。

        只有莫剑没有动。

        “咦?这位兄弟,你不去吗?”一刀有些奇怪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