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走偏锋 > 第三百零七章 烟花?

    第三百零七章 烟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早上,莫剑他们五个人早早地就上线。

        由于一到中午就要被传送进地图进行令旗争夺战,而且这一去就要在地图当中呆很久,所以莫剑他们不得不为此而准备大量的药品才行,游戏里的商人玩家们也知道这是个赚钱的机会,所以也在趁机倒卖他们囤积的货物,一时间各种药品材料价格猛涨,而莫剑他们却也只能高价收购。

        收购到材料后,贫乳在忙着给众人制作无常丹,莫剑则是在制作酒类,杜康酒自然是给自己用,而状元红则是给戒射和尚和樱落他们用,花花这丫头也在空闲之余一直制作着生死符暗器,她本来是不想去参加这令旗争夺战的,但是昨天晚上樱落这妞儿咬着牙发狠话,也给花花很大的触动,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想的,今天竟然打算跟着莫剑他们一起参加了。

        对于莫剑来说,这样是最好的,他们五个人在一起配合那么久了,缺了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产生不习惯的感觉,而且五个人一起进入地图,到时候只要能够汇合到一起,他们就比别人更有优势。

        就在这样的忙碌当中,替众人跑腿采购材料的戒射和尚却突然在队伍频道中传来消息,道:“一刀现在派出了好些人手,在各个主城的区域频道喊话,让咱们服进入第二轮比赛的玩家到长安悦来酒楼开个会,我刚听到的,小白你说咱们要去吗?”

        “当然要去!”莫剑这时候正在酒坊当中制作酒水呢,闻言立马回答道:“其实我刚才就在想,要不要提前联络一下咱们区其他玩家,现在更好,一刀出面组织了。咱们就过去看看吧!”

        贫乳他们这时候都分散在各处,听莫剑这么说了后,便都赶去驿站,众人在长安城当中汇合在了一起,然后朝着城中的悦来酒楼赶去。

        长安的悦来酒楼,和洛阳的云客来差不多,也是一间很大的酒楼,莫剑他们赶到的时候,竟然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囱右坏墩飧龅诰徘衿鞯摹袄洗蟾纭钡娜坊故怯屑阜趾耪倭Φ?,派人在各个主城这么一喊,只要进了第二轮的玩家,听到后都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玩家们自己也觉得第二轮的比赛危险重重。所以想来听听一刀有什么好的建议。

        莫剑他们走进酒楼的时候,里面的人都望着他,大部分莫剑都不熟悉,人家或许认识他,但是他却不认识别人,见他来了,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和他打招呼道:“小白哥。你来了?”

        这些和莫剑打招呼的,有三个人是莫剑他们江山如酒帮会的,他们帮会这次还算不错,算上莫剑他们五个人在内。一共有九个玩家进入了第二轮,不算太多,但是也不少了,其余的几个大帮会。进入第二轮的人数,也一样只是在十来人左右徘徊。

        可以说。各个帮会能进入第二轮的人数多少,其实也是和各自帮会的实力是有关的,越是强力的帮会,高手玩家就越多,进入第二轮的人数自然也就越多一些。

        这次第九区有两百多个玩家进入了第二轮,如果按一个帮会十个晋级者来算,也就只是二十来个帮会的人而已……

        莫剑走进酒楼后看了两眼,也看到了一些熟面孔,除了一刀以外,切糕这货带着几个人,似乎是上次他带来找莫剑培训的那些玩家,除此之外,莫?;箍吹搅寺茄躺?,几个莫剑认识的大帮会帮主,竟然只有他进了第二轮,像吊儿郎当这些,这次都没能闯过关。

        “小白瓜兄弟,这边来!”一刀看到他,起身招手,让他坐到自己这一桌来,莫剑笑了笑,和贫乳他们一起走了过去。

        切糕也在这一桌,和莫剑打了个招呼道:“坐着等一下吧,现在才来了一百多个人,一半都不到呢!”

        莫剑点了点头,坐下来和一刀他们开始吹牛聊天,又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悦来酒楼又陆续来了四五十号人。

        这个时候,一刀站起身来,高声道:“好了,各位第九区服务器的兄弟姐妹,时间紧迫,没来的咱们暂时不等了,现在差不多大半人员到场了,咱们开会吧!”

        原本闹哄哄的酒楼中,顿时因为一刀这话儿静了下来。

        一刀双手杵在桌上,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语气严肃地道:“在座的各位都是在第一轮中顺利晋级的玩家,那门派大阵的筛选,从六万多人当中只剩下了两百多人,说实话,这个人数的确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本觉得会更多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够不被淘汰留下来的各位,都是咱们服务器的真正的精英,真正的高手玩家,所以我相信,各位也肯定能够从系统飞鸽传书带来的那封信函当中,看出这第二轮比赛的凶险!”

        酒楼中的玩家们没说话,但是却都不由得和旁边的人对视了一点,跟着点了点头,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一刀停顿了一下后,走出了自己那张桌子,皱着眉头道:“昨天的系统公告,大家肯定也都听到了,相比其他几个服务器,我们第九区和第十区的晋级人数,是最少的!甚至我们两个服务器加起来,都仅仅只有第一区一个服务器的晋级人数多,所以可与预见,我们在第二轮比赛进场后,会是非常弱势的一方!我们很有可能在最开始的时候,受到其他服务器的打压!”

        “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办?”一刀双手一摊,语气沉重地道:“难道就这样孤零零地各自为战?”

        “一刀老大,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抱团?”一个玩家这时候举手发问了一下,道:“但是从比赛规则字眼当中,我推测这样恐怕不太容易做到啊,那么多服务器的玩家进入同一张地图,到时候极有可能每个人出现的位置都是随机的,根本不可能会让我们出现在一起?!?br />
        “的确。这个问题我也猜到了!”一刀点了点头道:“所以,我昨天就想好了办法,大伙看看这是什么?”

        一边说着,一刀一边从自己背包当中拿出了一个红颜色的柱状物体,伸手一摊,展示出来给众人看。

        玩家一看到一刀手里的东西后,顿时眼睛就亮了:“烟花爆竹???”

        “没错!”一刀笑了笑道:“游戏杂货店售卖的一个小玩意儿,大伙肯定都知道,五十两银子就能买一组了!这东西大伙平时恐怕都是拿来讨美女欢心的。对吧?”

        酒楼中的玩家们,顿时发出一声哄笑。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一刀接着道:“虽然那是个比赛地图,但是恐怕也和正常的地图没什么两样,所以我猜测,这烟花爆竹没准到时候也能够在那地图当中使用。各位到时候进场的时候,都记得买上一组带在身上,进入地图后,假如真的被分散了,那么在确认自己身边比较安全的情况下,可以用这烟花爆竹来作为联络用,我这次邀请大家来这里开会的目的。其实就只有这一个,咱们第九区服务器本来就是以团结著称,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该守望相助。所以我希望大伙到时候在地图当中,看到有人使用烟花爆竹的时候,能够赶过去汇合的,就尽量赶过去汇合。即便不能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但是那么多那么两三个人在你身边。也比一个人形单影只要好得多!”

        玩家们听得直点头,他们都很清楚,在那种随机分配位置的情况下,哪怕是同时晋级的固定队伍的玩家,也一样会被分散成散人,非常容易被人盯上,如果能用这种方法将自己同一服务器的人聚集起来,好处肯定是巨大的。

        “的确是个好主意!”有好些玩家都出声赞叹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酒楼门口处却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别听他的,一刀这混蛋坑你们呢!”

        众人纷纷转头朝着门口处望去,却发现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了一个人,莫??吹秸飧鋈说哪Q?,不由得眉头一皱。

        原因无他,这个刚进酒楼的人,竟然是剑轻侯这家伙。

        他一边走进来,一边满脸嘲讽地道:“一刀,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的天真,你难道真的以为,靠着一枚烟花,就可以让咱们抱团起来吗?”

        一刀有些恼火地望着剑轻侯,不过还是沉住气问道:“哦?愿闻高见!”

        “你都想得到,别的服务器的人,难道就想不到吗?”剑轻侯冷笑道:“我问你,要是到时候别人也用烟花发出联络信号,你怎么分辨?要是赶过去不但没有和自己服务器的人汇合上,反而和敌人遭遇上怎么办?”

        一听这话,不止一刀顿时一阵语塞,就连莫剑也愣了一下,他刚才听到一刀的提议后,都认为是个好主意,但是说实话,他还真是没有想到剑轻侯说的这一点。

        “咱们可以做得不同一点嘛!”切糕有点不爽剑轻侯那副样子,也冷笑着开口道:“都是放烟花,别人放一个,那咱们放两个,三个不就行了吗?这样不就好识别了???”

        “对啊,这也是个办法!”玩家们议论纷纷地点头道。

        “别逗了!”剑轻侯直接白了切糕一眼,道:“假如放的和别人一样,那或许别人还分辨不出来是敌是友,但是假如真的放的不一样,那不是摆明了告诉敌人自己所在的位置吗?到时候反而更容易被人盯上!”

        一下子,玩家们又冷场了,剑轻侯虽然说这话的时候拽了一些,但是毫无疑问,他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你唧唧歪歪的反驳那么多,那你有什么好主意?”切糕脸上有些燥得慌,恼火地反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