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走偏锋 > 第两百九十五章 蛊王(补更十一)

    第两百九十五章 蛊王(补更十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莫剑是很喜欢推理的人,所以在看到这一幕后,他立刻脑子里面就开始想象开了,这红色的蟾蜍,造成的毒素效果会是怎样的?

        看着那翎羽山庄玩家绕圈奔跑的样子,莫剑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这蟾蜍的毒,没准是减速毒,而且是非常强力的减速毒!

        很显然,这五仙阵可以说是任何近战门派玩家的克星,一旦被五只毒物围上,那可以说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个阵法最好就是让远程的玩家来挑战为好,而当中最好用的战术,就是放风筝!

        放风筝是一个很古老的战术,但是能够沿用到至今,说明放风筝这个战术是十分有效的,可以看出来,这五只毒物的移动速度都不高,唯一只有当中那条金环蛇会弹射飞击,但是频率却不高,只要随时在注意一下它的攻击,将它击退就可以了,面对这样移动速度不高的对手,放风筝战术根本就是首选,没有之一。

        而要想成功地风筝,首先要保证的,就是自己的移动速度,这翎羽山庄玩家如此忌惮那红色蟾蜍,就是担心自己万一被蟾蜍的毒液命中,导致移动速度下降。

        莫剑有了这个推论,但是却无法证实,因为那翎羽山庄玩家一直操作得很好,没有出现过任何失误,那蟾蜍时常在被他攻击,但是却一次都没法发招攻击到他,不得已,莫剑只能问旁边的樱落。

        樱落点了点头,道:“没错。你猜得很对,那蟾蜍一旦距离够。就会从它腮边的水泡当中,喷射出毒液,而且不是一发,是好几发,如果被它这种毒液给命中,每多一发毒液打在身上,就会多一个减速效果,它的毒液都是20%的减速。但是却会进行叠加,如果被五发毒液打中,那被减速就是100%了,开轻功都无法抵消这种减速效果的!”

        樱落一边说,一边从自己背包当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装着的药剂,道:“看到这个没有,这是天王保心丹。是目前市面上唯一可以解除异常状态的药物!”

        莫剑接过来看了一下。

        【天王保心丹】:使用后可解除减速,定身,麻痹,中毒这四项异常状态,冷却时间30分钟。

        这的确是莫剑见过的,游戏里少有的能解除异常状态的药物了。不过这天王保心丹的解除还是有限制,至少眩晕效果无法被解除,而且冷却时间超长,只能作为关键时刻才能使用的药品。

        他看着樱落,不知道她拿出这东西来要干嘛。

        樱落道:“看到了吧。我上次就是不知道,结果被这蟾蜍毒中了一次。本来想用这药解除掉减速的,但是哪儿知道,这天王保心丹用了以后,竟然只减少了一层叠加的效果,其余四层效果依然生效的!”

        莫剑总算是听明白了,也不由得有点发憷,这蟾蜍的毒未免太变态了吧?照樱落这种说法,这相当于是一次给玩家加上多个减速状态,却偏偏减速效果能叠加,哪怕是用药物解除,也只能解除掉其中一个而已,换句话来说,这毒素效果根本就是无解的。

        “那其他的四种毒物呢?”莫剑问道:“其他四种又是什么样的毒素效果?”

        “蝎子的毒素是麻痹,长达十秒!”樱落一个个地解释道:“那蝎子相当阴险,明明看着离它还有一点距离,但是它那尾钩却会突然伸长一下,一不小心就会中招!和它的距离虽然不用拉到最远,但是至少也要隔着两步以上才是最安全的?!?br />
        “至于那蜘蛛,你刚才也看到了,它会吐出蛛网,被网住的时候是定身效果,而且蛛网当中就含着它的毒素效果,随着定身的时间延长,会不断地减少玩家的毒素抗性,甚至可能见到负值!最为可恨的,一旦被网住了,这家伙会在蛛网定身效果快要消失的时候,再次给你附加上蛛网,根本逃都逃不了!”

        (解释一下眩晕,麻痹和定身三个状态,麻痹状态和眩晕很类似,都是无法移动和攻击,但是麻痹状态下可以使用药剂,眩晕状态下不能,而定身则是无法移动,可以使用药剂,也可以攻击)。

        “那双头蜈蚣的毒素效果,则是失明!”樱落继续道:“中了以后,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靠着记忆往前冲,不过一般只要别在原地停留,还是没问题的,所以那蜈蚣其实是最好解决的?!?br />
        “还有最后剩下的那金环蛇,这家伙才是最致命的!”樱落心有余悸地道:“中了其他毒物的毒素,虽然负面状态很痛苦,但是一时半会儿却不见得会死,但是一旦被那金环蛇咬中,那挑战就算到头了,长达五分钟的猛毒效果,每两秒掉血五百点,而且这猛毒效果一样可以叠加,越被咬得多,就越死得快!”

        “那这么说来,解决掉蟾蜍以后,第二个要解决的,就是这金环蛇了?”莫剑问道。

        “嗯,没错!”樱落道:“其实昨天一天到现在,好多人都来这五仙阵挑战过了,这是玩家们总结出来的规律,优先击杀最具有威胁的毒物,金环蛇第二,蝎子第三,蜘蛛第四,最后才是蜈蚣?!?br />
        莫剑和樱落说着话的时候,那翎羽山庄的玩家已经将蟾蜍给射死了,蟾蜍其实血量蛮多的,不过防御不算高,那翎羽山庄的玩家也甚是了得,暴击率相当的高,攻击的时候,频频看到他打出暴击伤害,而且似乎他的心法秘籍还是刻意追求暴击伤害加成的那种,所以莫??吹剿淮虺霰┗鞯氖焙?,伤害只在500点左右浮动,但是一旦打出暴击,却能增长到1300左右的伤害,这就是典型的远程输出的威力了。

        蟾蜍一死。那翎羽山庄玩家果然开始攻击那金环蛇了。

        莫??吹秸饫?,摸着下巴道:“那这样说起来。这阵法其实也蛮简单的嘛,近战打的话难度高,但是对你们远程来说,却不见得?!?br />
        樱落很妩媚地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这阵法就这么点内容?那你可就错了,你接着往下看就明白了!”

        莫剑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说这五仙阵还有后续的内容,于是也不做声了。专心地看着。

        那翎羽山庄的玩家的确很厉害,坚持了五六分钟了,竟然一次失误都没有,期间金环蛇数次飞起朝他发动攻击,但是却都被他射退,等到金环蛇一死,他又开始攻击那蝎子。蝎子似乎是因为那层黑色的甲壳的关系,防御力颇高,但是由于速度不是快,一样还是被射死了。

        而后,就是蜘蛛和蜈蚣挨着来的,挑战到大约七八分钟的时候。连最后的那只蜈蚣也被射翻在地。

        莫剑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却不料那翎羽山庄的玩家却在这个时候,赶紧坐下来,开始吃食物回复自己状态,他的血量没掉多少。但是内力值却是消耗一空,中途还使用过一次内力回复药剂。也难怪他每次对目标发动攻击的时候,都只是用普通攻击在打,只有面临危险的时候,才会使用技能攻击击退金环蛇之类的。

        翎羽山庄的玩家,一直内力值都不高,如果莫剑没估计错的话,挑战这阵法的时候,计算好自己的内力值使用,也是一个相当关键的地方。

        不过,那五只毒物不是被他击杀了吗?怎么不出来,反而在那里回复状态?

        正在莫剑疑惑的时候,一阵奇异的嘶嘶声开始响起,抬头一看,却发现这声音竟然是来自于场外那五个养蛊人,他们呲着牙,一起发出这奇怪的声音。

        而随着声音的不断响起,原本已经被那翎羽山庄玩家射杀的五只毒物的尸体,竟然开始颤动起来!

        原来它们根本就没有被杀死,而是像其他阵法的npc那样,处于重伤状态无法动弹而已,当五个养蛊人的声音响起后,这五只毒物竟然再次活动了起来。

        而重新活动起来后,五只毒物并没有朝着那翎羽山庄玩家发动攻击,反而开始互相撕咬起来,互相进行吞噬,吞噬的同时,这些毒物开始出现的异变,到了最后,那只红色蟾蜍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它将其余四只毒物吞噬了以后,原本小小的身躯,此时却变成了硕大的一团,头变成了两个,明显是吞噬了那双头蜈蚣的原因,屁股后面却带着一条蝎子尾巴,跳跃的能力也随着吞噬了金环蛇而大为进步,嘴里还能吐出那蛛网,射程和之前的蜘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甚至,这蟾蜍就连名字都变掉了,显示在玩家们眼里的,叫做:“蛊王!”

        蟾蜍腮边的毒水泡也还在,但是这一次,喷射的距离就远多了,那翎羽山庄的玩家先前的表现一直可圈可点,但是现在在面临变身的蛊王时,却左支右绌,很是狼狈,极力地在闪躲蟾蜍喷出的种种毒液。

        “看到了吧?”樱落很是有些得意地看着莫剑脸上震惊的表情,道:“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啊,这才是五仙阵最难的阶段,五种毒物合一,能不能应付过去,就是闯阵成功与否的关键!我试着打了这么多次了,对这阵法,我可是门儿清!”

        樱落越说越是得意,拍着莫剑的肩膀道:“所以说阿剑,你现在想让我叫你师父,那可是不可能的哦,你不可能比我还懂这个阵法的!”

        “是吗?”莫剑突然微微一笑,道:“你肯定?”

        看着他这熟悉的笑容,樱落忍不住就一哆嗦,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道:“你……你要干什么?”然后她突然反应过来,惊讶地道:“你……你不会真的看出点什么了吧?这怎么可能?”

        “嘿嘿!”莫剑也没急着回答她,而是反问道:“对了,这蛊王的最后形态,是不是都是这样的?”

        “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樱落好奇地问道。

        莫剑笑了笑,道:“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蛊王的形态,会是以蟾蜍为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