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走偏锋 > 第两百八十八章 什么东西?(补更十)

    第两百八十八章 什么东西?(补更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和剑轻侯打赌得来的这笔钱,算是莫剑和花花自己赚来的,所以他们有自主的处置权,本来他们小队其实现在还有一笔数量颇多的黄金,就是之前倒卖大把暗器和药品得来的那一笔,但是这笔钱却是整个小队通力合作赚到的,算是共有财产,所以莫剑他们也不好动。

        正是因为如此,莫剑当时才会临时起意和剑轻侯打赌的,不然的话,想要在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内赚那么多的金,谈何容易?

        在莫剑和花花处理这笔钱的时候,樱落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她试着挑战万花阵,第一次虽然因为大意,导致在半途功亏一篑,但是随后樱落又继续挑战了一次,第二次却侥幸过掉了。

        这样一来,莫剑他们队里相当于已经有三个人拿下了第一个阵法挑战,这样的通过率,算起来颇高了,所以樱落这妞儿竟然在和莫剑他们会合后,满不在乎地道:“还说阵法挑战很难呢,我看好像也不见得嘛,只要掌握了特点,找自己门派比较容易过的门派大阵去挑战就可以了!”

        听到樱落这么说,莫剑呵的一笑。

        虽然他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樱落却从莫剑这一声中听出了一点不怀好意的感觉,顿时就jing觉起来,问莫剑道:“阿剑你笑什么?我哪里说错了吗?”

        “嘿嘿,没有没有!”莫剑刚赚了一笔,心情自然是比较好的,笑眯眯地对樱落道:“女侠武功高强,谈笑间阵法灰飞烟灭,所以你说的当然没错了!”

        樱落一脸古怪地望着莫剑,道:“你这话到底是正话还是反话?”

        莫剑嘿嘿一笑,但是却不说话了。

        看他这副装神弄鬼的表情,樱落心里面怎么踏实得了,于是立马就揪住他道:“你肯定说的是反话对不对!好啊,敢嘲笑我,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跑去砸你房间的玻璃!”

        “砸了好!”莫剑哈哈一笑:“砸了的话,我就正好跑去花花房间和她一起睡!”

        花花被莫剑这话弄得红了脸蛋,而樱落也没想到莫?;嵴饷次蕹?,最后索xing道:“那我连花花的窗玻璃也砸了,这么冷的天,看你怎么办?”

        花花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问道:“你干嘛要砸我的?”

        樱落咯咯一笑,伸出手指勾住花花的下巴,挑逗道:“砸了你的玻璃,你就来和我睡??!到时候我把你先吃了,让某人干瞪眼!”

        不用说,这话换来的,自然是莫剑一个强有力的手刀,狠狠地敲在了樱落头上,要不是城里是安全区,没准还能敲出百十来点血呢。

        樱落气呼呼地望着莫剑,道:“又打我,就准你戏弄我,不准我报复你???”

        “咳咳!”莫??人粤肆缴溃骸捌涫?,我刚才的意思,可以说是正话,也可以说是反话?!?br />
        “为什么这么说?”樱落有些不解。

        “你说的没错,只要了解了各个门派大阵的特点,然后自然可以针对xing选择自己能破的阵法来挑战,所以说,你这一点是没有说错的!”莫剑笑着道:“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拜帖上面的要求,会让玩家挑战三个门派大阵呢?”

        “三个就三个嘛,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樱落疑惑地道。

        “嘿嘿!”莫剑笑了一声,道:“假如我是这活动的策划者,那么为了不让玩家们过于骂娘,那么我会稍微地在设计阵法的时候稍微放一点水,毕竟如果阵法太难了,好一段时间内一个通过的都没有,这也说不过去的,但是我又要通过这门派大阵来实现自己筛选的目的,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樱落歪着头想了半天,觉得想不出来,索xing就直接摇头了。

        “很简单??!”莫剑笑着道:“我会让玩家们卡在第三个门派大阵上!”

        听莫剑这么一说,樱落顿时就恍然大悟了,指着莫剑惊讶地道:“哦??!……”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莫剑笑了笑,接过话来道:“懂了吧,针对xing地选择门派大阵来挑战,的确是很好的办法,会让阵法的难度降低不少,但是我估计这样的情况,只会持续到玩家闯过两个阵法以后,也就是说,如果没猜错的话,游戏里每个门派的玩家,都有两个阵法会比较好破,但是也仅仅只有两个而已,第三个要破的阵法,就必须得凭硬本事来了!”

        “太yin险了吧?”樱落听完莫剑的分析后,目瞪口呆地望着他道:“玩家们闯过了两个阵法,眼看着希望在即,却偏偏要被第三个阵法给卡死???”

        “卡不卡死,这个不好说,但是到时候能通关三个阵法的人,肯定是寥寥无几!”莫剑很肯定地道:“而这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游戏里真正最有实力的玩家!”

        樱落原本通过万花阵后大好的心情,被莫剑这番分析三两句就说得荡然无存了,她现在的忐忑可想而知。

        想了一阵后,她问莫剑道:“那你到时候有没有把握将三个阵法都闯过去?”

        “不知道!”莫剑微微一笑道:“都还没试过呢,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不过你看着吧,到时候估计要将游戏里所有的门派大阵都试过来才行?!?br />
        三人聊了一阵后,时间也比较晚了,于是便互道再见,下线休息了。

        莫剑摘下游戏头盔,跑到卫生间梳洗了一阵,折回了房间,但是当他准备睡觉的时候,花花却裹着她的被子跑来了。

        “怎么了?一个人睡觉得冷吗?”莫剑微微一笑,让出一点空间,让她睡了上来,然后将自己的被子盖在花花裹着的那床被子上面,并替她压紧了背后的空隙。

        弄完这些后,莫剑才在花花的侧边躺了下来,好笑地望着她。

        这时候的花花,像个快要冬眠的小熊似的……

        花花的身体比较弱,怕冷是正常的,出门在外的学生,住的条件肯定不能说好,莫剑自然是要照顾好她才行。

        等到身体比较暖和了,花花才从被窝里面抬起头来,看着莫剑,笑道:“阿剑,明天就回去了,你高兴吗?”

        莫剑想了想,道:“好像也没多大感觉,虽说离家比较远,但是其实也就是几个小时的火车而已?!?br />
        “我想我妈妈了!”花花嘟囔道,表情也微微有些黯然。

        “别担心,明天不就能到家了吗?”莫剑安慰她道,然后故意逗她:“难道你只想你老妈,不想你老爸?”

        “哼!”花花很“凶”地一皱鼻头,对莫剑道:“你还敢提,要是让我老爸知道你欺负我,你就死定了!”

        莫剑很惊讶地道:“我最近可没欺负你哦!你可不能乱告状??!”

        “怎么没有!”花花争辩了一句,然后突然脸红扑扑地道:“我说的欺负,是那种欺负啦……”

        莫剑刚开始还不明白,但是看到她害羞的样子,顿时就反应过来了,低下头亲在她的嘴唇上面,含含糊糊地道:“你说的是这种欺负吧!”

        “就是这……”花花本来还想说话抗议的,结果却被莫剑揽在怀里,狠狠地蹂躏她的双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恭谨不如从命了!”

        躲在被窝里的这对小情侣,很快就吻得气喘吁吁的了,两人急剧升高的体温,很快就让被窝变得热烘烘的,充满这一种暧昧的味道,莫剑和花花本来就是年轻人,正是jing力最旺盛的时候,在这样的亲吻和爱抚之下,都变得有些难以自持,尤其是莫剑,浑身上下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想要发泄出来一样。

        其实,莫剑早在这之前,就差点将花花给拿下的了,但是遗憾的是,两次都被韦薇这个电灯泡所干扰,今天好不容易没有了干扰,却又顾忌到第二天要坐车回家,也不敢真的将花花给吃了,所以莫剑现在的心情,当真是难以形容。

        他的手这时候正伸在花花的被窝里面,绕进花花的睡衣当中,感受着花花胸前那两团柔软,以及她滑腻的肌肤,然而,越是舍不得从花花身上离开,莫剑就越是觉得浑身燥热难以忍受,最后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他一边轻咬着花花的耳垂,一边在她耳边低声道:“花花,花姐,帮我个忙好吗?”

        花花这时候也是神情迷离,莫剑那滚烫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游走到她身上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随之变得滚烫,这种奇妙的感觉花花虽然不是第一次体验了,但是却每次都在这快感中难以自拔,所以听到莫剑的声音后,这丫头也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从嘴里哼了一声:“嗯?”

        听到花花的声音,莫剑顿时就在她耳边低声嘀咕起来,同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引领着往自己被窝下方钻去……

        花花刚开始也没听懂莫剑的意思,等到发现自己的手碰到了一件火热的东西后,才猛然间回过神来,颤抖地低叫了一声。

        “这……这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