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黎明前的战斗

    第四百一十七章 黎明前的战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自己的武器被赛蕾丝蒂娜的荆棘长鞭缠住,但是秃鹫却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相反,塞莉亚的出现却是让这个死亡骑士产生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正如罗德所说,不管怎么样,这里可是穆恩公国,光芒之龙魂的天空之下,虽然他不知道一只天使是如何出现在这里,但是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这个战天使级别并不高,但是用来对付自己的部下,却还是绰绰有余了。

        是走?还是留?

        秃鹫在转瞬之间就立刻做出了决定,他用力一挥手中的弯刀,伴随着这个动作,弯刀上的苍白火焰立刻喷发而出,烧毁了缠绕在上的荆棘长鞭,同时秃鹫吹了一声口哨,手中虚空做了个指示,很快,伴随着马蹄声响,数十个骷髅骑兵从山坡上飞跃而下,它们高高举起手中的武器,向着马车和娜塔莎的方向攻了过去。而他自己则在这个时候忽然抽身后退,接着手中的弯刀从空中虚劈而下,将再次从旁边甩来的长鞭打飞了回去。、

        “大胆贱民??!”

        看见自己的攻击接二连三的被对方挡住,赛蕾丝蒂娜柳眉倒竖,她怒喝一声,整个人就这样直接冲上前去,手中的荆棘长鞭在少女的身边挥舞的如同旋风一般,将所有试图接近她的敌人全部撕成了碎片。而就在赛蕾丝蒂娜即将到达秃鹫的攻击范围之内时,少女忽然停出了脚步,接着她手中长鞭一甩,很快一个不死士兵就被她卷了起来,用力的向着秃鹫砸了过去。接着,少女优雅的将自己的右手向前挥出,很快,那黑色的长鞭就宛如一条毒蛇般,紧跟在不死士兵的身后,射向了敌人。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

        面对眼前的这一幕。秃鹫也是暗吃一惊,虽然赛蕾丝蒂娜的力量并不算很强,但是仅仅凭借这一手,秃鹫就立刻意识到这个少女的战斗经验可以说是异常丰富。在这么混乱的战场上,她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攻击范围,而且很巧妙的停在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外,别看这一步不起眼,但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如此迅速的掌握对方的战斗技巧,这可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

        想到这里。秃鹫不由的对这个身穿华服裙装的少女越发注意了起来,他一刀劈开了向自己飞来的不死士兵,接着手中的弯刀卷起一阵呼啸的旋风,笔直的向着前方挥舞而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秃鹫却发现对方的那条长鞭忽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但是很快,一道细微的风声就从死亡骑士的身后忽然浮现。

        哼??!

        死亡骑士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并没有因此收刀后退。相反,秃鹫动作不停,连人带刀就这么向前一冲。蒙着头笔直的向着赛蕾丝蒂娜冲了过去??醇劳銎锸勘手钡南蜃抛约撼謇?,少女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明显的不屑一顾的笑容,接着,赛蕾丝蒂娜非但没有倒退,相反,她居然伸出左手提起裙摆,整个人向着那呼啸而来的“战车”正面迎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席卷苍白火焰的弯刀,也已然对着赛蕾丝蒂娜迎头劈下。

        死亡骑士这一招来的极快,显然是早有预谋。而这一次,赛蕾丝蒂娜再也没有能够躲开,她举起左手,试图抵挡住这一击。但是死亡骑士的弯刀却是没有任何阻碍的就砍断了她的左手,接着笔直的劈进了少女的额头之中,一路向下。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将赛蕾丝蒂娜从中间彻底一分为二。

        “嗯?”

        但是一击得手的秃鹫却是微微一愣,他可以感觉到,在那弯刀的入手之处,几乎没有任何阻力,就好像自己切下去的是一块奶油一样。而就在这个时候,仿佛是在证明秃鹫的猜想一般,那个被从中一分为二的少女尸体向后倒在地上,随后立刻化为了一团浓厚的黑雾,在战场上蔓延开来。紧接着,在这弥漫的雾气之中,忽然数道黑影一闪而过。

        “唰??!”

        无数的荆棘长鞭从雾气中飞射而出,仿佛触手一般缠绕住了每一个被雾气笼罩的人,秃鹫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他的反应很快,但是这一次对方的速度显然更快,充满了尖锐利刺的荆棘长鞭眨眼之间就缠绕住了死亡骑士的四肢,不仅如此,在它们缠绕住秃鹫的同时,这个死亡骑士还发现自己的盔甲,居然开始冒出了阵阵淡淡的青烟。

        腐蚀属性?

        这一发现让秃鹫大吃一惊,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忽然红光闪过。

        一直潜伏着的罗德终于发动了进攻。

        杀戮风暴再现。

        铺天盖地的红色光线仿佛蛛网般的将秃鹫包围了起来,闪烁着寒光的长剑飞快的冲破了秃鹫的防线,而面对这样的进攻,死亡骑士唯一所能够做的,就是怒喝着挥舞弯刀,迎上前去。

        红色的风暴骤然而止,由原本笼罩天地的狂风暴雨重新收敛,化为一束光辉,刺穿了秃鹫的胸膛。

        “喝?。?!”

        如果是活人的话,罗德的这一击足以要了对方的命,但是死亡骑士却并非活人,而且毕竟双方的力量差距太大,原本罗德所瞄准的中心在最后时刻依然被对方挡了开去,也正因为如此,在迫不得已之下罗德唯有改变防线,刺穿了对方的胸膛。虽然这也同样给对方造成了伤害,但是对于秃鹫这种级别的死亡骑士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伤势。很快,猛烈地的苍白火焰向着罗德劈头盖脸的扑下,而面对秃鹫凶猛的还击,罗德唯有迅速抽身后退,一个翻滚躲开了对方的反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罗德也没有忘记顺手将长剑向下一拉,在秃鹫的身上撕开一道长长的裂痕———虽然对于亡者来说,痛苦早已经距离它们远去,但是半透风的身体对于它们行动的影响,却还是依然存在的。

        秃鹫的弯刀重重的砍在地上。

        “轰??!”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死亡骑士面前的地面立刻迸发爆裂。坚硬的地表破碎翻滚而起,而在这其中,那夹杂着死亡寒气的火焰却是一路顺着缝隙向前疯狂的蔓延而过,宛如一条噬人的毒蛇般紧随着向罗德逼迫了过去。

        面对秃鹫的反击。罗德自然也是面色凝重,他当然知道这把该死的弯刀有多么厉害,它的火焰可是纯粹的负能量火焰,活人碰到它不死也掉一层皮,运气不好抵抗不高的话即死也都是有可能的,于是他没有丝毫恋战的意思,相反。注视着这蓬勃而起的苍白之火,罗德立刻双手一按地面,整个人向后翻滚着,抢在那火焰吞噬自己之前飞快逃离,眨眼的工夫便消失在了浓雾之中,不见踪影。

        “哼!”

        望着消失了踪影的罗德,秃鹫冷冷的哼了一声,此刻黑色的雾气正在慢慢散去。而死亡骑士也没有立刻去追赶逃走的罗德,相反,他低下头去。注视着自己被撕裂的胸膛,在那里,腐黑的肉块之下,绿色,充斥着刺鼻气味的血液正在缓缓流淌,在过了片刻之后,它们又重新愈合在一起,而直到这个时候,秃鹫才再次抬起头来,望向天空。他选择的是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刻发起的突袭。原本以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敌人,但是现在看起来,时间似乎有不太够用了。

        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如何?

        马蹄声奔腾而过。

        当格蓝迪注视着那三十名出现在山坡上,挥舞武器向着自己冲来的骷髅骑兵时,他第一次感到了无比的恐惧。不死军团的冲锋并不像活人那么热血沸腾,勇敢无畏。但是却有着一种另类的威胁———那就好像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毫不留情,毫无感情的向着自己的猎物切下,而在它的面前,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不过即便如此,格蓝迪还是咬着牙关,举起长剑,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无论面对什么困难,都应该勇往直前!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却在后面伸了出来,抓住了格蓝迪的衣领。

        “少捣乱,后面去?!?br />
        伴随着安妮的叫喊声,格蓝迪就这样直接被安妮一手扔到了马车的前面,而就在这个可怜的家伙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所看见的,却是安妮那纤细高挑的身影———她就那样双手握紧盾牌,勇敢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就在这时,从山坡上飞奔而下的骷髅骑兵们已然来到了她的身边。

        闪烁着冰冷寒光的武器毫不留情的就这样向着安妮砍了下去。

        “滚开!”

        面对着骑兵们的进攻,安妮大喊一声,随后,她双手紧握着手边的精金重盾,就好像握着一把巨大的锤头一样,用力向前这么一轮。

        “轰?。?!”

        精金重盾就这样重重的砸在了第一个骷髅骑兵的战马上,刺耳低沉的碰撞声夹杂着巨大的冲击力一瞬间形成了难以抵抗的强大气流,格蓝迪只感觉到自己眼前一花,接着他就看见那个骑兵居然就这样被安妮砸的倒飞了出去,甚至还带到了后面的四五个骑兵,毕竟骑兵的冲锋队形是相对密集的,而且它们的速度也都不慢,这时候想要停下来几乎不可能,于是一时间到处都是人仰马翻,第一纵队在安妮的面前几乎全军覆没。

        “圣魂在上……………”

        格蓝迪呆呆的望着那个纤细苗条的身影,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曾经在雄鹰之城的治安骑兵队里呆过不短的时间,自然知道一旦让骑兵冲锋起来,那威力可不必寻常,普通人别说正面对抗,能够挡住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就在刚才,在自己的面前,他居然亲眼看见了这么一个女孩把一个骑兵的冲锋给砸了回去!而她的身体,居然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这怎么可能?

        格蓝迪惊讶的瞪大眼睛,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他旁边不远处的娜塔莎早就吓傻了,她也没有想到,那个一上车就在自己身边呼呼大睡,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少女,居然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但是,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不死军团的骑兵最大的威胁就在于它们无论是人还是马,都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涣似胀ǖ钠锉宸?,安妮这么一下就足以让后面所有的骑兵都乱了套。就算那些骑兵能够稳住心神,也不代表他们的坐骑面对这些的时候也能够保持平静。动物毕竟是动物,但是不死军团不同。他们的坐骑已经不是动物了,而只是单纯的工具。

        工具是没有感情的。

        也正因为如此,安妮所造成的混乱仅仅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很快,后面的骑兵们就已经冲破了前面的混乱,他们甚至没有去在于横躺在自己面前的同伴,而就是这样毫无感情的驱使着自己的坐骑。任凭它们踩在自己同伴的身上,继续向前。

        没过多久,又有一个骑兵从烟雾中飞奔而出,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妮却是已然将精金重盾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她的手指微动,很快,重盾的下方。三角形状的圆锥从中呼啸而出,轰然鸣动着钉在了地面之上。

        接着,安妮和那个飞奔而来的骑兵就这样正面碰撞在了一起。

        “铛??!”

        伴随着刺耳的碰撞声。战马的马蹄踩在了安妮精金重盾的正面,这连人带马向前冲锋的力量加上重量却依然没有让少女的身体有丝毫的动摇,相反,就在这个时候,格蓝迪和娜塔莎看见安妮再一次挺起了身体,伸出双手———而就在他们的眼皮子低下,那个前两只马蹄都已经踩在盾牌上面的骑兵就这么被举了起来,然后再一次呼啸着飞向空中…………这个女孩的力气究竟有多大??!

        但是,威胁并不仅仅来自于这些骑兵。

        在另外一侧,不少不死士兵在塞莉亚的面前讨不到便宜。也按照自己指挥官的命令,从后方包抄过来,试图与自己的骑兵队进行配合,一举拿下眼前的猎物。但是当这些死灵士兵来到了目标的身边时,一个狐耳少女却是笑嘻嘻的挡住了它们的去路。

        “不好意思,此路不通?!?br />
        望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不死士兵。七恋丝毫没有紧张的神情,她依然带着柔和,俏皮的笑容,悠然自得的对着这些不死士兵说道。但是这些不死士兵当然不会因为七恋的几句话就停下自己的脚步,相反,它们举起了手中的弓弩与刀剑,一步步的向着七恋走了过去。

        “小心啊,七恋小姐!”

        刚刚才从安妮那边收回了目光的格蓝迪和娜塔莎,此刻却也是发现了另外一侧的危险,而看着七恋手无寸铁,就这么笔直的迎上去的时候,他们更是忍不住担心起来———无论怎么说,安妮手中好歹还有面盾牌,但是这位小姐手中什么都没有,这么上前去不是找死么?

        而听见两人的呼唤,七恋甚至还有闲暇转过头来,冲他们挥了挥手。

        “不用担心,两位,这群小虾米对我来说,没什么……………”

        七恋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根箭矢却就这样飞快的从她的耳边疾射而过,随后重重的插在了娜塔莎身边的马车车门上,这吓的那位大小姐不由的尖叫一声,而此刻的七恋却也是面色一沉,她望着在夜空中飘荡的几根粉红色的断发,眼中闪烁起了一丝红色,耀眼的光辉,接着,少女转过头去。

        “本来还想要让你们多活一阵子的,真是可惜了……………”

        说到这里,七恋伸出右手,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很快,铺天盖地的火球就笼罩了整个世界。

        那是什么东西?

        刚刚恢复完身体,转眼间望着不远处天边的一片火红,秃鹫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而在接下来,他就看见自己派出去的不死士兵们,在那狂暴的火雨之下彻底崩溃,不死生物不怕别的,就怕圣力与火焰,眼下这么多暴雨般的小火球劈头盖脸的砸下来,瞬间便瓦解了那些不死的士兵们。无情的火焰飞快的燃烧而起,仿佛呼啸的海浪般将那些不死士兵吞入其中,化为灰烬。而在另外一侧———该死,那群骑兵早已经爬在地上,变成一堆碎片!

        这一次秃鹫再也没有犹豫。对方的实力明显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看来这次的任务是失败定了,想到这里,秃鹫再也没有继续战斗的意思。他迅速收起武器,后退着想要撤出战场。

        浓厚的黑色雾气忽然分散开来。

        扇动着纯白翅膀的天使双手握剑,连人带?;艘坏酪鄣陌咨饣?,笔直的刺向眼前的死亡骑士。而面对眼前战天使的攻击,秃鹫迅速挥动手中的弯刀,格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条荆棘长鞭忽然再次从他的身侧呼啸而过。死死的缠绕住了秃鹫的弯刀。

        “你…………??!”

        秃鹫愤怒的转过头去,但是下一刻,这个死亡骑士的眼中却是第一次充满了惊讶———在夜空之中,身穿黑色裙装的少女正悬浮在那里,在她的身后,漆黑,宛如蝙蝠般的翅膀清晰可见。

        魔鬼?

        即便是不死生物,这一刻秃鹫的大脑也是一片混乱。它死活也想不通,为什么在这片战场上,会有魔鬼与天使一同联手进攻。

        但是想不通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了。伴随着赛蕾丝蒂娜收手后退,秃鹫手中的弯刀也被立刻拉开,一时间死亡骑士空门大开,眼看着就要被塞莉亚手中的神圣长剑再一次贯穿身体———不过与罗德之前的进攻不同,如果被这神圣的火焰却碰触到的话,那么即便是强悍的死亡骑士,也唯有死路一条。

        可就在这个时候,秃鹫终于表现出了他身为死亡骑士强悍的一面,他伸出左手,用力架在自己的弯刀上向上一抬。硬是将赛蕾丝蒂娜原本拉开的弯刀重新压了回去,堪堪抵挡住了塞莉亚的进攻,圣洁与死亡的火焰碰撞摩擦,在武器的交击之中闪烁。接着,秃鹫伸出左手,一拳打在了塞莉亚的胸口。

        无论属性如何相克。塞莉亚的实力毕竟还是差了秃鹫太多,这一拳砸过,战天使立刻就尖叫一声,倒飞开去。此刻的秃鹫却也是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在打飞了塞莉亚之后,他便顺手一把抓住荆棘长鞭,将赛蕾丝蒂娜从半空之中硬生生的扯了下来。

        不好!

        感受到手上长鞭传来的巨大拉力,赛蕾丝蒂娜也是大吃一惊,她急忙想要松开双手,但却是慢了一步,身形立刻就被死亡骑士拉着歪了一歪,虽然赛蕾丝蒂娜的反应也很快,立刻就扇动着翅膀试图离开。但是此刻,秃鹫的弯刀却也已经在空中一甩而过。

        亡灵呼啸??!

        伴随着死亡骑士的挥舞,弯刀上的火焰立刻就幻化为三只巨大的骷髅头,张开嘴巴发出令人头晕目眩的尖啸声向着赛蕾丝蒂娜冲了过去。躲闪不及的赛蕾丝蒂娜无奈之下唯有合拢翅膀,试图想要抵挡住这记猛攻,但是最终还是白色火焰的冲击下坠落地面。

        一时间,秃鹫似乎反而占据了上风,不过当红色的光芒再次闪现而过的时候,罗德的出现也标志着事情并没有这么容易结束。

        “喝??!”

        连接被罗德偷袭,此刻的死亡骑士早已经对这个年轻人的动作有所察觉,就在罗德的长?;游瓒龅乃布?,他手中的弯刀却也已经重重挥下,砍在了对方的武器上。同时秃鹫的左手在弯刀的背面一抹而过,向着罗德挥出了自己的左手。

        “轰?。?!”

        苍白的火焰从秃鹫的手掌之中喷射而出,但是却并没有能够打中自己的目标,因为就在秃鹫反手抹刀的时候,罗德就早已经先知先觉的躲开了他的进攻方向,反而挥舞着长剑从另外一侧再次发起了袭击。

        又来?

        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秃鹫也感到有些诧异,他可以确定,自己和对方的确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罗德的表现却让他非常疑惑,这个年轻人似乎很熟悉自己的战斗方式,虽然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挡住自己的正面一击。但是这个年轻人似乎也很熟悉这一点,不断的游走偷袭,而且总能够在自己反击之前机敏的躲开他的进攻方向。这绝对不是什么战斗天赋和直觉的结果———这只能够说明,对方对于自己的剑技相当熟悉,这才能够堪堪躲过他的进攻。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秃鹫不由的有些好奇起来,如果说早前他只是想要杀掉眼前这个妨碍自己任务的阻碍的话,那么现在,他更多的是想要将罗德抓住,带回去好好盘查一下,一个身边居然能够跟随着天使与魔鬼的存在,的确值得自己好好调查一番。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德却再一次如同鬼魅般的欺到了秃鹫的面前,但是这一次,秃鹫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挡住他的进攻,相反,他的身形向后撤了一下,手中的动作略微有些缓和,这正是死亡骑士的诡计,无论如何,双方的实力差距是极大的,他想要引诱罗德出手,接着一举擒获对方。

        果不其然,面对这个机会,罗德并没有放过,在死亡骑士身形晃动,失去平衡的瞬间,他就立刻飞奔上前,手中的鲜红长剑呼啸着刺向了秃鹫的眼睛。

        就是现在??!

        就在罗德的剑锋即将到达死亡骑士眼前的那一刻,原本失去了平衡的死亡骑士忽然身形一稳,接着他手中的弯刀猛然向上一挑,重重的打在了罗德的鲜红长剑上。而受此重击,罗德手中的长剑立刻就飞向了天空,而他整个人也因此彻底失去了平衡,仰着身体向后倒下。

        成功了。

        望着向后倒下的罗德,秃鹫立刻伸出手去,试图抓住对方,将其彻底制服。

        但是就在他伸出手,想要抓到猎物的时候,秃鹫却猛然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面对他伸出来的手,罗德的面上非但没有恐惧与慌张,相反,他的面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

        紧接着,秃鹫便看见他一手放在嘴中,一手指向自己。

        尖锐的口哨声,也在此时响起。(.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