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五十章 龙魂聚首(上)

    第二百五十章 龙魂聚首(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阴暗,漆黑的乌云翻滚着从天空飞过,咆哮的雷霆不时的从云层的间隙之中爆发出来.但是只有仔细看去才会发现,在那云海的上面,一艘船正在顺流而上,向前航行。它并非是穆恩那种有着厚重金属外壳的魔导战舰,看起来更是像是那种古老的,在海洋上航行的普通船舰。高高的桅杆刺向天空,张起的白帆在风的吹拂下鼓的满满的。而在这艘古老船舰的两侧,数头巨大漆黑的暗夜亚龙正舒展着身体,利用锁链的力量带动着眼前的船只向前飞行。

        翻滚的雷霆与漆黑的乌云,这只代表着一件事。

        “每次看见这一幕,我都觉得很不舒服啊。比起这种雷云来说,我倒更喜欢宁静的夜晚与圆月?!?br />
        站在船头,望着眼前云海的女子轻轻打开手中的扇子,同时低声抱怨道。虽然是在高空之中,但是她却穿着单薄华贵的黑纱长裙,露出了雪白的手臂与小半个胸口,那令人炫目的白色光是看着就会让人觉得血脉愤张,口干舌燥。一头柔顺亮丽的金发笔直的垂到女子的脚腕处,伴随着轻柔的风像缎子般的飘动着。那纤细的腰肢让人甚至想要忍不住将她搂抱在怀中。姣好的面孔上完美的融合了少女的柔美与成熟的娇媚,带着一股混合的,宛如毒药般甜美的魅力?;蛔鍪窃谌魏我桓龅胤降幕?,她都必然会是宴会之中瞩目的焦点,甚至是其主人都不可能夺走她的光辉。不过可惜的是,这里并没有人欣赏这万种的风情。

        “因为宁静的夜晚更适合你去乱搞吗?**?”

        低沉,仿佛沉重的生铁摩擦的声音响起,带着毫不掩饰的嘲弄与不屑。但是听到这句话,女子并没有露出任何愤怒的表情,相反,她娇笑着转过头来,双手合拢注视着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全身上下都包裹在漆黑沉重的铁质盔甲里,除了漆黑之外别无他物,身高足足有两米的庞大骑士。

        “哎呀………话不是这么说的嘛,巴伦德殿下,女人的身体可是非常有利的武器哦?有时候它可是胜过刀剑呢,不需要流血,不需要牺牲,只需要用这具身体稍微引诱一下,就可以达到目的,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吗?还是说,男人都喜欢见血呢?真是野蛮哦………明明可以不用这么做的,不过嘛,我倒也不是不能够理解男人的征服欲就是了?!?br />
        一面说着,女子一面有意的挺了挺胸部,随后轻笑起来。

        “哼,很适合你的下贱台词,当你曰后被夺去位置,在奴隶场里任人游玩的时候,我一定会去捧场的。虽然对你那具污秽低贱的**不感兴趣,但是我倒是很想知道喜欢玩弄别人的人被人玩弄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那一定非常令人愉悦的事情吧?!?br />
        巴伦德的头盔之中闪过了一抹红光,他就这样淡漠的扫了眼前的女子,接着转身离开。而望着巴伦德离去的背影,女子吃吃轻笑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哎呀,巴伦德殿下,您这么说可真是让我伤心呢。真没有想到,像我这样的人,居然还会让您这么关心,这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虽然语气之中带着的是真心实意的欣喜,但是却正因为如此,反而更让人感受到其中的恶意。而面对女子的回答,巴伦德则是冷哼一声,他已经没有了在这里和这个女人聊天的姓质,在扔出了一声冷哼之后就这样转身离开了甲板。

        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仪式非常重要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的。

        “哎呀哎呀,兄长大人,您的臣下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啊?!?br />
        站在窗前,将甲板上的一切尽收眼底,伊琳微笑着转过头来,望向自己身边不远处坐在桌子上沉默不语的男子,此刻的他正闭着眼睛,似乎正在沉思和冥想着什么。而即便听到了自己妹妹的说话,这位统帅黑暗的王者,掌握黑夜之龙也依然没有半点儿变化。那张如同花岗岩般坚毅的面孔上带着绝对的自信与冷静。

        “无需担心?!?br />
        “但是,看起来和睦一点儿总是比较好吧,特别是这次的秩序圣典,万一让别人看了笑话的话,说不定我们夜之国会被轻视哦?”

        “那就随他们去吧,轻视的后果,就由血与火来补偿。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愚蠢,那么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br />
        “真是的……………”

        对于自己兄长的回答,伊琳并没有抱着什么想法,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重新转过身去,虽然自己的哥哥嘴上不说,但是伊琳也很清楚,这一次的秩序圣典不同以往。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新生龙魂的出现———而且还是虚空之龙。

        现在的龙魂大陆之所以能够维持微妙的平衡,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法之国的存在。虽然说是“创世五龙”,但是其中审判与制裁的双生龙却是一个阵营的,而虚空之龙则消失无踪。这也就代表着不管是光之龙魂还是黑暗之龙都没有办法单独与双生龙对抗。而更要命的是,双生龙的力量是法则,这代表着她们无论是在黑暗还是光芒之下,只要是秩序之地,那么双生龙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力量。在这样两个明显破格的存在下,哪怕是黑暗之龙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如果伊昂的野心仅仅只是消灭光之国的话,那么根本没有必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但是伊琳很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个完美主义者。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如果他毁灭了光之国,但是却任凭法之国在自己面前存在的话,那么无异于在吃下一口蛋糕的同时吞掉了一颗石子,那种感觉绝对不会让伊昂感觉到舒服的。所以他一直都在寻求绝对的,至高无上的,足以对抗双生龙的力量。

        而现在,一个新生的龙魂继承者诞生了。

        平衡有了被打破的可能。

        光芒之龙一开始就不在伊昂的考虑之中,双方对立的阵营已经代表了一切,虽然伊昂也通过手下的黑暗势力对光之国进行了相当程度的渗透,但是如果没有办法拿下穆恩的话,那么再怎么渗透也没有意义。甚至还有可能给光芒之龙翻身的机会。原本曾经有那么一个机会摆在伊昂的面前,只要差一点,按照自己的计划,穆恩就会被彻底毁灭。但是………事情最终还是出现了偏差。

        “伊琳?!?br />
        “是,兄长大人?”

        “你见过他吧,说说你的看法?!?br />
        听到伊昂的询问,伊琳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自己那次私自外出一直都被自己的哥哥看在眼里,从那次回去之后就一直被软禁到现在才被放出来就知道哥哥很讨厌自己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做法,不过嘛………伊琳也已经习惯了。

        “是,兄长大人………嗯,怎么说呢,我只和觉醒前的他见过几面?;蛐聿⒉荒芄蛔魑慰?,但是那位陛下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冷静,平曰里也很少显露感情,但是似乎对于一切都了然于胸。似乎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而且从之前的战斗中可以看出他对于我们夜之国也非常熟悉,而且似乎知道很多内情。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根据?!?br />
        “是吗?!?br />
        平淡的回应,听起来似乎对此没有半点儿兴趣似的,但是伊琳很清楚,这只是自己哥哥平曰里的态度罢了。他只需要报告,不需要建议,只要做出决定,那么就会坚定不移并且坚信自己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他从不允许其他人动摇自己的想法与心智,任何异议都会被否定,绝对以自我为中心的姓格,哪怕是之前才经历过一次挫折,在伊琳看来,自己的哥哥依然没有回头的打算。在他的眼中,之前进攻穆恩失败根本不值一提。就好像现在,他之所以要参加这次的仪式,恐怕其中多半还是想要亲自了解一下那位新生的龙魂继承者,看看他有没有值得拉拢的价值。

        但是在伊琳看来,这样反而更加危险。

        还是不够。

        高速奔驰的马车车轮如果被石子磕到,就会产生晃动,而为了重新让马车平稳下,应该尽可能的减慢速度才对。但是伊琳却担忧的发现,自己的哥哥根本忽视了眼前的危险,完全没有放慢速度的打算,而是继续向前飞奔。在他看来那似乎是毫无威胁可言的偶发事件,但是伊琳却很清楚,这很有可能代表着面前原本平坦的大道变成泥泞难走的小路。如果再不减速慢行的话,那么飞驰的马车就很有可能陷入泥潭,或者直接翻车也说不定。

        而且那个人,似乎也有着这样的能力。如果说最开始见面的时候,伊琳只不过把对方当做是一件可以利用的,有趣的玩物的话。那么现在,在伊琳看来,那个人很有可能真的成为哥哥面前的障碍,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是少女却能够很敏锐的感觉到,那个人和自己的哥哥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相似。他们都对自己充满仔细,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从不会特意流露出表情,总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决定。但是,让伊琳感觉到不安的是,那个人明显比自己的哥哥处事要更加柔软,从他的领地名称就可以看出来,他更加不拘小节。这是最棘手的类型,或许在很多人眼中,他欠缺所谓的尊严或者荣誉这种东西。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显得更加危险。因为一旦察觉事不可为,他会立刻收手不干。完全不在乎其他人对于自己的评价———不,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么和自己的哥哥也没有多大区别。但是最大的差距就在于,他能够轻松的迈过自己内心深处的那道坎。这才是最重要的,而这,则是自己哥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能够克服的心魔。

        想到这里,伊琳抬起头来,明亮的黑色眼眸之中反射着自己哥哥的身影,带着前所未有的担心。

        如果那个人依然仅仅只是个领主的话,或许自己并不会这么担心。但是现在………伊琳却觉得,这个考验对于自己的哥哥而言,或许太过困难了。这并非是双方个体实力与整体实力之间的对比,而是某种更加深入和纯粹的东西。

        结果究竟会是如何呢?

        想到这里,伊琳重新将目光投向窗外,淡淡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