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二百二十章 沸腾的先兆〔月底最后时刻,求月票)

    第二百二十章 沸腾的先兆〔月底最后时刻,求月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猎杀商人的犯人在行凶时被发现,随后与守卫队进行了激烈的交战,最后战败自杀。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引起了整个高地之城的震动,这并不是因为犯人居然会这么快被抓住,而是因为犯人的身份———经过调查,那个犯人居然是高地城中最富声望的长者莫雷.海瑟!

        在高地城的平民之中,莫雷是非常富有声望的人物,他曾经担任高地城的治安官,为人刚正不阿,而且总是站在那些民众一边对抗不平等的剥削与压榨,这使得莫雷在高地城民众里的声望比城主还要高。虽然爱兰尼克财团一直不喜欢他,不过苦于没有借口对付莫雷,所以也只能够在旁边看着。不过莫雷的表现倒也没有让爱兰尼克家族感受到什么威胁,除了会帮助民众争取一些属于自己的利益之外,莫雷本身很是低调,他从来没有想过利用自己的巨大影响力争取民众一同抗争什么的,这也是爱兰尼克财团留他活命的原因,如果莫雷试图把自己打造成某种革命领袖的话,那么现在他的归属就是某个乱坟岗了。

        能够在暗中管理一个城市,爱兰尼克家族自然不是那种看你不顺眼就要杀全家的莽夫,商人的本质还是利益,就算是莫雷这种人,只要有利用价值的,那么放着也没什么。毕竟他性格老实忠厚,而且不会主动站出来惹麻烦,在爱兰尼克家族看来,有这么一个家伙领导那些下层民众也不错。那些愚蠢的白痴对于莫雷的话言听计从,就算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也只会第一时间跑去向他哭诉。而对方的手段好歹也是以交涉为主,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保证高地城的文帝。

        谁知道万一干掉了他,会不会有个满脑子肌肉的蠢货替代他的位置,一上来就号召民众团结一致和自己死磕?他们来这里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一切和赚钱相违背的事情他们可都不打算做啊。

        可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莫雷的死在高地城里引发了轩然大波,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伴随着莫雷的死,一切都已经重归平静??墒巧搅⒌潞芮宄?,现在的高地城就好像是在火山口上等待喷发的前一刻那样,表面看起来平静无比,而下一刻一旦爆发,那么就是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震动!他的情报网已经显示,不少下层民众对于莫雷的死非常愤怒,他们认为莫雷没有做错,那些贪婪的商人来这里本就是不安好心。甚至有些人还认为,这些商人居然把一向老实本分的莫雷都逼到了这个地步,这说明那些贪婪的混蛋必须要被驱逐出去!这是我们整个高地城人的责任,因此我们也应该继承莫雷的遗志,继续将它发扬光大!还有一些人则认为。莫雷根本就不是凶手。只不过是被上面当成了替罪羊而已!他们是在趁机清洗那些反对他们的人,以为这些贪婪的商人能够进入高地城铺平道路!

        虽然说法有好几种,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对于山立德来说都不算好消息,因为不管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这件事的人,他们都将自己的怒火和矛头对准了高地城的上层,对准了爱兰尼克财团,这件事如果无法很好解决的话,那么接下来高地城就会陷入一场史无前例的?;?!

        说实话,山立德本人也不相信是莫雷干的。他掌握这座城市已经有十几年了,在他刚来的时候,莫雷是这里的治安官,而当他彻底掌握了高地城之后,莫雷就滚蛋走人了。在山立德的记忆里,莫雷是有些实力,可是也不过如此,一个小小的边境城市的治安官,实力再高强能够高强到哪儿去?以莫雷的实力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一百多个圣蛇会卫兵的把守,将尸体运到石碑上去?虽然在之后的战斗里,他的确爆发出了超乎山立德想象的力量,可是在山立德看来,莫雷临死前的力量爆发还是可以在接受范围之内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太顺利了…………这一切都太顺利了。

        第一二三天爆出了那么性质恶劣的事情,但是第四天事情却如此轻易的就解决了,虽然山立德也可以安慰自己说因为自己加强了警备,所以莫雷没办法像之前那么行踪隐秘,结果最后被发现了??墒且陨搅⒌露阅椎牧私?,他可不是个冲动固执的人,如果他真的是凶手,在察觉到自己加强了警备之后,大可以暂时等一段时间,毕竟高地城不可能每天都保持这样的高警戒态势,而身为前治安官的他要是想要得到高地城的警备强度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他大可以暂时选择潜伏,等警备没那么强的时候再下手,然后就这么翻来覆去的折腾,山立德相信,如果莫雷选择这样的做法,那么肯定会让自己头疼死的??墒?,他却好像没有察觉到这个关键问题一样,依然跑出来袭击商人,最终甚至还被人发现……………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还是另外有什么问题?

        直到现在,山立德都觉得这一连串事件背后透着某种阴谋的味道,他发现自己就好像一个被迫卷入戏剧里的小丑角色,除了机械的跟随着报幕人的说话一步步向前走,说着既定的台词,完成既定的动作之外什么都做不到。因为一旦他不这么做,那么就会被台下的观众们砸下场去。但是如果他继续按照这脚本上的提示一步步进行下去的话,那么最终可能就自己把自己带入了无底的深渊里。这让山立德感觉很不好,因为他发现自己并没有能够掌握局势,甚至已经被局势所掌握。

        他有一种预感,这仅仅只是开始。

        不仅仅是山立德有这种感觉,此时的克里夫。也是感到异常头疼。

        “我们不能够再沉默下去了??!”

        听着耳边的怒吼,望着眼前愤怒的众人,克里夫皱起了眉头。

        “我说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必须要保持冷静!难道你们觉得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足以和爱兰尼克财团对抗吗?”

        “足够了!”

        听到克里夫的询问,为首的男子用力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他双眼通红,充满了血丝与愤怒的火焰。

        “我们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连莫雷大人都愿意为了我们而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做了些什么呢?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们只是无知的承受着那位大人的庇护而已,将一切都交给他来解决,但是这并不是莫雷大人一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个高地城的问题,没错,光凭我们的力量可能不够。但是我们的身后站着整个高地城??!只要我们发动那些民众起来抗争,那么我们就一定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

        “你疯了吗?”

        听到这里,克里夫瞪大眼睛,注视着自己的同伴。

        “你想要把整个高地城卷入其中,你知道里面有多少老弱妇孺吗?你是想要他们的家人被卷入到战火里然后死去吗?这就是你的想法吗???!”

        “那又怎么样?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或者与死了有区别吗?像奴隶一样苟延残喘的死去?;故窍裼⑿垡谎浜淞伊业乃廊?,这对我们来说还有的选择吗?我已经受够了,我已经受够了躲在别人背后的日子,我们的权利要由我们自己去争取,哪怕铁与血,哪怕是血流成河我也绝不放弃,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退出,你这个胆小鬼??!”

        “我不是胆小鬼!”

        听到对方的怒吼,克里夫也咬紧了牙关,大喊起来。

        “但是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很不利。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算能够做什么也不过是螳臂挡车,在眼前的情况下,我们更应该谨慎…………”

        “咚??!”

        克里夫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那个男子就这样举起拳头,接着重重一拳砸在了克里夫的脸上。接着克里夫就这样被打倒在地,伴随着桌椅的翻到声,原本喧闹的房间内顿时变得沉寂一片。

        “我早就受够你了,克里夫,你总是说要谨慎,再谨慎,现在,莫雷大人都死了,他的尸体被那些贪婪的贵族和商人吊在外面,但是你他妈的还要我们谨慎!老子受够了,你这个懦夫,没胆的男人,当初莫雷大人怎么会瞎了眼,看中你这么个混蛋??!我呸??!你就是一个没种的废物!老子受够了,兄弟们,愿意跟老子干的来!如果是没胆的懦夫,那么就和这个白痴一起缩在这里发抖吧!”

        男子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房间,而伴随着他的离开,房间中的众人也逐渐退出,很快,偌大的房间里变得空空荡荡,克里夫躺在地上,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天花板,他的面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此刻的克里夫却是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尊敬的人会莫名其妙的卷入这种冲突,但是只有一件事他是再清楚不过的………那就是接下来的高地城,恐怕要大变样了。那不再仅仅只是骚动,甚至可以说是一场战争,每个人,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将卷入这熊熊的烈火之中,任凭鲜血流淌,灌满整个高地城。

        他们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吗?

        克里夫并不看好这一点,他之所以要求众人忍耐,并不是因为懦弱,也同样不是因为胆怯,而是为了防止光之议会的进一步插手。作为城主的副手,整天周旋在上层之中的克里夫当然知道那些贵族之间的门道,如果事情仅仅到此为止的话,那么光之议会是不可能插手的。因为无论与公与私,山立德那边也绝对不允许有人来分弱自己的权力,所以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甚至压下去。说白了,自己等人想要继续发展下去,还必须要依靠爱兰尼克家族的“私心”。

        但是一旦民众暴动,那程度可就完全不同了。如果换了以前,高地城暴动这种事情说不定光之议会连看都懒得看一样,随便他们怎么玩。但是现在,作为重中之重的高地城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引起光之议会的注意。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他们就会派遣军队。而虚空之领是绝对不会作视光之国派遣正规军进入高地之城的,到时候一旦双方围绕高地城打起来,那么倒霉的是谁?

        答案不言而喻。

        克里夫不是没有对他们说过这其中的危险,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根本不愿意接受克里夫的说法?;蛘咚翟谒强蠢?,那都是虚无缥缈的被害妄想,为什么就一定是光之议会派出军队来镇压我们,为什么不会是我们在最短时间内赶走了那批占据高地城的吸血鬼,然后我们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主人呢?既然都是没有变成现实的想象,那么为什么不往好的方面去想。非要去想坏的方面?

        人都是讨厌被唱衰的,特别是每次克里夫都会对他们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目前实力不够”“时机不对”,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多了他们也会心生反感,凭什么我们就不行?凭什么我们就一定要输?那些贵族商人是很厉害??墒窃倮骱λ且彩侨死?。没长着一对尖耳朵两只翅膀一条尾巴,被刺中心脏一样会死不是吗?凭什么就属他们欺压我们,我们就只能够受着?

        以前有莫雷在,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老治安官的话是说一不二,他们不敢反驳,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而克里夫,很明显并没有像他那样的威望。甚至可以说,他有些狐假虎威。

        “克里夫,你还好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稍显柔弱的声音在克里夫的耳边响起,他转过头去,望着自己身边的年轻同僚,露出了一丝苦笑。

        “你还没有走啊……………”

        “我觉得,你说的是正确的,可是现在……………”

        “是啊,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用了?!?br />
        听到女子的说话,克里夫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他晃晃脑袋,站起身来。此刻,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变得无比坚毅,甚至还燃烧起了某种火焰。

        “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用了,既然他们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我也只有做出决定了。原本我并不打算这么做的,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他们一定会失败,光之议会决定会派兵镇压,这只是时间问题,到那个时候,高地城就真的彻底毁于一旦了。而现在,我们需要更加强有力的后援?!?br />
        说道这里,克里夫爬起身来,望着眼前的女子。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br />
        “什么忙?克里夫?”

        “如果我记得没有错,虚空之领的使者目前依然在高地城里,我知道这方面一直以来都是由你们来负责的,因此我希望你能够安排一个机会,让我和虚空之领的使者私下会面,越快越好!最好就在这两天,不要让其他人发现,拜托你了。现在能够拯救高地城的只有虚空之领,如果我们还想要保住我们的城市的话,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说实话,克里夫自己此刻都拿不准这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太多的权力和资本这么做,虚空之领也不是傻瓜,随便派个人去就能够说服对方出兵帮助自己,至少他需要让虚空之领了解自己有足够的资本,比如他可以保证在那之后很好的控制住高地城,成为虚空之领的得力帮手,而不是让事情变得更加混乱??墒窍衷?,克里夫已经没有了这个资本,莫雷已死,而自己的部下又选择了和自己分裂,眼前克里夫的手上除了那么几个忠于自己,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助力。虽然他相信那些人在经过血腥残酷的镇压之后会了解到自己的错误,从而醒悟过来重新支持自己。但是如果到那个时候再去找虚空之领帮忙那么就为时已晚,因此克里夫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虚空之领出兵帮助自己,这样一来他还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一切。不然等到光之议会介入其中,那么就一切都晚了。幸运的是,他很了解自己的同伴,这些人虽然在群情激奋下很容易做出行动,但是也因为他们的行动太过突然,很有可能导致光之议会措手不及,在毫无计划的情况下,军队的调度工作或许会因此延缓,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吧。

        “………………好吧?!?br />
        面对克里夫的说辞,女子犹豫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我尽力做到,虽然我不相信这能够改变什么,但是正如你所说的,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br />
        “谢谢你………”

        听到同僚的回答,克里夫低下头去,长长的叹了口气,也正因为如此,他并没有察觉到,在自己同僚眼中微微浮现的,红色的光辉………

        ps:已经是月底最后时刻啦,再过两三个小时这个月就结束了,大家手中有月票的尽量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