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召唤圣剑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虚空之领

    第一百九十三章 虚空之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秩序的光辉冲天而起,将原本漆黑的夜色染成了一片**.

        “殿下?!?br />
        阿蒙德站在阳台上,注视着远方那代表着无限纯净的秩序之色,眉头微皱。他望着眼前的身影,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听见阿蒙德的呼唤,莉蒂亚则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接着她眯起眼睛,望向眼前的天空。

        “无需为此而焦虑,阿蒙德卿,美丽的花朵终究有一天会孕育出香甜的果实,这是自然的过程,无论我们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无法逆转这个过程。世界的轨迹永远是固定的,而且………我从不违反自己的承诺?!?br />
        “可是,殿下,万一那边………夜之国……………”

        “那是他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只要安静的看着就好。既然他愿意做出这个选择,那么想必也已经有了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他思虑不周,那么就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无论如何,焦躁妄动可是大敌。身为上位者,无论何时都要保持优雅的举止,不为外界所动,保持己心,老师,这还是你教给我的道理?!?br />
        说道这里,莉蒂亚抬起头,接着她眯起眼睛,谁也看不出来她那双金黄色的眼眸之中在想些什么。

        “或许,这对于陛下来说,也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br />
        接着,莉蒂亚喃喃自语的说道。

        就在与此同时,在血红的月色照耀下的古堡平台上,身穿着华丽的晚礼服的少女则同样凝视着远处的秩序之光。那光芒并不耀眼,可是传来的强劲力量却让人无法忽视。甚至就连黑暗夜色下的血红之月,也不由变得黯淡了许多。

        “真是有趣,是那位先生所为吗?”

        伊琳伸出右手,抵住下巴,浮现出了带着几分俏皮的笑意。她转过头去,望向不远处的黑暗之城,在那高大阴暗的塔楼上,此刻闪耀着明亮的青绿色火焰。那代表着在这黑暗国度内,正在就某件事召开重要的会议,而会议的内容,自然不言而喻。

        开拓者啊………在自己记事已来,大陆上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出现开拓骑士了?无论是人类,还是拥有不死之身的亡灵,以及拥有着漫长生命的精灵,都屈服于混沌的威胁之下,数百年再也没有任何人胆敢前往混沌之地。就连自己的兄长大人,那位看起来无所畏惧的黑暗之龙,也从来没有就此做出过任何决议。不过伊琳也很清楚,他只是不希望把力量消耗在这种无关的地方。贵族门阀之间的相互斗争可以过滤那些被抛弃的存在,筛选出更加符合要求的臣下。与外敌的战斗可以吞并对方的土地与子民,前来壮大自身的势力??墒墙ν度牖煦缰厝词且幌钗O沼治弈钡淖饕?。的确,拥有不死之身的亡灵或许在面对其他活着的生物时拥有绝对优势,可是在面对吞噬规则之力的混沌面前却和其他生物一样无力,甚至更加无力。

        即便是拥有漫长的时间,不死之身的死灵,也会有惧怕的感情吗?

        可是…………兄长大人。

        如果只是一味的逃避,而不去面对的话,无论你多么执着自己的正确,最终都只会被摔个粉碎。这个道理,看来我这个做妹妹的是无法告诉你了。

        那么,只有让你亲身体会一下“失败”的感觉吧。在大错没有铸成之前,为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国家。

        想到这里,伊琳嘴角微微翘起,浮现出了几分笑意,随后她伸出右手,伴随着她的动作,城堡周边的密林忽然开始发出了“莎莎”的声响,片刻之后,一大群蝙蝠忽然从黑暗之中飞出,它们盘旋缠绕着围拢着城堡转了一圈,接着向着遥远的黑夜彼端飞去。

        在群山环绕的殿堂内,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宁静与安详,唯一不同的则是原本应该安静的跪在地面上祈祷的精灵们此刻却站起身来,带着复杂而迷惑的眼神望着眼前这冲天而起的白色光柱,那秩序的波纹是如此的强劲,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姐姐大人,有人点燃了火种?!?br />
        一个清丽,好听而冰冷的声音回荡在教会庄严朴素的大殿上,手持一把足足有自己身体那么长的长刀的俏丽背影站在窗前,安静的望着窗外的景色,她的声音无悲无喜,但是却充斥着没有人能够反对的坚毅与意志。

        “而且,还是秩序之零?!?br />
        “真令人怀念,我还以为我再也看不见那美丽的秩序光辉了……………”

        另外一个声音响起,带着淡然,温柔和轻松曼妙的语气。站在另外一侧的俏丽背影晃动了一下,那头垂下的银白长发也随之起舞。

        “万象虚空的旅者回来了吗?真不知道,这一次他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我们不需要惊喜,姐姐大人?!?br />
        听到后者的说话,前者似乎对此颇为不满。握着长刃的背影停顿了一下,低下头去,不在望向眼前天空之上那美丽而强劲的光辉。

        “我们的任务是维护秩序不被践踏,扭曲,破坏。这一点,无论是谁都不能反对。哪怕是虚空的创造者也是一样。我们会用自己的生命,维护创世的法则,直到永远?!?br />
        声音再次渐渐消失,庄严的殿堂内,重新恢复了往曰的沉寂。

        【重置完毕】

        【虚空之领净化结束】

        “呼…………………”

        看着眼前重新分布的三维全息影像地图,罗德松了口气。在彻底进化完潜伏在这里的混沌之后,眼前的领地终于也浮现出了原本的模样。大致上来说,眼下罗德所拥有的这片领地与他在游戏之中所拥有的差不多。以赎罪之地要塞为开端的弯月形领地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半岛。从外表看去,就好像是在穆恩公国的下面多了一个半圆形的分支一样,原本的黄金之海现在变成了被弯月包裹在其中的内海,而眼下罗德所在的火种之源的所在,正是在这弯月形半岛内正中央的内海上所形成的一个巨大岛屿。不过和游戏之中不同的是,那片弯月形的半岛要大上很多,连绵起伏的山脉,平原与湿地形成了完美的屏障,从高空望去,就好像一个人温柔的伸出双臂,虚抱着自己怀中的岛屿一样。而弯月尖角的另外一侧则与光之大陆的深处遥遥相对??梢运德薜碌恼馄斓?,等同于将原本被海洋分割开来的穆恩公国与光之大陆通过另外一种方式重新连接到了一起。虽然领地本身面积并没有穆恩公国那么大,但是也有至少六分之一的面积了吧。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罗德的这片领地可谓好的不能再好,通过陆地连通了穆恩公国,而由于半岛环绕的影响,原本汹涌的黄金之海此刻也变成了安静的内海,从地图上看去,除了四五条水道分别通向穆恩与光之国周边的领地之外,通过赎罪之地要塞的陆地通道还能够连同夜之国的道路。就连远在大陆另一侧的法之国,如果能够设定好航道的话,也可以轻而易举的连通。这几乎等于将自己的领地与这片大陆上所有的主要势力全部连接在了一起。从商业方面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利好,可是从军事角度来说,在没有自保实力之前,这简直就是一块肥肉。一旦夜之国出兵占领了这片领地,那么他们不管向光之大陆的哪个角度进攻都不会有太大的阻碍,甚至可以说,以夜之国的实力,如果能够以罗德的领地为跳板,占领整个光之大陆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除此之外,罗德还发现在自己的领地里,一共有九个避难所,这些避难所大小不一,最多的有万人,最少的则只有不到百人。至于其他的避难所在系统上都没有表示出现,估计是在之前的混沌之祸中彻底完蛋了。至于这些避难所里的残民该如何处理,罗德还没有拿定主意。在游戏里,被秩序之光净化之后那些残民就会像游戏的NPC一样听教听话,鼠标一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墒窍质道锞烤够岜涑墒裁囱泳椭挥刑熘懒?,于是罗德只是解除了避难所的第一层封印,允许他们在避难所的周边走动,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还是打算等自己亲眼看个清楚明白之后再做决定。

        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开启了火种源之后,罗德终于发现了一个秘密。一个在游戏里,所有玩家都未曾发现过的秘密。

        那就是龙魂之力本身的存在。

        在游戏里,大家都知道龙魂继承者很厉害,不管是黑暗之龙,虚空之龙,审判之龙还是制裁之龙都清楚无误的表现出这一点,它们用自己的龙魂庇护着这片大地不受混沌的影响。但是玩家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有这些,他们毕竟不是创世龙魂,龙魂之力究竟以何种形式存在,他们也不清楚。而现在,拥有了虚空龙族的力量,罗德终于了解到龙魂之力存在的意义———那就是对龙魂本身的忠诚与信仰。

        这很类似于罗德曾经在小说里看到的那种神祗们收集的信仰之力,信仰神明的人越多,那个神明的力量就越强大。而反过来,信仰神明的人越少,神祗的力量就越弱。龙魂之力也与这类似,但不同的是,它收集力量的范围并不是看信徒,而是所有生活在龙魂庇护之下的子民。也就是说,在光之龙魂庇护下生活的子民,都会无意识的为光芒之龙魂提供力量,而暗之龙魂以及法之国的双生龙也是一样。

        但是,力量的来源并不是来自于尊敬和奉献,而是来自于臣服。无论是因为恐惧才臣服,还是因为尊敬所以臣服,只要越是愿意对龙魂继承者打从心底里臣服他的命令,那么能够提供给龙魂继承者的力量就越大。

        难怪黑暗之龙这么强大。

        想到这里,罗德不由撇了撇嘴巴,要说仁爱什么的,夜之国肯定没这东西,但是要说黑暗之龙,夜之国里没有一个人胆敢反抗它,也正因为这强大的威压和恐惧所带来的臣服,黑暗之龙才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如果玩家知道黑暗之龙的底细,恐怕罗德根本不会在后期使用斩首战术,他只要带着玩家把夜之国所有的NPC全部杀光,那么黑暗之龙失去了龙魂之力的来源,自然就好对付的多了………不过现在这也不过只是说说而已。

        这样一来,暗夜之龙国的君主集权和法之国的宗教就可以说的通了,无论是哪一种,都会增强龙魂继承者的龙魂之力。但让罗德想不通的就是光之国,如果自己目前所得到的情报是正确的,那光之大陆的削弱甚至人为降低光之龙魂在人们心中的影响力根本就是**裸的作死行为。对于光之龙魂没有敬畏或者臣服之心的,给予光之龙魂的龙魂之力就会减少,而伴随着龙魂之力的减少,龙魂庇护的力量就会削弱,从而导致混沌趁虚而入。虽然说哪怕对龙魂没有敬畏之心,也会不自觉的提供力量,但是提供力量1和力量100之间的区别,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光之议会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作死?

        不……………想到这里,罗德倒是觉得另外一种可能姓更大。

        那就是………光之议会压根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死。

        这也难怪,龙魂之力的秘密连玩家都没有挖掘出来,直到罗德自己成为虚空龙族之后才得知了这一切。这就代表恐怕不管是在游戏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里,这个秘密恐怕只有龙魂继承者才有资格得知。而以光之议会的德姓,恐怕就是龙魂继承者告诉他们“你们要是再不让人民信仰我,遵从我的话,光之大陆就会毁灭哦”这种说辞,恐怕他们也只会当做是光之龙魂妄图争权夺利所找出来的借口吧。

        所以说,凡人的智慧嘛…………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面对黑暗之龙的进攻,光之龙魂的庇护却一直没有守住的原因?

        不过这件事目前和罗德来说没什么关系,自己变成龙魂继承者之后身体没有任何改变,那么按照道理来说,莉莉安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按照之前索尼娅提供的情报,那么莉莉安的身体被做过手脚的可能姓就很大。虽然罗德不认为光之议会有这样的本事,但是谁知道呢?被权力**冲昏头的家伙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嘛。

        而龙魂之力本身不仅仅只是用来抵挡混沌入侵和加强龙魂继承者的力量这么简单,在建设系统中罗德惊讶的发现,几乎没有什么是龙魂之力做不到的。只要有足够的龙魂之力用于消耗,那么甚至可以把高山移为平地,在海里制造岛屿和暗礁,将贫瘠的土地瞬间化为肥沃的平原。让原本空无一物的海边变成丰收的渔场。甚至可以说,在龙魂所庇护的大陆下,龙魂继承者就是创造神,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一切———但事实上也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橡皮泥柔软的时候,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将它捏造成任何形状。但是当它的形态变得僵硬,被固定之后,再次尝试改变形态就会彻底崩坏一样。一旦对某个区域进行了过多的改变,或者在某些已经固定了很久的地区尝试重新修改这里的一切,那么就很有可能导致平衡被打破,如果仅仅只是一小部分彻底崩?;购?。万一不小心打破了龙魂庇护的屏障,为混沌们打开了一条入侵之路的话,那么恐怕接下来可就真是惨无人道的结局了。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罗德没有从接触过夜之国,法之国和光之国那里获得龙魂之力进行改变情报的原因吧,它们的领地已经固定成型了成百上千年,再次用龙魂之力进行改变的话很有可能引发崩溃?;?。但是,对于新生的领地来说,罗德并没有这种顾虑。

        而且,他目前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游戏里,玩家开启了新的领地之后,会有绝对秩序之壁负责守护玩家的领地,在这段时间里拒绝任何人进入玩家领地,用游戏术语而言就是新生领地的?;て?。在这段期间里,就算是其他的龙魂继承者亲来,也休想打破秩序之壁进入其中,按照游戏里的说法,这是一条被刻在创世法典之上的规则,任何秩序之民都必须遵守这项规则而行。现在在现实之中,似乎这一条也依然适用,开启了绝对秩序之壁后,任何人不得进入罗德所在的新生领地,直到这段?;て诠?,负责守护的秩序屏障完全消失为止。而罗德索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首先让自己的领地拥有足够的防御能力,以避免来自各方的窥探与侵食。

        而眼下,罗德首先要做的,就是为自己的领地,建造一座主城。(未完待续。)亅